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20-09-07 | 《星岛日报》

忘记他是她? 体坛性别平权掀争议



早前《哈利波特》作者J.K. Rowling在社交平台把「有月经的人」和「女性」画上等号,除了被抨击歧视跨性别人士,亦令各界再次掀起有关性别划分的争议。近年跨性别人士的权益渐受关注,其中国际体育界便相继检讨性别鉴定机制,冀在不损害跨性别人士参赛权利,以及维护赛事公平性之间取得平衡。部分国家的学界赛事,更逐渐允许运动员凭「自我认同」的性别出赛,但因不少由男变女的跨性别运动员在女子组别占优,激发大批运动员抗议制度不公。这些争议对本地体坛的发展有一定启示。

在讨论跨性别运动员的权益及相关争议前,应先了解何谓「跨性别人士」及「性别认同」。参考美国心理学会的定义,前者是一个统称,指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与出生时的性别不符的人;后者则指一个人认同自己身为男性、女性或其他性别的心理意识。一般而言,跨性别人士可透过荷尔蒙治疗、外科手术等方法,使身体尽可能符合其性别认同。[1]

根据美国精神医学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5),当一个人强烈和持续地感受到自身与性别不符,便有机会患上「性别不安症」,加上跨性别人士可能会因社会缺乏包容,而直接或间接受到歧视及攻击,容易患上焦虑、抑郁或相关病症。[2]由上述定义可见,无法认同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有机会使跨性别人士无法在人前「做回自己」,继而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

运动场上性别平权 美学界允以「自我认同」性别作赛

事实上,不少跨性别人士愿意展现自我认同的性别。[3]他们会为自己争取权益,当中也不乏成功例子。美国现时有18个州份及华盛顿特区的高中体育协会,便容许跨性别学生运动员无须接受荷尔蒙治疗或变性手术,即可以其「自我认同」的性别出赛。[4]

其中美国康涅狄格州校际田径协会(Connecticut Interscholastic Athletic Conference,CIAC)认为,禁止学生以他们所认同的性别参加赛事,除了不公义,也违反该州及联邦政府法例。为了让性别认同有别于出生证明文件显示的学生,享有平等的参赛权利[5],CIAC于2013年起批准跨性别学生以他们所认同的性别作赛。[6]

此外,CIAC的最新一份手册订明,有意以异于其生理性别作赛的学生,需要在确立参与运动队资格的限期前,向当地校区提交已获鉴定的自我认同性别证明,他们此后便不得参加与其经鉴定的自我认同性别不符的训练,或同时参与不同性别的运动队伍。[7]

跨性别女生屡赢田径赛 高中生入禀控制度不公

不过,CIAC的跨性别运动员政策,却被一些人批评有欠公平,并招致法律讼诉。两名跨性别女学生运动员于2017年赛季起,在该州15个女子组别赛事中夺冠,触发该州份三名女学生,以其母亲作代表,控诉CIAC的政策违反了《教育法修正案第9条》,有违该法案禁止性别歧视的基础,并在声明中直指政策导致「(跨性别女生)以男性的生理优势,抢夺了女运动员的胜出机会」[8],甚至使她们更易夺得奖学金。[9]

另一边厢,跨性别男性在运动场上又会遇上什么障碍?数年前,美国高中生Schuyler Bailar曾是该国其中一位最出色的蛙泳女选手,并获哈佛大学取录。然而,Schuyler Bailar是跨性别人士,在就读大学期间接受变性手术和荷尔蒙治疗后,改为参加男子组游泳项目。他坦言近乎不可能获奖,但很高兴能在各方面均以男性的身分「做自己」,又指比赛的目标是起码撃败一位选手,不要「包尾」。[10]

研究:两性运动表现存在差异 

上述个案参与的项目,生理男性的表现似乎都优于女性,究竟事实是否如此?多名法国学者于2010年发表研究论文,当中分析奥运五大项目,包括田径、游泳、速度滑冰、场地单车及举重,共82个组别的世界纪录及历年首十个最佳成绩。[11]

学者分析后得出结论,男性和女性在各大项目的表现均存在差异,当中以男运动员成绩占优,而且相关差异于1983年后趋向平稳,男女运动员的进步幅度均大致相同。他们认为,生理性别是影响运动员成绩的关键因素,又指如果未来没有特别技术,提升某个性别运动员的表现,男女运动员的表现差异幅度将会一直存在。[12]对于男运动员表现占优,其中一个科学说法是由于男性体内的睪丸激素,能刺激增加肌肉量及减少体脂。[13]

国际指引以睪丸激素浓度 鉴定跨性别运动员参赛资格

其实,除了外国部分学界赛事倾向以心理因素判断运动员的性别,国际体育界多年来一直以生理因素,鉴定运动员能否参加某个性别的赛事。国际奥委会于2003年首次颁布有关跨性别运动员的参赛指引,当中运动员进行性别重置手术后,须接受最少两年的荷尔蒙治疗,才具参赛资格。[14]

国际奥委会及后于2015年更新指引,取消跨性别人士须进行手术的要求,订明跨性别女运动员只需满足四项要求,包括声明她们是女性;在首次参赛前至少一年内,证明其血清内的睪丸激素维持在每公升10纳莫耳以下[15];在获得参赛资格期间将睪丸激素维持在每公升10莫耳以下;以及在被测试时维持同样的水平,否则12个月内不得参赛。至于跨性别男运动员则可在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参赛。[16]

降低跨性别女运动员的参赛门槛,能进一步维护她们在体坛的作赛权利,但亦引起部分人不满。加拿大跨性别女单车选手Rachel McKinnon,曾在UCI场地单车世界锦标赛的女子争先赛35至39岁组别夺冠,并刷新了世界纪录。[17]但后来前单车名将Victoria Hood受访时批评,指让跨性别人士与女选手竞赛并不公平,她认为男性在青春期已建立身体优势,而且这些优势不会因他们改变性别而消失。[18]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长子亦公开反对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性项目,并于社交平台写道:「这摧毁了女性在体坛建立的所有东西。」[19]

再者,睪丸激素并非只存在于男性体内,女性的卵巢、肾上腺等器官也能产生睪丸激素。[20]虽然女性体内的睪丸激素浓度,一般介乎每升0.06至1.68纳莫耳[21],不过有个别例子显示,女性体内的睪丸激素水平也有机会偏高。因此以睪丸激素浓度断定她们能否参与女子组别赛事,亦具争议。

印度短跑女运动员Dutee Chand,便曾于2014年被验出体内睪丸激素水平过高而被禁赛,事后被诊断患上雄性激素过多症(hyperandrogenism),并入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诉世界田径总会取消其参实资格的决定。结果法院裁定,世界田径总会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先天睪丸激素水平,与提升运动表现有正面关系,来支持其参赛资格限制政策。[22]Dutee Chand及后恢复参赛资格,她认为如果睪丸激素水平偏高是基于先天因素,国际组织不应要求运动员接受有违自然原则的荷尔蒙改正治疗。[23]

 

 

综合前文,让跨性别运动员以「自我认同」的性别出赛,或是透过鉴定他们的睪丸激素水平,都未能完全平息争议。与此同时,随着外国学界赛事提倡共融,接纳「自我认同」性别,相信国际组织除了适时检讨鉴定跨性别运动员参赛资格的荷尔蒙政策外,亦要回应跨性别运动员要求以心理因素决定参赛组别的关注。

在香港,有立法会议员曾引述外国研究,指跨性别人士的数目一般占成年人口约0.3%。[24]按政府统计处最新的15岁及以上人口数字计算,估计全港有近两万名跨性别人士[25],当中不乏运动健将,包括健美运动员罗小风,而他也是本港申办2022年同志运动会的团队成员。[26]随着有更多运动员以跨性别身份参与赛事,本港在性别平权议题上,相信会有更多讨论,也会引起更多争议。

话说回来,跨性别人士的身分认同,不只建基于身份证明文件上的性别栏,也关乎各界的接纳。当局应了解跨性别运动员的关注,建立多元、共融的社会。运动场上亦需要合适的政策,确保不同性别的运动员皆能发挥体育精神,公平作赛。

1 「解答你的问题—关于跨性别者、性别认同及性别表达」。取自美国心理学会网站:https://www.apa.org/topics/lgbt/chinese-transgender.pdf,查询日期2020年8月26日。
2 同1。
3 林祖伟,「跨越性别的香港人罗小风:不能只用胸来决定男女」。取自BBC中文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645069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2月21日;郭蔼盈,「【跨性别】怎么天生不是女人 跨性别女生:曾怀疑自己「双性恋」」。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354135/跨性别-怎么天生不是女人-跨性别女生-曾怀疑自己-双性恋,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30日。
4 “Model Policy for Transgender Students on High School Teams,” Transathlete.com, https://www.transathlete.com/k-12, accessed August 26, 2020.
5 “2020-2021 Connecticut Interscholastic Athletic Conference Handbook,” Connecticut Interscholastic Athletic Conference, 2020, p. 55.
6 Christina Maxouris, “3 Connecticut high school girls are suing over a policy that allows trans athletes to compete in girls' sports,” CNN, February 15, 2020, https://edition.cnn.com/2020/02/14/us/transgender-athletes-connecticut-lawsuit/index.html.
7 同5。
8 同6。
9 “High school athletes file complaint over transgender policy,” NBC News, June 20, 2019, https://www.nbcnews.com/feature/nbc-out/high-school-athletes-file-complaint-over-transgender-policy-n1019306.
10 “Switching teams,” 60 Minutes, https://www.cbsnews.com/news/60-minutes-harvard-transgender-swimmer-schuyler-bailar/, last modified April 10, 2016.
11 Valérie Thibault et al., “Women and men in sport performance: The gender gap has not evolved since 1983,” Journal of Sports Science and Medicine 9 (2010), pp. 214-215.
12 同11,第214、215、219至221页。
13 Ruth I. Wood and Steven J. Stanton, “Testosterone and sport: Current perspectives,” Hormones and Behavior 61 (2012), p. 148.
14 “IOC rules transgender athletes can take part in Olympics without surgery,” The Guardian, January 25, 2016, https://www.theguardian.com/sport/2016/jan/25/ioc-rules-transgender-athletes-can-take-part-in-olympics-without-surgery.
15 莫耳是科学上用来表示物质所含粒子的单位,1莫耳大约是6,000亿兆个粒子,而1莫耳是10亿个纳莫耳。资料来源:「莫耳」。取自台湾南一书局网站:http://www.nani.com.tw/jlearn/natu/ability/a1/4_a1_4_6.htm,查询日期2020年8月13日;“Measurement unit conversion: nanomole,” ConvertUnits.com, https://www.convertunits.com/info/nanomole, accessed August 13, 2020.
16 “IOC Consensus Meeting on Sex Reassignment and Hyperandrogenism,”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November 2015, pp. 2-3.
17 “Rachel McKinnon: Transgender athlete sets world best but rules out Tokyo 2020,” BBC, October 18, 2019, https://www.bbc.com/sport/cycling/50097423.
18 Mollie Walker, “Transgender cyclist Rachel McKinnon dominates as competitors cry foul,” New York Post, October 21, 2019, https://nypost.com/2019/10/21/transgender-cyclist-rachel-mckinnon-dominates-as-competitors-raise-questions/.
19 Caitlin O’Kane, “Transgender cyclist defends her world championship win after Donald Trump Jr. calls it ‘BS’,” CBS News, October 22, 2019, https://www.cbsnews.com/news/transgender-cyclist-rachel-mckinnon-defends-her-world-championship-win-after-donald-trump-jr-calls-it-bs-twitter/.
20 Erica Cirino, “All About Testosterone in Women,” Healthline, https://www.healthline.com/health/womens-health/do-women-have-testosterone, last modified June 10, 2019.
21 李道,「『男扮女』跑接力疑云 体坛性别争议:难为男女定分界」。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周报/378408/男扮女-跑接力疑云-体坛性别争议-难为男女定分界,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25日。
22 Rohan Abraham, “What's with the gender inequality? Dutee Chand talks about the tests female athletes face before competing,” The Economic Times, June 19, 2019,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magazines/panache/whats-with-the-gender-inequality-dutee-chand-talks-about-the-tests-female-athletes-face-before-competing/articleshow/69851149.cms; “Caster Semenya’s impossible situation: Testosterone gets special scrutiny but doesn’t necessarily make her faster,” The Conversation, http://theconversation.com/caster-semenyas-impossible-situation-testosterone-gets-special-scrutiny-but-doesnt-necessarily-make-her-faster-116407, last modified May 6, 2019.
23 Rohan Abraham, “What's with the gender inequality? Dutee Chand talks about the tests female athletes face before competing,” The Economic Times, June 19, 2019,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magazines/panache/whats-with-the-gender-inequality-dutee-chand-talks-about-the-tests-female-athletes-face-before-competing/articleshow/69851149.cms.
24 「立法会二十二题:为性别认同障碍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取自政府新闻公布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10/09/P20131009046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0月9日。
25 「人口估计」。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2&ID=0&productType=8,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13日。
26 「争取跨性别平等的香港运动员–小风」。取自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网站:https://www.amnesty.org.hk/争取跨性别平等的香港运动员-小风/,查询日期2020年8月26日;张绮霞,「【人物】超脱男或女二元划分 小风靠健美运动建立专属身份」。取自信报网站:https://www1.hkej.com/features/article?q=%23访谈录%23&suid=367312957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