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1-28

小家庭.银发户.新时代



政府统计处今年一月的专题文章《至2041年的香港家庭住户推算》(下称「住户推算」)显示,全港家庭住户数目将由2011年的237万,增至2041年的305万,增幅接近30%。未来的住户主要由2人或3人家庭组成,长者住户会不断增加。家庭结构改变,人口趋于老龄化,预示港人须要新的住屋安排。

新一届政府在刚发表的施政报告中,提出住屋供应短缺的问题,目标在未来五年提供约16万个公私营房屋单位。在2012年3月,公私营房屋共有接近260万个单位,[1]假设至2041年政府建屋目标维持不变,以每年新增3.2万个单位计算,将合共提供约350万个单位,整体数字可满足当时305万住户的住屋需要。

增加小型住宅

根据「住户推算」,香港的平均住户人数,自1981年的3.9人,不断下降至2011 年的2.9人。这段期间,2人及3人住户的比例出现增长,2011年分别占总住户人数的25.2%和24.3%;1人住户的比例,同告上升,至17.1%;5人及以上的住户比例则由1981年的36.8%显著下跌至2011年的12.2%;4人住户也由1996年高峰时期的24%,降至21.2%。报告分析,受到低生育率、迟婚及现今年青人倾向独居等因素影响,这种趋势将会持续,预计至2021年,2人住户将上升至29%。

目前全港私人住宅单位中,超过一半的实用面积不足500平方呎,为此,特首在施政报告中问:「为了下一代,我们是否有勇气许下提高居住面积这个愿景?」[2]改善居住空间,相信没有人会反对,但与此同时,政府亦须考虑家庭结构改变带来的新住屋需求。4人及5人的家庭住户已非主流,1 人住户的比率仍在增加,小型单位的需求预料会相应提升。社会需要多少500平方呎以上的住宅单位、住户人数渐减的家庭有否足够能力负担更大的单位、资助房屋政策能否顾及更多1人住户的需要,均是政府制订房屋政策时需要探讨的问题。

长幼同居

虽然平均住户人数在可见将来仍会减少,不过这并非必然的趋势。美国的平均住户人数,由1950年代开始也一直下跌,但2005年却调头回升。有研究预计升势会持续到2030年。[3]几年前的升势,相信跟美国当时的楼市泡沫有关。当年居住成本太高,新一代难以负担,只好跟父母同住。到后来泡沫爆破,失业率高企,两三代人同一屋檐下,同样有实际需要。在2008年,美国两代成年人同住一屋占人口的16%,较1981年高四个百分点。平均住户人口止跌回升,令泡沫爆破后的美国楼市显得更供过于求。

现时香港的情况,或多或少跟几年前的美国相似。楼价飞升,新一代难以置业,恰巧政府统计处刚公布的资料显示,在2011年,15至24岁与配偶及/或子女同住的人口中,有29.9%与父母同住,远高于2006年的17%。[4]「住户推算」也显示,长幼同居(与60岁及以上长者同住的住户)的百分比,在1996至2006年间本来一直下跌,但到2011年却升至25.7%,超越96年的水平,预计至2021,相关数字会升至29.8%。

以上的变化是否与楼价有关,住户人数会否受这些因素影响而偏离「住户推算」预测,有待研究,但美国的前车可鉴,政府调整房屋供应时,须顾及住户人数变化,并预留弹性,应对楼市起落对短、中期住屋需求的影响。

居家安老

长幼同居带出了另一议题──居家安老。统计显示本港65岁及以上的人口将由2011年约90万人(13%)增加至2041年的256万,约占香港人口三成。[5]「住户推算」显示长幼同居的比率上升,一家人互相照应,理论上有助长者安老(虽然现时的情况可能是父母照应子女),纾缓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需求。不过,长者住户(只有60岁及以上长者居住的住户)的比率的增幅更为显著,从1981年的6.5%上升至2011年的12.9%,预计至2021年,相关数字更会升至17.9%。因此,居家安老仍是香港不能回避的议题。

社会曾有声音鼓励私营机构参与,在新发展区及旧区重建计划中加入长者住屋元素;[6] 香港房屋协会亦已于将军澳及佐敦谷推行「长者安居乐住屋计划」,为中等入息的长者提供包括出租住屋、社区康乐及医疗护理等一站式服务的「长者房屋」。[7]智经在2010年发表的《长者住屋新思维》报告,从土地规划、财务安排、设施配套提出多项建议,其中逆按揭的提议,现已引入香港。其他可参考的建议,包括:

1. 引进「混合模式」概念。在个别的大厦、楼层,提供设备齐全,专为长者而设的单位,他们的子女则可住在附近的楼层和大厦。

2. 在土地用途规划时将人口老龄化列入考虑因素,例如兴建低密度退休邨,在大型公园或屋苑周边,兴建长者设施。

3. 调整土地政策。通过局限性投标或意向书等途径,让有兴趣的公司或机构参与兴建长者房屋。调整地价,或在出售住宅地皮时,规定兴建一定数量的长者单位。

4. 修改地契。以更透明的政策处理更改地契条款申请、归还和重新批地;鼓励私人发展商透过旗下的「信托基金」或「基金会」发展项目;鼓励拥有土地及资源的非牟利团体,提供长者住屋和支援服务。

5. 保险业界可考虑研发长者住屋保险计划,让投保人供满保单后,有足够资金购买类似房协「长者安居乐计划」的「终身租约」单位。

6. 改装长者住屋。由政府委托相关专业团体,按不同长者的消费力,研究长者住屋的设计和改装。业主立案法团计划大型维修时,考虑长者的需要。

7. 检讨对长者家庭提供的支援服务,着眼改善起居出入和减少在个案管理的重迭,未来亦需要研究如何改善公私营机构在住屋及支援服务上的协调,包括义务工作。

8. 持续推行宣传教育,带出社会共融的信息和技巧,并积极推广改装适合长者起居生活的单位对长者的好处。

随着长者住户比例增加,意味将来可能出现更多长者社区、家庭。政策配套以至诊所、扶手电梯、公共交通等硬件,均须要及早预备,迎接银发族群的需要。

1 《房屋统计数字2012》,香港房屋委员会

2 《2013年施政报告》,2013年1月

3 “ Increase in household size could slow economic recovery”, USA Today, 7 May 2010.

4 政府统计处,《2011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青年》,2013年1月

5 政府统计处,《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2012年7月

6 《探讨香港未来人口政策》,星岛日报,2011年11月18日

7《2013年施政报告——运输及房屋局有关房屋事务的政策措施》,立法会房屋事务委员会,2013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