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21-09-20 | 《星岛日报》

入座限制扰乱供求 表演门票的订价难题



随着疫情稳定,歌手、演员等各类表演者,终可重踏台板,恢复举办舞台表演活动。[1]惟在限制入座人数的社交距离措施下,供求进一步失衡,门票销售要面对内忧外患。内忧是,由于入座限制,以疫前价格售卖门票,势难收支平衡,但订价过高,又怕无人问津。外患是,入座限制减少门票供应,令非法炒卖门票的黄牛党,显得特别猖獗,一般市民更难购票。于是主办单位各出奇谋,透过提供不同类型的门票,或从订价入手,尝试平衡供求或提高收入。这些方法能否奏效,又会否助疫后的演出活动杜绝黄牛?

因应疫情反复,本港的表演场所一度关闭,重开后规定入座率可达场地座位数量的一半、七成半[2],到最新放宽至85%。[3]这段时间,不少演出活动均几经波折,创作歌手方皓玟首个红馆演唱会,便受疫情影响三度延期,最终落实在今年8月底举行。[4]

乐迷翘首以待多时,故当演出成事,往往掀起扑飞潮。[5]惟现时因疫情延期的舞台活动争相抢期,演出难以加场,加上入座率的规定,减少了门票供应。[6]若表演者要靠售出有限数量的实体门票以收回成本,并不容易,而粉丝要「抢飞」亦比疫情前更为艰难,同时造就「黄牛」更为猖狂。[7]这些问题激发本港表演活动的主办单位尝试不同售票方法,各种方法可简单归纳为三大类。

 

 

方式一:实体加网上直播 加大供应满足市场需求

疫情期间,由于表演场馆关闭,表演业界一度转战线上演出。[8]现时舞台表演逐渐恢复现场演出,有主办单位汲取了之前在线演出的经验,在实体门票售罄后,加推网上直播通行证,供未能亲身到现场,或买不到门票的乐迷,透过实时网上直播,隔空欣赏演出。网上直播通行证定价一般接近实体门票最便宜的价位。[9]

此举更加突破地理限制,使海外乐迷也能「众乐乐」,客观来说可扩大客群,增加收入。

方式二:特别门票添噱头提高售价

另一招是加入不同噱头,推出限量的特别门票,除了观赏位置较理想,亦可能包含其他商品、服务或特别体验,以拉高全体门票售价水平,从而带动收入。假如表演者人气够高,加价无阻销情,料更容易达至收支平衡。有「陀地歌姬」之称的独立唱作人Serrini今年4月举行演唱会,坦言为尽量维持收支平衡,门票定价较高,每场更设有一套两张、售2.8万元的「总理门票」,购票观众可获得总理彩带及场内颁授支票仪式,虽然只是作为噱头,三场的「总理门票」却全数卖光。[10]

户外自驾(drive in)演唱会在外国颇为盛行,但香港过往从未有人尝试。歌手郑中基4月时在中环海滨活动空间,举行三场户外自驾演唱会,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增设过百套车辆套票,售价6,000元,歌迷可驾驶私家车入场,停泊在舞台最前方位置欣赏表演,每车限坐4人,车辆套票开卖当天不久已迅速售罄。车辆套票连带提高是次演唱会的售价门坎,最便宜的座位门票售800元,比郑中基对上一次2019年红馆演唱会的最高票价780元还要贵[11],当然这也涉及场地可容纳的观众数量有别等因素。

方式三:荷兰式拍卖 售价逐日递减

YouTube频道「试当真」将于10月举行两场集戏剧、歌舞、栋笃笑的现场表演,决定一反传统,采用荷兰式拍卖(Dutch auction),即类似钱大妈的清货方式,不断降价卖飞,希望对抗黄牛,引起热议。该两场表演的票价划一,由1万元开始,每日降价,最终减至10元,交由观众自行选择心水的票价入手。[12]

门票于8月9日开售,试当真每天公布前一天发售数据,第一天售出13张1万元门票,其后分别售出5,000元门票4张、2,000元门票61张,和1,000元门票1,550张,并于第五天降价至800元时沽清。[13]

有经济学家接受传媒访问时分析,在此价格机制下,表演者能够向每个消费者收取最接近其心中的最高愿付价钱(maximum willingness to pay),榨取消费者盈余(consumer surplus,即消费者愿意支付价钱减去实际支付价钱),对表演者最有利。新机制亦比传统的售票机制有效率,有助打击黄牛。传统售票机制下,某个价格的票有太多人愿意购买,故要配给,按排队次序分配门票,使黄牛可从中获利,相反新机制下,门票落入愿付价钱最高的消费者手中,他们往往在黄牛出现之前已经入手。[14]

另一方面,对于试当真这类的新型网媒,其所拍的影片是公共物品(public good),任何人都可以观看,难以估算自身的市场价值。透过荷兰式拍卖或钱大妈式清货售票,试探有多少支持者愿意为这个团体付出真金白银,而又愿意付出多少金钱,可作为日后再开骚或接拍广告订价的参考。[15]

拍卖价高者得 穷拥趸无法欣赏

黄牛问题困扰香港观众多年,近年炒卖者还利用自动程序,在一手票务市场攫取大量门票,令人关注,甚至有意见要求政府介入。[16]疫情期间表演活动供求失衡情况更为严重,到底以上方式在疫后能否沿用以打击黄牛?

方式一加设网上直播门票,大大增加了门票供应,满足部分未能成功购买实体门票的乐迷,可减少他们光顾黄牛的机会。不过现场演出和网上直播的体验始终有别,只要想亲身到场的观众多于实体门票供应,相信黄牛仍然有生存空间。

方式二和三均令观众要付出更高价买票,变相提高了入场门坎,虽然某程度上增加黄牛取得大批门票的难度,但如表演者人气爆灯,经计算有利可图后,黄牛仍会以高价大举入市。

方式二和三同时将经济能力较差的人如学生,拒诸门外,产生了「不公平」的质疑。这正是拍卖方式一直未能成为演出活动售票主流方式的原因。有经济学者解释,最受欢迎的歌手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分配门票给拥趸入场,而非要赚尽。透过拍卖价高者得,虽然有助杜绝黄牛,但许多歌手的乐迷收入不高,在拍卖中单纯比并财力,根本无法与他人竞争。反而使用传统的售票方式,即使乐迷财政能力较弱,也可透过早早在实体售票处排队,以付出额外时间与其他人竞争,购入较便宜门票。[17]

实名制入场 买飞要考试 保障真粉丝?

要在杜绝黄牛的同时,确保缺乏财力的粉丝购得门票,有些人认为实名制更加可行。但这种售票方式未必受主办单位欢迎,因为执行时要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表演如在大场馆举行,可能要花数个小时核实身份,方能让所有观众入场,而场馆外亦未必有足够地方供观众排队。

如果核实身份的目的,是确保购票者和进场者为同一人,无疑需要耗费大量资源,但如果核实的作用,纯綷是确保购票者和进场者皆为真粉丝,其实是有替代方案的。近年海外以至香港,有主办单位尝试加入另类购票门坎——要求消费者考试及格,才可完成购票,或得到优先购票的资格。试题内容多与表演者相关,有一定难度,以确保购得门票的均是真粉丝。[18]

在购票程序上加入考试环节,好处是可以打击利用自动程序攫取大量门票的黄牛集团,令其花更多时间才能进入购票页面,把门票留给更快答对题目的粉丝。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黄牛也会进化,懂得整理演出者相关问题,增加在考试中取得佳绩的机会。而他们的进化,又会迫使主办单位出题愈来愈刁钻,结果出现连演出者本人都答不出来,忠粉也遭到留难的题目。[19]

考试也引发另类公平性争议,它会将新「入坑(形容迷上某些事物,如偶像、电视剧)」、单纯喜欢听某歌手的歌曲,或记忆力不好的粉丝,拒诸门外[20],令人疑惑是否没有研究过演出者的作品、历史,便不配有欣赏表演的资格?

疫情渐趋缓和,舞台表演亦回复生气,不管是老中青、主流与独立的表演者,都争相抢期开骚,惟为了在入座人数比例受限下力争收支平衡,同时杜绝黄牛,主办单位需要在售票方式多花心思,并小心影响真正粉丝欣赏演出的机会。


1 「演出」。取自Timable网站:http://timable.com/search?cf=sh,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
2 「政府进一步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7/13/P2020071300843.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7月13日;「康文署公共服务最新安排」。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clpss/tc/webApp/NewsDetails.do?id=15336,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3月31日。
3 「政府维持大部分社交距离措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107/07/P2021070700796.htm,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7月7日。
4 「【加推网上直播通行证】楚捻记大排档呈献 方皓玟Lost n Found演唱会」。取自KLOOK网站:https://www.klook.com/zh-HK/activity/60240-charmaine-fong-lost-n-found-live-streaming-2021/,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
5 「【黎明演唱会】红馆骚门票半小时售罄 加开两场周四优先订票」。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953583/,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5月10日;「Serrini三场演唱会门票火速售罄 最贵$28000总理门票亦被秒杀」。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897643/,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3月10日。
6 「【独家】黎明个唱向子华神偷师 周杰伦户外骚随时再挞Q」。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life/ent/realtime/2111562/,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6月27日。
7 刘传谦,「我是现场|门票炒价达$4000 Ian称冇留意:一路都唔鼓励买黄牛」。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眾樂迷/666399/我是現場-門票炒價達-4000-ian稱冇留意-一路都唔鼓勵買黃牛,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8月21日。
8 「疫情大时代 触不到的现场演出」。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054,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12月24日。
9 「【加推网上直播通行证】楚捻记大排档呈献 方皓玟Lost n Found演唱会」。取自KLOOK网站:https://www.klook.com/zh-HK/activity/60240-charmaine-fong-lost-n-found-live-streaming-2021/,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方皓玟演唱会门票公开发售特别安排–不设售票处售票」。取自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网站:https://www.lcsd.gov.hk/en/hkc/common/form/2021/fhm_tc.pdf,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我是现场|音乐会002|冯允谦 & 陈卓贤」。取自KLOOK网站:https://www.klook.com/zh-HK/event-detail/101001555-2021-this-is-concert-002/,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
10 刘传谦,「Serrini下月麦花臣开骚 最贵门票定价$28,000:系普通人嘅赞助」。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眾樂迷/594099/serrini下月麥花臣開騷-最貴門票定價-28-000-係普通人嘅贊助,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3月3日;「Serrini三场演唱会门票火速售罄 最贵$28000总理门票亦被秒杀」。取自TOPick网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897643/,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3月10日。
11 「郑中基中环海滨个唱优先订票 6000元车辆套票极速售罄」。取自明报OL网站:https://ol.mingpao.com/ldy/showbiz/latest/20210312/1615528260605/,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3月12日;「郑中基 | Drive In Ultra : WEE are Ronald Cheng | 自驾演唱会 2021」。取自KLOOK网站:https://www.klook.com/zh-HK/event-detail/101000530-2021-drive-in-ultra-concert/,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郑中基 One More Time 世界巡回演唱会 - 香港站 记者招待会」。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wowmusichk/posts/10156090389857153/,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
12 「试当真一周年现场版(暂名)」。取自快达票网站:https://premier.hkticketing.com/shows/show.aspx?sh=TRIAL1021,查询日期2021年8月26日;曾晓玲,「未来城市:试当真 卖飞经济学 MIRROR唔啱使?」。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副刊/article/20210815/s00005/1628965006411/未來城市-試當真-賣飛經濟學-mirror唔啱使,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8月15日。
13 曾晓玲,「未来城市:试当真 卖飞经济学 MIRROR唔啱使?」。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副刊/article/20210815/s00005/1628965006411/未來城市-試當真-賣飛經濟學-mirror唔啱使,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8月15日;「阿妈系女人 唔好买黄牛」。取自Facebook网站:https://www.facebook.com/trialanderror924/photos/a.110552117503355/287837973108101/?type=3&theater,查询日期2021年8月25日。
14 曾晓玲,「未来城市:试当真 卖飞经济学 MIRROR唔啱使?」。取自明报新闻网网站:https://news.mingpao.com/pns/副刊/article/20210815/s00005/1628965006411/未來城市-試當真-賣飛經濟學-mirror唔啱使,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8月15日。
15 曾国平,「第一个这样卖飞的是天才」。取自am730网站:https://www.am730.com.hk/column/財經/第一個這樣賣飛的是天才-279822,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8月11日。
16 「炒卖黄牛门票」。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s://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819ise04-ticket-scalping.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月30日。
17 同14。
18 黎嘉颖,「【BTS】台湾骚防黄牛买飞要答问题 粉丝呻难到有钱都买不到」。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article/111928/,最后更新日期2017年8月15日;「SERRINI 『I’M (NOT) FINE, THX.” LIVE 2021』演唱会Part 2 暨新碟大型发布派对 观众买飞前要先考试?」。取自KKBOX网站:https://www.kkbox.com/hk/tc/column/showbiz-0-5824-1.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1年5月17日。
19 许雅淳,「蔡依林高雄购票出题遭嫌太难 致歉:被骂应该」。取自中时新闻网网站: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91217004933-260404?chdtv,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2月17日。
20 「不分年龄大会考就在本周末!演唱会买票出试题,到底为难了谁?」取自ETtoday星光云网站:https://star.ettoday.net/news/1284449#ixzz75kKQbPqT,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