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10-05 | 《星岛日报》

当学债遇上经济倒退 还款与入息挂钩助渡难关



本港经济受新冠病毒疫情重击,失业率一度创15年新高[1],不少应届毕业生一毕业即失业,难以偿还学债。近年美国有大学和教育机构向学生提供收入分成协议(Income Share Agreement,下称分成协议),让学生毕业后待薪水达到预定水平,才需要以其薪金某个百分比缴付学费。面对经济不景气,分成协议会是减轻学生债务压力的好方法吗?

为了报读专上课程,本港每年至少有六万多名资助及自资专上课程的学生,向政府学生资助处申请贷款。[2]他们一般可以透过三类「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获得贷款,或透过两类需进行家庭入息及资产审查的「学生资助计划」,获得助学金和贷款,当中的助学金无需还款。[3]至于贷款部分,学生需要在毕业或课程完结后,开始偿还本金及利息,在15年间均分180期全数清还。[4]

毕业即失业 学债负担重

惟去年至今,香港经济接连受到反修例事件和疫情冲击,不少企业暂停招聘,甚至裁员,令这两年的毕业生求职时屡屡碰壁。根据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数据,2019年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达2.8%,创十年新高。[5]今年劳工市场急速恶化,全港失业率升至15年新高[6],今年大学生的求职情况恐怕会更为恶劣。有大学毕业生由去年10月至今年4月,寄出近70封求职信,获邀请面试约30次,惟通通落空。[7]

政府预计下半年经济环境困难和不明朗[8],毕业生一职难求的状况势将持续,部分人或因而无力偿还学债。学生资助处数据显示,2019/20学年至今年1月底,共收到643宗以经济困难为由而提出的学债延期还款申请,按年同期上升约14%,拖欠还款个案累积达到10,752宗,涉及金额逾1.5亿港元。[9]

不只香港,美国大学毕业生今年同样遇上「毕业即失业」,同时背负学债的境况。[10]其实学债危机早在当地升温,估计到2022年未偿还的教育债务将达至二万亿美元(约15.5亿港元[11])。在这背景下,近年美国多间大学提供有别传统的征收学费方法——收入分成协议。

美国新兴做法:按毕业后收入百分比还学费

那些大学一般透过自行或与第三方机构成立基金,来向学生提供学费资金。与传统学生贷款不一样,采用分成协议的毕业生,并非于毕业后每月偿还固定金额,而是待薪金达到某个水平,才于一段时期内支付其薪金的特定比例。[12]分成比例和年期通常由大学按学科来决定,历史、英语或社会服务等毕业生起薪点较低的学科,分成比率会较高和年期较长,例如十年内的5至7%;而STEM(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毕业生起薪点一般较高,相对分成比率较低和年期较短,例如八年内的3%。[13]

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于2016年成为第一所提供分成协议的美国主流大学,截至去年11月,已跟150多个学科的760名学生,达成1,200多个分成协议,涉及合共1,390万美元学费资助。[14]普渡大学形容,分成协议并非助学金、传统贷款或其他债务工具,而是一个让学生无需担心利息即可负担教育的创新方法。[15]普渡大学做法,后来被其他当地大学借镜,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犹他大学等学府,现时均已采用分成协议。[16]

收入达门槛才需偿还

分成协议的好处,在经济不景下更能体现。首先,它的还款安排灵活,毕业生只需偿还其收入的一定百分比,若他们未能觅得工作,又或薪金未达门槛,可暂时无需缴款,减轻财务压力。[17]另外,经济变差时有不少人希望进修,却苦无资本,分成协议则让他们无需即时付款,也有接受教育的机会。[18]

另有意见认为,分成协议将无法缴付的学费交由学校承担,是将学费成本由学生转移至学校身上,可让学校有「切肤之痛」,因而更有动力和责任,帮助学生在职涯取得「成功」。[19]

虽然分成协议已获美国多间大学采纳,美国教育部首席副秘书长去年中更透露,有意利用联邦资金制订分成协议试验计划。[20]惟此征收学费的新方法,同时也在当地引起不少争议和忧虑。

争议一:是不是贷款?

首先,虽然提供分成协议的教育机构往往标榜「它不是贷款」,惟美国教育界对此说法是否真确,众说纷纭。[21]不认同者指,分成协议提供者声称不收取利息,但「魔鬼在细节」,毕业生实际支付的总金额,可能多于得到的借款或资助金额,甚至比美国联邦政府学生贷款的还款额还要多,因而认为分成协议的本质与借贷无异。[22]

在分成协议的条款中,有订明学校可以收取多于学费资助金额数倍的款项,例如2019至20学年,普渡大学的分成协议设定的毕业生支付上限,为其最初资助金额的2.31倍。[23]用该大学的比较计算机计算,一名明年5月毕业的历史系学生,估计年薪起薪中位数为3.17万美元,逐年增加至毕业第十年时达5.1万美元,若其在学时获分成协议资助一万美元,按分成比例3.85%及年期112个月,该毕业生一共需支付1.52万美元;但借联邦学生贷款(利率5.3%及120个月)只需还款1.43万美元。[24]

有消费者权益组织担心,分成协议伪装「不是贷款」,令它可以绕过现行一些保护消费者的贷款法规。有智库研究员还发现,在不同分成协议中,隐藏了一些魔鬼条款,例如强制仲裁、禁止集体诉讼和迫令学生使用特定银行,有些协议可收取的总回报上限,换算成利率时比许多州政府规定的最高利率为高。[25]

争议二:强调赚钱至上 造成歧视?

另一项关注者提出的争议,是某些分成协议为毕业后有较高收入的专业学科的学生,提供更好的协议条款,有歧视之嫌。例如犹他大学的分成协议计划,同样是取得一万美元学费资助,首三位由女性占多数的学科,包括基础教育、特殊教育和护理,比起首三位由男性占多的学科,电子工程、机械工程和计算机科学,毕业后按收入支付学费时,最终前者比后者要多付1,000美元。[26]而有色人种比起白人,亦较多修读将来从事偏低薪水工作的学科,均有可能出现相同的情况。[27]

当地有财务专家分析,分成协议并非完全不可取,但前提是收入分成比率愈低和年期愈短,分成协议就愈对学生有利。[28]由于学校会向修读STEM等较高薪学科的学生提供条款较好的分成协议,由此推断,选择分成协议对这些科目的学生来说,一般较传统学生贷款有利。

外界更质疑,分成协议为每个学科打上一个银码,过度重视学生未来收入,可能影响学生选科,宁选择将来赚钱潜力较高的学科,而非社会价值较经济价值高的专业,长远更威胁一些本来已经少人报读的学科的收生情况,令弱势学科更缺乏资源发展。[29]

争议三:或造成学校财政危机

虽然分成协议对学生较有保障,但对学校来说,这就有如风险投资基金投资初创般,需要承担大部分下行风险。[30]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学校更会为学生提供额外保障,只要学生曾在分成协议生效期间偿还学费,到期后即使尚未付清,亦可无需再还款,而该部分债务将改由学校或第三方投资者成立的基金承担。[31]此举无疑令基金承担更大风险。万一社会经济长期不振,出现大批没有超过还款门槛的毕业生,采用分成协议的学府,便可能陷入财政危机;而试验分成协议的政府,则有机会累积坏帐。

 

 

无论如何,学生在选择传统学生贷款或分成协议前,必需仔细了解条款,计算出两种计划的总还款金额作比较。为了保障学生,数名美国参议员去年联合提出规管分成协议的法案,建议建立规管的法律框架和厘清税务待遇、定义合资格的分成协议,以及将分成协议的收入门槛订于一人贫穷线收入水平的200%等。[32]

港生学债缠身 或阻人生规划

回到香港,因应今年的特殊情况,立法会已批准为所有学生贷款还款人,提供为期两年的免息延迟偿还贷款安排[33],而学生资助办事处原先亦已为还款困难的学生,提供最长两年的免息延期还款。[34]

但早在今年以前,学债压力已压得部分年轻人喘不过气来。有去年毕业的大学生向传媒表示,父母为支付其补习费,已欠下数十万元信用卡数,而他为支付大学学费,又向政府贷款23万元,在学时亦不敢申请成为交换生。毕业后月入1.4万元,这位大学生应付个人开销和供养父母后,薪金全用作偿还家庭及个人债务,再难为人生作详细规划,无法像同龄人般储蓄进修,更遑论置业。[35]

假设一名在2016/17学年入学,就读本港四年全日制自资学士学位课程的学生,申请「专上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36]参考2016/17、2017/18、2018/19和2019/20学年相关计划下,学生获发放平均贷款额分别为60,424元、54,567元、55,841元及56,557元,该学生合共借款22.7万元。[37]按2019/20年贷款年利率为1.106%[38],标准还款期为15年,通过学资处电子通的「财务试算机」计算后,该贷款人每月须还款1,406.9元,至2035年合共还款25.3万元。再参考自资专上教育资讯平台,公布最新2018年自资学士毕业生平均年薪约19.4万元,即每月平均1.62万港元[39],该名贷款人的每月还款额占其月薪约8.7%。

可行方案:以全港入息中位数为还款门槛 寛限期后必须还款

根据上述估算,一般毕业生的还款额应该低于月薪一成,负担不重,但过去两年经济转坏,毕业生的数入或大不如前,部分人更可能一直待业,更容易感到学债造成的经济压力。就此,智经过往曾建议全新的学债还款方式,既具备分成协议的优点,同时可避免分成协议的问题。具体做法是将毕业生开始偿还贷款的时间与其收入挂钩,容许贷款人选择延迟开始还款的时间,直至收入达至某一水平才开始还款。

与美国分成协议有异的是,有关的收入水平建议非按个别学科订立,而是参考全港个人每月入息中位数统一厘订。[40]这种做法有助消除对学科「赚钱能力」的标签,对不同学科的学生一视同仁,以同等条款借出学债。

另外,智经建议将贷款人获批准延迟开始还款的宽限期,设立一个上限。宽限期后,即使收入未达有关水平,贷款人亦须承担责任开始还款,而非像分成协议般改由协议提供者(在香港即政府)承担。[41]这不仅能避免制度被坏帐拖垮,也可使毕业生明白还款的责任。

年轻人在规划人生时,可能受到学债压力左右决定,而当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沉重经济打击,部分大学毕业生求职无门,更遑论偿还学债。将偿还贷款的时间与毕业生收入挂钩的学费偿还方法,有助他们渡过难关。即使日后经济好转,此做法长远仍然有助减轻初入职场或失业青年的经济压力,亦能助他们预留一笔资金,供将来进修或开展其他人生规划之用,从而增强青年整体竞争力。[42]这不仅有利青年向上流动,也能促进社会繁荣稳定。

1 「失业率6.2% 创15年新高」。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s://www.news.gov.hk/chi/2020/07/20200720/20200720_163207_43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20日。
2 「全日制大专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ft/overview.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4日;「专上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ps/overview.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4日;「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统计数字」。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ps/further/statistics.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27日;「资助专上课程学生资助计划统计数字」。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tsfs/further/statistics.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9月4日;「专上学生资助计划统计数字」。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fasp/further/statistics.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9月3日。
3 「全日制大专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ft/overview.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2月4日;「资助专上课程学生资助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tsfs/overview.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17日;「专上学生资助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fasp/overview.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日。
4 「开始还款」。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ps/loanrepayment/activation.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7日。
5 「【独家】八大毕业生搵工难 失业比率十年新高」。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hk/1846726/即时-港闻-独家-八大毕业生搵工难-失业比率十年新高,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15日。
6 「二零二零年第二季经济情况及二零二零年本地生产总值和物价最新预测」。取自香港经济近况网站:https://www.hkeconomy.gov.hk/tc/pdf/20q2_prc.pdf,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14日。
7 「【毕业变失业】大学毕业生前路茫茫 社科生寄70信无回音」。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631643/,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30日。
8 「二零二零年第二季经济情况及二零二零年本地生产总值和物价最新预测」。取自香港经济近况网站:https://www.hkeconomy.gov.hk/tc/pdf/20q2_prc.pdf,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14日。
9 「毕业生以财困为由延迟还款 学资处接643宗申请升14%」。取自东网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424/bkn-20200424053039486-0424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4日。
10 「美国不幸的2020毕业生 投入史上最黯淡就业市场」。取自联合新闻网网站:https://udn.com/news/story/6813/4586784,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24日。
11 按2020年9月2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5港元计算。
12 “Back a Boiler™ Program Overview,” Purdue University, https://purdue.edu/backaboiler/overview/index.html, accessed September 2, 2020; “Income Share Agreement (ISA),” UC San Diego, https://extension.ucsd.edu/student-resources/financial-resources/ISA, accessed September 2, 2020.
13 Robert Farrington, “Be Careful With Income Sharing Agreements (ISAs) To Pay For College,”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robertfarrington/2019/04/12/income-sharing-agreements-to-pay-for-college/#6eaaa32d52e0, last modified April 12, 2019.
14 “Back a Boiler program tops 1,000th contract for student funding,” Purdue University, https://www.purdue.edu/newsroom/releases/2019/Q4/back-a-boiler-program-tops-1,000th-contract-for-student-funding.html,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2, 2019.
15 “Back a Boiler™ Program Overview,” Purdue University, https://purdue.edu/backaboiler/overview/index.html, accessed September 2, 2020.
16 Annie Nova, “Income sharing agreements could mean interest rates for students above 18%,” CNBC, August 25, 2019, https://www.cnbc.com/2019/08/25/income-sharing-agreements-could-cost-students-more-than-loans.html.
17 Ladislas de Guerre and Colin Godbarge, “How income-sharing agreements can improve access to education,” World Economic Forum,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0/07/how-income-sharing-agreements-can-improve-access-to-education/, last modified July 1, 2020.
18 Preston Cooper, “California Greenlights Income-Share Agreements, But With A Caveat That Will Hurt Students,”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prestoncooper2/2020/08/21/california-greenlights-income-share-agreements-but-with-a-caveat-that-will-hurt-students/#186f0ab97002, last modified August 21, 2020.
19 Sydney Johnson, “So You Want to Offer an Income-Share Agreement? Here’s How 5 Colleges Are Doing It,” EdSurge,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9-02-15-so-you-want-to-offer-an-income-share-agreement-here-s-how-5-colleges-are-doing-it,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5, 2019.
20 Andrew Kreighbaum, “Education Department May Offer Income-Share Plans,” Inside Higher Ed,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quicktakes/2019/04/12/education-department-may-offer-income-share-plans, last modified April 12, 2019.
21 Hunter B. Martin, “Event Weighs the Pros and Cons of Income-Share Agreements,”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udent Financial Aid Administrations, https://www.nasfaa.org/news-item/19558/Event_Weighs_the_Pros_and_Cons_of_Income-Share_Agreement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5, 2019.
22 同13。
23 “Record number of Purdue students participate in income share agreement program,” Purdue University, https://www.purdue.edu/newsroom/releases/2019/Q3/record-number-of-purdue-students-participate-in-income-share-agreement-program.html,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30, 2019.
24 “Comparison Tool,” Purdue University, https://purdue.edu/backaboiler/comparison/index.html, accessed September 3, 2020.
25 同16。
26 同16。
27 Clare McCann and Sophie Nguyen, “Income Share Agreements Aren’t a Solution to Student Debt,” New America, https://www.newamerica.org/education-policy/edcentral/income-share-agreements-arent-solution-student-debt/, last modified October 5, 2017.
28 同13。
29 Rebecca Koenig, “Income Share Agreements Can Help You Pick the Best Majors for Jobs,” U.S. News, https://money.usnews.com/careers/salaries-and-benefits/articles/income-share-agreements-can-help-you-pick-the-best-majors-for-jobs, last modified May 9, 2019.
30 Mark P. Keightley, ” An Economic Perspective of Income Share Agreement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https://fas.org/sgp/crs/misc/IF11269.pdf, last modified July 15, 2019.
31 “Back a Boiler™ Program Overview,” Purdue University, https://purdue.edu/backaboiler/overview/index.html, accessed September 22, 2020; Sydney Johnson, “So You Want to Offer an Income-Share Agreement? Here’s How 5 Colleges Are Doing It,” EdSurge,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9-02-15-so-you-want-to-offer-an-income-share-agreement-here-s-how-5-colleges-are-doing-it, last modified February 15, 2019.
32 “S.2114 - ISA Student Protection Act of 2019,” Congress.gov,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senate-bill/2114/text#toc-H29CFED6A4FFD40CAB82CAD4A7AA972E7, accessed September 3, 2020.
33 同4。
34 「延期还款」。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ps/loanrepayment/difficulties/deferment.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7日。
35 吴东伟,「【免学费.一】学债压力沉重 政府需还年轻人财务自由」。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周报/373107/免学费-一-学债压力沉重-政府需还年轻人财务自由,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21日。
36 「申请资格」。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ps/general/eligibility.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4日。
37 「审核二零一九至二零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about-edb/press/legco/replies-to-fc/19-20-edb-c.pdf,查询日期2020年9月4日,第828页,答复编号EDB214;「统计数字—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tc/postsecondary/nlsps/further/statistics.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27日。
38 「全日制大专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专上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扩展的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行政费」。取自学生资助处网站:https://www.wfsfaa.gov.hk/sfo/pdf/common/Form/nls/NLS_interest_and_Admin_fee_chi.pdf,查询日期2020年9月4日。
39 「自资学士与副学位毕业生 月薪仅差千元」。取自Job Market网站:https://www.jobmarket.com.hk/Bastille/自资学士与副学位毕业生%20月薪仅差千元,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15日。
40 《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2014年11月,智经研究中心,第84页。
41 同40。
42 同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