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20-09-21 | 《星岛日报》

流产父母的支援足够吗?



立法会于7月通过延长产假至14周,同时扩大流产女性可获产假的怀孕周数,使措施除了惠及一众准妈妈,同时亦关顾到一些不幸流产的父母。每个即将为人父母者,都满心期待新生命的诞生,但若果不幸流产,父母既要面对孩子离开的恶耗,还要为其身后事费神,情绪随时崩溃。虽然政府近年已提供相应政策协助流产父母,但社会仍有声音希望加强关顾流产胎父母的需要。

过往,不足24周的流产胎因法律限制,难有安身之所,甚至被当作医疗废物处理。直至去年4月,政府成立首个公立墓园,为不足24周的离世胎儿提供专门安葬,回应了流产胎父母的部分需要。

不足24周死胎可当医疗废物处理

现时,医学界一般以24周作为胎儿能否存活的分界线,理由是不足24周的胎儿存活率较低,故不视之为「生命」。香港同样以24周作为界线,例如《侵害人身罪条例》规定,合法堕胎手术需在24周内进行。[1]

24周的定义与不幸流产的胎儿能否安葬息息相关。在香港,根据《生死登记条例》,医生只可为24周后夭折的孩子,签发「婴儿非活产证明书」(《条例》表格13),也只有获发证明书或死因裁判官命令的流产胎,才可埋葬。[2]而没有证明书的流产胎,在符合有关法例及公共卫生等条件的可行情况下,医管局会让父母领回;未被领回的则会被视作「医疗废物」,与其他人体残肢或组织一起火化,或被送往堆填区。[3]由此可见,在法例之下,不足24周的流产的孩子,父母并不容易为其安葬。

去年首设公立墓园 为流产胎提供安身之所

不过,上述情况近年逐渐改变。在2017年,天主教坟场委员会与政府协商,首次容许信奉天主教的流产父母,将其不足24周的流产胎安葬在天主教坟场。[4]至于没有宗教信仰的父母,由于坊间当时仍没有合法的火化和安葬服务,部分人会选用宠物火化服务代替。[5]亦有流产妈妈不愿意选择宠物火化,胎儿遗体被雪藏在医院近一年仍不知如何处理。[6]

直至去年,政府放宽限制,批准华人永远坟场管理委员会,于荃湾华人永远坟场设立「宁馨园」,共设219个永久遗骸埋置位、一个不设上限的撒灰池,以及250个供刻上离世胎儿名字的牌匾,免费为不足24周的流产胎儿提供安息之地。[7]同年,政府在粉岭和合石灵灰安置所第五期,提供300个位置安葬未满24周的流产胎遗骸,并设有花园及摆放名牌的位置让亲人悼念[8],连同东区哥连臣角、沙田石门和北区沙岭骨灰安置所等即将启用的流产胎安放设施,合共提供约1,300个安放位置。[9]

至于火化服务,食物环境卫生署已于葵涌火葬场附近,设置供流产胎专用的火化设施,同时提供可撒放流产胎骨灰的花园、悼念活动室,以及电子悼念屏幕。[10]

以上措施终让不足24周的流产胎入土为安,免却父母因未能安葬流产孩子而承受二次伤害。然而,即使孩子的身后事办妥,孩子离去对他们的打击却并非就此结束,当中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问题一:怀孕不足24周流产妇 法例保障较少

首先,虽然医学界一般以24周作为胎儿能否存活的分界线,但不少父母相信,从胎儿有心跳开始就是一个生命,希望政府能就24周的界线作出调整。其中「小bb安息关注组」发言人谢美儿曾批评,以24周为标准的「划线过高」,认为至少下推至20周才合理。[11]

另一方面,流产可对孕妇身体做成极大伤害,可能需要颇长时间调养身体,然而,目前香港法例规定,只有怀孕满24周后流产的妇女,才可享有14星期的产假[12],不足24周者,如有适当的医生证明书,可作病假计算。[13]

然而,本港曾有妈妈因流产后大量出血需留院治疗而请病假,却被上司指摘她放假太久,并要求她继续上班,而事主其后因情绪受困和不断出血需再施手术,因此请了一周病假,惟事后却被公司劝她辞职。[14]可见,部分经历流产的女性要请病假休养并非易事。当然,或有部分妇女在流产后身体未有大碍,不一定需要14周时间调养,故为政策提供一定弹性,平衡雇主和雇员的利益,值得思考。

应对方向一:调整24周的划线

事实上,24周的分界线并非必然。现时不少地方亦非以24周作划线。在美国,流产一般定义为怀孕20周之前失去婴儿,20周之后失去的婴儿则被视为死胎[15];南韩则定在22周[16];澳洲法例亦规定必须安葬20周以上婴孩,而20周以下流产胎虽无出生及死亡证明,也可按父母意愿选择安葬与否。[17]可见即使24周是医学共识,在政策层面亦可有不同准则。

在香港,过去曾有立法会议员建议政府透过修改《火葬及纪念花园条例》,把24周以下的「胎儿遗骸」加入「遗骸」定义之中,并在现有的表格13外,提供多一张表格13A,让食环署接受父母领取表格13A火化不足24周胎儿。[18]

在台湾,法律规定怀孕三个月以上流产者,可给予产假四星期;怀孕两个月或以下流产者,则给予产假五至七天。[20]政府或可作参考,为流产者提供具弹性的产假安排,以整顿身心。

问题二:前线医护不理解流产夫妇需要

刚失去孩子的父母十分脆弱,情绪需要特别照顾,这时,前线医护便担当重要角色。然而,有流产妈妈却曾因医护一句无心说话而情绪失控。据传媒报道,一名女士Grace于2018年流产,在流产当日,一名护士不小心称流产胎儿为「公仔」,令刚经历女儿离开不到几个小时的Grace当场崩溃。虽然事后该名护士前来道歉,并解释「公仔」为行内术语,但Grace坦言,虽然理解护士的忙碌和辛劳,但她无法在刚引产后接受他人对女儿生命的不敬。[21]除了女性,流产后男性同样面对伤痛,但社会对男士的支援是否足够[22],同样需要正视。

香港中文大学曾进行研究,探讨医护人员与流产父母对流产后抑郁的看法,发现虽然九成医护人员和六成的夫妇都知道会有流产后抑郁,但医护人员却大大低估流产为父母带来的伤痛。[23]有学者亦指出,流产的孕妇在手术后一般会转送妇科病房,但由于妇科的护士不及产科的护士了解生产,故未必能够明白流产夫妇的感受。[24]可见部分前线医护未能充份理解流产父母的心情和需要。

应对方向二:加强前线医护培训 引入人性化医疗设备

目前医管局在产科为18周以上的离世胎儿父母设立哀伤辅导小组,提供情绪支援和辅导,协助他们走出哀伤阴霾,但有关服务没有涵盖所有流产孕妇,故「小bb安息关注组」曾建议政府把哀伤辅导小组的对象伸延至 18 周以下的妇科。[25]

若要扩大服务范围,必须注意质素能否维持。正如上文所述,不少流产的孕妇在手术后会转送妇科病房,故妇科的前线医护须谨慎处理孕妇情绪。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曾推出「流产哀伤情绪支援」专业培训课程,为上百位医护及辅导人员提供相关培训,以增加前线人员对流产哀伤情绪支援的知识和技巧,包括如何在凖妈妈面前称呼已离世的婴儿、如何协助夫妇处理婴孩的遗体等。[26]在资源许可下,政府可考虑为前线医护加强相关培训。

除了协助前线医护增进知识,有国家亦会利用医疗设备,安抚流产父母的情绪。例如有曾在澳洲经历流产的父母分享,澳洲的医院会安排冻床把胎儿保持低温,让他们相处三天两夜,又让他们抱住胎儿拍照、说话,有道别的机会,并认为香港也可引入冻床,让其他流产父母不用立即跟胎儿分开。[27]

每位期待小生命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够平安出生,若胎儿不幸流产,难免身心受创。社会有需要支持有此经历的双亲,例如提供更全面的心理辅导支援、病人互助小组和补救性的福利服务等,政府亦应适时检讨政策,考虑是否作出调整,以助有需要的父母早日放低伤痛。

1 Krissi Danielsson, “Premature Birth and Survival Statistics,” verywell family, https://www.verywellfamily.com/premature-birth-and-viability-2371529, last modified April 20,2020; 「【01观点】不足24周流产胎有安葬需要 促政府放宽条例、规范市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01观点/168875/01观点-不足24周流产胎有安葬需要-促政府放宽条例-规范市场,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9日。
2 香港法律第174章《生死登记条例》第18条,版本日期:2019年12月12日;伍咏欣,「【依然是妈妈】等一张得不到的死亡证 流产胎儿也是生命」。取自明周网站: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流产-非活产婴儿-哀伤治疗-7128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10日。
3 「【01观点】不足24周流产胎有安葬需要 促政府放宽条例、规范市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01观点/168875/01观点-不足24周流产胎有安葬需要-促政府放宽条例-规范市场,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9日。
4 「【BB变垃圾】流产胎获准葬天主教坟场『天使花园』 父母释怀」。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70623/GMQCBJSTCZN63QDAC7JXQ245VY/,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6月23日。
5 郭美华、黄学润、林熊,「宠物善终公司变流产胎火化场 人畜同炉 团体轰贱视生命」。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80311/MVSDWJQCKEV5BKEARWVACUFGSY/,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3月11日。
6 彭毅诗,「【被困的天使】有进展!政府坟场准葬流产婴 琳琳:盼天使早回家」。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政情/253002/被困的天使-有进展-政府坟场准葬流产婴-琳琳-盼天使早回家,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8日。
7 郑秋玲,「华永会荃湾坟场设『宁馨园』 免费安葬未满24周离世胎儿」。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281754/华永会荃湾坟场设-宁馨园-免费安葬未满24周离世胎儿,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11日。
8 「政府首个安葬流产胎设施明起接受申请」。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343986,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0日。
9 李恩慈,「哥连臣角流产胎安置所料年底启用 将提供400个安放位置」。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497249/哥连臣角流产胎安置所料年底启用-将提供400个安放位置,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13日。
10 杜洁心,「陈肇始指未来将在哥连臣角、石门及沙岭提供安放流产胎设施」。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93817/陈肇始指未来将在哥连臣角-石门及沙岭提供安放流产胎设施,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3日。
11 「未满24周流产胎明起可免费葬粉岭永爱园 局长话300个位『用到一段时间』」。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90410/AWLAE6FNV2WUB4EIIOTZJ36EMQ/,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0日。
12 「立会通过产假增至14周」。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港闻/article/20200710/s00002/1594319523336/立会通过产假增至14周,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10日。
13 「劳工法例」。取自劳工处网站:https://www.labour.gov.hk/tc/faq/cap57h_whole.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7日。
14 「流产请病假被迫辞职 前副总裁控银行歧视」。取自明报加东网网站: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90315/hk-gha1_r.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5日。
15 “What is Stillbirth?,”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ttps://www.cdc.gov/ncbddd/stillbirth/facts.html, last modified June 15, 2020.
16 杨虔豪,「南韩『堕胎罪』违宪(上):迟到66年的除罪释宪」。取自转角国际网站: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752431,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2日。
17 李慧筠,「【天使的父亲3】 还生命一份尊严:让父母合法安葬流产胎遗骸」。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199413/天使的父亲3-还生命一份尊严-让父母合法安葬流产胎遗骸,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8日。
18 同17。
19 吕嘉鸿,「香港首个公营流产胎墓园背后:伤心妈妈的艰难疗伤路」。取自BBC中文网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819719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5月13日。
20 同19。
21 李慧筠,「【天使的父亲2】流产胎儿爸爸情绪零支援 哀伤辅导哪里找?」。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199411/天使的父亲2-流产胎儿爸爸情绪零支援-哀伤辅导哪里找,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27日。
22 伍咏欣,「【依然是妈妈】医疗制度见病不见人:流产后抑郁,如何学会与哀伤共存」。取自明周网站: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流产-哀伤治疗-情绪健康-62861,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30日。
23 同22。
24 小bb 安息关注组,「尊重生命 为非活产胎儿多做一些」。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尊重生命-为非活产胎儿多做一些/,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5日。
25 同19。
26 李慧筠,「【流产父母自白】澳洲医院教会我们 如何尊严告别未能出生的孩子」。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199412/流产父母自白-澳洲医院教会我们-如何尊严告别未能出生的孩子,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