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20-12-07 | 《星岛日报》

触不到的衣服:虚拟时装兴起的启示



在某社交媒体上,一位知名的时尚博客贴出一幅照片,相中他身穿未来感十足的衣服,骤眼看以为是某个品牌的最新冬装,细看才发现那并不是真实的衣服。近年,时装界走向数码化,除了采用3D编织等技术[1],更开始制作虚拟时装。这些衣服只在虚拟世界存在,不会制成实体成衣,消费者只需提供一张个人照片,卖方便会为照片内的你「穿上」已购买的衣服。到底这种触不到的衣服有何吸引之处?虚拟时装又可以为香港时装界带来什么机遇?

时装界近年积极融入高新科技,包括增设虚拟实境功能,让消费者在虚拟场景中试穿服饰及鞋履[2],省却实体试穿的麻烦。不过,这只是时装界踏入数码化的开端。随着虚拟消费市场崛起,愈来愈多人愿意花钱购买虚拟产品[3],有见及此,时装界亦尝试推出虚拟时装,抢占商机。

应用CGI技术 助消费者即买即「穿」

虚拟时装与实体时装最大的分别,在于前者不会实体生产,只供网上「穿着」,购买者无须担心尺码不合。此外,衣服款式无分性别,更可即买即「穿」,并即时上载至社交媒体与朋友分享。[4]

以克罗地亚虚拟时装平台Tribute Brand为例,所有服饰均为虚拟,价钱由29美元至699美元不等(约226港元至5,438港元[5]),顾客在平台选购心仪服饰后,需要把自己的照片上载至平台,平台会将顾客购得的服饰以电脑成像(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简称「CGI」)技术「穿」在顾客身上,整个过程需时约3至5小时。平台上的每款设计均是先到先得,而且是限量发售100件,部分独特款式更限量三件。[6]

 

 

除了专门售卖虚拟时装的平台,不少知名品牌亦加入这个行列。Gucci在官方手机应用程式上推出Sneaker Garage平台,当中一对由品牌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设计的虚拟球鞋,可供用户利用扩增实境(AR)功能观看它穿在自己脚上的效果,亦可以在购买后,添加至个别游戏的虚拟角色中。用户亦可在平台上设计专属的Gucci虚拟球鞋。[7]

融入电玩市场 为游戏角色打造形象

说到最活跃的虚拟消费市场,电子游戏绝对占一席位。以线上游戏要塞英雄(Fortnite)为例,2019年录得18亿美元(约140亿港元[8])收入。据报道,该游戏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玩家为角色购买服饰、配件和武器等。[9]可见玩家对于游戏角色的外观有一定要求。

事实上,时装界早已看准商机,在多款线上游戏内推出虚拟服装。举例,时装品牌Moschino去年联同线上游戏模拟市民,推出《The Sims™ 4:Moschino组合》,让角色可以穿上Moschino出品的模拟服装,以及一尝在时装界工作的滋味。[10]

与此同时,各大品牌亦将虚拟产品加入一些以时装为主题的游戏。游戏Aglet便仿效Pokémon Go的形式,让玩家透过在现实世界移动,收集虚拟货币,并在游戏中购买Nike、Chanel和Balenciaga等品牌稀有鞋款的虚拟版本,以满足那些在现实中未能成功抢购限量版球鞋的收藏者。除了透过步行获取虚拟货币,玩家亦可以「课金」购买,有玩家合共花了15,000美元(约港币116,700元[11])买下多对虚拟球鞋。[12]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人质疑,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大洒金钱,买一些不存在的产品?

分析一:为时装爱好者带来惊喜

虚拟时装其中一个吸引之处,在于其带来的新鲜感,能满足喜欢大胆打扮,却又不敢在现实中穿着夸张服饰的时装爱好者。

一位名为Mary的买家,去年在一个区块链拍卖会上以9,500美元(约7.4万港元[13]),购入由荷兰初创企业The Fabricant和加拿大区块链游戏公司Dapper Labs联手制作的区块链虚拟时装。Mary表示,在购买洋装之后,需要等待团队协助后期制作,才能知道自己「穿上」后的样子,故在购买的当下只能幻想穿上衣服的感觉,因此认为,虚拟时装能带来实体服装没有的惊喜。[14]

另一边厢,时尚杂志编辑Christian Allaire将自己的照片传给虚拟时装平台TributeBrand,并获回传一张他穿上虚拟时装的相片,他马上传给朋友,希望获得他们的感想。他表示,过往经常审视自己在照片中的穿搭,若自觉不合适便会删除照片,但虚拟时装令他感觉良好,而这正是时装应有的预期效果。但他坦言,Tribute Brand的服装较为大胆,只适合那些非常喜欢时装,并会在社交媒体展示的人。[15]

分析二:上载社交平台「呃like」

虚拟时装的另一吸引之处,在于其十分Instagrammable(形容很值得在Instagram分享的事物[16])。现时不少人会在购买衣服后,拍照及上传至Instagram,然后把衣服退还。有公司更因此设立工作室,让客户支付10美元,租用工作室的衣服打扮自己、拍照和制作视频。[17]

有评论认为,年青一代十分在乎在社交媒体上张贴奢侈品相片后得到的评论,这也是他们购买名牌唯一想达到的目的。[18]当然,这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但由此看来,部分年青人购物,尤其是精品服装,目的都是为了展现自我或是社会地位[19],故身穿的衣服孰虚孰实其实并不重要。

另外,在现今网红文化盛行的时代,很多人为求「呃like」,不惜大洒金钱购买衣服,目的只是为了在Instagram上亮相。[20]有社交媒体公司的高级客户经理分析,网红一直在寻找下一个创新玩意,并希望以最快速度获取关注,而虚拟时装因为不必等待货品到达再进行拍摄,更有助网红快速捕捉关注。[21]例如有日本网红在Instagram发布穿上虚拟服装的相片后,获超过10万赞好,不少留言称赞他的「衣服」可爱。[22]

分析三:时装业污染严重 虚拟时装更环保

虚拟时装的出现,还有助纾缓困扰时装业的污染问题。时装业一直被列为全球第二大污染行业[23],主因是纺织品的原材料染色和整理的过程耗水甚多,而排放的污水亦会造成污染。[24]以棉花为例,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数据,每生产一件T恤,便需要用到2,700公升水生产棉花。[25]

虽然部分品牌近年开始注重环保,例如使用纯植物性资源等天然原材料,并在产品的生产流程中,摒弃会造成污染的工序,及采用对自然环境负责的方式生产。不过,使用天然材料制作的衣物,例如纯棉和丝绸的衣物,因为材质脆弱,使用周期较短,变相造成另一种浪费。[26]

相反,虚拟时装的整个「生产」过程都在电脑进行,避免了水污染问题。在气体排放方面,有研究指出,每生产一件男装白色T恤的二氧化碳当量(CO2e[27])为6.5公斤,花费一小时制作虚拟服装所消耗的二氧化碳排放当量,则仅为0.312公斤。而以虚拟时装平台Dress-X为例,生产一件虚拟时装的碳足迹较生产实体时装低95%[28],可见虚拟时装同时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此外,在「速食时装」时代,不少人购买大量不需要的衣服。根据地球之友2018年的数据,港人每年平均花7,000元买衣服,当中四成人仅穿一次便丢弃。[29]而麦肯锡报告亦指出,全球每年每生产5件服装,就有3件最终被堆填或焚化。[30]而虚拟时装正可解决收纳的烦恼,同时减少衣服弃置的问题。

区块链技术追踪货品来源 防止侵权和盗版

虽说虚拟时装优点多多,但愈吸引的东西愈容易引来抄袭问题。时装界近年深受抄袭及盗版问题困扰,实体衣饰可以靠车缝线、布料等辨别真伪[31],但虚拟时装并没有实物在手,可如何防止盗版?

有虚拟时装平台会为买家提供电子证书,证明其为该衣服的照片拥有者,但产品的合法拥有权仍由品牌持有。[32]当然,证书也可以造假[33],故要杜绝假货,或要考虑其他方法,例如应用区块链。

区块链是用作支援加密货币交易记账及核实交易的技术,所有通过区块链进行的交易,都会以匿名方式记录在公开的账目上,而每新增一项交易,记录便会加至区块链内[34],让交易过程可以被追踪。

为打击盗版,运动品牌Nike去年成功申请专利,计划利用区块链技术,为旗下每双「CryptoKicks」球鞋建立独有的识别代码,这组代码包含了球鞋的颜色、线条、材质等资料,球鞋供应商可以透过代码,在区块链验证球鞋的出处,消费者亦可以透过手机应用程式扫描鞋盒上的通用产品条码(UPC),验证购入的「CryptoKicks」球鞋的识别代码,检查真伪。[35]

同样技术亦可套用在虚拟时装买卖,让顾客追踪货品的交易记录,以辨别真伪。上文提到,在区块链拍卖平台以9,500美元(约7.4万港元[36])售出的虚拟洋装,便应用了有关技术。该项买卖的负责人之一Benny Giang解释,在区块链上,消费者选购的服饰可以被追踪、收藏,甚至传递给下一代,形成完整的生态系统,并有效保证虚拟物件的真实性,以防止侵权和盗版,同时有助建构整套市场网络。[37]

港时装业内忧外患 虚拟发展助寻出路

目前,香港时装业正面对内忧外患。对内,土地使用及劳动力成本高昂、技术工人短缺、供应链零散等问题是本港时装业的弱点;对外,由于制造部分近乎完全依赖位于越南、柬埔寨、缅甸和孟加拉国等地的离岸工厂,一些制造业国家的政治环境不稳定、传统原材料的价格上升、传统纺织国家的劳动力成本增加等,都为本港时装业带来威胁。[38]

工业贸易署、香港毛织出口厂商会有限公司,以及制衣业训练局在2018年共同发表《香港中小企业时装业再工业化路线图》研究报告,并提出三大策略,其中之一为发展数字化制造和商业模式,包括利用数码相关技术促进3D设计和建模软件的开发。[39]而虚拟时装或可以成为其中一个发展方向。

事实上,业界近年已意识到虚拟时装的发展,并着手加强人才培训。例如制衣业训练局目前正提供「3D虚拟服装技术」课程,除了教授学生3D服装软件的应用,内容亦包括虚拟服装,职业训练局又举办虚拟服装设计比赛,将崭新的虚拟服装设计技术带进社区。[40]香港公开大学亦与制衣业训练局合办「数码时装设计高级文凭」,提供数码时装纸样制作、剪裁等技术培训。[41]

总括而言,随着全球时装业迈向数码化,相信虚拟时装将会愈趋普遍,本港时装业界宜装备自己,同时积极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把握虚拟时装的发展机遇。

1 林嘉淇,「【港制标签消失.二】拒北移纺织厂:香港品牌不斗平 以品质取胜」。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周报/544680,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4日。
2 Katherine Ho,「当奢侈品牌都变成虚拟时装,你还会购买吗?」。取自VOGUE网站:https://www.voguehk.com/zh/article/fashion/digital-fashion-virtual-fashion-design/,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10日。
3 「手机游戏热潮升温 『虚拟消费』要谨慎」。取自选择月刊网站:https://echoice.consumer.org.hk/article/479-4310,查询日期2020年11月4日。
4 Sophie Gallagher, “Clothing Brand Selling A ‘Digital Shirt’ For £500 That Only Exists Virtually,” The Independent,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fashion/tribute-virtual-shirt-buy-clothes-digital-fashion-a9664946.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11, 2020.
5 按2020年11月18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8港元计算。
6 “Get some new digital outfits,” Tribute Brand, https://tribute-brand.com/, accessed November 4, 2020; Sophie Gallagher, “Clothing Brand Selling A ‘Digital Shirt’ For £500 That Only Exists Virtually,” INDEPENDENT,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fashion/tribute-virtual-shirt-buy-clothes-digital-fashion-a9664946.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11, 2020; 「【add名人时尚】虚拟时装网上穿」。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s://hk.appledaily.com/entertainment/20200805/NCCBSUEVVMEJU7S5GSTQWVE5KA/,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5日。
7 Elizabeth Segran, “Would you spend $10,000 on a virtual dress? Gucci is betting on it,” Fast Company, https://www.fastcompany.com/90546878/would-you-spend-10000-on-a-virtual-dress-gucci-is-betting-on-it, last modified August 9, 2020; 「【Gucci X 科技】Gucci App新搞作 定制个人专属虚拟波鞋」。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79238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日。
8 按2020年11月18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8港元计算。
9 “2019 Year In Review Digital Games And Interactive Media,” Superdata, January 2020; Oscar Gonzalez, “Fortnite made $1.8 billion last year, but it's still a game in decline,” cnet, https://www.cnet.com/news/fortnite-made-1-8-billion-last-year-but-its-still-a-game-in-decline/,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2, 2020.
10 「隆重介绍《THE SIMS™ 4:MOSCHINO组合》」。取自THE SIMS 4网站:https://www.ea.com/zh-tw/games/the-sims/the-sims-4/news/moschino-pack-reveal,查询日期2020年11月4日;「【电玩时尚】The Sims、食鸡也要潮 虚拟人物与真人也能穿的时装」。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一物/366364,查询日期2020年11月4日。
11 按2020年11月18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8港元计算。
12 Abram Brown, “Where People Spend Thousands Of Dollars On Sneakers That Don’t Exist,”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abrambrown/2020/08/17/where-people-spend-thousands-of-dollars-on-sneakers-that-dont-exist/?sh=643c03637aac, last modified August 17, 2020; 廖淑莹,「【SME学堂】虚拟消费市场潜力大 Gucci抢推『虚拟时装』顾客更愿意埋单?」。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s://sme.hket.com/article/2749109/,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9月29日。
13 按2020年11月18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8港元计算。
14 「第一件区块链虚拟时装诞生记」。取自链闻网站:https://www.chainnews.com/zh-hant/articles/063204204465.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9日。
15 Christian Allaire, “Would You Spend Real Money on Virtual Clothes?,” VOGUE, https://www.vogue.com/article/tribute-virtual-clothes-digital-fashion, last modified August 3, 2020.
16 「『Instagram』正式成为动词!看看英文字典里又多了哪些新单字」。取自关键评论网站: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timefortune/10496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9月28日。
17 Brooke Roberts-Islam, “How Digital Fashion Could Replace Fast Fashion, And The Startup Paving The Way,”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brookerobertsislam/2020/08/21/how-digital-fashion-could-replace-fast-fashion-and-the-startup-paving-the-way/?sh=779ed60870d8, last modified August 21, 2020.
18 Joseph DeAcetis, “Relationship Goals: Luxury Retail And Technology Make A Perfect Combo For Customer,”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josephdeacetis/2020/08/15/relationship-goals-luxury-retail-and-technology-make-a-perfect-combo-for-customer/?sh=48ceb41b1275, last modified August 15, 2020.
19 Elizabeth Segran, “Would you spend $10,000 on a virtual dress? Gucci is betting on it,” Fast Company, https://www.fastcompany.com/90546878/would-you-spend-10000-on-a-virtual-dress-gucci-is-betting-on-it, last modified August 9, 2020.
20 Anna Huddleston,「虚拟生产链及数码服装成为新兴潮流」。取自经贸研究网站:https://research.hktdc.com/tc/article/MzE5OTc5MTg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22日。
21 Lucy Handley and James Wright, “Digital ‘clothes’ could be the next big Instagram hit,” CNBC, https://www.cnbc.com/2019/08/02/instagram-trends-influencers-are-now-buying-digital-clothes-to-wear.html, August 12, 2019.
22 “The category is high fashion realness,”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p/CF53-e6FNdI/?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last modified October 4, 2020; 利明治,「【日本KOL】网红承袭偶像Lady Gaga创意 搞笑与时尚不再是绝缘体」。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一物/365502,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2日。
23 《香港中小企业时装业再工业化路线图》,工业贸易署、香港毛织出口厂商会有限公司、制衣业训练局,2018年10月,第34页。
24 张家佳,「【环保时装.一】时尚影响地球?奢侈品快时尚纷纷走上绿色道路」。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周报/396927,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3日。
25 “The Impact of a Cotton T-Shirt,” WWF, https://www.worldwildlife.org/stories/the-impact-of-a-cotton-t-shirt, last modified January 16, 2013.
26 同24。
27 二氧化碳当量(CO2e)是测量碳足迹的标准单位。概念是把不同的温室气体对于暖化的影响程度用同一种单位来表示。资料来源:「【气候变迁Q&A】(5) 什么是二氧化碳当量(CO2e)与全球温暖化潜势(GWP) ? 人类制造出来的主要温室气体有哪些?」。取自环境资讯中心网站:https://e-info.org.tw/node/67588,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6月30日。
28 同17。 
29 罗金义,「无痛之痛:速食时装『断舍离』有多伪善?」。取自立场新闻网站:https://www.thestandnews.com/nature/无痛之痛-速食时装-断舍离-有多伪善/,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22日。
30 “Style that’s sustainable: A new fast-fashion formula,” McKinsey & Company, https://www.mckinsey.com/business-functions/sustainability/our-insights/style-thats-sustainable-a-new-fast-fashion-formula, last modified October 20, 2016.
31 「如何分辨真假二手手袋?时尚内行人教你7点辨别盗版名牌手袋」。取自ELLE网站:https://www.elle.com.hk/fashion/how-to-tell-between-a-real-and-fake-secondhand-luxury-handbag,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3日。
32 “Terms and Conditions,” Tribute Brand, https://tribute-brand.com/terms-of-service/, accessed November 5, 2020.
33 同31。
34 「基本概念 - 区块链」。取自投委会网站:https://www.ifec.org.hk/web/tc/financial-products/fintech/ico-bitcoin/basic-concept-blockchain.page,查询日期2020年11月5日。
35 Jason Liu,「Nike 获美国专利!将球鞋代币化于以太坊区块链,CryptoKicks 实现非同质化代币 NFT」。取自Block Tempo网站:https://www.blocktempo.com/nike-blockchain-sneakers-cryptokick-patent/,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1日。
36 按2020年11月18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8港元计算。
37 同14。
38 《香港中小企业时装业再工业化路线图》,工业贸易署、香港毛织出口厂商会有限公司、制衣业训练局,2018年10月,第46及54页。
39 《香港中小企业时装业再工业化路线图》,工业贸易署、香港毛织出口厂商会有限公司、制衣业训练局,2018年10月,第55页;「1.1.3 技术」。取自时装业再工业化网站:http://www.fashion-reindustrialization.hk/zh-hant/1-1-3-technology/,查询日期2020年11月5日。
40 「3D虚拟服装技术」。取自制衣业训练局网站:https://www.cita.org.hk/zh-hant/course/3d-technology-for-fashion-creation/,查询日期2020年11月5日;「虚拟服装设计比赛 2019-20」。取自制衣业训练局网站:https://www.cita.org.hk/zh-hant/home/virtual-fashion-design-competition-2019-20/,查询日期2020年11月5日。
41 「FHDFASH 数码时装设计高级文凭」。取自香港公开大学网站:hhttp://www.ouhk.edu.hk/wcsprd/Satellite?c=C_LIPACE&cid=1524532182155&d=Touch&lang=chi&pagename=OUHK%2FtcSchSing2014&sch=LIP,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