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11-16 | 《星岛日报》

斜杠世代的理财教育



新冠疫情阴霾未散,根据政府最新的数据,15至19岁青年失业率尤其严重,7至9月攀升至25.2%[1],「收入少、储钱难」,成为不少青年的现实写照。事实上,撇除经济前景不明朗因素,年轻一代的收入来源和使钱方式,均与上一代大相径庭,例如更多人当上「斜杠族」,以致收入较不稳定;而网上借贷的便利,则使他们更容易陷入「先使未来钱」的处境。

新时代下的各种变迁,令时下青年需要与老一辈截然不同的理财知识。近年外国流行专为家长及儿童而设的「零用钱App」,向孩子灌输基本财务概念,也有国家把理财教育纳入常规课程。这些方向对本地教育界及家长有何启示?

趋势一:「斜杠族」冒起 工作自主却收入不稳

时代转变,近年愈来愈多年轻人为享有更大的自主权及弹性,投身自由工作者行列,例如白天为杂志写稿、黄昏至晚上充当瑜伽导师,工作模式更加多样化,被称为「斜杠族」。[2]

根据调查机构Statista的统计,在美国从事自由工作者的人数,由2017年的5,730万,上升至2019年的6,220万,其中在属于「Z世代」的18至22岁群组中,有53%打工仔是自由工作者。该机构预测,自由工作者的数目于2027年将进一步上升至8,650万,占当地劳动人口50.9%。[3]

 

 

在一众自由工作者中,不少均能赚取可观的收入,只是入息没有全职工作般稳定[4],大批年轻人趋之若鹜的新兴职业「网红」,便是一例。有经常在YouTube上载搞笑影片的本地网红,早年接受访问时亦承认其工作收入不稳,上载的影片受欢迎、获广告商青睐时,每月收入可高达十万元;但有时只有数千元。[5]除了缺乏稳定收入,斜杠族欠缺全职工作的雇员福利、劳工保障,也使他们需要更妥善地为未来筹谋。

趋势二:网贷易借未必易还 先使未来钱失预算

赚钱方式渐起变化,新一代的「扑水」途径也有改变。以往市民急需金钱周转,一般会到银行或财务公司借款[6],而随着金融科技急速发展,不少年轻人倾向选用网上借贷服务,只要动动指尖,便可完成简单的手续和审核程序,取得借款。不过,这种趋势或会使年轻一代更易陷入债务危机。内地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曾警告,科技赋予年轻人的借贷服务,正诱发「提前消费、借贷消费」的现象。[7]

《彭博》去年报道,内地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等企业先后推出的金融科技服务,使一班收入不高、几乎没有信用纪录的年轻人也能借贷。报道访问了一名居于上海的23岁年轻人,他表示其餐饮、服饰、旅游等开支,均是依靠从阿里巴巴旗下的虚拟信用卡服务「花呗」支付,而「花呗」的利息每天为0.05%,每年则高达18.25%。[8]

该年轻人续指,由于经常入不敷支,曾一度拖欠超过一万元人民币,及后使用信贷服务「借呗」持续借钱,陷入「以债还债」的处境,最终需要父母给予零用钱和协助还债[9],可见网上借贷服务,易借未必易还。

趋势三:虚拟商品大行其道 吸引网络用户花费

与此同时,有别于以往在现实世界购买各式各样的商品及服务,现时很多年轻人也愿意在虚拟世界大洒金钱。在虚拟世界中,例如线上游戏,虚拟商品是一种用作交易的无形资产,其价值取决于用户愿意支付的费用。这些虚拟商品近年相当受欢迎,其中线上逃杀游戏《要塞英雄》(Fortnite)于2018年,便售出总值十亿美元的虚拟商品。业界估计,全球每年的虚拟商品收益高达150亿美元。[10]

根据美国投资公司Piper Jaffray去年初发布一项有关消费的调查,在8,000名、平均年龄为16.3岁的受访青年中,花费在电子游戏的比例颇为显著,其中男性受访者在这方面的开支,平均占总收入14%,以类别计算,仅排在必需品食物及衣服之后。[11]

虚拟商品在游戏世界大行其道,与业界的营运模式有关。过去十年间,线上游戏开始由传统的收费模式(pay-to-play),即一开始时要付款才能参与,转为免费模式(free-to-play),玩家可免费参与大部分的游戏内容。在免费模式中,最常见的是免费增值模式(freemium),玩家虽然可免费参与,但需要付款才能在游戏过程中获取独有的体验和道具,或删减在游戏中播放的广告,而这模式不但可为游戏开发商持续赚取收入,更让不少玩家愈来愈重视虚拟商品的存在。[12]

此外,订阅Netflix收看剧集电影、Spotify听音乐等,已成为现今很多年轻人的习惯。根据德勤今年6月发布的数码媒体趋势调查,在新冠疫情爆发前,美国消费者每人平均订阅12项收费媒体及娱乐服务,其中年轻一辈订阅的数目,较年长的多。[13]由此可见,生于斜杠世代的年轻人,不仅工作模式改变,其消费习惯也随着日新月异的虚拟商业模式而出现新形态。在新形态下如何作出明智的消费选择,或需不一样的知识。

标准普尔调查:全球仅三分一人具财务素养

综合前文,工作模式的转化、金融科技的发展、经济形态多变等因素,为年轻一代的收入增添不确定性,并带来更多的借贷和花费模式。这些因素,令年轻一代需要掌握的财务知识变得更复杂。问题是,他们是否已具备充足的财务素养?

标准普尔曾于2014年针对全球人口作出一项有关财务素养的大型调查,调查访问了来自超过140个经济体、约15万人,并询问他们五条围绕利率、复式利率、通胀、分散风险的财经常识,受访者需正确回答当中三条,才会被界定为具有财务素养,而结果发现仅33%受访者属于有财务素养。[14]

此外,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数年前曾进行调查,邀请4.8万名15岁的学生参与国际学生能力评估(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PISA)的财务素养部分,了解学生是否知道如何管理银行户口和签帐卡、对利率及负债的理解等,结果发现四分之一学生未能为日常开支作出简单决定,另仅得十分之一学生对薪俸税等较复杂的概念有认识。[15]

OECD秘书长Angel Gurria认为,社会急速数码化及科技不断发展,令年轻一代作出财务决策时遇到更大挑战,亦使他们的经济和就业前景愈来愈不明朗,但这些年轻人们往往欠缺教育、培训和工具,助其作出决定,他因此呼吁全球协力提升年轻一代的财务素养。[16]美国联邦储备局前主席Alan Greenspan亦曾表示,现时年轻一代的最大问题是财务素养不足。[17]

或许有人认为,现今资讯科发达,年轻一代理应不难获取理财知识和网上理财工具。然而,正如智经早前发表的评论文章所言,部分年轻一代对前景感到悲观,不但觉得置业难,而且不想待薄自己、成为被压榨的一群,故衍生出「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态度。[18]这些背景,或许促使他们不愿费神理财,遑论学习相关知识。事实上,青年协会青年研究中心的「青年创研库」去年访问1,034名青年,发现38.2%受访者表示没有编定财务预算或记录开支的习惯;另有48.6%指曾试过入不敷支[19],反映部分青年理财观念薄弱。

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社会不应待年轻一代债台高筑,才指责他们不为未来规划,而是要与他们一起探索切合新时代的财务知识,甚至要「从娃娃抓起」,向孩子传授基本的理财概念,让他们学习「先储后使」。

方向一:利用零用钱App 引导孩子学习理财

近年外国相继推出多款针对儿童用家的零用钱手机应用程式,包括GoHenry、Osper、Gimi等,目的是指导儿童财务预算、收入、利息等的基本财务概念。简单而言,家长每月需付费订阅应用程式内的功能,之后便可为孩子的户口增值、为每宗交易设限,并能监察孩子的交易纪录;孩子则可选择储起金钱,或透过预付卡消费。[20]

以瑞典的Gimi为例,家长可在程式内为孩子的储蓄设定利率,并为其每月的使费分类。此外,该公司与Mastercard合作设计预付卡,计划推展到欧洲其他地方。[21]Gimi行政总裁Philip Haglund去年向传媒表示,由于现金有形及易于掌握,以往一直是教授理财知识的最好工具,但现时金钱正转移至网络世界,变得更加抽象和难以理解,故相信这类应用程式能培养孩子负责任的消费习惯。[22]

借助科技理财,乃大势所趋,不过关键还是如何掌握理财知识。伦敦银行金融学院财务能力董事总经理Catherine Winter认为,数码理财工具只是辅助工具,儿童同样需要有恒常、专门的理财教育,例如透过课堂时间教授,并且独立成科,让孩子建立财务基础,他们方懂得正确使用金钱和上述的应用程式。[23]

方向二:理财教育纳入常规课程

如Catherine Winter所言,让孩子在课堂上接受理财教育,是值得探讨的方向。在英国,当地教育部门早于2014年便把财务素养教育纳入数学课程内容,规定所有就读社区学校第三至四阶段(key stages 3 and 4)、11至16岁的中学生,必要接受有关财务知识及个人理财的教育。[24]

澳洲证监会过去亦曾与当地教师组织合作,修订数学、科学等科目的课程文件,使其融入更多金融知识,例如在「数与代数」一节加入「货币与金融数学」内容。[25]除了整合课程内容,澳洲证监会辖下有一个名为MoneySmart Schools的计划,推动教师善用当地证监会的免费及公开理财教学资源,在数学和经济科的课堂上,每年抽出一小部分时间讲授。[26]

在本地,香港教育大学早前与儿童及青少年理财教育推广基金合作,订立「4S课程」,涵盖储蓄(Saving)、消费(Spending)、投资与投机(Investment vs Speculation)及分享(Sharing),让中学生培养正确的理财心态,有关课程现已在五间本地中学的初中班级试行。主办机构发现,学童完成课程后,在理财知识、态度、行为、延伸满足及感恩方面都有显著改善,其中「理财知识」由平均5.62分(11分为满分)大幅进步至7.08分。[27]

让学生接受基本的财理教育,固然有助提升年轻一代的理财能力,问题是本港课堂编排紧迫,若要采用上述方案,在课程编排、教师培训等方面,相信要作出更完善的规划。

正所谓「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科技急速发展、经济环境不断变迁,年轻人需要拥有更丰富的理财知识,应对日常的财务决策。家长除了冀望正规教育与时并进,不妨尝试装备自己,与孩子一起增进斜杠世代的理财知识。

1 「劳动人口」。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200_tc.jsp?tableID=011&ID=0&productType=8,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0日。
2 「迎接『炒散』新时代 (上)﹕正规教育需改变」。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81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7日。
3 “Number of freelancers in the U.S. 2017-2028,” 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921593/gig-economy-number-of-freelancers-us/, last modified October 30, 2019; “Freelance particip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of 2019, by generation,” Statista,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531012/freelancers-by-age-u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 2019.
4 「Slash族男女=高级版炒散废青?」。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601694/,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29日。
5 「YouTuber收入不稳 靠点击率广告」。取自明报加东网网站: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70520/hk-gbh2_r.htm,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5月20日。
6 「【01周报社论】『借贵钱』遗害深 放贷市场应全面规管」。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论/22748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4日;黄素珊,「应向银行或财务公司借贷?」。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wealth.hket.com/article/2154449/,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5日。
7 高诣轩,「95后中国年轻人疯虚拟支付 《彭博》:被社会信用制度绑架的Z世代」。取自台湾上报网站:https://www.upmedia.mg/topic_info.php?TopicNo=26,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14日。
8 同7。
9 同7。
10 Jason Fernando, “Virtual Good,” Investopedia,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v/virtual-good.asp, last modified July 3, 2018.
11 “Piper Jaffray 37th Semi-Annual Taking Stock With Teens Survey,” Piper Jaffray, April, 2019.
12 Everest Ventures Group, “Why do people spend billions on virtual clothes?,” https://medium.com/evg-virtual/why-do-people-spend-billions-on-virtual-clothes-504ec1601521, last modified July 17, 2019.
13 Kevin Westcott et al., “Digital media trends survey, 14th edition,” Deloitte, https://www2.deloitte.com/us/en/insights/industry/technology/digital-media-trends-consumption-habits-survey/summary.html, last modified June 23, 2020.
14 “Financial Literacy Around the World: Insights from the Standard & Poor’s Rating Services Global Financial Literacy Survey,” Global Financial Literacy Excellent Center, pp. 4, 6 and 7.
15 “Many teenagers struggle to understand money matters,” OECD, https://www.oecd.org/pisa/many-teenagers-struggle-to-understand-money-matters.htm, last modified May 24, 2017.
16 同15。
17 Jessica Weaver, “Fresh Talk: Financial literacy should be required in high schools,” Hartford Courant, May 1, 2019, https://www.courant.com/opinion/op-ed/hc-op-fresh-talk-weaver-financial-literacy-20190501-wzks6i4rxvg23jbkb5vcfhk35i-story.html.
18 「逆权青年2019(一):游走物质和后物质之间」。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903,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8日。
19 「『青年创研库』公布『改善青年理财教育』研究报告」。取自香港青年协会网站:https://hkfyg.org.hk/zh/2019/09/26/「青年创研库」公布「改善青年理财教育」研究报/,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9月26日。
20 Nell Lewis, “Forget piggy banks. Kids are using mobile apps for pocket money,” CNN, December 27, 2019, https://edition.cnn.com/2019/12/16/business/digital-banking-for-children/index.html.
21 Nell Lewis, “Forget piggy banks. Kids are using mobile apps for pocket money,” CNN, December 27, 2019, https://edition.cnn.com/2019/12/16/business/digital-banking-for-children/index.html; “The card for children with learnings for life,” Gimi, https://www.gimitheapp.com/en/over-18/gimi-card, accessed August 28, 2020.
22 同20。
23 同20。
24 “Financial and enterprise education in schools,”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https://commonslibrary.parliament.uk/research-briefings/sn06156/,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8, 2016; “Types of school,” GOV.UK, https://www.gov.uk/types-of-school, accessed August 28, 2020; “The national curriculum,” GOV.UK, https://www.gov.uk/national-curriculum, accessed August 28, 2020.
25 「强积金的穷娃娃 富娃娃」。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690,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月31日。
26 同25。
27 「教大与学者推课程 中学生理财知识增26%」。取自东方日报网站: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201029/00176_029.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9日;「【理财之道】香港教育大学推出4S课程 教育学生理财」。取自AM730网站:https://www.am730.com.hk/news/新闻/【理财之道】香港教育大学理4s课程增学生理财教育-240685,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