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0-09-14 | 《星岛日报》

家族办公室传承财富 港有力成枢纽?



为迎接多只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回归香港市场,本港金融业界近日闹得热烘烘,其实掌控这些企业的家族,同样可为本港金融发展带来新动力。当一个家族累积一定财富,必然面对财富传承的问题,不少富豪家族选择成立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早前金融发展局(金发局)发表研究报告,表示本港有潜力发展成为全球家族办公室枢纽,建议港府推出税务优惠等一系列措施,增加本港竞争力。[1]家族办公室蕴藏着什么商机?其营运又是否值得专门措施支持?

什么是家族办公室?

家族办公室是为富豪家族管理庞大财富的组织,它可以是汇聚家族财富的家族企业;亦可以是为富豪提供金融服务,而由家族保持决策权的公司或银行部门。家族办公室概念,可追溯至六世纪时管理皇家财富的国王管家,此概念后来获贵族仿效,并持续至今。而现代的家族办公室概念于19世纪兴起,著名的洛克菲勒(Rockefeller)家族在1882年成立其家族办公室,至今仍然运作,并向其他富豪家族提供服务。[2]

广义来说,现代的家族办公室大致分为两类: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及多家族办公室(multi-family office)。前者顾名思义是仅为一个家族管理财富的私人公司,管理的家族财产通常不少于一亿美元。一般来说,一个功能完备的单一家族办公室,会参与一个家族的所有或部分投资、信托及遗产管理,不少还会提供礼宾服务。而多家族办公室则负责管理多个家族的财富,而这些家族之间可能并无关联,功能与单一家族办公室相近。大部分多家族办公室均是商业性质,向其他家族出售服务,只有小部分为私人性质,为指定数个家族服务。[3]

随着时间流逝,不少单一家族办公室会变成多家族办公室,主因是单一家族办公室的成功吸引其他富豪家族加入,以及多家族办公室结构共同摊分营运成本,更容易实现规模经济[4](Economies of Scale)。[5]

四大功能:财务管理、策略、治理、咨询

虽然家族办公室的核心业务是财务规划,但同时也要协助传承家族的价值和精神,维持家族成员和谐[6],因此也提供其他服务,包括策略、管治和咨询。在财务规划方面,家族办公室主要负责投资管理,包括评估整体财务状况、决定家族投资目标和经营理念、投资组合分配等,同时负责家族的慈善事业,以及家族成员私人生活预算和管理,例如管理私人飞机和游艇。

策略则主要涉及传承,包括对下一代的财务知识教育和培训、协助举行家族会议等。家族办公室亦会参与家族企业的继承及遗产规划事宜,例如针对遗产分配和管理提供个性化的服务。[7]

至于管治,则指行政服务、报告和保存记录等工作,例如负责审核和支付授权帐单、转介法律和公关服务、整合和汇报所有家族资产、撰写年度业绩报告,以及处理税务申报和缴交税款等。

而咨询工作主要为分析及管理投资风险、评估及监测保险条款;同时确保家族企业遵守与投资、资产和企业营运相关的法规;而家族办公室通常会聘请法律顾问、会计师,或熟悉税务的专业人士,以提供法律和税务意见。[8]

 

 

大湾区富翁财富传承需求增 港为首选地

近年家族办公室在全球迅速发展,特别在新兴经济体强劲增长,因为这些地方有大量大型家族企业,但家族办公室才起步发展。[9]根据坎普登财富研究(Campden Wealth Research)估算,2018年全球有7,300间单一家族办公室,比2017年上升38%,主要位于北美(43%)、欧洲(32%)、亚太地区(18%),以及南美、非洲和中东等新兴市场(8%),其中亚洲家族办公室的数量增幅更高达44%。该机构的研究总监解释,由于亚洲地区家族正经历第二代接棒、跨代财富转移,投资取态和需求有所转变,加上被视为「家族办公室枢纽」的香港及新加坡等地区,在这方面的发展日益成熟,因此亚洲地区的数量显著增长。[10]

在中国内地,根据《2019胡润财富报告》,2018年拥有3,000万美元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有6.9万户,当中广东省达1.08万户,省内数量首五位均是大湾区城市[11],分别是深圳、广州、佛山、东莞及珠海。[12]同时内地正面临一股财富传承潮,有投资银行亚太区家族办公室业务主管向传媒表示,香港是许多内地亿万富豪,特别是立足大湾区的富豪们设立家族办公室的首选地。这些企业家大多在大湾区设厂或有业务,而部分企业更在香港上市,受惠于两地地理接近、往来方便快捷,自然地选择香港为管理财富及规划传承的基地。[13]

至于本港,现时大多的家族目前处在向第二或第三代传承家业过程,衍生「保富」和「传富」的需求,香港一些传统富豪家族如李锦记家族,早已在港成立家族信托。另一方面,有专业人士看好亚洲市场的潜力,在香港开设办事处,为大中华区富豪提供家族办公室服务。[14]投资推广处亦设有一系列的免费服务,支援外资来港成立家族办公室,例如提供营商资讯、协助物色合适的服务供应商等。[15]

金发局相信,本港有充分条件,把握家族办公室需求增长的机遇,进一步发展成为本地、内地以至国际家族办公室枢纽。金发局认为,内地仍是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不少欧洲、北美及中东的家族投资者正探索相关投资机会。其进一步指出,香港向来作为海外资金投资内地的门户,同时受惠于多项大湾区的跨境金融便利政策,又是亚洲区内中国内地以外的最大私募股权市场,及亚洲最大的对冲基金中心,具丰富投资机遇,能吸引寻找长远投资目标的家族办公室。[16]

金发局推算,若每年能够吸引亚洲区内约三成的新增家族办公室落户香港,可能带来总计 487 亿美元的额外资产管理规模,从而产生相当于2019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GDP)0.2个百分点。同时这些机构也会创造更多就业职位,如资产管理法律和税务顾问,成为香港众多金融及专业服务业的新增长引擎。[17]

家族办公室业务潜力庞大,惟香港要成为枢纽,也面对挑战,包括来自新加坡的竞争,以及外资对本港前景的忧虑。

挑战一:竞争对手早抢滩 以减税及居留权吸资

香港的「老对手」新加坡早于十多年前布局,推出多项措施,以税务减免及移民机会,拉拢外地富豪落户设立家族办公室。[18]在投资移民方面,新加坡政府透过「全球投资者计划」(Global Investor Programme,简称 GIP),向在当地开展业务及投资的合资格国外投资者,给予永久居民身份,其中一个方案便是从家族办公室入手,条件为在当地现行或新建的单一家族办公室投资250万新加坡元(约1,403万港元[19]),而其资产管理规模至少为2亿新加坡元(约11.2亿港元)。[20]

当地政府亦推出多个门槛宽松的税务优惠计划,为单一家族办公室管理的资金提供免税优惠[21],包括由家族办公室持有的股票、股份、证券和衍生工具等指定投资的收益均可免税。[22]其申请门槛更远低于GIP,以新加坡《所得税法》13X条特级基金税收优惠计划为例,管理资产规模至少为5,000万新加坡元(约2.8亿港元),并要求每年在本地业务花费最少20万新加坡元(约112万港元)。[23]计划可为个人取得当地就业许可,铺路申请永久居留权。[24]

在行政上,新加坡亦尽量方便家族办公室落户,其金融管理局表明无意对单一家族办公室发牌或监管,并且豁免它们就提供基金管理及财务咨询服务,所需领取的相关牌照。[25]新加坡政府的政策已取得不错的成绩。官方表示,2016至2018年间,落户新加坡的家族办公室数量增加了三倍。[26]以家族办公室方式投资于新加坡的亿万富豪不乏知名人士,包括英国家电巨头Dyson创办人James Dyson,以及全球最大连锁火锅餐厅海底捞联合创办人舒萍。[27]

挑战二:社会前景不稳 投资者忧虑

香港去年因修订《逃犯条例》引发一连串社会冲突,持续约半年,其间一些服务亚洲富豪家庭的资产管理或投资咨询企业接受外媒访问时指,有不少客户向他们表示有意将资产由香港转移至其他地方,当中部分人更已采取行动,正逐步把资产转至新加坡,以规避风险。资产管理服务企业IQ-EQ亚洲执行董事长Shanker Iyer表示,香港法律制度可能比原定的2047年更早改变,是家族办公室投资者普遍担忧的问题,「如果你是投资者,甚至是一名在香港设立家族办公室的外地投资者,你怎可能将未来建基在一个可能没你所以为般持久的制度之上?」[28]

随着本港实施《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29],政府官员多次表示,条例能起阻吓作用,令香港社会重回安定,投资者将有更大及更安稳的信心,而金融业界只要继续在本港现行法律的框架下正常经营,他们的业务运作将一切如常。[30]有金发局董事会成员亦表示,家族投资者会视乎整个地区长远发展前景和机会,相信立法后,不会影响家族投资者注资香港市场。[31]

不过观乎外国投资者的反应,本港官员的说法尚未能释除疑虑。根据香港美国商会7月一项调查,在183间回复的会员公司中,有六成半担心国安法范围和执行含糊不清,三成半有意将资金、资产或业务搬离香港。[32]亦有外资金融机构向传媒表示,忧虑国安法涵盖范围甚广,一旦官方想用来指控金融机构或其主管,将无法制止,并已指示团队在与客户沟通时或发布研究建议前,要先作更多自我审查。[33]

税务优惠招商 应设机制客观评估成效

为了提高香港对外地富豪的吸引力,金发局提出四大建议,包括提供更具竞争力的税务优惠,例如税务局可考虑扩展现行对基金及非基金投资税务豁免机制下「特定人士」的定义,使由单一家族办公室管理的资产控股公司,可以享受与其他资产及财富管理机构相同的税务减免,以及厘清家族办公室是否免申领证监会牌照,探讨建立豁免申请程序的可行性等。[34]

能吸引投资者在港设立家族办公室的建议,固然值得考虑。然而,政府在向特定行业提供税务优惠时必须谨慎,衡量其潜在弊端,例如税收减少、衍生的行政开支。政府亦应建立客观机制,进行成本效益分析以评估税务优惠的成效。[35]毕竟若税务优惠的成本效益并不清晰,有可能被视为偏袒或不公平,一旦引进,便会引来不同界别对税务优惠的索求。[36]

 

 

人才培训助发展

金发局亦提出加强培训,确保本地专业人才具备适当技能,满足家族办公室的人手需求[37],同时为本地人才提供装备自己发展事业的新方向。虽然坊间有个别家族办公室相关的进修课程,部分课程的修读者更可获政府资助[38],不过金发局建议政府与行业组织合作,设计能满足家族办公室专门需求的培训课程(例如慈善事业管理、下一代教育及资产传承计划),协助人才从其他私人财富管理业转换至家族办公室工作,以至在大学开办课程,培育未来人才。[39]也有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学者,建议本港尽早开办家族办公室方面的系统性的全面课程,兼顾财富管理和非财富管理两方面,认为此举将成为推动这门业务的关键。[40]

亚洲富豪崛起,家族办公室市场发展潜力巨大,本港应掌握趋势,提升竞争力,吸引家族办公室落户,惟应详细研究提供税务优惠和免除申领牌照等措施对社会整体的潜在利弊,以免影响营商环境。

1 「齐家有道: 以香港为家族办公室枢纽」,香港金融发展局,2020年7月,第6页。
2 “The Family Office Dynamic: Pathway to Successful Family and Wealth Management Part I: Structural Considerations,” Credit Suisse, January 2014, p. 2.
3 同2,第2及4页。.
4 注:规模经济是指随着企业扩大生产规模,产品的平均成本得以降低,企业藉此享有竞争优势。资料来源:「何谓规模经济?」。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service.hket.com/knowledge/2160179/,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18日。
5 同2,第2及4页。
6 Henry Lau,「家族办公室|履行企业与财富传承重任」。取自Capital网站:https://www.capital-hk.com/2020/02/18/家族办公室|履行企业与财富传承重任/,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8日。
7 同2,第7至9页。
8 同2,第9及10页。
9 同2,第3页。
10 James Beech, “Global Family Office Growth Soars, Manage $5.9 Trillion,” Campden FB, http://www.campdenfb.com/article/global-family-office-growth-soars-manages-59-trillion, last modified July 18, 2019.
11「大湾区城市」。取自粤港澳大湾区网站:https://www.bayarea.gov.hk/tc/about/the-cities.html,查询日期2020年7月22日。
12「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财富报告》」。取自胡润百富网站:http://www.hurun.net/CN/Article/Details?num=37EBE4E643FC,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19日。
13 Enoch Yiu, “Hong Kong needs to lift its regulatory game as China’s billionaires eye Singapore for its stability, cost advantag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uly 21, 2020, https://www.scmp.com/business/banking-finance/article/3093894/hong-kong-needs-lift-its-regulatory-game-chinas.
14 同6。
15 「投资推广署的一站式服务」。取自投资推广处网站:https://www.familyoffices.hk/zh-hk/investhk-s-one-stop-services.html,查询日期2020年9月3日。
16 同1。
17 同1,第7页。
18 朱晋辉,「新加坡深耕『家族办公室』 让全球富豪自动飞来」。取自今周刊网站: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392/post/201910020024/新加坡深耕「家族办公室」%20让全球富豪自动飞来,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2日。
19 按2020年7月26日的汇率,即1新加坡元等于5.61港元计算。
20 “Global Investor Programme,” Singapore 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 https://www.edb.gov.sg/en/how-we-help/global-investor-programme.html, last modified June 4, 2020; “Global Investor Programme,” Singapore 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 April 2020, p. 3.
21 “Funds and Family Offices in Singapore: Tax Incentives,” BDO, July 2019, p. 2.
22 「成立家族办公室的常见考虑事项」。取自新加坡银行网站:https://www.bankofsingapore.com/zh-tw/research/checklist-of-things-to-consider-before-setting-up-a-family-office.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4日。
23 同21,第5页。
24 Ryan Lin, “Setting up a Family Office in Singapore,” ZICO Law, https://www.zicolaw.com/resources/alerts/setting-up-a-family-office-in-singapore/, last modified April 1, 2020.
25 “Securities and Futures Act (CAP. 289)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FAQs) on The Licensing and Registration of Fund Management Companies,” 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mas.gov.sg/-/media/MAS/Regulations-and-Financial-Stability/Regulations-Guidance-and-Licensing/Securities-Futures-and-Fund-Management/Regulations-Guidance-and-Licensing/FAQs/SFA--FAQs-on-the-Licensing-and-Registration-of-Fund-Management-Companies---6-Apr-2020.pdf, last modified April 6, 2020, pp. 11-13.
26 “Developing Wealth Management Talent of the Future: What & How?,” 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mas.gov.sg/news/speeches/2019/developing-wealth-management-talent-of-the-future-what-and-how,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0, 2019.
27 David Ramli, Joyce Koh and Yoolim Lee, “Billionaire James Dyson’s Family Office Hiring in Singapore,” Bloomberg, September 25, 2019,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9-25/billionaire-james-dyson-s-family-office-is-hiring-in-singapore; David Ramli, “Hotpot Queen Opens Family Office in Singapore to Manage Wealth,” Bloomberg, March 5, 2020,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3-04/hotpot-queen-opens-family-office-in-singapore-to-manage-wealth.
28 David Ramli, “Family Office Advisers See Interest in Leaving Hong Kong,” Bloomberg, October 10, 2019,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10-10/family-office-advisers-see-rising-interest-in-leaving-hong-kong.
29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并决定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取自国务院港澳事情办公室网站:https://big5.hmo.gov.cn/gate/big5/www.hmo.gov.cn/xwzx/zwyw/202006/t20200630_21969.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6月30日。
30「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只有中文)」。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01/P2020070100377.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1日;「维护香港的稳定繁荣」。取自财政司司长办公室网站:https://www.fso.gov.hk/chi/blog/blog20200719.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19日。
31 「金发局:不影响家族投资者注资香港」。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s://news.now.com/home/finance/player?newsId=397246,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8日。
32 “AmCham Temperature Survey Findings National Security Law,” 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 July 2020, pp. 1, 6 and 14.
33 Narayanan Somasundaram, “Officials fail to quell Hong Kong financiers' security law worries,” Nikkei Asian Review, July 22, 2020, https://asia.nikkei.com/Business/Finance/Officials-fail-to-quell-Hong-Kong-financiers-security-law-worries.
34 同1,第8、12、13及15页。
35「以税务优惠招商 须计算隐藏成本」。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858,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27日。
36“A Tax System to Enhance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Bauhinia Foundation Research Centre, May 2008, p. 31.
37 同1,第16页。
38 「行政人员证书《家族办公室管理与财富传承》」。取自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网站:https://hkuspace.hku.hk/cht/prog/exe-cert-in-family-office-management-and-wealth-inheritance,查询日期2020年7月26日;「创新家族办公室管理与财富传承证书」。取自生产力学院网站:https://www.home.hkpcacademy.org/2020/07/02/10009806-15-certificate-in-innovative-family-office-management-and-wealth-inheritance/,查询日期2020年7月26日。
39 同1,第19及20页。
40 「培训人才促家族办公室落户香港」。取自香港科技大学网站:http://www.bm.ust.hk/files/Content/Faculty%20Opinion/20191104.pdf,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