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20-07-29 | 《经济日报》

居家抗疫 慎防反式脂肪陷阱



面对新冠病毒第三波疫情来袭,大批市民重回「宅在家」的生活,并纷纷到超级市场买货「储粮」,当中即食面、薯片、曲奇等是不少人的热门之选。不过,这些食物可能暗藏大量人造反式脂肪,如没有节制地进食,或会增加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其实,为防范反式脂肪损害人们健康,全球多个国家已相继规管反式脂肪食品的制造和销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更倡议,于2023年将人造反式脂肪从全球食品供应中剔除。[1]现时没有严禁反式脂肪食品的香港,应否跟随这些做法?

煎炸烘焙食品潜藏反式脂肪 氢化过程是元凶?

反式脂肪大致分为「人造反式脂肪」及「天然反式脂肪」。「人造反式脂肪」主要来自以氢化植物油为材料,或以氢化植物油烹调的煎炸和烘培食品,例如饼干、脆片、曲奇饼、炸薯条、蛋糕等。至于牛、羊的奶和脂肪及其制品,包括全脂牛奶及牛油,则含有小量「天然反式脂肪」。[2]

究竟「人造反式脂肪」从何而来?早于1900年代,德国化学家Wilhelm Normann发现,植物油经过氢化过程后,便会由液体转化为半固体或固体,氢化程度愈高,便愈接近固体,而氢化植物油的常见例子则包括起酥油和人造牛油。由于氢化植物油能延长食品的保质期、改善口感、看似比动物脂肪更健康,而且成本通常较低,故常用于生产或配制烘焙或油炸食物。不过,植物油在氢化过程中,如没有完全被氢化,便会含有副产品——人造反式脂肪(artificial trans fat)。[3]

世卫:每年50万人因过量摄取而早逝

一般而言,反式脂肪会增加人体内的「坏」胆固醇,并减少「好」胆固醇,因而增加患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的风险。[4]故此,世卫及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建议,反式脂肪摄取量应维持于极低水平,少于人体每日所需热量的1%,以每日摄取2,000千卡热量为例,反式脂肪的每日摄取量应少于2.2克[5];另有研究显示,如果从反式脂肪额外摄取2%热量,患上心脏病的风险便会增加23%。[6]世卫亦指出,全球每年有超过50万人,因摄取过量反式脂肪而死于心血管疾病。[7]

为了应对反式脂肪带来的健康危机及医疗负担,多国相继向反式脂肪宣战。其中丹麦于2003年底推出法例,限制每100克脂肪或油,不得含多于2克反式脂肪,而食用油每100克脂肪含不多于1克反式脂肪,才可被标签为「不含反式脂肪」,成为全球首个立法限制反式脂肪含量的国家。[8]

此外,美国纽约市于2007年起,规定持牌食肆不得贮存、使用或出售,任何使用部分氢化油、起酥油,或人造牛油为材料,而每份食用份量含0.5克或以上反式脂肪的食物。但上述规管不适用于制造商原始密封包装提供的食品,例如盒装饼干、袋装薯片等。违反规例的食肆,最高可被罚款2,000美元。[9]美国耶鲁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纽约市针对反式脂肪作出规管后的三年间,该市因心肌梗塞及中风而送院的病人数目下降6.2%,研究人员认为相关规管能减少人们出现非致命的心肌梗塞及中风,更可降低死亡率。[10]

另一边厢,世卫亦于两年前起倡议,全球于2023年起停用由工业生产的人造反式脂肪,并为各国推出名为REPLACE(取代)的策略指引。当中第一步为「REview」,检视含人造反式脂肪的食物来源,以及所需的相关政策变化;第二步是Promote,推动以较有益的脂肪和食油,取代含反式脂肪的材料;第三步为Legislation,透过立法规管,禁止食品制造商生产反式脂肪;第四步是Assess,评估和监测反式脂肪在食品供应及消耗的变化;第五步为Create,提高政策制订者、制造商、供应商及公众的意识,让他们明白反式脂肪对健康的害处;最后是Enforce,执行相关政策及法规。[11]

关注一:反式脂肪有何「替身」?

世卫虽倡议透过立法规管其于食品中的含量,但若要将有关政策付诸实行,预计会引起多项关注。首先,如要弃用经过氢化程序的油作为材料,那么制造商应采用什么替代品,而食品的价格又会否因此提高?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于2015年宣布,部分氢化油并非「公认安全的食品」(generally recognised as safe),再于2018年决定禁止全国制造商在食品中添加部分氢化油,同时给予厂商过渡期销售禁令生效前已制造的食品。[12]

最受有关政策影响的,莫过于烘焙加工食品制造商,FDA在宣布上述政策时,估计业界在过渡期间需斥资120至140亿美元,从生产上作出改变。美国南加州大学药理系教授Roger Clemens当时亦指出,制造商需投放额外资金研究、测试新材料,并且重新印刷营养标签和包装产品,又举例牛角包、馅饼批边的松脆易碎口感,需要进行大量食品科学实验,才能制作出品质相似的食品。他推算每款需要以替代材料制造的食品,平均用上20万美元「变身」。[13]

事实上,原本使用部分氢化油的制造商,很大机会改用相对昂贵的食油,例如椰子油、棕榈油等,以确保制作出来的食品保存期,能与使用部分氢化油的相若。此外,高油酸黄豆油(high oleic soybean oil)同样能在食品中,产生与氢化过程相似的结果,但不会产生反式脂肪,故此也逐渐被广泛使用。[14]

综合前文,收紧反式脂肪限制的政策,很大机会令相关食品的生产成本大增,这不禁令人怀疑制造商会否把开支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再者,把食品的反式脂肪含量限制在低水平,并不代表食客可以安枕无忧,因为部分作为氢化油「替身」的食油,亦可能含有大量饱和脂肪,多吃同样会增加患上心脏病的风险。[15]故此,市民面对煎炸烘培美食时,仍要懂得节制。

关注二:失去选择食物的自由?

另一边厢,随着全球日渐关注慢性疾病,多个国家和地区陆续针对食品中糖、盐等物质的含量作规管。[16]虽然这些措施是公共健康管理重要的一环,但亦令不少人关注此举会否剥夺选择食物的自由。

美国数年前筹划限制全国使用部分氢化油之时,当地智库Independent Women’s Forum时任高级研究员Julie Gunlock曾表示,世界上有很多不健康和不应吃的食物,但认为自由的社会应包括让人拥有作出错误决定的自由,故此政府应教育市民,让他们自行作出选择,并非透过规管为市民选择。[17]

美国著名生物伦理学家David Resnik曾就限制反式脂肪一事发表学术论文。[18]他指出,食物不但只为人类提供营养,人们还会透过进食、准备和分享食物,而获得喜悦,提升生活质素。再者,食物载有种族、文化和宗教的意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族群有能够代表他们的菜式,或对饮食有不同宗教规范和习俗,故认为选择食物的自由不应受到限制。他又质疑,这形式的限制会否使社会走向「食物法西斯主义」(food fascism)[19],即极端地批判人们对食物的喜好。[20]

其实,立例规管在公共健康管理中,只是其中一部分,正如前文提及的世卫REPLACE策略指引,各地政府仍要提升不同界别对健康饮食的意识,明白反式脂肪对健康的害处,以及为当地医疗系统带来的潜在负担,方能让大众理解及遵守相关政策的法规。[21]

香港未有限制反式脂肪含量

回到香港,当局一直未有以立法限制食品中的反式脂肪含量,却已在2008年向业界发出指引,协助减少反式脂肪含量[22];并且根据《食物及药物(成分组合及标签)规例》,规定每100克固体食品的反式脂肪含量不超过0.3克,才可标示为「不含反式脂肪」或「零反式脂肪」。[23]

然而,坊间仍有很多食品暗藏反式脂肪。消费者委员会及食物安全中心2018年在市面上,抽取75款反式脂肪含量较高的食品样本作测试,结果在19款样本中,验出工业生产反式脂肪含量占总脂肪比例超过2%,即超过丹麦的相关要求,而当中两款酥皮汤的酥皮样本更超出限值五倍。[24]

其实,慢性疾病在本港渐趋普遍,在2009/10至2016/17的七年间,患有包括高血压、胆固醇过高、糖尿病、心脏病、癌病、哮喘及中风等选定慢性病的人数,由16.2%升至19.5%。[25]

当然,对身体有害的物质比比皆是,限制食品的反式脂肪含量,甚或糖和盐含量,并不是降低患有慢性疾病比率的唯一方向,提升市民的健康意识亦非常重要。智经去年发表《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便建议政府应从基层医疗入手,向市民提供财政诱因,在本港的地区康健中心资助45岁或以上人士接受「三高、两癌、一疫苗」健康服务,其中「三高」是指血压、血糖、血脂,以识别参加者患上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风险。[26]

至于45岁以下人士,智经则建议政府在「三高、两癌、一疫苗」的健康服务下,设立「配对资助试验计划」,例如由政府以一比一的比例,资助市民接受健康检查,而涵盖的服务则可按年龄组别作出调整。[27]此外,透过营养标签制度协助大众建立健康的饮食习惯,也是预防疾病的重要一环,因此当局应推出更多针对性的公众宣传及教育活动,提高市民对食物营养成份的认识[28],以便他们懂得选购健康的食物。

上述建议,不仅有助找出患上慢性疾病的高危人士,对提升市民预防疾病和建立健康饮食习惯的意识,也有立竿见影的效用。

话说回来,要把人造反式脂肪完全剔出食品市场,需要面对各界的关注。在多国已向反式脂肪宣战之际,本港也应深入思考如何作出应对,保障大众健康。然而,无论有否限制反式脂肪、糖、盐等物质的含量,市民购买和食用前也应细阅营养标签,同时建立良好的生活习惯,为自己的健康把关。

1 “REPLACE Trans Fat-Free by 202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nutrition/topics/replace-transfat, accessed June 23, 2020.
2 「常见的问题—反式脂肪」。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faq/faq_1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10日。
3 “Trans fats timeline,”CBC, September 20, 2018, https://www.cbc.ca/news/health/trans-fat-timeline-1.3821106;「减少食物中反式脂肪—业界指引」。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food_leg/files/trans-fats-guide-c.pdf,查询日期2020年7月14日。
4 “REPLACE Trans Fat-Free by 2023,”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nutrition/topics/replace-transfat, accessed June 23, 2020;「常见的问题—反式脂肪」。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faq/faq_1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10日。
5 同2。
6 「食物中的反式脂肪」。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16_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6日。
7 同1。
8 “Denmark, trans fat ban pioneer: lessons for other countri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news-room/feature-stories/detail/denmark-trans-fat-ban-pioneer-lessons-for-other-countries, last modified May 14, 2018.
9 “Trans Fat: Information for Food Service Establishments,” NYC Health, https://www1.nyc.gov/site/doh/health/health-topics/trans-fat-restaurants.page, accessed June 24, 2020.
10 Maggie Fox, “Trans Fat Ban Saved Lives in New York, Study Shows,”NBC News, April 13, 2017, https://www.nbcnews.com/health/health-news/trans-fat-ban-saved-lives-new-york-study-shows-n745631.
11 “WHO plan to eliminate industrially-produced trans-fatty acids from global food suppl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news-room/detail/14-05-2018-who-plan-to-eliminate-industrially-produced-trans-fatty-acids-from-global-food-supply, last modified May 14, 2018.
12 “Trans Fat,” 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s://www.fda.gov/food/food-additives-petitions/trans-fat, last modified May 18, 2018.
13 Hadley Malcolm, “Eliminating trans fats could cost companies $200,000 per product,”USA Today, June 16, 2015,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money/2015/06/16/trans-fat-elimination-consequences/28813439.
14 同13。
15 “By the way, doctor: Is palm oil good for you?,” 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staying-healthy/by_the_way_doctor_is_palm_oil_good_for_you, last modified March 18, 2019.
16 "Soft Drinks Industry Levy comes into effect," GOV.UK,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soft-drinks-industry-levy-comes-into-effect, last modified April 5, 2018; Julia Belluz, “Mexico and Hungary tried junk food taxes — and they seem to be working,”VOX, April 6, 2018, https://www.vox.com/2018/1/17/16870014/junk-food-tax.
17 Adam Gabbatt, “Conservatives say Obama's plan to ban trans fats limits American freedom,”The Guardian, June 16, 2015,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5/jun/16/conservatives-obama-ban-trans-fats-american-freedom.
18 “David Resnik, Bioethicist,” Nation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   https://www.niehs.nih.gov/research/resources/bioethics/bioethicist/index.cfm,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5, 2020.
19 David Resnik, “Trans Fat Bans and Human Freedom,”The American Journal of Bioethics;10 (3) (2010), pp. 27 and 29.
20 “Food fascist” Collins Dictionary, https://www.collinsdictionary.com/dictionary/english/food-fascist, accessed June 26, 2020.
21 同11。
22 「食物安全焦点」。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multimedia/multimedia_pub/multimedia_pub_fsf_159_0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6日。
23 「食物规例/指引」。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food_leg/food_leg_cl.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3日。
24 「本地食物中之工业生产的反式脂肪含量」。取自食物安全中心网站:https://www.cfs.gov.hk/tc_chi/programme/programme_rafs/programme_rafs_n_01_27__iTFAs_Content_in_Local_Foods_report.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消委会指19款预先包装食品反式脂肪超标」。取自香港电台网站: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63333-20190617.htm?spTabChangeable=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 17日。
25 《治未病之病:发展香港基层医疗健康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9年9月,第23页。
26 同25,第124至127页。
27 同25,第129页。
28 「营养资料标签制度意见调查」。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research/11,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