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4-04-16 | 《经济日报》

从国策解读能源组合咨询



环境局正就香港未来的发电燃料组合咨询公众,当中提出两个方案,分别是提高以天然气作本地发电的比例,以及从内地电网购入电能。[1]其中向内地电网买电的建议,备受关注,理由是这不只关乎发电燃料组合,也涉及能源来源地的重新编配。另外,内地选用甚么燃料发电,香港能否过问,内地供电的稳定性和售电价格,港方又如何控制,皆为此方案带来的问号。

面对这些不确定,公众自然期望多加了解。要减少疑虑,我们需要探讨内地的电能政策和市场运作。

增清洁燃料

要了解为何会有向内地购电的建议,先要明白政府进行这次咨询的背景。根据咨询文件,本港现有的发电机组,部分行将退役。替换之时,正好思考发电的能源组合是否需要调整。

香港本地几乎没有可供发电的天然资源,两间电力公司中华电力(「中电」)和香港电灯(「港灯」)的发电燃料,一向从外地购入,也有直接由内地输入核能。参考2012年的数据,香港的发电燃料组合,以煤炭为主,占53%,其余依次为由内地大亚湾核电站经专线输港的核能(23%)、天然气(22%)以及燃油和可再生能源(2%)。[2]

鉴于发电是本地空气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占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66%,港府自1997年已不再批准电力公司兴建新的燃煤发电机组,现有的机组,亦将于2017年起陆续退役。[3]为进一步减排,环境局承诺在2020年前将碳强度[4]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五至六成。[5]方法之一,是采用更清洁的燃料组合。

两个方案 成本均增加一倍

选择甚么燃料,取决于政府采取哪个发电方案。咨询文件中,煤电比重被大幅削减,由55%降至10%或20%。政府提出的两个方案,核能均占两成,余下的部分,一是由提高本地天然气发电比例填补,二是从内地电网购电。

两者各有利弊。由于天然气污染物排放低于煤炭,提高以其发电的比例,有望减少本地发电造成的污染。但天然气的价格较高,价格波幅亦大,或导致本地电费上涨。咨询文件估计,燃料成本及发电机组的设置,将令燃气发电成本较2008至2012年间增加一倍。

至于向内地电网购电,除了额外的输电成本,本地亦需投资设置后备发电基建,以应付用电量突然大增时的需求。相较于2008年至2012年间的发电成本,从电网购电的单位成本,预计将同样增加一倍。

咨询文件未有详列两个方案的电价计算方式。暂且假定政府的推算准确,下一步问的问题是,从内地电网输电,技术上可行吗?

引入内地电能 始于1990年代

其实早在1994年,香港已开始自内地输入电能。中电现时由大亚湾核电站输入的核电,满足了本地近四分之一的电力需求。至于用于本地发电的燃料,目前香港的天然气,部分也是经由内地的西气东输二线天然气管道,自土库曼输入。

此外,内地的中国南方电网公司(南网),亦已经涉足本地电力市场。去年年底,中电联手南网耗资240亿港元,买下美资埃克森美孚在青山发电有限公司的六成股权,令南网成为青山发电第二大股东。[6]另有报道指,青山发电A厂在2012年7月意外停产,其间广东向香港供电60万千瓦,是1979年以来南网首次向香港售电。[7]

通过电网输入及输出电力,世界各地亦不乏例子。北美的加拿大、美国及墨西哥均有联网安排。英国、瑞士及德国亦有从法国输入电力。法国是全球最大电力出口国之一,主要燃料为核能,每年可赚30亿欧元。[8]

因此,向内地购买电能,概念并不新鲜,技术亦可行,关键是会否得出两地乐见的结果。

购电转移碳排放?

据咨询文件提出的方案,内地电力可经南网输入。现时南网负责中国南部五省的电网业务,覆盖2.3亿人口。[9]文件称,从内地电网购电可让香港得到更多元化的能源组合,例如从云南输入的水电等。

但参考南网的资料,以煤、石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发电的火电,依旧为南网电力的主要来源。去年9月底,南网总装机容量2.14亿千瓦,火电、水电和核电各占53.1%、41.8%和2.9%。[10]当中水电的主要来源──云南和贵州,均为季节性水电,旱季时的供电量会大幅减少。有学者指出,多年前南方五省电荒,就是因为夏季缺水,令水电骤降六成。[11]

再参考自南网购入九成电力的澳门。2008年,澳门电力公司与南网签订了一份为期十年的合约,透过珠海和澳门两个电网相互连接,由广东省珠海市输入电力。不过合约未有订明发电的来源或燃料组合,香港若以类似合约从南网购电,可能也无法控制未来的发电能源组合。

向南网买电,也有将减排责任「外判」的嫌疑。本地用电量在2008至2012年间的年均增幅为1.3%。若以年均增长率1%至2%的趋势计算,预计2023年的总用电量将增至约500亿度电。用电需求增加,如香港从内地买电,或许只是将碳排放转至内地,无助纾缓全球暖化,并加重内地污染。

国策挺减排 核能再起

不过,我们也有毋需过虑的理由。在加快改善空气质素的呼声之下,内地政府正加速迈向低碳经济,节能减排也是国家「十二五」规划的重头戏。

国家总理李克强在今年三月发表的最新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内地今年将加紧节能减排,并控制能源消耗总量。国家会通过发展风能、太阳能、水电及核电,继续提高非化石能源发电比重,在2013年,这一数字为22.3%。天然气、页岩气的开采和应用亦成为重点。[12]

去年中国燃煤发电比例高达69%[13],「十二五」规划下,政府目标在2015年前,将煤炭消耗比重降低到65%左右,并将天然气占一次能源[14]消耗比重,由2010年的4.4%增至7.5%。[15]

值得注意的是,备受争议的核能发电,有重启之势。今年年初国家能源局宣布,将「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计划今年将新增核电装机864万千瓦,较去年221万千瓦的新增容量,增长近三倍。[16]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中国政府曾一度叫停核电项目的建设审批,2015年之前不批准内陆兴建核电站。[17]核能重临,若香港无法控制从内地购电的能源组合,核电占本地供电的比例,或会高于咨询文件所指的两成。

内地加速电力市场化

除了能源组合,内地电力市场结构变化,也会影响香港向内地买电的实质操作。在内地,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山雨欲来。现时距上次国家电力改革,超过十年。为打破垄断,促进电价市场化,2002年国务院正式批准《电力体制改革方案》。[18]

该次改革可归纳为「政企分开、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部分已经完成。如「厂网分开」,即将原先国家电力公司管理的资产按发电和电网两类业务划分。本港政府有意向其购电的南网,于该年年底挂牌上市,覆盖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海南五省。另一间电网公司国家电网,则负责其他区域的电网业务。五大发电集团亦于同期成立。[19]

目前国内电力行业的四个环节,包括发电、输电、配电及售电。[20]当中发电环节已逐步开放竞争,输电和配电则带有垄断性质,但最终电价仍由政府决定。沉寂十余年,新一轮改革呼声不绝。有报道指,国家能源局已在三月初将新电改方案上报国务院,电力交易会否进一步市场化成为重点。有指,电网将逐步退出售电市场,发电和用电企业可绕过电网自主交易,逐步由市场决定发电和售电价格,输配电价则会跟从政府制定的价格机制调整。[21]

若上述改革方向成事,对于香港也是利好因素。因为倘若改革成事,国家电网及南方电网将主要负责输配电,选择发电企业的权力,将会分散,香港作为用家,理论上可与发电方直接对话,取得更大的议价空间。然而咨询文件暂时只提出本港经由南网输入三成电力,在现行体制下,选择发电企业的权力,仍在南网手中。因此内地电力市场改革的结果,将会是本港是否向内地购电的重要变数。

内地能源需求大

除了电力市场的结构,内地的用电需求连年上升,输电供港,会否加重内地电力供应负担。据南网预测,今年广东电力供应仍然超出内地需求,意味输电供港也不会导致内地缺电。[22]但长远而言,内地始终要面对能源短缺的挑战。

英国石油公司去年发表世界能源统计指,2012年全球天然气占能源消耗总量的比重平均为23.9%,内地只有4.7%,有较大提升空间。[23]另据通用电气去年发表的报告,中国天然气需求量将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2025年的年需求量,将较目前增加1.6倍,达到近4,000亿立方米。[24]内地天然气需求日增,但港府与国家能源局已于2008年签署《谅解备忘录》,确保内地未来20年继续向香港供应核电和天然气。[25]

不过,去年下半年国家能源局发表的《南方电网发展规划(2013-2020年)》预测,中国南方五省的用电量到2015年将达1.05万亿千瓦时,「十二五」年均增长8.3%,「十三五」(2016年2020年)期间则为5.3%。整体用电需求上升的同时,「西电东送」的规模也正随着西部省市本身经济增速,面临挑战。[26]

电价上升无可避免

电力短缺会否带来价格上涨,又是另一问题。这令人联想到连年增加的东江水收费。港府每年从广东省购入东江水,满足本地七至八成的用水需求。由于人民币升值及粤港两地出现通胀,2012年至2014年购买东江水的费用,年均增幅超过5.7%,三年的水费分别为35.38亿、37.43亿及39.59亿港元。[27]

至于输港电价,去年报载绿色和平关于发电燃料价格的调查,南方电网的「西电东送」模式为每度电0.39元人民币(约0.5港元),与核电价格相若(0.52港元)。西气东输的天然气成本最贵,为每度电1.09港元。[28]

咨询文件提出的燃料组合方案之外,是否还有第三种可能?早前政府有意加大核电比例,但民间阻力较大。另受本地环境所限,低污染的可再生能源供应也很难大幅增加。调整能源组合的空间,似乎不大。至于发电燃料的来源,若不从内地输入,便要考虑到海外采购的成本。不管是走哪一条路,可以确定的是,若要减少发电的污染,我们便要有缴交更多电费的准备。

 

 

1  《未来发电燃料组合咨询文件》,环境局,2014年3月。
2  同1。
3  同1。
4  碳强度是指以每单位本地生产总值计的温室气体或碳排放量。
5 《香港应对气候变化策略及行动纲领》,环境局,2010年9月。
6 「中电伙国企染红港电厂」,《东方日报》,2013年11月20日。
7 「环团促西电东送取代核电」,《明报》,2013年11月4日。
8  Nuclear Power in France, 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 February 2014. http://www.world-nuclear.org/info/Country-Profiles/Countries-A-F/France/.
9  中国南方电网,http://www.csg.cn/gynw/gsjj/201310/t20131021_70288.html
10 同9。
11「环境局没有告诉你的买电问题」,《信报》,2014年3月31日。
12《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中国政府网,2014年3月5日。
13「国家能源局发布2013年全社会用电量」,国家能源局,2014年1月14日。
14 一次能源又称自然能源,它是自然界中以天然形态存在而不需加工转换的能源。例如:煤炭、石油、天然气、水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海洋能、地热能等。http://www.gdse.gov.mo/chn/GDSE_Pages/info.asp
15「国务院关于印发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的通知」,国家能源局,2013年1月1日。
16「国家能源局局长:坚决发展核电」,国家电网公司,2014年3月24日。
17「中国的核能发展」,中电集团,https://www.clpgroup.com/nuclearenergy/chi/industry/industry7_3.aspx
18《国务院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中国百科网,http://www.chinabaike.com/law/zy/xz/gwy/1333796.html
19「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备忘录及2002年改革大事记」,中国新闻网,2002年12月30日。
20 由发电厂输送电力往各负荷中心的过程统称为「输电」,而由负荷中心配电至客户楼宇则称为「配电」。
21 「新一轮电改提上日程 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呼之欲出」,《21世纪经济报道》,2014年3月18日。
22 同7。
23 「内地增用天然气 龙头润燃续扩张」,《iMoney智富杂志》,2014年3月22日。
24《中国的天然气时代:能源发展的创新与变革》,通用电气,2013年11月。
25《回应两地能源合作的几个问题》,环境局,2008年9月22日。
26「国内首个“十三五”电网规划出炉」,中国南方电网,2013年9月16日。
27「发展事务委员会2013年3月26日举行的会议关于东江水的供应及水质的背景资料简介」,立法会秘书处,2013年3月22日。
28 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