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4-03-26 | 《经济日报》

由玩Candy Crush到资讯科技起跑线



开发网络游戏Candy Crush Saga的公司King Digital Entertainment Plc.,将于美国上市集资,公司估值达76亿美元。[1]凭手机游戏《神魔之塔》闯出名堂的Magic Feature Inc.,又获内地科网公司云游巨资入股。[2]两间藉电子游戏致富的企业在前,一些坚持打机无前途的家长,费尽唇舌向子女解释之余,或许也在为孩子的资讯科技学习筹谋。起跑线上,又多了一个不能输的项目。

电子游戏不是资讯科技的全部,掌握资讯科技的人也不一定能够写出或抄出广受欢迎的电子游戏。但无可否认的是,资讯科技现已深入生活场景,香港若要过渡至知识型经济,也需关注资讯科技教育的发展。

修读学生比例下降成隐忧

从Candy Crush谈到起跑线,似乎有点夸张。但作为科网龙头的美国,也有为此忧心忡忡的声音。根据2009年的调查,美国修读电脑科学的中学生比率,自1989年的25%跌至19%;参与电脑科学考试的比率,亦因其并非重要科目而甚低。[3]

这显然不是因为电脑科学专业缺乏前景,相反,当地官方预测科技行业是美国未来数年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4],2012年的数字也显示,从事电脑相关行业人士的全年收入中位数达80,180美元[5],较全国打工仔的45,790美元[6]高四分之三。

香港学生对待资讯科技学科的态度,似乎也与美国相近。在新高中学制,中四选修资讯及通讯科技的学生比例,自2010/11学年一直下跌,由15.3%降至2011/12学年的14.5%,再缩减至2012/13学年的13.7%;而修读这门学科的学生比例,三个学年也低于经济、物理、化学、生物等热门科目。[7]本地学生何故冷待这一科,有待探讨,但可以肯定的是,资讯科技教育在香港的基础教育阶段,仍然不算普及。

为推动资讯科技教育,政府近年推出多项措施。早前发表的财政预算案,便建议向资讯科技教育表现突出的中学,加插增润课程,培育有潜质的青少年成为资讯科技专才或创业家。[8]相关拨款达7,500万元,用作资助最多十间中学,于2015/16学年开始,连续为三届新入学的中一学生,在整个中学阶段提供高阶、前沿的资讯科技教育。课程的具体内容,有待与中学校长会商讨。[9]

融入本地教学多年 现为主要学习领域

早在1998年,教育局已发表第一次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将资讯科技带到教育体制。[10]于2004及2008年发表的第二及三次资讯科技教育策略,亦进一步将资讯科技融入教学。

官方所指的资讯科技教育,大致分为两部份,一为培养学生的资讯科技知识,二为以资讯科技辅助教学。2000年发表的资讯科技学习目标[11],重心仍放在提供资讯科技学习的硬件,较少涉猎专门电脑科学。后来提出的科技教育,则集多项资讯科技知识于一身,成为八个主要学习领域之一。科技教育在小学阶段会融入常识科,初中时则由学校决定是否教授,到了高中,学生可在新高中课程下选修资讯及通讯科技学科。

由入门到专门 需要衔接

现行的资讯科技教育,小学至初中阶段以协助学生认识资讯科技及电脑运作为主,再辅以价值观教育,至于专门知识,则要待中四选修有关科目才有较深接触。[12]现时互联网普及,在基础教育阶段认识基本资讯科技及电脑运作,大概无甚争议。要担心的,反而是新一代早已掌握相关知识,再于课堂重温,或会费时失事。过去就有教育界人士批评香港的中学电脑教育落后,要到中四才教授基本电脑文书。[13]

另外,初中阶段的资讯科技课程的编排,现由校本自决。据教育局在2012年公布的调查报告,尚有2.7%的受访学校未有将电脑或资讯科技独立成科。[14]令人担忧的是,在高中的资讯及通讯科技学科,课程架构已细分至程式编写、软件开发及资讯处理等深入范畴。[15]对那些在初中阶段没机会修读电脑或资讯科技的学生而言,由入门到专门,似乎没有太多衔接空间。

与数理学科看齐 初中教授代码编程

资讯科技世界发展一日千里,就算是相关产业发展颇佳的经济体,也要不断调整教学模式,适应时代需要。在美国,便有不少志愿组织联合科网企业,推动电脑科学的普及教育。其中Code.org甚至提议各州将电脑科学跟数理学科看齐,列为核心科目。[16]全球吸引最多新创企业(start-up)落户、人均创业投资资本(venture capital)最高的以色列,电脑科学自1990年代已于中学阶段被列为与数理学科列为同等的科目,拥有丰富的教师及学习资源。[17]

发展出著名手机应用程式Skype的爱沙尼亚,政府亦于2012年与非政府组织及科网企业合作,在小学一年级开展代码编写课程。[18]课程的目的,并非要学生即时掌握代码编写技术,而是希望透过计划令学生接触一套日常难以得见的知识体系及语言。[19]手机制造商Nokia的基地、爱沙尼亚的邻国芬兰,也有意仿效此项计划。[20]

现时香港初中的普通电脑科,也有学习程序编写的部分,只是学科的课程纲要,已是1999年的产物,是否要跟上述国家看齐,或是另有方向,有待讨论。但将电脑语言视作基本语言,把资讯科技列为基础知识,是一个值得思考的方向。

须确保机会平等

除了课程设计,不同背景人士能否得到对等的学习机会,同样重要。美国有调查发现,在大学修读电脑科学的女性比例近年显著下降,2012年所颁授电脑科学相关的硕士学位只有28%为女性,比2001年的33%下跌五个百分点;另外,仅有0.4%的女性大学生会选择科技或数理等学科为主修项目。[21]

离开校园,投身职场,也有类似的隐忧。于美国硅谷工作的电脑科学专才中,黑人、拉丁裔及女性从业员比例甚低,并有向下的趋势。[22]性别、种族,以至经济条件的差异,会否影响一个人学习资讯科技的机会,以至有关专才日后的发展,也是香港讨论人才培育时需要处理的问题。按照才干而非背景分配学习和发展机会,是社会竞争力之本。在资讯科技主导的世界,这项原则不应改变。

预算案建议开设的增润课程,是香港改革资讯科技教育未来的一小步。后续的事,相信还有很多,政府也打算展开「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的咨询。[23]世界瞬息万变,许多范畴都需要适应新的变化,资讯科技教育也不例外。这有点像Candy Crush,只要世界仍需要这个游戏,我们不会有打爆机的一天,因为每过一阵子,又会有新的难关。

 

 

1  “Candy Crush maker to float”, Financial Times, March 13, 2014.
2 「写App创富 80后兄弟袋5亿 手机游戏《神魔之塔》 开发商获入股」,《明报》,2014年3月5日。
3  “Can We Fix Computer Science Education in America?”, Time, July 16, 2012.
4  同3。
5  “Computer and Mathematical Occupations (Major Group)”, Occupational Employment and Wages, U.S. Bureau of Labour Statistics, May 2012. http://www.bls.gov/oes/current/oes150000.htm
6  “Occupational Labor Statistics”,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May 2012. http://www.bls.gov/oes/current/oes_nat.htm#00-0000
7  参考教育局2010年至2013年「新高中科目调查」。
8 《二零一四至一五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4年2月26日。
9 「7,500万开『增润课』 觅中学『IT尖子』」,《文汇报》,2014年2月27日。
10「与时并进善用资讯科技学习五年策略1998/99至2002/03」,教育局,1998年。
11「资讯科技学习目标」,香港课程发展议会,2000年。
12「资讯及通讯科技课程及评估指引(中四至中六)」,课程发展议会与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07年(2014年1月更新)。
13「学界吁初中起培训人才」,《苹果日报》,2014年2月27日。
14《第三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调查报告,教育局,2012年12月。
15 同12。
16「Code.org」 网页。 http://code.org/about
17 同3。
18 “Why Estonia Has Started Teaching Its First-Graders To Code”, Forbes, June 9, 2012.
19 爱沙尼亚“ProgeTiger”网页。http://www.innovatsioonikeskus.ee/en/programming-schools-and-hobby-clubs
20 “Finland Eyes Programming Classes for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Mashable, November 17, 2013.
21 “Change the Equation” 网页资料。 http://changetheequation.org/half-empty
22 “Blacks, Latinos and women lose ground at Silicon Valley tech companies”, San Jose Mercury News, February 13, 2010.
23「教育局局长出席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特别会议致辞全文(只有中文)」,新闻公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4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