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0-08-17

有需要先买 按需保险冒起



新冠病毒疫情持续,不少市民的旅游大计被迫取消,短期内也不会出游。如果他们在疫情爆发前刚购买了一份全年旅游保险,现在可谓得物无所用,旅保即将到期的相信亦不会续保,或考虑日后按需要逐次投保。

类似逐次购买旅保,让消费者按照个人需要灵活投保的按需保险(On-demand insurance)产品,种类愈趋多元化,近日本港便有保险公司连同金融科技初创,推出运动保险,标榜「可随时启动或取消保障」。[1]这类投保方式若然普及,对保险业界、投保的市民和监管机构都会带来不少转变。

随时随地投保或取消 过程全数码化

按需保险是指当客户的资产正在使用和面对风险,才即时付钱购买保障。[2]与传统保险相比,按需保险在投保范围、保费上更为灵活及精准。从投保范围说起,例如传统家居财物保险全面保障投保人住所中,因灾害而导致的所有财物损失或毁坏,包括家俬、家电、衣物和电子产品等[3],但消费者未必觉得家中所有财物均需要保障,按需保险便容许消费者自行选择保障范围,只为手提电脑等少数贵重物品购买保险。[4]

在保费方面,保险企业能够按照客户的需要和使用情况,并透过大数据分析,在极短时间内调整保费率及做到分级收费。[5]美国按需保险平台初创Trov,便让消费者随时随地透过手机应用程式,在目录中选择欲投保的物件并轻轻向右滑动,便可即时得到报价,并在有需要时点选以立即投保,保费会从点选的那一秒开始计算,直至用户在手机程式向左滑动取消保障。Trov又设有智能保费(Smart Premium),让投保物品的保费,随物品的零售回收价值降低而下调,例如Apple Watch Series 3的回收价因新一代产品推出而下跌三成,用家在Trov为该型号投保的保费于次月亦会下降三成。[6]

从Trov平台的特点,可归纳出按需保险的五大核心。一是可以提供任何期限的保障,以年、月、日、小时、分钟,甚至按秒为准;二是保障任何风险,包括家居、租客、汽车、散工等;三是在任何地方均提供保障;四是过程全数码化;五是有庞大数据量支持修改承保范围,从而改善体验和保险产品。[7]

 

 

2019年有市场报告预测,按需保险市场价值将会每年增长近三成,在2026年达至1,900亿美元。[8]市场急速增长,究其原因,至少有三个动力来源。

动力一:零工经济兴起 养成年轻一代按需消费习惯

首先,在互联网的推波助澜下,零工经济(gig economy,又称按需经济)诞生。举例,不少人透过应用程式Uber接单驾驶私家车载客、在Airbnb平台出租房间,又或在instagram开设网店卖首饰,从事兼职、短期工或自由职业等较有弹性的工作模式。[9]与此同时,这类经济活动让消费者在有需要时,才透过数码技术即时获得商品和服务。[10]例如乘客无需买车,可以透过Uber,在有需要时召车,随时随地得到接载服务。

有不少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代,由于习惯了这种消费模式,购买保险的偏好也随之改变。以汽车保险为例,现时不少新款汽车配备车联网的技术,可通过汽车上的装置,又或驾驶者的手机,追踪到驾驶行为,例如行驶距离、时间和地点、急剎车、急转弯等,并实时传输数据。而保险公司可以按照这些数据得知驾驶者实际驾驶行为,以更精准地厘订保费。[11]传统车保或会因投保人过往曾发生交通意外,而收取较高的保费,但按需保险却有办法从最新实际驾驶数据,知道投保人现时是一名安全驾驶者,从而下调保费。[12]根据国际专业服务公司Willis Towers Watson于2017年所做的美国消费者调查,1,005名年龄由18至65岁或以上的驾驶者中,大部分均接受按其实际驾驶状况决定汽车保险费用,只有7%受访者不同意「按需保险采用的计算保费方法比传统保险的更好」。为了得到更个人化的保险报价,81%的受访者愿意共享其最新的驾驶数据,其中千禧一代愿意的比例更高达93%。[13]

由于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一代,对按个人需要和使用状况度身订造的保险有浓厚兴趣,并期望业界的保单条款和计费能力进步,以迎合他们的需要。[14]

动力二:创新科技简化投保过程

此外,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区块链等创新科技进步,帮助初创公司重塑保险产品的设计、承保、定价和分发方式,使按需保险能够提供近乎实时的风险评估,迅速签发保单,以及无缝理赔的体验。[15]

英国伦敦为无人机提供「随飞随付(Pay-as-you-fly)」保险的初创Flock[16],是以科技颠覆传统保险的最佳例子。Flock透过收集大数据,例如是无人机的规格;该趟飞行的环境因素,包括天气、附近有没有学校或机场等,通过演算法计算,不需半秒钟时间,便可量化无人机的飞行风险,并即时报价。消费者只需在手机应用程式输入资料、确认投保,系统便会自动草拟保单文件,并发送至客户的电邮信箱。[17]

动力三:政策监管开绿灯

第三个原因是愈来愈多国家愿意在政策和监管上,对创新保险产品和技术开绿灯,例如建立无需完全符合官方监管规定的沙盒[18]作保险科技试验平台及放宽监管制度[19],加快了按需保险发展。去年巴西私人保险监管局批准市场提供按需保险,放宽保单合约期限为一年的规定,容许保险公司自订,以月、日、小时以至分钟为单位,甚至没有明确期限的保单,并且在特定准则下可以随时启动和终止保障。当局表示,希望藉着更新法规,鼓励保险公司回应市场需求,提供具时间灵活性且可负担的保险产品,并吸引巴西消费者。[20]

科技掌握消费者生活 未来自动调整保费?

受惠于经济转变和技术革新,有三类按需保险乘势兴起,包括连续性承保产品、微型保险,以及面向零工经济工人的产品。连续性承保保险是指使用不断更新的投保人数据,迅速计算消费者风险,并据此更改保费和保单条款。而微型保险则是指通过快速承保,来覆盖较小的风险,例如旅游保险、活动保险、针对特定高价值家庭用品的租客保险等。此外,提供按需保险的公司,亦正为被视作独立承包商的零工经济工人,开发专设保险产品,让他们在有需要时可以迅即投保。[21]

有海外保险界人士甚至设想,按需保险将成为业界未来的主流,未来人类生活走向智能化,汽车、无人机等需要承保的物品都会设置感应器,可以掌握消费者的活动和位置,保险公司便可根据这些资料随时自动调整保费。举例,「当你离开家门,透过科技感应到家中无人,你的家居保险保费便会随之上升。然后,你乘坐共享汽车,你的手机和汽车本身也会知道你坐上汽车,两者互动并启动这趟车程的保障。你的保险将会随着身处的位置和活动而变化,而且不再是手动进行,而是跟随着你的需要,为你提供一切所需保障。」[22]

除了方便、投保过程简单容易,按需保险最直接带给消费者的好处,是可以仅在有需要时,才购买必需的保障范围,以减少保费支出。试想想在疫情期间,多国采取长期封城措施,当地居民根本没机会驾驶私家车到别处,若有按需保险,他便可省下数月的车保费用。再以Flock为例,由于传统保险公司难以掌握无人机飞行的风险,所以通常对无人机操作员收取巨额保险费用,每年可高达数千英镑,高于无人机的价格,但基于法规所限操作员不得不买。而透过大数据分析准确掌握每趟飞行的风险,Flock可为投保的商业无人机操作员,将保费减至每小时5英镑起。[23]

投保过程无专业人员解说 赔偿或引起争拗

不过,对消费者及保险业界来说,按需保险也有可能带来一些坏处。首先,现有的按需保险产品,大多在手机应用程式完成整个投保过程,由于没有专业人士的详细讲解,消费者未必能够清楚明白保单的保障范围、保险产品选项之间的不同之处,以及赔偿的计算方法等条文,日后有可能发生争拗。在内地,消费者网购时,若购得次货需要退换,便会产生运费,部分消费者会按照每次网购的需要,购买退换运费保险,但实际理赔时,不时会出现理赔金额与消费者实际支付的运费金额不一的情况。[24]虽然传统保险可能也会出现同样问题,但按需保险在无专业解说下,较易引发争拗。

延伸以上问题,由于按需保险的投保渠道集中透过互联网,不需要保险经纪的介入,长远或威胁保险经纪的生计。以Trov平台的运作模式为例,它其实是与传统大型保险公司合作提供按需财物保险,但客户在手机应用程式上完成投保[25],全程无需用到该公司旗下经纪的服务。可想而知,当部分客人由传统保险公司转移至按需财物保险平台,原本服务他们的经纪便会失去生意。

其次,保险公司有更大机会面对诈骗风险。因为按需保险可随时启动及关闭保障,一些不诚实的客户或滥用此机制,在财物损坏想得到赔偿时,才启动保障,因而产生诈骗风险。[26]

零工按需保险 模糊合法界线

更严重的是,针对零工经济推出的按需保险,模糊了部分该类经济活动是否合法,以及意外责任谁属的界线。在香港,Uber为所有车程购买了乘车保险,以满足法例对第三者(即路人或其他汽车上的乘客或司机)保障的要求。保单承保Uber司机于车程中,导致或引起乘客或第三者的身体受伤或死亡而招致的法律责任。此保险可算是一种按需保险,因为保障是由Uber车辆前往接载乘客起开始计算,直至该程最后一位乘客离开车辆时结束,若司机在非Uber车程驾驶时发生意外,Uber所购买的保险便不会提供保障。[27]

虽然这份保险满足了本港车辆需购买第三者风险保险的法律要求,让私家车车主安心加入Uber司机行列,但2018年发生一宗涉及Uber司机的致命交通意外,有传媒向被撞的司机了解,才得知当中的条文只保障乘客及第三者,而未能保障Uber司机的人命伤亡,以及第三者的车辆或财产损失,事故中的其他车辆无法向Uber保险追讨赔偿。[28]驾驶者或误以为在路面上行驶得到全面保障,却堕入保险陷阱。

总括而言,任何行业均需要与时并进,按需保险的出现,满足部分消费者对创新保险产品的需求。但对消费者而言,购买保险与投资一样涉及风险,消费者在作任何决定前,均应仔细了解产品条款细则,「想清想楚」。

1 「全新『瞬即保』微保险隆重登场」。取自苏黎世保险网站:https://info.zurich.com.hk/campaign/zuuup/zh-hk/?utm_source=referral&utm_medium=organic&utm_campaign=zuuup&utm_content=homepage&_ga=2.58538858.1990165632.1592809103-1743817695.1592809103,查询日期2020年6月23日。
2 “Will on-demand insurance become mainstream?,” KPMG, https://assets.kpmg/content/dam/kpmg/uk/pdf/2017/09/will-on-demand-insurance-become-mainstream.pdf, accessed June 23, 2020.
3 「家居保险」。取自投资者及理财教育委员会网站:https://www.ifec.org.hk/web/tc/financial-products/insurance/product-types/home-insurance.page,查询日期2020年6月23日。
4 “Single Item Insurance,” NRMA Insurance, https://www.nrma.com.au/single-item-insurance, accessed June 23, 2020.
5 「保险迭加科技,大数据护航的按需保险能走多远?」。取自知乎网站:https://zhuanlan.zhihu.com/p/133636688,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0日。
6 “We’re Live in the USA!,” Trov, https://www.trov.com/blog/were-live-in-the-usa, last modified July 3, 2018.
7 Jeff Berezny, “On-demand Insurance Arrives in Brazil, Powered by Trov & Sura,” Trov, https://www.trov.com/blog/on-demand-insurance-arrives-in-brazil-powered-by-trov-sura, last modified May 27, 2020.
8 “Usage-based Insurance Market Size to Hit US$ 190 Bn by 2026,” Globe Newswire, https://www.globenewswire.com/news-release/2019/05/16/1826253/0/en/Usage-based-Insurance-Market-Size-to-Hit-US-190-Bn-by-2026.html, last modified May 16, 2019.
9 「零工经济 全民捞散?」。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397,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5日。
10 “What Is the On-Demand Economy?,” Wonolo, https://www.wonolo.com/blog/what-is-the-on-demand-economy, last modified May 8, 2018.
11 “Understanding Usage-Based Insuranc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Commissioners, https://content.naic.org/article/consumer_insight_understanding_usage_based_insurance.htm, accessed July 29, 2020.
12 Janet Hunt, “Save on Car Insurance With Usage-Based Insurance,” The Balance, https://www.thebalance.com/auto-usage-based-insurance-4132461,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6, 2019.
13 “Usage-based auto insurance: a new technological dawn?,” Willis Towers Watson,https://www.willistowerswatson.com/en-US/Insights/2017/05/usage-based-auto-insurance-a-new-technological-dawn, last modified May 31, 2017.
14 Denise Garth, “The future of insurance post-COVID-19,” Coverager, https://www.willistowerswatson.com/en-US/Insights/2017/05/usage-based-auto-insurance-a-new-technological-dawn, last modified April 30, 2020.
15 “On-demand Insuranc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Commissioners, https://content.naic.org/cipr_topics/topic_ondemand_insurance.htm, last modified June 11, 2020; “On-demand Insurance: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Large Insurance Carriers,” 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https://www.tcs.com/content/dam/tcs/pdf/Industries/insurance/rise-of-on-demand-insurance.pdf, accessed June 24, 2020.
16 “About Flock,” Flock, https://flockcover.com/about, accessed June 24, 2020.
17 Ed Leon Klinger, “How to Insure a Flying Robot,” Flock, https://blog.flockcover.com/how-to-insure-a-flying-robot-ca9744cc3e60, last modified October 25, 2017.
18 注:金融科技沙盒是官方提供一个试验平台,让企业可在无需完全符合官方监管规定的环境下,试行创新金融科技项目,以收集数据及用户意见对产品作修改,从而加快推出产品的速度及减低开发成本。资料来源:「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取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网站:https://www.hkma.gov.hk/chi/key-functions/international-financial-centre/fintech/fintech-supervisory-sandbox-fss/,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20日。
19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in the insurance sector,” The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2017, pp. 31-32.
20 Eduardo Soares, “Brazil: Insurance on Demand Authorized by Federal Agency Responsible for Control of Insurance Market,” Library of Congress, https://www.loc.gov/law/foreign-news/article/brazil-insurance-on-demand-authorized-by-federal-agency-responsible-for-control-of-insurance-market/, last modified October 7, 2019; Marella Hill et al., “Insurance & Reinsurance 2020: Brazil,” Chambers and Partners, https://practiceguides.chambers.com/practice-guides/insurance-reinsurance-2020/brazil/trends-and-developments, last modified January 20, 2020.
21 “On-demand Insuranc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Commissioners, https://content.naic.org/cipr_topics/topic_ondemand_insurance.htm, last modified June 11, 2020.
22 “On-demand and Conquer: Is the future of insurance a pay-as-you-go one?,” The International Underwriting Association, October 2019, p. 15.
23 同17。
24 吉雪娇,「险企抢滩”6·18”大促 网购保险可按需投保」。取自东方财富网网站: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00610151706951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6月10日。
25 同7。
26 同2。
27 「Uber 提供乘车保险,致力让乘客及司机伙伴安心出行」。取自Uber网站:https://www.uber.com/zh-HK/newsroom/uber-insurance-setting-the-record-straight-chi/,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30日。
28 邓柏良,「【Uber车祸】揭Uber第三保『保人不保车』 小巴的士情况又如何?」。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突发/183830/uber车祸-揭uber第三保-保人不保车-小巴的士情况又如何,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