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4-02-17 | 《星岛日报》

水喉充足的背后



2011年至2014年东江水供港协议行将完结,政府正就新一轮协议与粤方磋商。自1960年代与内地签定的供水协议[1],香港不愁用水供应,近年更差不多年年有余,多得要将真金白银购入的东江水排出大海,可谓相当「阔绰」。然而全球水资源愈见紧绌,缺水问题就在身边,为人为己,减少虚耗,是港人需要正视的议题。

全球僧多粥少

所谓的水资源短缺,既由于僧多粥少,也有分配不均及水源被污染至不能使用的问题。现时可供使用的淡水,只占全球水量约0.75%。[2]经人类或动物使用的水,会以蒸发、渗入地下等方式回到大自然,再以降雨等方式循环再用。

淡水量大致不变,但全球人口膨胀,耗水量不断提高。粮食及能源需求大增,亦令人类的平均用水量飙升。过去一世纪,人类用水增长率比人口膨胀高两倍。[3]现时自地下、河流、湖泊抽取的水中,有67%被用于农业、10%用于能源生产。[4]预计到 2025年,全球会有18亿人的居住地会陷入完全缺水(absolute water scarcity)。[5]不说未来,单看今天,全球也有12亿人生活在缺乏新鲜用水的地方,并有16亿人因设施不足而难以取得新鲜水。[6]

 

分水不均

除了人均需求上升,大自然「分水不均」,水源远离部分人口居处,也造成水资源短缺。现时世界上六成的新鲜水供应,集中于九个国家,包括俄罗斯、加拿大等。人口共占全球三份之一的中国和印度,却只有少于全球10%的新鲜水源。[7]

即使是同一国家,分水不均同样出现。以中国为例,全国提供淡水的十片河流流域,以长江流域分界,北方占其四,南方占其六。北方的水供应占全国五份之一,却聚集了全国一半人口及三份之二农田。[8]河流、湖泊等地面上的水源不足,北部地区需要抽取地下水,但如今北 京每人一年仍只有100立方米的可用水量,相当于缺水严重的沙地阿拉伯。[9]

抽水危城 污染成流

过份依赖地下水,亦造成北部地区抽取过量,陆地下沉。与1970年代相比,现时北京的地下水位下降了300米,令地基沉降,危及地面建筑物安全。[10]土地沉降亦可能导致海水倒灌入河,进一步减少可用的淡水。

工业活动和能源生产带来的污染,更令本已紧绌的水资源捉襟见肘。2012年内地环境保护部数据显示,全国有57.3%的地下水,水质属较差至极差级别,十大流域的污水[11]比例亦达31.1%,其中覆盖京、津海河流域的污水比例更占60.9%。[12]

南水北调 订立管理制度

为解决地理和污染引致的用水短缺,内地近年可谓出尽法宝。2002年开展、去年正式通水的「南水北调」工程,便于长江上中下游建设三个调水区,以东中西三线,连接长江、黄河、淮河及海河,计划每年从南方调水448亿立方米,纾缓北方的缺水问题。[13]内地政府去年又提出「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为各地的用水总量、用水效率及水功能区污染限制订立规范,并要求各省区市的行政首长为管理成效负责。据报道,山东、广东、江苏等省份已经开始考核工作。[14]

「南水北调」工程不会抽取珠江流域的淡水,对供港东江水影响不大,但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实施,东江水供应收紧恐怕无可避免。其实早在2008年,广东省已经制订《东江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规定供往各地(例如广州、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及香港)的水量,每年不得超出106.64亿立方米,以保长远供应。只是2012年河源及深圳需求旺盛,用水分别达19.79及19.43亿立方米,较原订限制超出10.9%(2.16亿立方米)及14.4%(2.8亿立方米)。[15]

各省各市「求水若渴」,超出规限。节约用水,成为另一国策。以广东省为例,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办法的通知》, 2015年的用水上限为457.61亿立方米,到2030年将进一步减至450.18亿立方米。[16]《2012年广东省水资源公报》指,当地的人均综合用水量已连续九年减少,2012年的总用水量为451亿立方米,与2030年的用水目标相去不远。[17]

香港年年有余 可研究减少购水

相较广东乃至北方的左支右绌,香港用水不止不虞匮乏,甚至年年有余。香港于2009年至2012年每年平均消耗9.37亿立方米食水,当中7.33亿立方米来自东江。[18]根据两地供水协定,广东省2009年起每年输港食水多达8.2亿立方米[19],对比之下,供过于求达11.9%。水喉充足,甚至令水塘溢流。1994至2005年,香港水塘的溢流量每年平均约1.01亿立方米,2006至2012年亦有约2900万立方米。[20]

虽说购入更多可保旱年的食水供应,但即使是百年一遇的旱年,本地水源仍能提供2.1亿立方米食水[21],以2009年至2012年的耗水量计算,输港东江水看来尚可减少。再退一步,就算是为了百年不逢一遇的旱年筹谋,粤港两地也可考虑调整供水协定,在香港水源充足之年减少输港东江水,让内地留作储备,避免最终倒落咸水海。粤方为保收益,未必愿意完全按量减费,但起码港方的总开支不会因而增加。

更多承担 开拓新水源

当然,香港的水费能否长期维持在令其他城市羡慕的水平,值得怀疑。现时市民的用水价格,自1995年未有变动。[22]根据水务署资料,在香港用水100立方米,只需缴付266元,是纽约的14.3%、新加坡的29%。[23]早前国家发改委和住建部要求全国在2015年年底前实施居民阶梯水价制度[24],若如期实行,水费势必增加,香港也可能受到影响。

撇除价钱,内地水资源紧绌,香港不能假定东江水能够一直兼顾港人需求。从全球到内地,水资源与年年有余沾不上边,习惯幸福的港人,没可能长期置身事外。香港于1970年代兴建乐安排海水化淡厂,后因成本过高及广东省供水量大增而未有继续发展,并于1982年停产。[25]这段历史,证明港人有作出更多承担的能力。水务署在《全面水资源管理》报告提出以再造水及海水化淡增加用水来源,其中将军澳的海水化淡厂计划经已展开,预计在2020年落成。[26]到时香港人的荷包是否准备就绪?水喉又是否记得关上?

 

 

1 《香港的全面水资源管理:持续共享珍贵水资源》,发展局及水务署,2008年。
2 “For want of a drink”, The Economist, May 20, 2010.
3  United Nations’ “Water for Life Decade” website. http://www.un.org/waterforlifedecade/scarcity.shtml
4  同2。
5  同3。
6  同3。
7  同2。
8 “All dried up”, The Economist, Oct 10, 2013.
9  同8。
10「北京地下水日趋枯竭 地面沉降威胁城市安全 」,中国新闻网,2014年1月17日。
11 内地水质分为I、II、III、IV、V及劣V类 。I 至III类属饮用水,IV、V及劣V类为污水。
12《2012中国环境状况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
13「南水北调」网站资料。http://www.iwhr.com/zgskyww/ztbd/nsbd/A100977index_1.htm
14「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将于今年3月启动」,新华网,2014年2月6日,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4-02/06/c_119217899.htm
15《水资源公报》,广东省水利厅,2009至2012年。
16「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办法的通知」,2013年1月2日。
17「广东3大用水指标9年连降」,《南方日报》,2013年7月30日。
18 水务署统计资料。
19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讨论文件,2008年11月21日,http://www.legco.gov.hk/yr08-09/chinese/fc/fc/papers/f08-45c.pdf
20「应对气候变化的水资源管理策略」,发展局局长网志,2013年12月8日。
21 同1。
22 同1。
23「香港与其他主要城市住宅用户水费比较」,水务署网站资料,http://www.ws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765/water_charges_comparison.pdf
24「专家谈阶梯水价:中国水价偏低 成本提高倒逼改革」,网易新闻中心,2014年1月13日,http://news.163.com/14/0113/09/9IF6AVEL00014JB6.html
25「海水化淡可行 南区水靓拟设厂」,《文汇报》,2008年11月16日。
26「立法会十四题:海水化淡技术」,立法会,2013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