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4-02-26 | 《经济日报》

全球化时代 寻找他乡的人才



我们活在一个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不论生产工序还是文化热潮,要从地球一端迅速转到另一端,再不是甚么稀奇事。一个人的学习、工作、生活,亦不局限于同一地区。在一个国家生活两、三年再迁徙到另一国家,已是不少人的共同经历。全球各国都在竞逐的高技术人才,对这种生活形态更加不会感到陌生。如何吸引这些新游牧民族到来生活,利用他们的知识、经验促进社会发展,是很多国家的挑战,也是香港需要思索的问题。

香港人口并不国际化

据统计处推算,香港的劳动人口在2030年将较现时减少2%,或会导致社会生产力下降。智经研究中心刚发表的《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研究报告,认为从海外吸纳高技术人才,可防患于未然。[1]

香港号称国际城市,但人口结构不算十分国际化。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香港有527,523名非永久性居民,撇除在中国内地、香港、台湾和澳门出生的206,022人,生于外国的有321,501[2],再加上204,032名生于外国的永久性居民,香港共有525,533名「国际人」,占总人口约7.4%。[3]与纽约市(37.6%)[4]和伦敦(36.7%)[5]有超过三分之一人口生于其他国家相比,相去甚远。

此外,上述321,501名大中华以外出生的非永久性居民,有78.5%(252,432人)生于菲律宾及印尼,当中大部分为来港工作的女性家庭佣工。[6]撇除他们,香港只有69,069名非永久性居民属于「国际人口」,占总人口不到1%。

人才骤来骤去是常态

至于海外高技术人才的来港情况,我们可以参考「一般就业政策」及「输入内地人才计划」的数据。[7]截至去年年底,按「一般就业政策」在港工作的约有74,000人,较2010年底多了约9,000人,但入境处在2011及2012年批准的申请,合共有59,182宗,远多于实际来港人数。[8]「输入内地人才计划」也有类似现象。截至去年年底,有13,000人藉此计划来港,少于2011及2012年间入境处批出的16,193张签证。[9]究其原因,可能是申请人在申请获批后未有到港,或是来港后返回原居地,以至移居其他地区。实际上,香港在2001年有439,924名生于大中华以外的居民,但十年后的2011年,这群组只有215,844人居港十年或以上,意味早年在港的「国际人」,只有49.1%长期居港。[10]由此推断,外来人口在香港有颇高流动性,即使他们愿意来港,但生活了一段时间,又会如游牧民族般前往其他地区觅食。

人才移居不等如流失

在人才居无定所的时代,要纳士招贤,先要跳出人才进出等同资源增减的框框。论及全球人力资源流动,有人会视人才移居海外为人力资源流失(brain drain)。[11]根据这个概念,在发展中国家接受高等教育及技术训练的人才移至已发展国家就业或生活,会将技术带走,造成原居地的损失。相对于brain drain 的是brain gain,指国家吸纳外来人才而获取人力资本。然而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企业要建立跨国网络,需发展及管理不同地区的资源,人力资源也自然需要流动,商业王国跨越国界,brain drain及brain gain之间的分野亦日渐模糊。香港以国际城市定位,资源自由流动,以为外地高技术人才只会留港贡献,未必符合现实。

报告分析在港工作的外来人口时,便发现「企业内部迁调」(intra corporate transferees)是其中一个人才来港的主要渠道。[12]在2003年至2013年年底,入境处根据「一般就业政策」发出266,000张工作签证,当中四份之一为企业内部调迁。[13]对这类人来说,政策优惠未必不是他们决定来港工作的主要考虑,因为他们到来,往往只是配合所属企业的需要。这反映便利人才来港背后,如何建立良好的营商环境,吸引跨国资本落户,更为关键。

利用原居地联系 吸引海外港人

此外,除了招揽外援,香港不能忽视其他潜在资源,例如早年移居海外的高技术人才。联合国的统计显示,2013年居于海外的港人约有788,568名,其中五份之四人口集中于美、英、澳、加四国。[14]统计处1999年曾对回流香港人士作出专题访问,显示这个群体的每月收入及教育程度均高于本地的平均数。[15]他们正是政府需要争取,而且较易争取的人才。

刻下一些对海外移民的讨论,会认为移民就如泼出去的水,但这显然无法解释海外移民为何回流。以跨国主义理论衍生出的「跨国华人」的概念[16],却为回流现象提供注解。这槪念认为,全球化让海外移民能与原居地保持紧密联系,以他们拥有的语言优势、两地社会网络及事业,跨国界生活,甚至促进原居地经济。歌手陈奕迅于伦敦、悉尼等地开音乐会,正是由海外移民与香港联系而生的经济活动。这种联系,是香港与其他地区竞逐这些人才时的优势。社会不妨以此为讨论起点,寻找他乡的人才,跨地域贡献生产力,回应香港的人力需求。

 

 

1  Hong Kong’s Future Population and Manpower Needs to 2030, Bauhinia Foundation Research Centre, February 2014.
2  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政府统计处。
3  同2。
4  2012年美国社区调查,美国统计局。
5  2011年人口普查,英国国家统计处。
6  同2。
7 「一般就业政策」及「输入内地人才计划」均为政府为有意前来或留港就业的专业人士提供的申请安排,以吸纳具备香港所需而又缺乏的特别技能、知识或经验的专才。「一般就业政策」并不适用于内地的中国居民,其需透过「输入内地人才计划」作出申请。
8  Population of Talents, Professionals and Entrepreneurs Admitted under GEP and ASMTP, Immigration Department, 2013.
9  同8。
10 同2。
11 Ronald Skeldon, Reluctant Exiles? Migration from Hong Kong and the New Overseas Chinese,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1994.
12 Hong Kong’s Future Population and Manpower Needs to 2030, Bauhinia Foundation Research Centre, February 2014.
13 Trends in International Migrant Stock: Migrants by Destination and Origin, 1990, 2000, 2010 and 2013, The United Nations, 2013.
14 同13。
15「从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搜集所得的社会资料:专题报告书 – 第二十五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00年。
16 刘宏,「跨国华人:实证分析与理论思考」,二十一世纪评论,2002年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