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20-08-07 | 《明报》

收集员工健康数据将成职场潮流?



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近日高企,不少企业已恢复疫情初期的在家工作安排,以防业务因员工感染而影响运作。其实撇除肺炎疫情,员工生病也非雇主乐见,毕竟「员工」是企业最重要的资产,关顾员工也是雇主以及主管的份内事。

为协助员工提高健康水平,近年不少企业向员工提供智能运动手环,或在办公室安装健康监测器材,借此收集及了解员工的健康数据。外国更有应征者将健康数据列入履历,以展示个人优势。这种做法看似互惠互利,但其潜在问题不容忽视。

一间企业是否「健康」,某程度取决于员工的身体、心理和情绪状况。[1]瑞银的调查显示,美国企业每年因为员工压力过大所造成的损失高达3,000亿美元(约2.3万亿港元[2])。[3]而在香港,有保险公司去年就雇员健康及生活质素进行调查,访问38间企业、共1,169名雇员,发现企业因为员工抱恙缺勤及带病上班,导致每年平均损失77天生产力,每间受访企业平均每月因此损失374万港元[4],可见雇员生病,除了自身健康受到影响,还很有可能损害公司利益。

智能手环在职场兴起

要让员工保持强健体魄,除了参考政府就不同工作环境所提供的健康指引外[5],部分大型企业开始引入各式的健康计划,例如为员工安排疫苗接种、心理健康管理、提升专注力的训练课程等。[6]与此同时,有雇主利用科技来协助员工监测健康水平,例如智能手环等可穿戴装置。

透过穿戴装置评估自身健康,香港人大概不会感到陌生,因为不少人都会在日常配戴智能手环,量度每日的步行数量、心跳率、睡眠质素等,以观察个人的身体状况。[7]科技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全球的智能手表出货量按年上升48%[8],足见其日渐普及。

这股风气近年吹进职场,有指是由美国带起的,原因是当地的健康保险费用持续上升,雇主希望藉此鼓励员工保持健康和生产力,同时降低公司未来的开支。[9]有调查指出,在2013年,美国约有2,000间公司向其员工提供健身手环(fitness tracker),翌年更上升四倍,达到约10,000间。为吸引员工使用,部分公司会为获得特定活动积分的员工提供健康保险保费折扣。[10]

数据助企业调整政策 减低雇员受伤风险

伦敦大学金匠学院在2014年进行研究,让80名员工分别配戴可侦测活跃度和动作的手带、可监测大脑活动的生物传感器,以及可矫正动作和姿势的感应腰带一个月。研究发现,员工在使用这些可穿戴装置后,生产力提高了8.5%,工作满意度也提高了3.5%。[11]

为配合职场需要,部分智能手环添加新的功能,包括记录用家与同事对话的时间、显示他们的清醒程度,甚至设有提醒功能,例如当数据显示使用者的血压升高,系统会传送休息提示讯息,并指导使用者进行深呼吸练习以平复心绪。不少雇主让员工配戴手环,透过收集这些数据,分析员工的动作、工作表现和幸福感[12],从而提高生产力及公司的竞争力。

除了监察身体状况,可穿戴装置在个别行业,还可协助减低发生意外的风险。举例,职业货车司机容易因长时间驾驶,而感到疲劳,有公司研发智能头带,以侦测佩戴者的脑电波,再透过程式计算佩戴者的警觉性或疲劳程度,当佩戴者感到困倦,头带便会提醒司机和中央监控系统。研究显示,头带的使用时间愈长,其发出的警报数量随之减少,意味司机正在更改个人的作息时间表,或学习识别自身发出的疲劳警告。[13]

另一方面,雇主可透过分析数据调整公司政策。美国银行让其客户服务中心员工试用可穿戴感应器,并观察他们日常的互动,发现员工私下交流愈多,生产力愈高。其后公司每日为员工提供小休时间,在调整相关政策后,员工的生产力提高了逾10%。[14]

在香港,ING银行也会为销售部员工提供智能手表,计算他们的行走步数、卡路里消耗、心跳频率、测量脂肪与肌肉的比例等数据,员工可在附设的网上平台上查看分析结果,了解个人的饮食、运动习惯及休息情况,并从专门导师、教练、营养师等获取饮食及运动方面的建议。[15]

隐忧一:员工被监视感压力

从以上讨论可见,善用可穿戴装置,雇主可协助员工保持健康,提升企业竞争力,形成双赢。不过,此类装置的用途若被扭曲,结果可能得不偿失,使用前必须注意。

在南京,有公司要求清洁工人在工作期间佩戴智能手表,以记录他们的活动轨迹,工人在上班期间只要停留在同一个地方20分钟以上,即被视作违规停留,并会自动上报办公室。另外,若工人在上班时间离开工作区域,亦会遭受惩罚[16],虽然此举或有助减少员工偷懒的问题,但员工长期被监视,却可能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损害健康。

另外,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少公司推行在家工作政策,有雇主担心员工的生产力未能达标,因而利用各种电子器材和监控应用程式监察员工工作,包括纪录他们浏览过的网站、利用GPS追踪员工位置等。[17]的确,在家工作对于部分雇主而言较为陌生,担心员工的工作表现实属难免,但有员工反映,因为知道雇主正在监控,而不敢作伸展运动[18],可见无论使用何种装置,长期监控都有机会增添员工的压力,因此雇主考虑使用这些装置时,最好能与员工保持沟通,共同订立可接受的机制。

隐忧二:收集及使用个人资料的安全性


虽说配戴这类装置或能帮助企业发展,但透过装置收集的数据涉及不少敏感资料,例如心跳率可用作身分验证。[19]有专家曾经指出,在黑市中,数码健康数据的价值比信用卡资料的价值高出50倍[20],难免成为不法之徒的目标。

目前,不少国家的私隐条例中均将生物辨识资料视为个人资料的一部分,例如澳洲的《1988年隐私法》(Privacy Act 1988)把生物辨识的资料,包括声纹、瞳孔、脸容特征等,定义为敏感资料,较其他个人资料具有更高级别的私隐保护。[21]本港的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下称公署)亦有就收集及使用生物辨识资料提供指引。[22]

 

 

除了寄望官方指引,装置的生产商同样有责任保障用户私隐。不过,公署在2016年的调查却揭示,本港部分智能手环生产商就智能手环的私隐保护表现一般,五个本地智能健身手带生产商中,只有两个在其网站或支援的应用程式向用户提供私隐政策,当中只有一份有向用户说明收集的个人资料类别及目的。亦有生产商被质疑收集用户过多的个人资料,例如电话号码及电邮地址,若生产商把用户登记时所收集的资料,与在使用时所收集的资料结合,有机会识别出用户身份,从而取得其私密资料,例如健康状况、习惯及生活模式等[23],引发侵犯私隐问题。

隐忧三:数据成取录考虑 对求职者公平吗?

正如上文所述,雇员的健康间接影响公司的营运成本,但如果雇主对员工健康的关注,延伸至将健康数据列成为招聘的考虑因素之一,对企业和求职者是好是坏,恐怕难以一概而论。

有学者认为,在不久将来,生物辨识履历(Biometric CVs)将会成为常态,例如利用睡眠质素等数据,衡量求职者应对压力的反应,并指出现时在对冲基金行业中,已有求职者在应征和面试中透过这种数据争取获聘,同一时间,该行业亦正在寻求生物识别数据,以尝试了解它们与员工业绩之间的关系。[24]

其实,现时不少公司会安排新员工在入职前先进行入职体检,一般会验血、大小便化验及胸肺X光等[25],在美国,护理人员和消防员在应征时甚至要先进行测谎。[26]当然,个别工种对员工有特殊要求,可以理解,但若果因为数据结果不理想,而认定一个人是否适合某项工作,一旦数据有误,或会影响公平性,雇主也会白白流失人才。

事实上,不少在市面售卖的可携式装置,其准确性均备受质疑,消费者委员会曾就11款智能手表进行测试,发现部分产品的准确度参差,例如跑步步数被分别低估约一成或高估约两成、估算踏单车热量消耗偏差最高达72%,以及量度静态及低强度运动的心率分别偏差10%及15%等[27],可见这类装置的数据未必能反映使用者的实际身体状态。

总括而言,雇主透过智能装置协助员工提升健康水平,值得肯定,惟数据在纪录过程或会触及员工私隐,因此实际操作时彼此必须有良好的沟通,释除员工疑虑,同时确保员工的个人资料妥善保存,以防泄露员工的私隐,最终损害企业形象,得不偿失。

1 “Corporate health,” UBS, https://www.ubs.com/global/en/wealth-management/chief-investment-office/investment-opportunities/sustainable-investing/2017/corporate-health.html,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 2017.
2 按2020年6月10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5港元计算。
3 同1。
4   “2019 RESULTS,” AIA, https://healthiestworkplace.aia.com/hongkong/eng/2019-results/, accessed June 10, 2020.
5 「职业健康」。取自劳工处网站:https://www.labour.gov.hk/tc/public/content2_9d.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0日。
6 「员工的健康、安全和福祉」。取自gsk网站:https://hk.gsk.com/zh-hk/careers/working-at-gsk/employee-health-safety-and-well-being/,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2日;「职员健康计划」。取自创建企业健康网站:https://www.neohealth.com.hk/ch/corporate-wellness/corporate-wellness-program.html,查询日期2020年6月10日。
7 “Fitbit charge 4,” fitbit, https://www.fitbit.com/tw/charge4, accessed June 10, 2020.
8 Satyajit Sinha, “Global Smartwatch Shipments Grew 48%YoY in Q1 2019 with One in Three Being an Apple Watch,” Counterpoint, https://www.counterpointresearch.com/global-smartwatch-shipments-grew-48yoy-q1-2019-one-three-apple-watch/, last modified May 3, 2019.
9 Zaria Gorvett, “Will we all soon be using ‘biometric CVs’?,” BBC, August 10, 2019, 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190809-will-we-all-soon-be-using-biometric-cvs.
10 Emily Young, “Do you want your company to know how fit you are?”, BBC, July 17, 2015,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33261116.
11 Rhiannon Williams, “Wearables can boost employee productivity by almost 10pc,” The Telegraph, May 1, 2014, https://www.telegraph.co.uk/technology/news/10801687/Wearables-can-boost-employee-productivity-by-almost-10pc.html ; Lori Sandoval, “Wearable technology can boost employee productivity, job satisfaction: Study,” https://www.techtimes.com/articles/6396/20140503/wearable-technology-can-boost-employee-productivity-job-satisfaction-study.htm, last modified May 3, 2014.
12 「办公空间穿戴式感应器:是敌是友?」。取自Work Hong Kong网站:https://www.regus.hk/work-hongkong/zh-hk/workplace-wearables-friend-or-foe/,查询日期2020年6月10日。
13 Julie Weed, “Wearable Tech That Tells Drowsy Truckers It’s Time to Pull Over,” 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6,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06/business/drowsy-driving-truckers.html.
14 Srikanth RP, “The impact of wearables in the workplace,” Express Computer, https://www.expresscomputer.in/columns/the-impact-of-wearables-in-the-workplace/18406/, last modified July 25, 2018.
15 李彦炜,「智能穿戴健康计划 提高员工生活质素」。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861474/,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19日。
16 「南京清洁工戴智能手环 原地不动20分钟要罚」。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31854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5日。
17 Tom Spiggle, “Can Employers Monitor Employees Who Work From Home Due To The Coronavirus?”, Forbes, May 21, 2020, https://www.forbes.com/sites/tomspiggle/2020/05/21/can-employers-monitor-employees-who-work-from-home-due-to-the-coronavirus/#690b48392fb7.
18 「举动受程式监察 员工:连站起伸展都无机会」。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20/04/06/GJ2004060005.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6日。
19 Dominic Basulto, “The heartbeat vs. the fingerprint in the battle for biometric authentica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November 21, 201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innovations/wp/2014/11/21/the-heartbeat-vs-the-fingerprint-in-the-battle-for-biometric-authentication/.
20 Nazar Tymoshyk, “The Health Care Data Hacking Problem,” https://www.esecurityplanet.com/network-security/the-health-data-hacking-problem.html,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5, 2015.
21 “What is personal information?”, Office of the Australian Information Commissioner, https://www.oaic.gov.au/privacy/your-privacy-rights/your-personal-information/what-is-personal-information/#SensitiveInfo, accessed June 11, 2020.
22 「收集及使用生物辨识资料指引」。取自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网站:https://www.pcpd.org.hk/tc_chi/resources_centre/publications/files/GN_biometric_c.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
23 「2016年智能健身腕带的私隐政策透明度抽查报告」,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2017年1月,第9至12页。
24 Cath Everett, “Recruitment data: Is this the dawn of the biometric CV?”, Personnel Today, https://www.personneltoday.com/hr/recruitment-data-dawn-biometric-cv/,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1, 2017.
25 「入职前健康检查 (只适用于公司/团体)」。取自基督教联合那打素社康服务网站:http://www.ucn.org.hk/?c=pre_work,查询日期2020年6月11日。
26 同9。
27 「【消委会】消委会推介华为$1388智能手表 消委会:较贵不一定较准确」。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542505/,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