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4-04-09 | 《经济日报》

网络中立:有牌冇牌也要面对的挑战



過去一年,關於電視廣播的爭議甚多。由為何否決發牌予香港電視,到流動電視為何會觸犯《廣播條例》,焦點眾多,一般市民已搞不清討論重點,也不知道還有多少「龍門」。

撇除法例條文爭議,現階段的討論大致圍繞放送制式及接收方法。但關於電視廣播,其實尚有許多值得討論的話題。放眼世界,寬頻普及,互聯網電視漸成氣候,在歐美國家更帶出互聯網使用原則的爭議。這方面,香港不可不察。

影片網站 威脅傳統電視

互聯网電視的發展在香港未算蓬勃,但在歐、美和中國已漸入主流。以美國為例,當地的電視行業,向來由收費有線電視主導。然而數碼影片供應商Netflix,以至YouTube、Vimeo等影音網站的崛起,正在改變行業生態。其中的Netflix,以網上電影租賃服務起家,後以月費方式營運網上電影頻道,在全球擁有超過4,400萬用戶[1],當中美國的訂戶達3,340萬,超過有線電視HBO的2,850萬。[2]

Netflix的競爭優勢是,用戶不再是單純的接收者,更可決定何時觀看甚麼節目。Netflix也能從網絡收集用戶觀看節目的數據,藉以了解觀眾口味,探索受歡迎節目的製作方程式。2011年開始,Netflix自行製作節目,與傳統電視台正面交鋒。其在2013年播出,由著名導演David Fincher執導的「紙牌屋」(House of Cards),不只在本土大熱,也備受海外觀眾歡迎。[3]

網絡電視亦步亦趋,在2013年,美國九大有線影片供應商(即傳統收費電視供應商)的訂戶首次減少,流失了174萬戶觀眾,佔用戶總數0.1%。[4]雖然2013年美國傳統電視的廣告收入(664億美元),仍較視頻廣告的收入(425億美元)高56.2%,但過去兩年,視頻廣告收入均錄得雙位數字的年度增長(2013年,+13.9%;2012年,+16.6%),只得單位數字升幅的傳統電視(2013年,+2.9%;2012年,+6.3%),可謂相形見絀。[5]

流量太大 不勝負荷

網絡電視普及,其發展局限也浮現。網絡電視的高質畫面及大量影片選擇,建基於強大的網絡基建。假如網絡服務追不上視頻用戶增長,網絡電視便會被迫停止服務。在2013年,Netflix佔去美國互聯網高峰時段下載流量(downstream traffic)的31.6%。[6]去年聖誕期間,美國、加拿大及拉美地區,由於有太多用戶收看Netflix的節目,令伺服器不勝負荷,要暫停運作兩小時。[7]

「網絡中立」的危機

為確保流量暢通,Netflix近日與美國最大互聯網服務供應商Comcast(同時為最大有線服務供應商)達成初步協議,付費換取更流暢的寬頻服務。這看似解決了網絡擠塞的問題,卻觸及「網絡中立原則」(net neutrality)這項自互聯網建立以來奉行的重要規條,引起不少爭議。

根據「網絡中立原則」,所有於網絡流通的資訊,該受同等待遇,網絡供應商及政府不得透過提速、減速,阻礙某些資訊流通,以保障互聯網自由,並鼓勵創新。[8]Netflix付費獲取更流暢服務,令人擔心此例一開,會削弱後起之秀或小型的內容提供者的競爭力。因為其他競爭者,未必如Netflix財力雄厚,面對大型網絡供應商時,也缺乏議價能力,可能令市場發展向大公司傾斜,影響資訊流通。[9]更甚者,大財團可以透過收購網絡基建,間接操控網絡資訊,以至趕絕不受大財團歡迎的經營者,威脅言論自由。

歐美取態

歐洲議會早前通過一項有關電訊服務立法的草案,對「網絡中立原則」有重點處理。草案建議禁止電訊公司透過減速、阻礙接收等行為打擊競爭對手,同時建議網絡供應商於不干擾到其他顧客網速的前提下,為用量大的數碼電視公司及載有敏感數據的雲端服務商,提供專門服務。[10]

當然,要付出代價鋪設寬頻的網絡供應商為個別受觀迎的網站買單,不見得全然合理。早前美國哥倫比亞地區上訴庭,便裁定聯邦通訊委員會不能介入網絡供應商及內容提供者的寬頻服務商業協議。

香港有速度

香港的網絡基建完備,鮮有網絡擠塞的問題,事實上,香港的網絡基建甚至領先全球。雲端服務供應商Akamai今年一月發表報告,指出香港於2013年第三季中高峰時段的連線速度,達每秒65.4MB,全球最快,遠勝美國的每秒37MB。另外,由香港中文大學營運的非牟利機構香港互聯網交換中心,免費與網絡供應商連線,使本地網絡之間的數據交換無需繞經海外國家,通訊速度大大提升。[11]縱然如此,要維持健康的互聯網生態,香港有需要及早制定有關「網絡中立原則」的政策。

除基本建設,內地以至亞洲的龐大市場亦為香港的電視業發展提供了誘因。內地網絡電視發展頗為蓬勃,近年熱門的外購韓、美劇集,均為購買其版權的視頻網站帶來大量收視。[12]另外,內地觀眾習慣以數碼電視收看外地不同節目,開發商小米研製、被稱為「小米盒子」的機頂盒,以數碼形式接收及播放電視劇[13],推出時大受內地和香港觀眾歡迎,迅速被搶購一空。[14]類似的技術興起,令影視作品更易衝出本土,開拓海外市場。

2007年起,無線電視及亞洲電視開始數碼地面電視廣播,踏出本地數碼電視發展的重要一步。[15]現在香港電台也有營運數碼頻道[16],但本地數碼電視行業仍處起步階段。香港電視行業曾有輝煌年代,電視劇遠銷南洋、美加等地,為打造香港品牌作出重要貢獻。2012年本地文化及創意產品出口達5,379億元,其中視聽及互動媒體產品仍佔最大部份,佔73.2%。[17]數碼電視的戰國時代經已開始,香港該把握資訊科技革命帶來的機遇,讓富有創意的頭腦發揮所長,燃點本地文化創意的火焰。

 

 


1 “Company Overview”, Netflix, https://pr.netflix.com/WebClient/loginPageSalesNetWorksAction.do?contentGroupId=10477&contentGroup=Company+Timeline.
2 「世局解碼:大數據催化網絡電視革命」,《明報》,2014年2月25日。
3  同2。
4 “Major Multi-Channel Video Providers Lost About 105,000 Subscribers in 2013”, Leichtman Research Group, http://www.leichtmanresearch.com/press/031414release.html.
5  資料來源:eMarketer
6 “Global Internet Phenomena Report 2013”, Sandvine.
7  同2。
8  The Open Internet Guid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Last reviewed January 28, 2013.
9 “Comcast and Netflix Reach Deal on Servic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3, 2014.
10“Net neutrality: Industry MEPs want stricter rules against blocking rival services”, European Parliament Press Release, March 18, 2014.
11 香港互聯網交換中心簡介網頁。http://www.hkix.net/hkix/whatishkix.htm
12 「《纸牌屋》第二季是怎樣完整引進中國的」,紐約時報中文網,2014年02月20日。http://cn.tmagazine.com/film-tv/20140220/tc20cards/
13 「『越獄盒子』貴原價一倍」,《蘋果日報》,2014年3月13日。
14 「互聯網機頂盒:盒子裡賣的什麼藥?」,新華網,2013年3月24日。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3-03/24/c_124495943.htm
15 「香港進入數碼廣播新紀元」,政府新聞公報,2007年11月26日。
16 香港電台網頁。http://rthk.hk/about/dtt/intro.htm
17「專題文章:香港的文化及創意產業」,《政府統計處統計月刊》,2014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