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12-15 | 《经济日报》

职专教育≠次人一等(下):从应用学习着手扭转印象



一个具竞争力和活力的城市,应该让每个人均能尽展所长。职业专才教育让青年在传统学术道路外,可以按个人抱负,获取职业技能和专业知识。最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应用学位课程先导计划,预料邀请四间自资院校开办,希望推动职专教育的发展。[1]惟提起职专教育,社会大众普遍视之为「次人一等」的升学及就业出路,对其有所保留。

若不扭转社会大众对职专教育的印象,即使开办应用学位课程,恐怕也难以吸引学生报读。智经早前撰文剖析本港在中学阶段推动职专教育的不足之处,除了推广活动数量和种类未如理想,以高中的应用学习课程作为中学推广职专教育的重要途径,亦因为无助学生衔接学术、职业资历,而只能吸引少数学生选修。

应用学习课程强调实践与理论并重,及与不同的专业和职业领域紧密连系,旨在为学生提供多元学习机会,发展入门技能、与职业相关的能力及共通能力,探索个人职业抱负。现有学习范畴涵盖创意学习、媒体及传意、商业、管理及法律、工程及生产、服务、应用科学共六大领域,共39个课程,例如电脑游戏及动画设计、市场营销及网上推广等。[2]

早前学校课程检讨专责小组(下称专责小组)完成检视中小学课程,于今年9月向教育局提交最后报告[3],当中肯定应用学习课程的价值,并提出多项进一步推广应用学习的建议。[4]这些建议之中,部分与智经过往对职专教育的建议互相呼应,部分仍有改进的空间,以下将详细剖析。

建议一:初中导引课程内容要多元

首先,虽然学生在完成中三课程后,已经可选择传统学术途径或职专教育途径[5],但他们初中时的生涯规划教育,目的是促进学生自我认识及发展,而非以事业探索为主。这样的课程安排,导致他们欠缺资讯判断应否修读应用学习以及校本职业训练等高中职专教育课程。[6]

故此,当局应尽早在学校提供职专教育相关体验和资讯,增进学生对职专教育的认识。专责小组亦建议教育局鼓励更多专上院校开办应用学习短期导引课程,让学生及早了解不同行业、专业和高中教育中的应用学习课程。[7]

要留意的是,短期导引课程虽然能提早推广职专教育,但从智经过往研究发现,课程内容是否多元,会相当影响推广成效。有受访学生表示,不同的活动内容带来不同的效果,例如实地考察、工作影子计划能够让他们从实际体验中,探索个人兴趣和能力;而讲座和展览等静态活动,则可提供职业导向课程资讯。故智经建议导引课程内容应包括讲解资讯为主的课堂、工作实习、师友分享会等多元性质的活动,以引起学生对不同行业的兴趣,以及加深对职专教育、相关行业升学就业前景的认识。[8]

建议二:应用学习由两年制转为三年制

现时中学生可在中五及中六时选读应用学习课程作为选修科目[9],专责小组认为,应提早至中四级开始推行应用学习,希望学生能于中五完成两年的课程,让他们于中六时专注修读其他香港中学文凭考试(DSE)科目。[10]

专责小组的用意良好,值得肯定,但要对症下药,增加学生选修诱因,智经认为应将课程改为三年制,在原有的两年课程内容之上,额外增加一年选修性的实习课程,并为完成实习的学生颁发专业证书。第三年主要是接受相关行业的实习培训,以认识职场环境和实践所学,亦加强业界雇用这些毕业生的信心。就课程时数增加,当局应与相关行业培训咨询委员会讨论颁发专业证书的可行性,让决心走职业教育途径的学生,将来可升读更高资历的职业导向课程,并提高在就业市场的认受性。[11]

三年制的另一好处,是可让高中生有转换「跑道」的弹性,即原本选修两年制应用学习的学生,在发现自己不适合传统学术教育时,可选择将课程转为三年制;相反,当学生发现自己不适合职业导向课程,则可在中四或中五退修应用学习课程,专注学术发展。[12]

建议三:检讨应用学习课程DSE最高评级

现时,应用学习课程不设公开考试,评估工作由提供有关课程的机构执行,考评局则负责调整评估成绩及监察有关评估工作的质素。评级分为「达标」、「达标并表现优异(I)」及「达标并表现优异(II)」。在DSE证书上,「达标并表现优异(I)」等同甲类科目[13]第三级的成绩,而「达标并表现优异(II)」则相等于甲类科目第四级。[14]

有见应用学习课程的DSE评级,对考生衔接学术或职业途径无大帮助,智经曾提议当局,将课程在DSE的最高评级,提升至与其他甲类科目看齐,表现优异的考生同样可获得最高5**的成绩,以扭转其在升学方面的形象。[15]惟专责小组在报告中指,应用学习课程的学习和评核模式与其他DSE甲类选修科不同,认为基于公平原则,上述建议在实际运作上有困难,故并不可行。[16]

然而,当局拟推出的应用学位先导计划,也列明入学要求不能只视乎申请者学术成绩。[17]将应用学习课程的评级进一步细分,并提升最高评级至5**,其实更有助院校分辨学生的水平,值得当局考虑。

再者,教育局其实已建立一个应用学习质素保证机制,以确保课程的发展和教授,均以设计原则和规划为基础,而学生所达致的设定水平,亦应可与高中其他科目的水平相比。[18]既然如此,当局应更认真思考,在文凭试评级时实际遇到甚么困难,使应用学习最高成绩无法和其他科目看齐,并向公众交代,让社会共同探索解决方案。

建议四:规定与资历架构挂钩 有助北上多元发展

另一方面,要提升应用学习课程的吸引力,当局可考虑由现时「鼓励」课程提供机构将课程与资历架构挂钩,改为开办课程的要求。[19]在2019至21年度,全部39个应用学习课程均已获认可为资历架构第三级。[20]当局可更进一步,强制规定日后所有应用学习课程与资历架构挂钩,这不但有助确保课程质素,还可为课程打造具「专业认证」的品牌,增强学生、家长和雇主的信心,长远改变对职专教育的看法。[21]

再进一步,与资历架构挂钩,也有助选择职专教育的学生前往内地发展。香港长年被批评产业结构单一,四大支柱产业(贸易及物流、旅游、金融服务,以及专业及工商业支援服务)的增加价值占本港生产总值(GDP)比重,近年维持在55%以上。[22]至于六大优势产业(文化及创意、医疗、教育、创新科技、检测及认证,以及环保产业),经过近十年发展[23],最新2018年数据显示,其增加价值占GDP仍不足一成。[24]相反,内地市场庞大,产业多元发展,以深圳为例,近年涵盖生物科技、新能源、互联网、文化创意等领域的新兴产业,发展迅速,2017年占GDP的比重已超过40%。[25]

本港年轻人在香港如未能找到发展机会,北上或许会有另一片天地。曾有喜欢电影的香港中学生,在文凭试失败后北上读书修读影视声音设计专业,惟暑假回港时,却苦无实习机会,毕业后亦因为香港没有同类工作,最终落户深圳在大型科技公司从事音频策划。[26]

因此,长远看来,将应用学习课程与资历架构挂钩,不仅有利学生在本地发展,也有助相关学历获得内地院校和雇主认可,扩阔年轻一代的出路。港府与广东省去年已签署粤港资历框架合作意向书,探索建立大湾区各级各类教育与培训学分互认机制,以促进两地人才交流。[27]近日深圳推出18项便利港澳居民在深圳学习、工作、创业及生活的新措施,当中亦包括深港澳职业教育合作。[28]当未来两地建立一套有效的资历架构互认机制,在香港苦无发展空间的学生,将可以更有效地到内地升学及就业。

青少年各有所长,传统学术导向教育未必适合每一个人。促进职专教育发展,协助青年探索个人职业志向和发展抱负,在未来更为重要。惟要扭转社会对职专教育的偏见,职专教育途径的起点——应用学习——必须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政府应加快步伐,落实值得采纳的建议,令职专教育更加切合社会和新一代的发展需要。

 

 

1 《行政长官2020年施政报告附篇》,第93页;「推应用学位先导 4自资院校获邀参与」。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闻/article/20201126/s00001/1606329735649/推应用学位先导-4自资院校获邀参与,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6日。
2 「应用学习」。取自教育局网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5日;《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检讨报告》,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2020年1月,第24页;「应用学习课程资料(2019 - 21)」。取自教育局网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course-information/2019-2021/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27日。
3 「学校课程持续更新」。取自教育局网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renewal/taskforce_cur.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9月22日。
4 「优化课程迎接未来 培育全人启迪多元」,学校课程检讨专责小组,2020年9月,第27页。
5 《职业专才 筑梦未来》,智经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4页。
6 《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检讨报告》,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2020年1月,第24、32至35页。
7 同4,第28页。
8 同5,第4至5页。
9 「应用学习」。取自教育局网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5日。
10 同4,第27页。
11 同5,第8页。
12 同5,第8页。
13 在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偏向学术性的甲类科目最高评级可达5**。资料来源:「甲类:高中科目」。取自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网站:https://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a_subjects/,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19日。
14 「乙类:应用学习科目」。取自考试及评核局网站: https://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b_subjects/,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6日。
15 同5,第9页。
16 同4,第28页。
17 《行政长官2020年施政报告附篇》,第93页;「推应用学位先导 4自资院校获邀参与」。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闻/article/20201126/s00001/1606329735649/推应用学位先导-4自资院校获邀参与,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6日。
18 「高中应用学习常见问题」,教育局,2020年8月,第8页;「应用学习 - 质素保证及衔接出路」。取自教育局网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quality-assurance-and-articulation/index.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0日。
19 《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检讨报告》,推广职业专才教育专责小组,2020年1月,第34页;《职业专才 筑梦未来》,智经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7页。
20 同6,第34页。
21 同5,第7页。
22 蔡洪滨,「香港经济结构转型之路」。取自港大经管学院网站:https://www.fbe.hku.hk/research/thought-leadership/hkej-column/the-path-of-economic-restructuring-of-hong-kong/,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0日。
23 陈珈琋、黄云娜,「【产业政策】经济结构未转型——港府是『无能』,还是『无知』?」。取自香港01网站: https://www.hk01.com/周报/315554/产业政策-经济结构未转型-港府是-无能-还是-无知,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10日。
24 「选定行业的增加价值占本地生产总值的百分比」。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 https://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D5500002C2018XXXXC.xlsx&product_id=D5500002&lang=2,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15日。
25 程雪,「【港深融合】从区隔到融合 如何把握港深出路?」。取自香港01网站: https://www.hk01.com/周报/537371/港深融合-从区隔到融合-如何把握港深出路,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19日。
26 张梦莹,「【创新科技.三】北上深圳的人:哪有机会往哪闯」。取自香港01网站: https://www.hk01.com/周报/446998/创新科技-三-北上深圳的人-哪有机会往哪闯,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3日。
27 「粤港签署资历框架合作意向书」。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6/25/P2019062500272.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25日。
28 「深圳出台18条举措便利港澳居民在深发展」。取自人民网网站: http://sz.people.com.cn/BIG5/n2/2020/1202/c202846-3445034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