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0-08-25 | 《信报》

科网巨擘林立 初创企业的生存法则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经济前景一片愁云惨雾,但Amazon、Facebook等科网巨擘的业绩逆势向好,不禁令人预想创新科技产业将是主宰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这些市值数以千亿计的巨企,都是初创企业的成功例子,但多名外国学者观察到,高增长初创的数目正逐步减少。 [1]其原因为何?对疫情下计划主攻创科业务的创业者,又有何启示?

初创企业泛指处于起步阶段的企业,一般而言,这些公司需要庞大的资金成本,加上收入有限,所以需要特别资金来源,例如引进风险投资者(venture capitalists)。 [2]这类企业近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根据调查机构Startup Genome发布的《2020年全球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报告》,全球初创的总市场价值高达三万亿美元,相等于七大工业国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而全球市值位列头十名的初创,有七间从事科技业务。 [3]

创业气氛虽然炽热,但并非每间都能赚大钱,然后发展成为具规模的国际企业。过去20年,高增长初创的数目甚至有所减少,当中其实反映了数个大趋势 [4],创业者必须注意。

趋势一:四出收购 把初创技术融入自家产品

美国巴布森学院经济学副教授Mahdi Majbouri早前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时表示,自1990年代起,大型企业开始察觉小型公司有能力颠覆其市场地位,使他们警剔初创的冒起,并作出回应,包括收购小型的创新公司、持续加强内部研发,以防止有潜质的初创冒起,确保他们主导市场的地位不受影响。他认为,这现象不仅增加初创进入市场的障碍,而且削弱它们挑战大型公司的能力,因此建议监管机构在发现市场被垄断、价格上升及质素下降时,适度介入。 [5]

事实上,初创被具规模企业收购的例子时有发生,以专门研发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的初创为例,美国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统计显示,在2010年至2019年9月间,全球共有635宗有关AI初创的收购,其中数目在2013至2018年间上升六倍。在这些收购行动中,多间科网巨企频频出手,当中Apple在近十年间收购20间、Google及Microsoft则分别收购14及10间。 [6]

此外,上述科网巨企在完成收购后,一般会把新技术融入自家商品中 [7],最为人熟悉的,可数到Apple于2010年估计耗资约二亿美元,从SRI International收购语音助理软件Siri,应用到自家开发的产品。 [8]

然而,数码转型顾问公司Decoupling.co联合创办人Thales S. Teixeira认为,科网巨企收购具威胁的小型公司,并不是保证成功的策略,而且有些收购项目的价格非常昂贵,又举例Facebook自2013年起,曾不止一次尝试收购图片社交应用程式Snapchat,但始终被拒绝。 [9]

趋势二:擅取数据 扩大领导地位 

除了透过收购冒起的初创外,有科网巨头被指挪用数据,以巩固自己在行内的领导地位。休闲鞋品牌Allbirds联合创办人Joey Zwillinger去年底发表公开信,批评Amazon自行生产及出售与Allbirds产品极为相似的一款羊毛运动鞋,而售价更便宜超过一半,但生产过程使用原油产品,与Allbirds的环保理念背道而驰,并声言:「请一并偷去我们促进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共同对抗气候暖化。」然而,Amazon及后否认抄袭。 [10]

另一边厢,《华尔街日报》于今年4月的一篇侦查报道指出,逾20名前Amazon员工向该传媒揭发,Amazon曾违反内部守则,擅自取阅特定第三方卖家的非公开销售数据后,为自家品牌分析和生产与畅销产品相似的商品出售。 [11]

一连串事件受到各界关注,Amazon创办人Jeff Bezos早前以视像会议,出席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时回应,该企业的政策,是反对利用卖家特定数据促进自家品牌的业务,但表明不能保证没有人违反这项规定。 [12]

本地创业配套渐成熟 初创数目六年间增两倍

回到香港,根据投资推广署于2019年的调查,在共用工作空间、创业培育中心、企业促进公司营运的初创共有3,184间,较2014年时的1,065间上升近两倍,同期的初创雇员人数,则由2,381增加至12,478人,上升逾四倍。当中最多初创从事的主要行业为金融科技(14%),其次是电子商贸、供应链管理或物流科技(11%)。 [13]

本港初创数目有上升趋势,熟悉创科生态的科学园科培网络荣誉会长邹健宏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近年本港的初创配套愈见成熟,例如有不少可供申请的创业基金,创业者起步较以往容易,而社会气氛亦鼓励年轻一辈多作尝试,使不少学生未毕业便有意成立初创。 [14]

除了在香港发展,坐拥14亿人口的内地市场,也令很多本地初创趋之若骛。近年内地设有不少创业孵化基地,不仅为有意在内地创业的会员提供进修课程,更推出各项咨询服务,协助他们打入内地市场。 [15]

虽然现时有不少机构为北上创业人士提供指引,使它们更容易进军内地市场,但与外国情况相似,内地科网巨企也有「一统天下」的局面,或会收窄初创的发展空间。以内地科网巨头腾讯及阿里巴巴为例,早年各自主力发展核心业务,前者主攻游戏和社群媒体,后者则是电子商贸,至近年扩展到大众生活的其他领域,主导数以亿计网民的交流、购物、出行等,甚至投资储蓄、看病方式。 [16]

避免硬碰 「柔道策略」是出路?

面对科网巨头主导市场、步步进逼,初创脱颖而出的难度或会大大增加。不过,事有两面,初创若营运得宜,其实也可与大型企业合作,提升自身竞争力,在庞大的市场内分一杯羹,甚至成为另一间具规模的企业。

近年不少熟悉初创业界的人推崇「柔道策略」(judo strategy),这个概念来自武术柔道的特质,并具有三大元素,一是迅速回应,攻占鲜有竞争的新兴市场,避免与大企业正面交锋;二是灵活应变,当受到致命攻击时,应适时放弃和退让;三是借力打力,借用大企业的规模和力量,发展自己生意的潜力。 [17]

「柔道策略」在现实中何以应用?以第一个元素为例,前文提及的Teixeira曾以专门销售女性及小童服饰的网购平台Zulily作例子,指出Amazon不时扣押或延迟付款,对供应货品的商家带来麻烦。Amazon的做法令Zulily发现,如能为供应商提供高质素的服务、合理的采购价格,其实是一个商机。

Zulily采取相关策略后,吸引许多供应商与它进行独家交易,变相能销售大量独特的产品 [18],2009至2014年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161%。虽然Zulily其后于2015年被零售集团Qurate以24亿美元收购 [19],但它恰当地借助Amazon未能满足供应商的弱点,同时避免硬碰硬,开拓与众不同的服务,值得其他初创借镜。

另一边厢,有跨国企业前高层认为,建立合伙模式,借用大型企业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同样可助初创开辟更大的发展空间。跨国品牌Procter & Gamble前全球市场总监Jim Stengel引述数码顾问公司OgilvyRED的调查,当中访问100间成立多时的企业及101间初创,全数均曾参与合伙模式,发现初创参与合伙模式的最初目的是希望获取资源(23%)、取得资金(21%)、提升销量(20%),而这个模式不但协助初创获得上述益处,更让它们提升信誉(91%)、学习新的思维和工作方式(65%至66%)。 [20]由此可见,四出收购初创未必是最理想的策略,合伙模式能使注资企业及初创各取所需,也可达到双赢。

本港亦有初创成功吸引重量级的合作伙伴,在内地及东南亚开展业务。属「独角兽」之一的金融科技初创WeLab自2012年创立后,先后招来长江和记旗下TOM集团、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硅谷顶级VC红杉资本等企业注资。 [21]

WeLab数年前亦进军内地市场,并开设多个品牌,包括进驻京东及支付宝两大巨头平台的新锐租赁品牌「淘新机」;以及B2B服务品牌「天冕大数据实验室」,为逾300家企业提供云端技术解决方案。 [22]

总括而言,创科产业主宰未来经济,初创押注在相关领域发展也是大势所趋。虽然初创数目不断上升,但高增长、有潜力赚大钱的公司则为少见,加上疫症当前,各种策略和管理方式,都不容易突围而出,创业者需灵活应变,逆境自强。

1 Cheryl Winokur Munk, “Six Theories on Why Fast-Growing Startups Seem to Be Disappearing,”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May 10, 2020, https://www.wsj.com/articles/six-theories-on-why-fast-growing-startups-seem-to-be-disappearing-11588986419.
2 Mitchell Grant, “Startup,” Investopedia,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s/startup.asp, last modified March 10, 2020.
3 “The 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GSER 2020,” Startup Genome, July 2020, p. 14.
4 同1。
5 同1。
6 Jason Cohen, “Apple Acquires More AI Startups Than Any Other Tech Company,” Entrepreneur Asia Pacific, https://www.entrepreneur.com/article/353773, last modified July 24, 2020.
7 同6。
8 Kelly Earley, “8 interesting Apple acquisitions from the last decade,” Silicon Republic, https://www.siliconrepublic.com/start-ups/apple-acquisitions-2020-companies-acquired, last modified May 14, 2020.
9 Thales S. Teixeira, “A Survival Guide for Startups in the Era of Tech Giants,”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20/02/a-survival-guide-for-startups-in-the-era-of-tech-giants,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1, 2020; Annlee Ellingson, “Snap reportedly turned down Facebook a second time,” Los Angeles Business News, https://www.bizjournals.com/losangeles/news/2018/12/24/snap-reportedly-turned-down-facebook-a-second-time.html,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4, 2018.
10 Aaron Holmes, “Allbirds' cofounder just slammed Amazon for selling a lookalike shoe: 'Please steal our approach to sustainability',”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llbirds-slams-amazon-knockoff-shoes-sustainability-approach-2019-11,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6, 2019.
11 Annie Palmer, “Amazon uses data from third-party sellers to develop its own products, WSJ investigation finds,” CNBC, April 23, 2020, https://www.cnbc.com/2020/04/23/wsj-amazon-uses-data-from-third-party-sellers-to-develop-its-own-products.html; Paige Leskin, “Amazon employees say the company used data from 3rd-party sellers to make its own products, a practice the company has denied for years,” 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mazon-third-party-sellers-data-create-competing-private-label-products-2020-4, last modified April 24, 2020.
12 Brian Fung, “Congress grilled the CEOs of 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 Google. Here are the big takeaways,” CNN, July 30, 2020, https://edition.cnn.com/2020/07/29/tech/tech-antitrust-hearing-ceos/index.html;「美反垄断委员会主席指控四大科企权力过大 垄断市场」。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s://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399876,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30日。
13 「有香港境外母公司的驻港公司统计调查及初创企业统计调查结果」,工商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329/19-20(03)号文件,2020年1月21日,第5至7页。
14 陈文政,「香港初创企业较两年前增4成 过来人:『死亡率』同样高企」。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sme.hket.com/article/247583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6日。
15 「初创计划助北上发展」。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1/20/FC191120000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0日。
16 Raymond Zhong,「腾讯vs.阿里巴巴:中国科技界主导权之争」。取自约纽时报中文网站:https://cn.nytimes.com/technology/20180601/china-tencent-alibaba/zh-hant/,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日。
17 David B. Yoffie and Michael A. Cusumano, “Judo Strategy: The Competitive Dynamics of Internet Time,”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1999/01/judo-strategy-the-competitive-dynamics-of-internet-time, accessed August 6, 2020.
18 Thales S. Teixeira, “A Survival Guide for Startups in the Era of Tech Giants,”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20/02/a-survival-guide-for-startups-in-the-era-of-tech-giants,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1, 2020.
19 同18。
20 Jim Stengel, “Apple, Google and other titans are snatching up start-ups to fuel innovation. The secret behind their successful corporate coupling,” CNBC, September 23, 2019, https://www.cnbc.com/2019/09/23/why-apple-google-are-snatching-up-start-ups-to-fuel-innovation.html.
21 「【创+故事】『初创成功第一步──寻找金主』」。取自文汇报网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7/18/MC170718000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7月18日;Sharon,「【金融科技】本地初创WeLab再融资12亿,暂不上市、虚银料明年试业」。取自Business Focus网站:https://businessfocus.io/article/12404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3日。
22 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