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4-04-30 | 《经济日报》

外来学生抢占本地研究院学额?



初夏是院校新旧交替的季节。送走毕业生,迎来新面孔,属于每间院校的年度指定动作。人来人往本平常,但近年本地大专院校收生比例的变化,令这一期一遇的去旧迎新,成为另一个中港矛盾的爆发点。

11年增加16万人

自香港回归中国,本地政府推出多项政策招收内地学生,获批入境读书或工作的「港漂」,自2003起累积超过16万人。其中内地学生由当年的1,595人,升至2012年的1.6万人,十年增近九倍。[1]

内地生数目不断增加,引起社会对院校学生「内地化」,教育资源被抢夺的担忧。尤其是由公帑资助的研究院「研究课程」,非本地学生已占全部入读人数约78%,当中近九成来自内地。[2]去年甚至有团体筹款在报章刊登广告,反对内地学生来港读书。

研究院资助课程:非本地生去年首超半数

港人拒收外来学生,或多或少夹杂了排外情绪,个中却不无道理。1996/97学年至今,就读本地研究院资助课程的香港学生人数,大幅缩减62.6%,外地生人数却增加了3.9倍。于1996/97学年,上述课程有91.9%学生为本地人,但到2013/14学年,比例已降至46.6%。相比之下,外地生比率由8.1%大增至53.4%,人数首次超越本地生。

外地生比率大增,当中又以内地学生居多,占87.2%。本地人担心升学机会减少、教育资源被分薄,可以理解。但担心归担心,究竟是香港对外来学生过于慷慨,或是另有原因,我们需要厘清。

要分析上述现象,先要了解研究院的课程特色。本地研究院课程分为研究式和修课式,前者注重学术研究,有政府资助,学生须提交论文,修读时间一般为硕士两年、博士三年。修课式课程则以修读科目为主,收生要求较为宽松,需时较短,多为一至两年。而修课式课程中,又会分为资助课程及自资课程,前者获政府资助,后者需由院校自负盈亏。

先说明研究院的课程特色,是因为不同模式的非本地生比例,有明显差异。同样是资助课程,非本地生(特别是内地生)在研究式课程渐成主流,修课式课程的学生,则一直以本地人为主。至于自资课程,虽然本地生仍占多数,但比例正在减少。

资助研究课程:内地生逾六成 港生03年后渐减

先看受政府资助的研究式课程。据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下称「教资会」)统计, 由1996/97至2013/14学年,入读研究院研究课程整体人数增加了93.5%,当中非本地学生的增幅达4.4倍。但同一时间,本地生的数目却下跌了40.7%。

翻查教育局提交立法会财委会的最新资料,过去五个学年,上述课程的非本地学生人数,由2009/10学年的4,083人,上升33.6%至本学年的5,455人,内地生比率亦由60.5%升至68%。与此同时,本地生人数却由2,239名减至1,551名,跌幅约三成,占总人数的比例,亦由35.4%跌至22.1%。

相映成趣的是,在香港回归中国前,即1996/97学年,情况刚好相反,资助研究课程的非本地学生数目,不及本地生一半。当时非本地学生只有1,006人,占总人数27.8%。

不过,时任特首的董建华于1997年的施政报告宣布,将研究院研究课程的非本地学生比率增加至三分之一。[3]及后,政府更于2003/04学年取消非本地生比例的上限。[4]2008年,政策进一步为外来学生大开方便之门,非本地毕业生只要符合一般入境规定,便可留港一年求职就业。

这些政策变动,令非本地学生的人数和比例一路上升,到2006/07学年甚至首次超越本地学生。2010/11学年至今,非本地生人数增速放缓,但每年仍保持个位数的百分比增长。(表二)

内地生来港入读研究院,读的究竟是甚么科目?比较2010/11至2012/13三个学年的数据,可以看到就读八大院校资助研究式课程的非本地生,大多选读商科和管理科,其次为工程科和科技科。以2012/13学年为例,八间院校中有七间的商科和管理科的非本地学生比例超过八成,余下的香港教育学院,则未有开设商科课程。[5]

修课课程资助渐转自资 港生人数减 仍为主流

与研究式课程对比,资助修课式课程的本地生人数,跌幅更为惊人,由1996/97学年的10,398,减少68.1%至2013/14学年的3,313,与总入读人数的跌幅(67.5%)相近。个中原因,是当局在2003年时参考教资会建议,逐步撤销对修课课程的资助。[6]跟2003/04学年相比,各院校于2008/09学年的资助修课式课程学额,便减少了3,123个。[7]资助学额减少,本地学生入读人数也应声下跌,由2003/04学年的10,453人减24%至翌年的7,949人,至2008/09学年,只剩下3,893人。(表三)

但要注意,资助修课课程向以本地生为主,自1996/97学年以来,一直维持在96%以上。1998年,当局将非本地学生的比率由2%调升至4%[8],其后非本地生的人数徘徊于数十至200多,本学年为113人,数量不多,但占比首次超过3%。

另一边厢,修课课程渐转自资,外来学生明显增加。[9]从2010/11学年的6,651人,增至2012/13学年的11,125人,升幅超过三分之二,当中内地生更多了75.5%。同期,港生人数减少9.6%,虽仍占多数,但已由2010/11学年的80.7%,下跌超过十个百分点至69.4%。

「中国热」促使内地生增加?

综合而言,以上三类课程,不论是资助研究式、资助修课式,或是自资修课式,非本地生的比率均有迹象增加,其中资助修课式的增长未算显著;自资修课式的变化较为明确,不过非本生仍未成多数;至于资助研究式,非本地生的数目在过去十多年以倍数增长,现已成为主流,当中八成为内地学生。岭南大学于2012/13学年招收的18名商科和管理科资助研究式课程学生,更全部来自外地,其中17人为内地生。[10]

不同课程的内地生比例变化,大为不同,宜分开探讨。先说变化最多的资助研究式课程。这类课程的内地生比例大幅上升,除受惠于政府放寛非本地生的入读限制,其中一种说法是,内地经济自2000年之后保持7.8%以上的高速增长,「中国」话题,尤其是经济金融受到愈多关注。以中国为题的研究,较易于国际学术期刊刊登。这不但有利学者仕途,对院校的国际排名也有帮助。根据这种说法,本地院校会想尽办法招揽熟谙中国国情的人才,包括有内地背景的学者,而这些学者,又会找来自内地的研究生协助研究。

上述说法看似头头是道,却有可疑。智经向一名自2000年开始到内地研究,也有参与招收研究生的本地学者请教,他以个人经验为例,指出早年学术期刊对他在中国所作的研究,疑问确实较多,例如研究中国对其他国家有何意义,或是对探究知识有何帮助。但类似的疑问,近年已不再出现。

但他认为这跟「中国热」无关,只因为学术界透过近年留学欧美的大量内地学生认识中国,因此较以往接受中国题材。至于院校收生,由于有特定程序,个别学者的研究偏好无法左右。故此「中国热」令院校多收内地研究生之说,也不足信。内地研究生的比例上升,除了因为政府放寛限制,他指出另一个实际原因,是报读研究院的本地生根本不多。

向一名牛津大学的学者请教,也得到类似分析。他认同与中国相关的研究在过去十多年明显增加,但不是因为学术界对中国突然狂热,以中国为题的文章,也不见得更受学术期刊欢迎。然而内地开放,确令外国学者更易接触中国资讯,促进了相关研究。

城里的想出去 城外的想进来

如此说来,院校偏好内地生的理由似乎不多。内地生增加,除政策使然和本地报读人数不多,内地学生来港深造的需求上升,也是一个原因。这些需求,包括毕业后留港发展,或以香港为跳板投身海外,甚至有说是以学生身份来港产子。除了这些原因,我们还可从国情的变化解读。

内地大学近年不断扩大招生规模,令高等校院的毕业生数目,连年递增,由2000年的107万,大增至去年的699万人[11],几乎相当于香港人口。大量毕业生充斥劳动市场,产生的学历贬值效应和求职压力,令不少人将视线移至海外。

毗邻内地的香港,拥有质素优良的大学和自由学术环境,就吸引了不少内地学子目光。据香港集思会去年发表的「港漂」调查,355名受访者中,46%选择来港读书的首要原因,是香港邻近内地,方便与家人团聚;其次为港校教学和科研水平优良(44%),以及港校在内地知名度高(43%)。[12]

至于本地学生,有指热衷研究者不多,导致报读研究式课程的人数递减。这种说法说对了一半,但似乎没有考虑港人会到外地留学的因素,也不能解释为何连修课式课程的本地生人数同样减少。资助学额减少,固然影响本地收生人数,但连自资课程的人数也同告下调,又如何说得通?这个问题,有待进一步探讨。

无论如何,人才流动是全球大势,加上学生的进修需求此消彼长,非本地生的比例,看来还会增加。值得注意的是,教资会曾在2010年发表报告,当中引述OECD的研究,指出即使是大传院校,「流动性」也日渐提高,即越来越多院校在境外建立机制,提供教育服务。[13]早前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分校正式落实,长远计划招收6,000名本科生,和5,000名硕士及博士研究生。[14]可以预见,教育国际化的未来将不仅仅停留在学生入读各地大学,当我们还在担心「非本地学生过多」时,各大院校已准备就绪,扩张版图。

 

 

1 《「港漂」看香港—内地来港留学及工作人士的心态及处境研究》,香港集思会,2013年11月。
2 「财务委员会审核2014-15财政年度开支预算」,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会议,2014年4月4日。
3 《一九九七年施政报告》,1997年10月。
4 《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报告,2010年12月。
5 「财务委员会审核2014-15财政年度开支预算」,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会议,2014年4月4日。
6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 专上教育界别检讨相关资料(立法会 CB(2)282/06-07(01)号文件)」,教育统筹局,2006年11月。
7 「立法会八题:教资会资助院校的自资课程」,政府新闻网,2011年12月7日。
8 《一九九七年施政报告》,1997年10月。
9  就研究院修课课程,院校可招收的非本地学生人数上限为核准教资会资助学生人数的20%,包括最多4%的教资会资助学额,和最多16%的非教资会资助学额。换句话说,非本地学生绝大部分是透过核准学额以外的超收机制(自资)获得取录。
10 同5。
11「中国近700万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财新网,2013年4月26日。
12「『港漂』看香港—内地来港留学及工作人士的心态及处境研究」,香港集思会,2013年11月。
13《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报告,2010年12月。
14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http://www.szdo.cuhk.edu.hk/zh-TW/cuhk-shenzhen-plan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