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20-10-14 | 《经济日报》

感官遗产新概念 保育「鸟语花香」



一般人谈及生态保育,可能会着眼于看得见的景象,而较少谈及鸟语花香等大自然的声音、气味。法国去年有法律提案提出感官遗产(sensory heritage)概念,强调要把动物发出的声音和气味纳入保育范围,借此鼓励大众尊重乡郊的一切事物。这项主张看似寻常,却为保育工作带来不少启示,不管感官遗产最终有否法定地位,也值得讨论。

现有生态保育以维持生物多样性为主

生态保育是指以生态学的观点,对自然环境的生物进行保护和复育,包括针对各种生物与其栖息地的保存与维护,孕育、繁殖濒危生物,以及恢复和改良退化生态系统等,目标是维系人类与生物圈的互相关系。[1]

现时国际间应用的生态保育措施,大多与保护和维持生物多样性有关。例如南澳洲的生态保育政策,透过多项管理方案,保护和恢复保护区内外的生态系统,包括清除狐狸和猫等外来的天敌,以及重新引进受威胁物种,通过植被计划恢复生态环境等。[2]

而在香港,政府亦正以多项措施保育自然及维护生物多样性,例如将具重要生态价值的地点划为保护区,原址保育野生生物,包括指定的四个海岸公园和一个海岸保护区,以保护和管理具重要生态价值的珊瑚群落、海草和海藻床、岩岸和其他海岸与海洋生境;同时与私有土地业权人和持份者合作,保护具价值的生态系统,免受不协调的发展项目影响。[3]

法国议员提倡感官遗产 保育动物声音和气味

目前,以物种的多样性、绿化带面积的大小等量化方式来判断生态保育的成效,是较为普遍的做法。然而,大自然中需要保护的元素不只看得到的景象,声音和气味亦是自然环境的一部分,保育工作不容忽视。

近年,法国城市人的足迹扩展至农村社区,他们对乡村生活的景象、声音和气味的抱怨,也愈来愈多。[4]去年,有到法国南部乡郊度假的旅客,投诉邻居的公鸡在早上啼叫造成噪音,令他们的假期充满压力,并为此告上法庭。案件最终由公鸡的主人胜诉,法官指出,公鸡有权在它的农村栖息地啼叫。[5]

事件看似笑话一则,却引发了法国民众热议,有人认为事件证明法国的农村价值正受到威胁。[6]事件亦促使法国国民议会议员Morel-à-L’Huissier在去年9月提出法律提案,希望透过法律明确保护大自然的声音和气味,并将其视为乡村生活的组成部分。有关提案被称为「保护法国乡村的感官遗产」,冀借此为乡郊的市长提供法律支持,同时提醒到乡村参观或住宿的人必须尊重当地的生活方式。[7]

减噪音 录蝉鸣 保育自然的声音

上述出现在法国的争议,只是地球村的缩影。事实上,人类活动加上城市化发展,正威胁全球各地的自然生态。正如上文所述,目前世界各地正努力透过维持生物多样性等方法维护生态健康,但主要仍集中在「视觉效果」,透过听觉、嗅觉等感受的生态环境,却较少人关注。而感官遗产的概念正好提醒大众,除了视觉保育,声音及嗅觉保育同样十分重要。

声音保育是生态保育的其中一环。[8]野生动物需要依靠大自然的声音来逃离捕猎者、寻找食物及交配,过多的噪音或会影响它们的原有生活模式,更有机会改变地区性生态及物种组合,对环境造成伤害。[9]亦有研究指出,大自然的声音能改善人类情绪,并有助提升记忆力。

然而,大自然的声音正受各种人类活动威胁。美国有研究团队就全美自然保护区共492个地点进行逾100万小时的录音,分析后发现,63%保护区因人类噪音污染,其背景声音翻了一倍,其中21%保护区更因人为噪音令背景嘈吵十倍或以上,噪音主要来自飞机、公路汽车、采矿以至住宅活动。[10]

因此,要保护大自然的声音,减少噪音是一个重要方向,让大自然的声音不被掩盖。现时,美国部分保护区已采取措施,减低噪音产生,例如黄石公园规定减少雪地电单车和机动船的噪音;大峡谷和德纳利国家公园则限制飞机在上空飞行,并增加电动汽车的使用率。[11]

录下自然的声音以教育公众,是声音保育的另一工作方向。本港有声音工程师开展名为「AK IN KK - Nature Field Recording HK」的计划,在香港的远足径持续及长期为本地自然环境录音,并建立一个自然环境的声音存库让人欣赏。[12]另外,香港浸会大学连同香港观鸟会,以近五年时间,收集逾六万项本地生态数据,包括雀鸟叫声、分布、物种数量等,整合成全港首创的自然生态声音互动地图「香港自然踪迹」网站,鼓励大众以听觉接触大自然,同时推广本地环境保育。[13]

而法国的公鸡案件亦提出了另一种保育方向——维护动物自然发出声音的权利。案件中提告的旅客以自身利益为由,要求公鸡噤声,明显剥削公鸡啼叫的权利,若保护感官遗产的法例顺利通过,势将当地的声音保育推向另一层次。

 

 

设立专区 以科技留香 保育人类嗅觉遗产

置身大自然,除了眼见、耳听,还可透过嗅觉认识生态环境。花朵和水果的香气,以至动物排泄物的臭味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但这种嗅觉的保育同样容易被人忽略。

嗅觉一直被认为是最不重要的人类感官[14],但对于动植物而言,在自然环境中的气味可帮助它们寻找食物、抵御其他物种的袭击等[15],故保育大自然的气味,其实亦等于协助动植物生存。

虽然大众对嗅觉保育关注不多,但亦有国家认同气味的重要性。日本环境部早于2001年归纳出全国100个最好闻的景点,涵盖自然和文化地区,气味的来源包括含硫磺的温泉、熏衣草和紫藤花的香味等,当局冀能借此让大众重新发现当地香气浓郁的地区,并提高保护意识。[16]

另外,伦敦大学学院可持续遗产研究所研究员Cecilia Bembibre,提出三种提取文化遗产气味的方式,包括让引起气味的化学分子依附在人造纤维,再在实验室分离及分析,从而得出组成该气味的「配方」;或从气体样本中直接进行分离及鉴定;亦可直接询问香水设计师等气味专家,让他们描述该气味。目前已成功重现1750年杂烩餐厅食谱和圣保罗大教堂旧书的气味。[17]上述的方式虽然只针对文化遗产的保育,却也能为大自然的气味保育工作带来启示。

声音和气味可以补偿吗?

感官遗产的概念有其美好愿景,也为全面地实践生态保育提供参考,但要在公共政策落实,其实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例如生态补偿的计算方式。

目前,根据生态补偿原则,基于经济活动所造成的自然资源被大量消耗及污染,应该由受益一方为所造成的环境损失负责。具体做法通常会由政府或市场,根据生态价值、生态保护成本、发展机会成本等,向利益受损群体及生态系统作出补偿,例如复育、改善、创造或保育栖地,恢复原有的生态功能与价值。[18]例如机场管理局为补偿因兴建机场第三条跑道,而导致中华白海豚栖息地的损失,建议在北大屿山水域设立海岸公园。[19]

不过,生态补偿的做法,一般是一个地方受损,便在另一地方建构相似的环境作补偿这种方法处理,然而,声音和气味(包括动物排泄物的气味)如何量化,其损失能否重新建构、如何补偿,皆有待深思。

从教育入手 推广生态保育概念

爱护大自然是每一个人的责任,但从法国的案例可见,部分城市人因为不适应乡郊生活而产生矛盾。在香港,近年夜间生态游亦十分流行,但不少旅行团并非由专业人士带领,容易忽略观察昆虫和小动物的应有方式,例如小昆虫普遍敏感脆弱,故不能以白光照射,而嘈杂的声音亦会影响小动物在繁殖期交配。[20]

要向社会推广保育知识,教育是其中一个方法。本港目前有多个团体从事相关工作,例如海洋公园的「香港海洋公园学院」,便为中学生提供课程,透过多项活动,教授学生观察动植物的多样性、食物链的概念、大自然的平衡等内容。[21]

环保团体绿色力量去年亦举行的蝴蝶博览,则让市民透过视觉、触觉和嗅觉等不同感官认识蝴蝶世界,包括利用显微镜观察蝴蝶的身体特征,了解翅膀鳞片结构,以及透过认识主要蝴蝶植物的气味,从中探讨城市发展、栖息地、蜜源和寄主植物减少,对蝴蝶生存造成的挑战等。[22]

现时新冠肺炎肆虐,不少市民都渴望到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大家在欣赏自然景致的同时,亦不妨多聆听四周声音,轻嗅当中气息,细味大自然的神奇。

1 「生态保育」。取自通识网网站:https://www.liberalstudies.hk/daily_concepts/index.php?word=24,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12月6日。
2 “Ecosystem conservation,” 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and Water, https://www.environment.sa.gov.au/managing-natural-resources/Ecosystem_conservation,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3 「香港生物多样性策略及行动计划2016-2021」,环境局,2016年12月,第10页。
4 Sam Harrison, “The Sights, Sounds, and Smells of Rural France May Soon Be Protected by Law,” Atlas Obscura, https://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french-sensory-heritage, last modified July 28, 2020.
5 Adam Nossiter, “Rooster ‘Was Just Being Himself’: Court Rules He Can Keep Crowing,” The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5, 2019, https://www.nytimes.com/2019/09/05/world/europe/france-maurice-rooster.html.
6 同5。
7 同4。
8 「感受朴实的山林 倾听郊野的声音」。取自TrailWatch网站:https://www.trailwatch.hk/blog/63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17日。
9 Damian Carrington, “Noise pollution is drowning out nature even in protected areas – study,” The Guardian, May 4,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may/04/noise-pollution-is-drowning-out-nature-even-in-protected-areas-study; “Noise created by humans is pervasive in US protected areas,” PHYS.ORG, https://phys.org/news/2017-05-noise-humans-pervasive-areas.html, last modified May 4, 2017.
10 “Noise created by humans is pervasive in US protected areas,” PHYS.ORG, https://phys.org/news/2017-05-noise-humans-pervasive-areas.html, last modified May 4, 2017.
11 David Despain, “Th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Noise,” Outside, https://www.outsideonline.com/1930496/unintended-consequences-noise,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4, 2015.
12 「感受朴实的山林 倾听郊野的声音」。取自TrailWatch网站:https://www.trailwatch.hk/blog/63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17日;「关于AK IN KK」。取自AK IN KK网站:https://akinkk.com/zh-hant/zh-hant/關於ak-in-kk/,查询日期2020年8月13日。
13 「观鸟会互动地图网 听叫声认识雀鸟 收集6万项生态数据」。取自晴报网站: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49232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7日;「香港自然踪迹」。取自香港自然踪迹网站:https://digital.lib.hkbu.edu.hk/hkwildtracks/index.php?lang=CH,查询日期2020年8月13日。
14 Asifa Majid, Nicole Kruspe, “Hunter-Gatherer Olfaction Is Special,” Current Biology 28 (2018), pp. 409-413.
15 「动物感知世界的四种奇异方法」。取自国家地理网站:https://www.natgeomedia.com/science/article/content-215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1月25日;萧晓华,「【珍古德给人类的一堂课】智慧 不止一种」。取自明周网站: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珍古德-jane-goodall-珍古徳协会香港-8964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2月5日。
16 “Ministry compiles list of nation's 100 best-smelling spots,” The Japan Times, October 31, 2001,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01/10/31/national/ministry-compiles-list-of-nations-100-best-smelling-spots/#.XzTjpPkzbIV.
17 Miguel Trancozo Trevino, “The people trying to save scents from extinction,” BBC, January 13, 2020,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200108-why-preserving-certain-scents-is-important.
18 「生态补偿 eco-compensation」。取自信报通识网站:https://iknow.hkej.com/php/article.detail.php?aid=31870,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12月6日。
19 麦马高,「机三跑毁生态建海岸公园『补偿』 死撑海豚会返嚟」。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3147,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6日。
20 〈生态团泛滥噪音电筒吓走昆虫〉,《大公报》,2017年8月20日,A13页。
21 「相关学习概念」。取自香港海洋公园网站:http://media.oceanpark.com.hk/files/s3fs-public/SEC_Relevant_Knowledge_and_Concept.pdf,查询日期2020年9月16日;「教育活动」。取自香港海洋公园网站:https://www.oceanpark.com.hk/tc/education-conservation/education/programmes/students,查询日期2020年9月16日。
22 「绿色先锋:感观蝶变 推广蝴蝶保育理念」。取自东网网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807/bkn-20190807040037078-0807_00822_00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