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02-06

坐上高增值快车 香港物流业的未来



本地物流业的发展,其实一直存在隐忧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上周发表一篇论及香港物流业的网志[1]。事后传媒的报道焦点,大都放在他勉励业界为欧美空运安检收紧做好准备,网志中花了相当篇幅谈论的高增值物流服务前景,反而得不到很多关注。这可能是因为同样话题在过去多年已经讲得够多,社会上也不乏促进行业发展的意见。但即使如此,本地物流业的发展,其实一直存在隐忧,需要各界面对。

贸易及物流业乃香港最主要的经济支柱,根据政府统计处最新数字,贸易及物流业在2006至2010年间一直是占本地生产总值最大、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在2010年,就为香港带来4,396亿(港元,下同)的增加价值,占本地生产总值的25.3%;就业人数约78万,占总数22.4%。单是物流业,也为本地生产总值贡献4.7%(即825亿),并为全港提供5.5%的就业机会(即约 20万个职位)[2]

""

内忧外患?

内忧外患?

这种庞大的贡献,近年有放缓迹象。贸易及物流业在2005至2010年增加价值,平均每年上升2.3%,低于2000年至2010年的3.7% ,2010年的就业人数与2005年相比,更出现3.7%的负增长[3]。近几年的变化,部分可以归咎金融海啸和欧债危机,但早在金融海啸爆发前,业界已察觉本地航运业增长放缓[4]。香港葵青货柜码头2004年前是全球最繁忙的货柜港口,但其后陆续被新加坡、上海取代,现排名第三。另外,2011年全年,深圳港完成标准货柜箱吞吐量为2,257万[5],较香港的2,440万个标准箱仅少7.5%[6]

被迎头赶上,原因众多,成本较高是其中一个。粤港两地的港口服务相同的经济腹地,货物从珠江三角洲东部经陸路拖运到香港,再送至美国西岸,比经深圳盐田的成本高,大概每个40 呎标准货柜要高出280美元。如果用驳船经深圳西部港口运输,成本则比用驳船经香港低160美元,其主要原因是香港的码头处理费比深圳高出约100美元[7]

土地供应无法配合行业增长,也可能是一个原因。在2011年前十年,港府只推出两幅位于葵涌和青衣的物流用地,虽然地政总署另有用地以短期租约形式租予业界,但由于租期极短,业界难以计算投资成本,帮助有限[8]。道路基建能否配合持续增加的运货量,是另一个难题。路面挤塞会增加运货成本,在一个高度发展的城市建立这些配套,并不容易[9]。加上政府近年不断收回用作临时停车场的官地,令货柜车司机难以觅得泊位,也影响了物流业的发展[10]

政府不是没注意到这些挑战,而且提出过不少政策和措施。例如在2010年和2012年先后于青衣推出两幅合共4.8公顷的用地,规定用作提供「第三方物流」[11]服务,并计划在今年初推出另一幅约两公顷的物流用地作公开招标。政府亦有计划将屯门西一幅3.8 公顷土地发展为现代化的物流中心,现正进行交通及生态评估[12]

但同时间,部分政策和措施的进度未如理想,甚至未有落实。例如2003年的施政报告提出在大屿山兴建楼面总面积达60 万平方米的物流园,提供包括较传统的运输及货运代理,以至标签、退货管理、拣选和分包等增值服务[13],藉以巩固本港运输和物流枢纽地位,但计划扰攘多年,未见落实。2008年,政府又选定青衣西南部计划兴建十号货柜码头,当时预计该发展计划的初步可行性研究会在2011年年初完成[14],但到今年一月,政府仍表示要多等数月[15]

以高增值迎战

面对各种困难,转向高增值成为物流业的一条出路。曾司长在网志中提到,越来越多高价消费品采用适时库存管理,减少积累存货的成本、耗损和风险。近年不少国际知名品牌在香港设立亚洲区域分销中心,将库存集中在香港,利用香港高效率的空运网络,适时和适量地把货物分发到各分销点。

因此过去主要包括运输和货运的物流业,近年逐渐转型,侧重提供高增值物流服务,涵盖所有有效支援和促进供应链[16]内不同环节运作的程序。

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支持香港发展高价值货物存货管理及区域分销中心[17]。香港应朝着高增值物流服务的方向发展,积极推动物流服务电子化,向内地及海外市场推广香港专业的物流服务。新发表的施政报告亦明确提出,「继续优化本港海陆空交通设施和衔接,巩固和提升香港作为区内人流、物流枢纽的地位」。尤其限于土地资源紧拙,亚洲对高价消费品的需求日益增加,政府寄望在码头业务基础上,发展高增值的国际航运服务业。

作为全球货物吞吐量最大的香港机场,每年处理400万吨货物,今年三月新的货运站启用,预计每年可多处理260万吨。再加以全自动货物处理系统配合,政府估计有助高增值物流服务进一步扩展[18]

当然,懂得发展高增值物流服务的不只香港。随着内地电子商务发展成熟、交通基建升级及行业内部整合,内地「第三方物流」的发展空间,预计会相当巨大[19]。香港物流业在高增值服务的道路上,仍要面对不少挑战。

开拓内地市场

但业界不用过份担心,内地物流业的发展,可以是香港的机遇。智经在去年发表的《促进香港服务业界在珠三角的发展》报告中,提出多项促进两地货流的建议,冀多方面完善CEPA框架内物流服务的支援措施。包括统一两地海关数据申报系统;采用统一规格及技术的无线射频识别电子标签;以及提供流动货检服务查验由香港运到内地的货物等。

CEPA现时允许港商以独资形式,在内地设立企业,提供货运分拨和物流服务,但最低注册资本一般与内地看齐。智经报告的受访者认为,这对香港中小型企业而言仍是太高。例如陆路货柜运输最低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令不少香港企业却步。而且内地现时还没有统一处理各项物流服务的牌照机构,需要经过商务部、铁道部等十几个部门长时间审批。智经建议在先行先试的珠三角地区,降低物流相关行业的最低注册资本,并且设立特别办事处,统一处理各项相关牌照的审批。

1 《我的网志——我看高增值物流服务的前景》,财政司司长办公室,2013年1月27日

3 《香港经济四个主要行业在二零一零年的情况》,政府统计处,2012年2月

5 《2011年深圳港集装箱输送量2257万标准箱》,深圳港口协会,2012年1月9日

7 《香港港口货运量预测 2005/2006 研究》,运输及房屋局,2008年4月

9  同4

11 服务提供者在香港进行存货管理、标签、包装等高增值服务,才将货物适时适量地分发到其他国家或地区,行内称之为「第三方物流」。

13 《立法会经济事务委员会—就大屿山物流园邀请提交意向书》,经济发展及劳工局,2004年12月7日

15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出席立法会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会议的开场发言》,香港政府新闻网,2013年1月28日

17《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国政府网,2011年3月16日

19 《物流业是内需型经济的瓶颈》,香港商报,2012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