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4-04-04 | 《经济日报》

「初创之国」以色列



香港首富李嘉诚早前接受传媒访问,借以色列的科技发展勉励港人提高竞争力,引起不少人谈论本地的科技产业发展。究竟香港的科技产业是否落后于人,公共政策又该如何配合?

公帑支援不少

回溯特区成立之初,政府已提出发展创新及资讯科技产业。2000年成立的创新科技署,以及先后建成的数码港和科学园,均是相关政策的产物。曾荫权担任行政长官时,也将创新科技产业纳入六大优势产业。

截至今年1月,成立15年的创新及科技基金已资助3,734个计划,涉及80.4亿元拨款,以金额计算,拨予电气及电子业的份额最多,占总拨款额32%,其次是基础工业(21.7%)和资讯科技业(21.5%),随后的生物科技,亦占7.9%。

制订政策、成立部门、批地拨款,投入创意及科技产业的公帑,绝对不少。然而审视政府投入研发项目的开支,于2012年仅占本地生产总值约0.73%[1],远低于台湾(2.45%)及韩国(2.64%)。[2]

在2013年公布的一项全球创新指数中[3],香港排名第七,在各分项指数中,「基建」和「市场成熟度」更位列第一,「商业成熟度」亦占据第三位,为香港取得不少分数。但在「知识及科技输出」和「通讯、电脑及资讯服务出口」分项,香港只分别排在第80和118位,反映尚有不少落后于人的地方。

由创新到商品化

近来热门手机游戏《神魔之塔》获内地科网公司收购,引起一轮有关初创企业的讨论。有论者批评此游戏抄袭日本作品,无原创性可言。从创作角度看,此说有其道理,但若从发展产业的角度看,这宗上亿元的交易,也给香港另一启示:
原创性固然重要,如何将新产品带到市场,也是关键。

与神魔之塔比较,德国的科网公司Rocket Internet,更是「抄出个未来」的典范。[4]该公司的营运模式,是将已于海外取得成功的初创产品,以专业的金融及营销团队重新包装,再于其他市场推出。这种模式为Rocket Internet带来每年超过3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以电子商贸业务最为成功,包括将美国电子商贸平台Zappos重新包装,打进欧洲市场。

环境艰难 造就以色列成「初创之国」

如何研发独特的产品并成功商品化,2009年出版的《Start Up Nation》一书[5],对「初创之国」以色列的深入分析,可资借鉴。

书中指出,以色列自二战后立国以来,便因宗教信仰及其他历史而被周边阿拉伯国家围堵、杯葛,产品只能出口至远离以色列的地区。由于运费高昂,企业家都将生产重点放到体积较小的电子零件,互联网、软件、电讯等较不受地域限制的业务。

本土资源贫乏,也造就以色列藉发展科技改善生产力的土壤。因当地水资源缺乏而被广泛应用的滴灌技术(drip irrigation),便是一例。滴灌技术为一种节省用水的灌溉方式,透过于泥土中铺设管道直接向农作物根部进行灌溉,避免水份因停留在农作物或泥土而蒸发,能有效减少用水量。现时以色列公司Netafim的滴灌技术,领先全球。另外,书中认为以色列文化中对失败尝试的宽容;不盲从上级,敢于表达意见的非层级化精神(nonhierarchical culture);以及国民服兵役时建立的人际网络和解困能力,亦有助国民培养创新精神。

贴钱买创投

在政策层面,以色列政府在1980年代开始与美国合作,推出研发基金BIRD[6],予两国合作的企业申请,协助以色列的产品开拓美国市场。基金的特色有点像配对服务,促成美国企业及以色列的研发公司合作,并分别提供支援,免除美国企业管理研发部门的成本,也协助以色列公司了解市场运作,继而调节研发方向。

另外,苏联解体后,大批俄籍犹太科学家涌入以色列。有见这些科学家欠缺营商技巧,以色列政府推出先导计划Yozma,以一亿美元成立十个创投基金。每个基金均有以色列创业投资者、外国创投公司,以及以色列投资公司或银行参与,政府会因应募集所得发放相应的投资。若基金成功,外国创投公司可以优惠价购买政府手上的股权。这意味投资风险有政府分担,项目成功后又能以较低成本取得控制权。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些政策款待资本家,公帑应否用于商业投资,也值得商榷。无论如何,以色列确实吸引了不少创投资金。根据以色列政府网站的资料,现时当地有70个创投基金,2012年共筹得约六亿资金。[7]

回到香港,在本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提出以「企业支援计划」,取代现有的「小型企业研究资助计划」,让私营公司在保留项目知识产权的情况下,获得较以往更多的研发资助;创新及科技基金亦准备向六所大学提供科技创业资助,促进它们将科研成果商品化。[8]

成功非朝夕,香港亦不是以色列。然而创新的精神与社会教育及文化氛围有莫大关系,智经于早前的评论已指出资讯科技教育的重要性,其他政策如何配合,值得社会讨论。

 


1「创新及科技基金拨款概览(截至2014年1月31日)」,创新及科技基金网页,http://www.itf.gov.hk/l-tc/StatView101.asp
2「真正『智慧香港』的科技政策在哪里?」,《星岛日报》,2013年11月13日。
3 Cornell University, INSEAD, and WIPO, “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3: The Local Dynamics of Innovation”, Geneva, Ithaca, and Fontainebleau, 2013.
4“Copycat Business Model Generates Genuine Global Success for Start-Up Incubator”, 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7, 2014.
5 Dan Senor and Saul Singer, Start-Up Nation: The Story of Israel’s Economic Miracle, Twelve, 2009.
6 全称:Binational Industri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Foundation
7“Venture Capital in Israel”, Invest in Israel website. http://www.investinisrael.gov.il/NR/exeres/A19A138D-87A7-416B-8D62-1C968E035E13.htm
8《二零一四至一五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4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