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1-01-15 | 《经济日报》

设立STEM高中学院 培育本地创科人才



香港推行STEM教育的目的,是希望培育多元人才,以应付未来社会整体发展所需。而其中的关键在于,除了让学生培养对STEM的兴趣,还需要在学习阶段提供行业资讯和应用知识,让他们尽早确立志向。目前,STEM教育的内容会融入常规课程,但有关做法却引起各种问题。其实在常规课程以外,设立专门学校培育创科人才,也是值得当局考虑的出路。

现时,本港的STEM教育是让学校透过科学、科技和数学教育学习领域和小学常识科推行,并以跨学科的方式,为学生在课堂内外安排多元化的学习活动。[1]学校可根据校本情况推行适合该校的STEM课程。[2]不过,有关做法却面对不少挑战,例如课程设计、教师培训等方面都有批评声音,亦有教师认为,现有的推行方式,对培训未来人才作用有限。[3]如何在既有课程设计下克服这些挑战,智经早前也有撰文分析,在此不赘。

要知道,培育、吸引和挽留人才是一地经济赖以成功的关键之一,而培育本地人才需由教育开始。然而,现时本港的在创新教育方面的表现仍有待改善。根据 2019 年「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评核的129个经济体中,香港在「教育」一项排名并不理想,仅列第48位。[4]

培养中小学生的STEM素养,并吸引更多杰出学生在大学修读有关STEM的学系,有助确保本地人才的供应能配合新经济发展的需要。而增加修读研究院研究课程的学生人数以扩大本地人才库的举措,亦是个中关键。但无奈现时本港大学的STEM学系未能吸引杰出学生报读,而研究院研究课程收生亦以内地学生为主。香港多项人才入境计划的成效亦未如理想,未能吸引内地学生毕业后留港工作。[5]

高中书院推行职业教育 促进学生多元发展

值得深入了解的是,要培育STEM人才,其实不限于既有的升学途径,强调实用性的职业教育,也是一个重要方向。以高中书院担当有关角色,是其中一条出路。

在2000年,教育统筹委员会发表《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议》,提出要在高中阶段为学生提供不同学习途径促进多元化、多途径的高中教育体系发展,包括不同类型的教育机构,例如普通学校、高中学院及职业培训机构,让学生按自己的性向和能力选择。[6]一些提供职业教育的高中书院应运而生,例如2003年成立的明爱华德中书院和中华基督教会公理高中书院、2004年成立、现已停办的职业训练局邱子文高中学校,以及2006年创办的香港兆基创意书院。[7]

高中书院只招收中四或以上学生[8],并在常规课程以外,提供以特定职业为目标的专业训练。举例,香港兆基创意书院同时提供常规的中学文凭课程(DSE),以及「创意艺术文凭课程」,后者主要针对文化创意产业的需要,提供创意艺术培训。[9]而中华基督教会公理高中书院则提供职业培训文凭课程(VET),涵盖各行业的证书,例如「酒店与餐饮服务证书」、「旅游业务 (航空及邮轮) 证书」等。[10]

简言之,高中书院的特色在于既保留主流课程,同时提供其他选择,例如工作为本的学习课程,除了课堂上的学习,部分学校亦会与不同工商机构合作提供实习机会,为学生提供文凭试以外的资历认可。[11]

参考高中书院学制设iLab书院 连系业界培训人才

为了培育创科人才以配合香港创科发展及不同产业的增值需要,智经在2017年发表《职业专才 筑梦未来》研究报告,建议设立「香港iLab书院」,以STEM教育为核心,配合本地创科发展需要的人才。[12]

iLab书院参考高中书院的学制,学生需同时修读新高中课程,以及资历架构第三级的创科文凭课程,其中创科文凭课程将揉合STEM教育及职业教育的学习模式,以专题及单元为本,让学生应用跨学科的知识和技术。毕业生可同时取得中学文凭及创科文凭学历,学生既可以文凭试成绩报读大专院校,也可以凭创科文凭学历应征相关工作。[13]

智经认为,当业界更透彻了解课程内容,雇主亦会更认受课程的资历,故书院亦十分着重业界的参与,包括建议由业界及相关范畴的资深人士组成办学团体,并仿效中学资讯科技增润计划,成立督导委员会,由业界代表、香港iLab书院代表、大专院校代表、相关培训组织代表及政府代表共同参与,负责课程设计、评核制订和师资培训等工作。[14]

在就业出路方面,智经建议为学生安排实习计划,让学生在学期间累积工作经验,企业亦可借此评核学生的工作能力,为表现优异的学生提供优先取录的安排。[15]

 

或需额外支援 为STEM教育寻求突破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多间高中书院运行多年,但随着「334」学制实施后,中一至中六连成「一条龙」,高中书院面对收生困难的问题,而由于高中书院属于直资学校,需按人头计算获分配的资源,明爱华德中书院校长李国伟早年接受传媒访问时指出,该校一直推行「工作为本」培训课程,例如曾与旅行社合作,给予学生实习机会,但因为高中学校的学生人数少,获发资源有限,加上培训成本高,故举办一次后已没有资源再办。[16]

另外,有立法会前议员曾经指出,职业学校需要不少额外硬件配置,如建造工场和购置仪器,但政府在这方面的支援较少,增加高中书院的经营难度。[17]这些因素,或许解释了为何部分高中书院近年开始转型,开办初中课程。[18]由此可见,要以高中书院形式设立学校,也要考虑如何克服相关挑战。

话说回来,政府在新一份施政报告中提及有意进一步推广职业专才教育。[19]要达到这项目标,除了改革常规课程,当局亦可考虑从职业教育入手,与业界及高教界合作,透过职业导向课程进行培训,为现有的STEM教育寻求突破。

1 「推动 STEM 教育工作进展及相关加强的支援措施」,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764/19-20(02)号文件,2020年7月3日,第1至2页;「立法会十七题:推广STEM教育」。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10/21/P2020102100415.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1日。
2 林嘉淇,「【STEM教育】摒弃应试文化非朝夕之事 创科教育没统一指标难推动」。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周报/301678/stem教育-摒弃应试文化非朝夕之事-创科教育没统一指标难推动,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4日。
3 「『学校推行 STEM 教育的情况』问卷调查」。取自教联会网站:http://www.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stem_result.pdf,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
4 「培育本地人才」,《研究简报2019–2020年度第3期》,立法会秘书处,2020年6月,第1至2页。
5 同4,第3至4页。
6 《终身学习 全人发展》,教育统筹委员会,2000年9月,第i、7页。
7 「不被重视的高中职业教育」。取自立法会叶建源议员办事处网站:http://www.ipkinyuen.org.hk/file_5nsp-c/nsp-c_2015110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5日。
8 王岚,「明爱华德中书院校长 特关注最无靠无助无救学生」。取自信报网站:https://www1.hkej.com/features/article?q=%23校长系列%23&suid=315982148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2日。
9 「21/22创意书院入学招生」。取自香港兆基创意书院网站:https://8f0a6d99-2655-4307-b235-99b7c6ba2405.filesusr.com/ugd/038890_68dce805e5f44949bc6000cff504d97e.pdf,查询日期2020年12月22日;「创意教育DCA 创意艺术文凭」。取自香港兆基创意书院网站:https://www.creativehk.edu.hk/dca,查询日期2020年12月22日。
10 「课程特色」。取自中华基督教会公理高中书院网站:https://www.cccklc.edu.hk/zh_tw/site/page?name=课程特色,查询日期2020年12月22日;「学校发展及历史背景」。取自中华基督教会公理高中书院网站:https://www.cccklc.edu.hk/zh_tw/site/page?name=学校发展及历史背景,查询日期2020年12月22日。
11 同7。
12 《职业专才 筑梦未来》,智经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10页。
13 同12,第10至13页。
14 同12,第10、12页。
15 同12,第13页。
16 「探射灯:消失的政策 高中书院沦孤儿」。取自东方日报网站: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1118/00176_17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8日。
17 「不被重视的高中职业教育」。取自立法会叶建源议员办事处网站:http://www.ipkinyuen.org.hk/file_5nsp-c/nsp-c_2015110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5日;「探射灯:消失的政策 高中书院沦孤儿」。取自东方日报网站: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1118/00176_170.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8日。
18 欧阳德浩,「兆基创意书院明年增设初中课程 毕业生蔡思韵:学校助我成为演员」。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539271/兆基创意书院明年增设初中课程-毕业生蔡思韵-学校助我成为演员,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3日。
19 《行政长官2020年施政报告附篇》,第9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