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3-01-31

「才」来自有方 ── 如何培育及吸引人才



新一届人口政策督导委员会本月中开会后指出,人口的质和量均是香港将要面对的挑战,提出从教育培训提升劳动人口生产力及吸引人才入手,解决人口结构问题。据政府统计处数字,香港的劳动人口参与率自2001年的61.4%逐年下跌至2011年59.7%,未来五年预计会降至50%以下。 [1]

2003年发表的《人口政策专责小组报告书》订明,香港人口政策,以吸纳和培育优秀人才,推动香港发展为知识型经济体系为目标。特首梁振英的竞选政纲中延伸这个理念,提出「优先考虑香港人的潜能和需要,人尽其才,并接纳外来人口以补充劳动力和专才不足」。

本月初智经之友举办的人口政策的小组讨论会中,探讨如何培育人才、吸引人才及留住人才,配合香港向知识型经济体转型。

培育人才

现时政府每年用在教育的经常开支约为600亿元,占政府总经常开支超过两成,专上教育占当中的四分之一。 [2] 本地专上院校在2012/13学年提供约35,000个学额[3],当中包括政府资助和自资教育。政府资助的院校运作多年,自资院校自2000年起,因时任特首的董建华定下「使香港高等教育普及率十年内达到百分之六十」的目标而蓬勃发展。政府预计到2015年,超过三分之一的适龄青年有机会修读学位课程。连同副学位课程学额,将近七成的青年人有机会接受专上教育。 [4]

随着自资专上教育市场化,衍生出来的问题亦在近年涌现,特别是个别自资学士学位及副学位课程出现严重超额收生。至2009/10学年,全日制自资专上课程的收生人数,已超过政府资助课程的收生人数,主要是因为自资副学位课程的收生人数大幅增加。 [5]根据教育局的数字,本学年有10间自资专上院校超额收生,占全港自资院校三分之一[6]。但统计处《2018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显示,五年后市场对副学位程度的人力需求低于供应量7.9%,反映现时获超收的学生,到头来可能得「学」无所用。

人力过剩的问题,也出现在教育程度达研究院的市场,反而学士学位的人力市场,五年后仍可能供不应求。

报告又预计,2010年至2018年期间,金融服务、建造及资讯及通讯这三项经济行业增长最快;制造及农业、渔业及采石等经济行业的就业人數会减少。由此可见,我们在增加教育开支、提升质量的同时,也须提防资源错配,造成浪费。善用资源,亦让更多年轻人能够真正的学以致用,减轻人才不足的压力,一举两得。智经之友认为,高等教育制度如何回应各界期望,以及如何有效地对结构性的经济转变作出及时反应,需要关注。另外,为现有专业人士提供在职学习/持续进修的机会;在顶尖的本地和国际学校,为本地家庭和海外专才(及其家属)提供足够学额;以及让年轻毕业生及创业者一展抱负的政策,均是值得探讨的课题。

吸引人才

政府于2003年根据当时的人力资源推算,到2005年,将缺乏10万名大专学历以上的人才,因此陆续改善并推出吸纳人才措施,例如「输入内地人才计划」、「一般就业政策」和「优秀人才入境计划」(「优才计划」),力求补充人力供应[7]。各种措施推出多年,但根据《2018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2018年香港人力市场的供应,仍可能较需求少14,000人,占整体需求量的0.3%。

至2011年,「输入内地人才计划」批准49,021名内地中国人来港,而「一般就业政策」共批准131,276宗,再加上2,094名获「优才计划」配额来港,现时,在港工作的非本地专业人士总计约20万人。 [8]

上述计划,特别是「输入内地人才计划」和「优才计划」,可为香港带来新职位。按照政府推算,根据「输入内地人才计划」来港就业的每名人才,平均可创造约1.5个新职位。 [9]「优才计划」每输入一名优才,平均可增加6个职位。这些职位主要属专业及督导阶层,[10]在2008至2010年间获批的1,486名专业人士中,52﹪在金融及资讯科技界工作;9﹪在艺术、文化及娱乐界工作;5﹪在学术界工作。这1,486人中,半数申请其家属来港居住。虽然这项移民吸纳计划对全球人才招手,但在2008至2010年间获批的移民中,中国籍人士占了大多数(76﹪)。 [11]另外,自2006年推出至2012年2月,只有2,415名成功申请者,远远低于政府设定的每年1,000名限额,仅占目标约四成。 [12]

智经之友建​​议检视香港现有吸引人才的政策,分析留港的诱因并跟邻近地区如上海、新加坡、韩国及马来西亚比较,加强香港在争取人才的定位。

以新加坡为例,其输入人才安排非常进取,既是移民政策,亦是长远的人口发展策略。根据政府数据,自入境处为内地及海外人才设立5项入境许可证以来,香港平均每年吸引不足3万名专才,占总劳动力少于1%。而新加坡于过去10年,平均每年吸纳7.5万名海外人士定居,当中近八成为大专程度人口。金融业情况更为明显,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统计,香港于01年金融及商业服务从业员数目为55万人,至2010年增加18%至65万人。 2001年新加坡的金融及商业服务就业人数约32万,10年后翻了一翻,跃升至近60万。 [13]智经之友认为,须从经济诱因、提供多元化住屋选择及确保高生活质素入手,方可吸引人才留港。

注:感谢智经之友李汉祥先生,冯允扬先生,黄槿先生参与智经小组讨论并提供宝贵意见。上文提到培育、吸引和留住人才的建议均由黄槿先生提出

1 政府统计处《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2012年2月
2 立法会十三题:提高香港竞争力的措施,2012年10月17日
3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自资专上教育,2013年1月
4 《2013年施政报告》,2013年1月16日
5 「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报告,2010年12月
< span style="font-size: 10px;"> 6 立法会十二题:自资专上课程,2012年11月7日
7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输入优秀人才及专业人才,2008年12月2日
8 政府统计处《人口政策督导委员会2012年进度报告书》,2012年5月
9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输入优秀人才及专业人才,2008年12月2日
10 《新闻定格.回归15年﹕中港融合与矛盾》,明报,2012年6月7日
11 立法会七题:优秀人才入境计划, 2011年6月1日
12 《新闻定格.回归15年﹕中港融合与矛盾》,明报,2012年6月7日
13 《星吸移民质素赢港一条街》 ,明报,2012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