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20-08-05 | 《经济日报》

推动私营博物馆发展 为香港增添多元文化气息



每年的七八月,本来都是港人的外游旺季,但新冠肺炎肆虐,一众旅游爱好者只好「滞留香港」。换个角度,若稍后本地的第三波疫情受控,这也是大家发掘本地好去处的机会。香港说大不大,值得寻访的地方却也不少。散落各处的博物馆,是其中一个选择。

博物馆不仅是展出珍贵收藏品和历史文物的场馆,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素养象征。近年本港有不少收藏家及团体自立门户,开设主题鲜明的场馆,例如以摄影为主题的「F11摄影博物馆」[1]、收藏明清朝家俬的「两依藏博物馆」[2]等。然而,部分私营博物馆因资金不足等问题,在营运上遇到困难。近年外国的私营博物馆发展蓬勃,当地政府也透过多种政策提供支援。这对本地私营博物馆的发展有何启示?

新兴经济体财富急增 拥有博物馆成身份象征

根据德国绍尔出版社发表的报告《世界博物馆2019》,现时全球202个国家约有5.5万间博物馆。[3]联合国教育、科学与文化组织去年则发表一份针对全球56个国家的报告,涵盖逾3.1万间博物馆,当中40%属历史纪念馆、24%与艺术及考古有关、8%以自然及科学为主题。[4]按博物馆的营运方式分类,约33%由社区、信托、非牟利组织、宗教团体、大学、商人等经营,属于私营博物馆。[5]

私营博物馆近年如雨后春笋,根据著名艺术网站Larry’s List于2016年出版的报告表示,全球约五分之一私营艺术博物馆是于2011至2015年间创立。在亚洲,则有71%私营艺术博物馆是在2000年后创立。[6]有分析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私营博物馆成为了超级富豪的身份象征,而集中在亚洲的新兴经济体财富不断增长,亿万富豪和非常富裕的中产阶层随之诞生,有能力收藏艺术品。[7]另有学者指,艺术品愈多机会公开予人鉴赏,愈能提升其价值,因此相比捐赠,收藏家偏向建立属于自己的博物馆,自行控制展示收藏品的方式,同时可免去对其他场馆保安措施不足的担忧。[8]

公营博物馆限制多 私营购藏展品享较大自由度

各有特色的私营博物馆兴起,可为所在地带来多种益处。根据立法会资料研究组的归纳,其至少有两项社会效益。首先,部分公营博物馆受制于有限预算及僵化的采购程序,难以购藏一些艺术作品,而私营博物馆在购藏及策展方面则有较大自由度,有助文化保存工作。[9]比利时艺术品收藏家Walter Vanhaerents于2001年创立Vanhaerents Art Collection博物馆,他指公营机构用于采购艺术品的经费有限,与私人收藏家愿意付出的金钱更是不可类比,并认为收藏家把珍藏放在家中,是相当可惜,自行建立私营博物馆可为收藏家提供公开展示心头好的机会,继而使他们更积极参与艺术工作。[10]

再者,与大部分公营博物馆一样,私营博物馆同样会举办观赏团和演讲会,能担当教育及培养公众艺术鉴赏能力的角色,而且部分私营博物馆知名度甚大,可望推动文化旅游及促进就业,为当地经济注入动力。[11]以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例,该馆于2015年夏季举办三场主题展览,吸引250万人次入场,当中28%为来自纽约市以外的国内旅客、46%是国际旅客,为纽约市住宿、观光等旅游消费及税收,带来9.5亿美元(约73.6亿港元[12])收益。[13]

在香港,早年的私营博物馆主要由大学及著名慈善机构创立,至近10年则大多由私人收藏家或家族基金开设,当中较多是艺术博物馆。[14]根据立法会资料研究组文件,私营博物馆定义为个人收藏家、私营企业、慈善机构、基金会及大学,公开展览收藏品的非牟利场馆,当中不包括以出售藏品为目标的艺廊,或由政府「臂距机构」设立的博物馆。依照此定义,粗略估算本港有逾35间私营博物馆,数量与有37间的公营博物馆相若。[15]

欠资金缺支援 李小龙纪念馆无疾而终

虽然本地有为数不少的私营博物馆,但在创立或营运上面对多种困难,当中最令营运者头痛的,莫过于缺乏资金。[16]数年前,保育国际武打巨星李小龙位于九龙塘故居「栖鹤小筑」作为纪念馆的计划,曾一度引起社会关注。有报道指,业主曾提出向政府捐赠李小龙故居及设置纪念馆,但由于双方对修复计划存在巨大分歧[17],加上私人营运开支庞大,政府又未有正面回复,结果该幢建筑物落得清拆收场。[18]

上述计划原本打算在业主捐出的建筑设置,理论上可省去租金成本,尚且「计唔掂数」,那些需要租用场地的小型私营博物馆,生存空间便更小。位于山顶广场的香港电车文化馆由一名电车迷于2013年成立,售卖电车纪念品及展出与电车历史相关的文物,但因商场要求提早解约进行装修工程,加上装修后租金提高两倍,最终馆方无力续租,并于2018年8月关闭。[19]

其实,政府有向私营博物馆提供支援,但受惠的只有少数。例如香港医学博物馆,以及位于中环的海事博物馆,每年仅需向政府缴付一元象征式租金。其中后者更是全港唯一获政府经常资助的私营博物馆[20],现时每年可获600万元经营补助及60万元维修补助。[21]

当局近日回复立法会议员提问时,承认没有一套标准机制支援私营博物馆的运作。[22]如果当局在选择支援哪些场馆时,有一套清晰的准则作为指标,衡量它们的文化艺术价值,相信更能说服公众。

方向一:订立审批资助机制 

事实上,在2008年的立法会文件中,当局也认为长远有需要制订适当架构及机制,包括以文化及历史意义和其他考虑因素为本的遴选准则、评审制度、拨款模式,以促进和监察私营博物馆的发展[23],但至今还未落实。

相反,类似机制在部分国家经已设立,例如透过认证计划确保博物馆的质素,继而考虑支援其发展。在英国,英格兰艺术委员会推行「博物馆认证计划」(Accreditation Scheme),期望当地所有博物馆在营运管治、收藏品管理及访客体验方面,均符合质素标准。[24]至今年2月,共有1,742间博物馆获得认证,其中非公营的有1,072间(当地称为「独立博物馆」[25]),另有77间为大学管理,合共占全国获认证博物馆的66%。[26]当地政府亦会以定期或按个别项目拨款,支持博物馆发展,审批基准之一,有时也包括馆方是否取得认证。[27]

但要注意的是,每个地方的文化背景各异,加上本港私营博物馆的类型和主题众多,部分是由个别组织或一班志趣相投的人士创立,在营运、管治、藏品珍贵程度等方面,未必能与大型企业及信托拥有的场馆相比。

因此,如果香港要引入认证机制,社会需考虑若所有场馆均以同一套标准审核,会否令小型博物馆无法取得资助,长远影响私营博物馆的多元性。为免上述情况出现,当局应先咨询文化及艺术界,按需要拟定适合的机制和标准,并适时作出检讨。

方向二:减免税款 协助投保 鼓励贡献收藏

除了财政及营运上的支援,当局可研究是否透过提供财政诱因,帮助博物馆提升吸引力,长远培养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英国就此推出「文化礼赠计划」(Cultural Gifts Scheme),纳税人捐赠艺术品或文物时若通过审批,可减免个人税项,而捐赠的物品将由当局接收后,分配至适合的博物馆及艺廊。[28]根据英格兰艺术委员会发表的最新报告,在2018/19年度,捐赠者透过「文化礼赠计划」捐赠的13个项目,合共抵免了54.5万英镑(约534万港元[29])税款。[30]

美国亦有推出类似的税务减免措施,为向博物馆作出现金捐款的人士,设立分项税务减免,最多可抵扣应课税收入的60%;文物和藏品捐赠亦可按独立鉴定结果,按全额市值扣税,其中政策列明,物品捐出前需由收藏者拥有一年以上,之后要由相关机构保管至少三年,而且藏品的价值需超过5,000美元(约3.9万港元[31])。由于美国个人入息税的边际税率高达37%,因此扣减税项对捐赠者甚具吸引力。[32]

当然,扣税安排也有潜在漏洞。外国有评论质疑,捐赠收藏品换取税务减免已成为不少富豪的避税手法。[33]有报道指,美国传媒大亨Peter Brant建立自己掌控的艺术研究中心Brant Foundation Art Study Center,而且向其创立的博物馆捐赠大量收藏品,此举相信已为他节省数百万美元的联邦税。[34]

协助博物馆投保是另一可行方案。英国当局推出的「政府弥偿计划」(Government Indemnity Scheme),便向在当地借出文化艺术品作公开展示的私人收藏家或非公营博物馆,保证赔偿达到一定价值的展品之遗失和损毁,以代替租借一方需要购买的商业保险。举例,在英格兰及北爱尔兰地区,能获计划担保的展品价格,不得低于1,001英镑(约9,810港元[35])。[36]

上述两项措施分别以经济诱因及分担弥偿费用,协助业界争取更多具质素的艺术品和文物作展出之用,对如何支援本地私营博物馆发展,相信有所启示。虽然本港实行低税政策[37],利用税务宽免刺激捐赠艺术品或文物,未必如外国般凑效,但当局如有意推行,也应研究如何堵塞上述政策衍生的逃税漏洞。再者,张罗合适的展品、拓展观众群,都是私营博物馆的责任之一,长远如何制订行之有效的政策推动私营博物馆,需要各方深入讨论。

话说回来,本地私营博物馆大多以自负盈亏的方式营运,单靠筹款及入场费,未必能够达至收支平衡。假如当局能够订立具公信力的支援机制,并营造条件鼓励捐赠,相信会有助业界百花齐放,促进文化生态发展,甚至提升香港国际形象,以至吸引多元化的游客,都有一定益处。

1 “About F11,” F11 Foto Museum, http://f11.com/about-us, accessed June 9, 2020.
2 「两依藏博物馆」。取自苏富比网站:https://www.sothebys.com/zh-hant/museums/liang-yi-museum,查询日期2020年6月9日。
3 “Museums of the World 2019,” De Gruyter Saur, https://www.degruyter.com/view/title/547192, accessed June 16, 2020.
4 “Report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UNESCO 2015 Recommendation on Museums & Collections,”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December 2019, pp. 5, 22 and 23.
5 同4,第22页。
6 “Private Art Museum Report,” Larry's List, January 2016, p. 25.
7 David Batty, “The billionaire’s must-have: Private art museum,” Global Citizen, https://global-citizen.com/private-museum-billionaires/, last modified January 10, 2016.
8 Georgia McCafferty, “China's private art museums: Icons or empty vanity projects?,” CNN, December 2, 2016, 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china-private-art-museums/index.html.
9 「选定地方的私营博物馆支援措施」,秘书处资料研究组,立法会IN11/19-20号文件,2020年6月5日,第2页。
10 同6,第29至31页。
11 同9。
12 按2020年7月13日的汇率,即1美金等于7.75港元计算。
13 “$946 Million in Spending in New York Generated by Visitors to Three Exhibitions at Metropolitan Museum in Summer 2015,”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https://www.metmuseum.org/press/news/2016/economic-impact-2015,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1, 2016.
14 同9,第4页。
15 同9,第1及4页。
16 同9,第1页。
17 黄文轩,「李小龙故居动工清拆 影迷慨叹:一代巨星故居终作飞灰」。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18区新闻/37865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24日。
18 马逢国,「马逢国:加强支援私营博物馆」。取自思考HK网站: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19-08/27/3617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7日。
19 黄雅盈,「电车文化馆被恒隆『逼迁』 9月将结业 馆长:今次真的要说再见」。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19966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6日。
20 同9,第7页。
21 「立法会十九题:对私营博物馆的支援」。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08/P2020070800418.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8日。
22 同21。
23 「私营博物馆的未来发展—香港海事博物馆」,民政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746/07-08(01)号文件,2008年1月11日,第3页。
24 “About Accreditation,”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s://www.artscouncil.org.uk/accreditation-scheme/about-accreditation#section-1, accessed June 11, 2020.
25 “FAQs,” Museums Association, https://www.museumsassociation.org/about/frequently-asked-questions, accessed June 11, 2020.
26 “Statistical report: Museum Accreditation,” Arts Council England, May 2020, pp. 3-5.
27 同9,第11至12页。
28 “Cultural Gifts Scheme,”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s://www.artscouncil.org.uk/tax-incentives/cultural-gifts-scheme, accessed June 11, 2020.
29 按2020年7月13日的汇率,即1英镑等于9.8港元计算。
30 “Cultural Gifts Scheme & Acceptance in Lieu Report 2019,” Arts Council England, September 2019, p. 84.
31 同12。
32 同9,第9页。
33 Henri Neuendorf, “Art Demystified: What’s Behind the Rise in Private Museums?,” Artnet News, https://news.artnet.com/art-world/art-demystified-private-museums-593711, last modified August 25, 2016.
34 Patricia Cohen, “Writing Off the Warhol Next Door,”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10, 2015, https://www.nytimes.com/2015/01/11/business/art-collectors-gain-tax-benefits-from-private-museums.html.
35 同29。
36 “About the scheme,”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s://www.artscouncil.org.uk/protecting-cultural-objects/government-indemnity-scheme#section-1, accessed June 11, 2020; “Information for lenders and borrowers,”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s://www.artscouncil.org.uk/protecting-cultural-objects/government-indemnity-scheme#section-3, accessed June 11, 2020; “Recent changes to the scheme,” Arts Council England, https://www.artscouncil.org.uk/protecting-cultural-objects/government-indemnity-scheme#section-4, accessed June 11, 2020.
37 「低税率、简单而具竞争力的税制」。取自投资推广署网站:https://www.investhk.gov.hk/zh-hk/why-hong-kong/low-simple-and-competitive-tax-system.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