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1-08-31 | 《经济日报》

赢在旅游重启前 先办线上特色团



全球因疫情而封关多时,可以预视,当旅游活动重启,各地将掀起一场激烈的旅客争夺战。香港要脱颖而出,便要赢在重启前,其中一个策略,是增添线上旅游的特色,吸引外地旅客参与,同时推广本港的旅游项目。

实体团停办 线上团应运而生

疫情瘫痪全球跨境旅游,主打本地特色游的旅行团应运而生。虽然碍于本港疫情反复,政府要收紧防疫措施,连带实体旅行团一度停办[1],但业界却灵活变通,加强发展线上旅游,在维持生计的同时,满足市民强烈的旅游欲望。

线上旅游有多种呈现方式,其一是将实体导赏团迁移至网上举行。主打本地深度游的活现香港,在疫情期间便举办多场线上导赏团,由导赏员透过手机直播,为团友深入介绍各个景点,并配合后勤工作室的支援,丰富参与者的体验,例如在导赏员前往下一景点期间在萤幕上展示简报,及与团友玩问答游戏等。[2]

另一种是加入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VR)技术的虚拟旅游。较初阶的做法,是在线上展示360°实境相片,如昂坪360的虚拟导赏。[3]进阶版则是让参加者戴上VR眼镜,观赏预先拍摄的旅游目的地短片,部分更配合体感装置,增加「旅程」的真实感。[4]

新常态致旅游关卡重重

线上旅游在疫情下为市民提供另类的「出走」机会,但不少人认为,当疫情减退,跨境旅游恢复,大众不再需要代替品,线上旅游便会被淘汰。要判断以上推测会否成真,或可先推演疫情后的旅游业发展。

以往不少国家都以大众旅游为发展方向,为旅客提供较公式化、标准化的旅游产品,行程一般由旅行社安排,让旅客享受舒适便利及安心的旅游。但早在疫情前,不少国家已意识到,任意扩张、规管不足的大众旅游所引致的社会矛盾和失序,如旅客和居民在使用服务、设施、休憩空间时的竞争和冲突等,将导致旅游目的地走向没落,并开始正视可持续发展旅游业的需要。[5]

至去年疫情爆发,各国为防病毒传入,陆续实施严格出入境限制措施,包括入境隔离令、检疫或疫苗接种证明、封锁关口等。[6]疫情何时完结,无从预计,但可以预视,在经历今次疫情后,无论是旅游目的地或旅客,未来均会调整旅游策略,加强公共卫生意识,并逐渐形成旅游新常态。例如要求旅客在申请旅游签证时,必须提交疫苗注射证明,或确保无受病毒感染。

 

 

若旅客入境时需要提供健康证明、接受病毒检测,甚至隔离数天,他们的旅游固定成本便会增加。这种改变,使本来较便宜的短途旅行显得昂贵,长途旅行则较划算。而隔离或疫情期间的亲身经验,或会令旅客选择旅游目的地时,考虑得更周全,例如避免到人多的地方,令以往的热门景点人流减少。[7]

出行成本上升 线上旅游可作替代?

当跨境旅游的出行成本(包括金钱及非金钱)增加,旅客出游除了考虑金钱,还要考虑个人健康、时间、目的地的卫生情况等,意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将难偿所愿。加上疫情加速旅游业范式转移,旅客对深度游、特色旅游的需求增加,旅客将要求更具深度、知识性更丰富的行程。

在上述新形势下,线上旅游便显出其存在价值。因为线上旅游的优点,在于可打破时间和地域界限,足不出户亦可周游列国,适合因目的地的公共卫生情况而却步的旅客。此外,疫情期间不少航空公司倒闭或重组,影响机位供应,可以预期,在跨境旅游重启初期,机票价格将有所提升,加剧外游成本。[8]而线上旅游可节省机票、酒店开支,对预算不足的人士分外吸引。

此外,不少国家近年因大量旅客涌至,导致居民生活及游客的旅游体验质素受损。[9]而线上旅游可将部分旅客迁移至网上,或有助减少热门景点的人流,纾缓「过度旅游」的问题。

知识层面上,线上亦不输线下。以活现香港的网上导赏团为例,除了有导赏员讲解,还有后勤在萤幕上展示简报,补充资料[10],内容比起单靠口述更丰富。亦有专营海外深度游的旅行社在疫情期间推出《VR在家深度游》,并延伸出旅游讲堂,邀请讲者更集中、详细讲解旅游目的地的历史和文化,提供更多数据和资料,满足大众知识上的追求。[11]

虽说线上旅游好处众多,但亦有局限,例如受制于电子屏幕,只能满足视觉及听觉享受。虽有部分线上旅游可提供体感装置,但始终不算普及,而一个完整的旅程,亦需要嗅觉、味觉的体验。[12]故对于着重现场感的旅客而言,实体旅游还是首选。

助旅客出行前深入了解 减低期望落差

不过,线上旅游的价值不仅在于提供旅游体验,还可作旅游推广之用。突出旅游目的地的独特形象,是旅游推广的关键。旅发局去年9月宣布重启旅游推广,并尝试以更多元化的方式进行宣传。例如邀请居港外藉人士,以及20个客源市场、热爱香港的人士成为「Hong Kong Super Fans」,由他们向亲友分享香港的特色,包括美食、艺术文化、绿色美景等,冀在开关前做好口碑,吸引外国旅客日后访港。在疫情期间,旅发局更为他们举办网上导赏团,让他们了解更多香港的文化。[13]

如上文所述,在旅游新常态下,旅客出游成本增加,出发前的资料搜集,将变得更为重要,甚至成为他们判断目的地是否值得前往的关键。虽然官方的宣传影片、旅客的口耳相传,甚或是YouTuber、旅游KOL(Key Opinion Leader)拍摄的旅游短片或撰写的文章,均可收宣传之效,但以上宣传的内容,一般仍停留在美食、打卡热点等,部分虽有介绍绿色景点,但都以自身的旅游经历为主,少有深入探讨景点背后的历史文化[14],或未能满足旅客对深度游及特色旅游的需求。

反观,主打深度游的线上导赏团,或可填补空白。这类导赏团的特色之一,是题材多元化。以活现香港的导赏团为例,主题涵盖鬼故、美食、香港基层生活、历史文化等[15],部分题材虽然偏门,却能让参加者深入认识香港鲜为人知的一面。此外,导赏员在过程中边讲解边开放提问,也是事前录制的旅游节目做不到的效果。有线上直播虚拟团的参加者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导游的即时回应和行程中的小游戏,令她很快投入其中,互动元素亦令整个游览体验更完整和吸引。[16]再者,网上直播导赏团属于实时旅行团,更能呈现目的地的真实面貌,减低期望落差。

或增过度旅游压力 需加强旅游管理

但值得留意的是,特色旅游兴起,不代表大众旅游消失。线上旅游乘疫情而起,目的亦非减轻过度旅游的问题,尤其是当此变成宣传渠道时,更有机会吸引旅客于线下亲身前往,增加相关景点的游客数量,因此在推动线上旅游之余,亦要衡量景点附近设施的负荷量,以免过分推销,弄巧成拙。

要减低旅客对当地居民的影响,智经认为可从「旅游管理」角度入手,例如由政府建立一支可持续旅游专责团队,让其为地区旅游项目建立行为守则或约章,订明政府、业界、居民和旅客的角色,一方面促进业界与社区重视彼此关系,另一方面预防旅游活动太多,抵触居民意愿,从而有利旅客、业界与社区建立长远关系。

此外,当局在制订政策时,可在各区区议会选出旅游事务专责代表,定期与旅游事务署会面,并共同规划、监督地区旅游项目,让地区持份者持续参与决策过程,公众的意见亦得以反映。[17]以上建议,均可考虑套用在实体和线上导赏团,例如在构思路线时,考虑居民意愿。

总括而言,线上旅游既能为受疫情所限的人士,提供「旅游」机会,也可让旅客在旅行前初步了解感兴趣的景点,收宣传之效,长远仍有发展空间。未来或可考虑线上线下双线并行发展,助香港发展为具高增值体验的旅游目的地。


1 谢进亨,「本地团叫停 申领款项不足2成 绿色游亿元资助有等于无」。取自晴报网站: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875644/,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2月10日;「立法会四题:旅游业的新常态」。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106/02/P2021060200558.htm,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6月2日。
2 郑朗熙,「荧幕上的旅行——疫情下的新兴旅游模式」。取自大学线网站:https://ubeat.com.cuhk.edu.hk/151-trave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2月13日。
3 「虚拟导赏」。取自昂坪360网站:https://www.np360.com.hk/tc/explore-np360/virtual-visit,查询日期2021年7月23日。
4 “360° Bryce Canyon | National Geographic,”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3gur-osvzY, last modified January 4, 2017; 「出门|全球第一间结合旅游的VR体验馆!『TripMoment VR时刻旅行乐园』在台北东区盛大开幕」。取自电獭少女网站:https://agirls.aotter.net/post/54835,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24日。
5 《香港旅游业未来规划:接通环球 连系湾区 营造社区》,智经研究中心,2021年7月,第58至59、112页。
6 Stefan Gössling, Daniel Scott & C. Michael Hall, “Pandemics, tourism and global change: a rapid assessment of COVID-19,”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2020), pp. 1747-7646; 「新冠肺炎(COVID-19)下各国/地区的旅游限制及入境管制措施」。取自KAYAK网站:https://www.kayak.com.hk/c/zh/coronavirus-travel/travel-restrictions/,查询日期2021年7月23日;《香港旅游业未来规划:接通环球 连系湾区 营造社区》,智经研究中心,2021年7月,第57页。
7 同5,第57页。
8 邱馨仪、严雅芳,「后疫时代机票贵 旅游业超前部署」。取自联合新闻网网站:https://udn.com/news/story/7241/5607331,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7月17日。
9 “’Overtourism’? Understanding and Managing Urban Tourism Growth beyond Perceptions Executive Summary,” 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September 2018, p.4.
10 同2。
11 郑朗熙,「荧幕上的旅行——疫情下的新兴旅游模式」。取自大学线网站:https://ubeat.com.cuhk.edu.hk/151-trave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2月13日;「【GLO Travel 全新深度游 安坐家中都可以去旅行】」。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962744463789020/posts/2951567084906738/,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1日。
12 同5,第224页。
13 「旅发局邀本地环球粉丝加入『Hong Kong Super Fans』以口碑宣传香港 助推动旅游业复苏」。取自香港旅游发展局网站:https://www.discoverhongkong.com/content/dam/dhk/zh_tc/corporate/newsroom/press-release/hktb/2021/02-HK-Super-Fans-C.pdf,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2月10日;「旅发局逐步重启旅游推广 针对内地大湾区等短途市场宣传」。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75341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9月15日。
14 「本地游」。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search_query=%E6%9C%AC%E5%9C%B0%E9%81%8A,查询日期2021年7月28日;「本地游」。取自hutchgo.com网站:https://www.hutchgo.com.hk/en/blog/category/香港/本地游/,查询日期2021年7月28日。
15 “WALK FROM HOME,” Walk in Hong Kong, https://walkin.hk/virtual/, accessed July 28, 2021.
16 同2。
17 同5,第172至17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