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4-02-19 | 《经济日报》

客似云来 不亦乐乎?



周日针对内地游客的「驱蝗」示威,令中港矛盾再响警号。事后多名政府官员严词批评部分示威者的行径,更有矛盾由外转内,延伸至官民对立的迹象。要缓和这种紧张状态,香港人对入境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是否已经不胜负苛,值得注意。

香港近年广受旅客欢迎,访港人数屡创新高,已连续三年成为全球最多旅客到访的城市。[1]这既属美事,也是烦恼源头。自「个人游」及「一签多行」实施,内地来港旅客日增,为本地经济注入动力,入境旅游的增加价值,由2007年占本地生产总值的2.6%,增加至2011年的3.8%。[2]但与此同时,伴随而至的社会矛盾也日益尖锐。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早前公布《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评估报告》(下称「评估报告」),预测2017年访港旅客将超过7,000万人次,2023年更会超过一亿。[3]政府认为要评估香港接待旅客的能力,以决定是否扩大《一年多次个人游签注》(下称「一签多行」)至非深圳户籍居民。[4]评估报告是理解、消弭上述矛盾的第一步,但发表后被指有欠周全,无视接待旅客的真正代价。

访港旅客众多,活动五花八门,要评估当中代价,工作殊不简单。幸而国际上关于旅游承载力(Tourism Carrying Capacity)的研究早如汗牛充栋,从中参考,或可得到启示。总括而言,评估旅游承载力时,我们不但要考虑旅客设施和基础建设的容量是否足够,生态、自然资源等环境因素、包括本地人感受在内的社会面向,以至产业会否单一化、物价是否上升等经济关注,皆是需要评估的范畴。过去亦有研究指出,旅游「超载」,可能会影响一个地方对旅客的吸引力,推动旅游业不成,反而打击旅客到访意欲。[5] 引伸到香港的旅游业发展,这些潜在问题必须正视。

个人游十年 一签多行渐成主流

香港人对旅游承载力日益关注,可说是源于「个人游」政策。该政策始自2003年,在《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框架下,内地旅客获放宽来港,渐成访港旅客的主力军。截至2013年头半年,经「个人游」计划访港的内地旅客累积超过1.1亿人次,占所有访港旅客的比率,亦由2004年的19.5%,升至49.8%,增幅超过30个百分点。[6]

于2009年落实的「一签多行」,让深圳居民可申请一年内多次出入香港的签注,为本地旅游业带来更大动力。「一签多行」占「个人游」旅客的比率此后不断上升,由2009年「一签多行」实施的头八个月的18.8%,升至2013年上半年的44.1%。[7]若升势持续,「一签多行」相信很快就会成为「个人游」的主流。

旅客消费平民化

因应「个人游」及「一签多行」大增,政府的评估报告循多个方向计算香港的承载力,并列举内地旅客带来的经济效益及社会民生问题。在接待能力方面,评估报告以口岸处理能力、旅游设施容量、酒店接待能力以及公共交通负荷为分析重点,结论是各口岸及旅游设施均有能力处理大量旅客,唯酒店和公共交通需要提高承载力。至于旅客对社会民生的影响,评估报告强调警方有相应措施打击旅客违法行为,又认为水货问题与承载力无关。

然而,接待能力不等同承载能力,社会民生亦不只违法行为与水货问题的面向。坊间对评估报告不以为然,原因之一,是内地旅客的访港性质与外地游客迥异,行程除了观光,更重要是购物,所买货品更从奢侈品逐渐伸延至日常用品。近年「一签多行」访客比例增加,消费平民化更是明显,「一签多行」 过夜旅客的人均境内消费为4,799元,金额只及整体内地旅客的56%,亦较其他地区旅客低26.4%。至于不过夜旅客,「一签多行」的人均境内消费为2,057元,也较整体内地旅客少20.2%。[8]

从边境到新界北 买起香港

消费模式平民化,令旅客到访范围扩展至非旅游区,直接影响市民日常生活。与深圳较近的北区,现已成为内地旅客的购物点。屯门市中心的商铺中,有近三分之一与铜锣湾时代广场重迭。[9]大量旅客出没,未必是观光,而是与当区居民一起购买日常用品。北区区议会委托顾问进行的研究显示,旅客及水货客在北区商铺主要购买服饰(29.7%)、美容产品(13.5%)、药品及食物(10.8%)等日用品。[10]

因制度与物价差异而产生的边境贸易,并不罕见,八十年代中俄边境贸易及本港沙头角边境禁区亦曾兴旺一时。当年中英街商铺林立,应付着来自深圳庞大需求,经济活动盛极一时。

人心超载

2003年自由行开放后,某程度上就是将当年的沙头角扩展至新界北部,以至整个香港。活动本质类同,影响却不可同日而语。大量旅客与市民一同进行日常消费,间接推高物价,甚至造成货品短缺。对比40款日用品在八个地区的售价,屯门区有11款日用品的售价位列各区之首;上水和荃湾亦分别有九款。[11]另外,北区奶粉短缺,屡屡不能通过政府压力测试[12],铁路站外准备携水货过境的长龙,更影响居民出入。调查显示,北区居民及商铺负责人对区内内地旅客持正面形象的只有7%。更有甚者,市民组织如「光复上水」[13]等针对水货客行动,在在显示这种所谓的「旅客活动」,已经超出不少市民的承载力。

中大亚太研究所先后于2004年及2012年就自由行政策进行民意调查[14],八年间市民对自由行态度上的转变,同样反映人心超载。市民在两次调查均肯定自由行刺激本港消费的作用,然而比率由75.9%跌至60.8%,认为自由行可改善就业的,更由44%跌至29.6%。另一方面,在2012年的调查中,约有七成市民认为自由行推高商铺租金及物价,对内地旅客印象变差的被访者达42.7%,且有53.5%人认为应该收紧自由行政策。

规划准则有待更新

纵然假设市民乐于接待,社会配套能否赶上,也是疑问。以公共交通为例,评估报告引述的香港铁路公司调查,指出2012年访港旅客所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中,铁路占去了55%的份额。评估报告认为铁路网络仍能处理更多乘客,加开班次及沙中线通车也能减轻东铁线负荷。最近港铁亦表示,繁忙时间的平均载客率仅为六至七成,但有议员及学者指出某些车站实已饱和,乘客于繁忙时间往往候车良久。[15]刻下的繁忙时间,某些路线的铁路班次已可密至每一分钟一班,那尚未用尽的三至四成载客率,从何而来,怎样再增加承载力,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公共交通配套只是众多配套的其中一环,配套也不是单纯增加各种设施的承载量,还需考虑城市规划。政府用作规划依据的《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规划准则」),其中的零售设施部分于2009年修订。论及跨界购物活动时,规划准则认为内地旅客偏好名牌产品,并喜欢到传统旅游区购物。[16]如前所述,这种分析已经不合时宜,需要修订,否则会令规划偏离实际需求。当然,大前提仍是本地人是否欣然接受这个修订理由。

为未来经济打算

无疑,个人游能为香港带来经济收益,并提高就业率。2004至2009年,因个人游增加的职位年均31,034个,令失业率平均降低了0.87%。在同一时段,个人游旅客每年带来141.37亿元的额外消费,为GDP增长贡献了0.6个百分点。[17]

然而利益有价,物价上升、旅客客源单一、产业同质化,这些代价,同样关乎旅客承载力,需要评估,以免原本可以吸引旅客的地方特色,反被迎接访客的行为抹走。庞大的需求令满街开满了一式一样的商店,不只是本地人的生活,产业发展亦会渐趋单一。到城市独特性消失,旅客热情减退,其他产业又未及赶上,后果恐怕非香港人所能承受。香港旅游业若要保持健康发展,宜及早筹谋。

 

  


1 “Top 100 City Destinations Ranking,”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27 January 2014.
2 「表189:四个主要行业的增加价值占本地生产总值的百分比」,香港统计处,2013年8月16日。
3 《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评估报告》,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3年12月。
4  深圳户籍居民「一签多行」,已于2009年落实。
5  Watson, G. L. and J. Kopachevsky (1996). Tourist Carrying Capacity: a Critical Look at the Discursive Dimension. Progress in Tourism and Hospitality Research 2(2): 169-179.
6  同3。
7  同3。
8  同3。
9 “Is the MTR too much of a tight squeez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4 January 2014.
10《自由行旅客和水货客对北区的影响及自由行于北区未来发展的方向的研究》,政策二十一,2013年2月。
11《自由行旅客和水货客对北区的影响及自由行于北区未来发展的方向的研究》,政策二十一,2013年2月。
12「政府压力测试报告:北区奶粉最缺货」,《明报》,2013年11月20日。
13 现为「北区水货客关注组」。
14 郑宏泰、尹宝珊,《「自由行」十年回顾:探讨香港与内地的融合进程与嬗变》,香港亚太研究所,2013年10月。
15「港铁饱和 立会商挤迫定义」,《明报》,2014年1月26日。
16《香港规划标准与准则》,2011年8月。
17 同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