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4-05-05 | 《星岛日报》

怎样才算先进的交通系统?



坐地铁,要等多一两架;等巴士,怀疑自己遇上脱班;找的士,怎么就是看不见空车?忙碌的香港人,每当赶急,总会觉得自己备受都市交通系统的不人道对待,就差在没有遇上那夜凌晨的红Van。

或者大家是时候停一停,面对我们见到的真实。真实是甚么?就是纵然我们时常抱怨本港的交通状况,但香港的交通系统,已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好。

月前,顾问机构Arthur D. Little联同国际公共交通联会发表城市交通流动指数(Urban Mobility Index, UMI)[1] ,香港成为全球84个城市中得分最高的一个。尤其在公共交通工具的运作成本、公共运输占有率,以及智能卡渗透率等分项指数,评分均优于普遍城市,控制二氧化碳浓度的工作,亦见成果。但另一方面,本港在单车网络和共享交通工具等方面差强人意,二氧化氮及悬浮粒子的浓度也值得关注。

该指数于2011年首度发表时,香港已位列榜首,今年蝉联,足见本地交通虽有不善,却仍有不少突出之处。当然,正如有关报告所言,排行头11位的城市,得分也只是水准略高于平均,每个地方均需要寻找更完善的交通模式。

要数交通不足,大部分香港人也能从各自的体验列出一张清单,而其他人也不难从中找到共鸣。港铁东铁线连续两天故障,或多或少已动摇社会对铁路服务质素的信心。就算不计故障,早前有立法会议员应传媒之邀,于繁忙时间乘搭港铁前往立法会,也要等候七班列车。[2]过海隧道是另一重灾区,红隧屡屡超出负荷[3],长远能否解决挤塞仍是未知之数。地上地下人多车多,已有论者提出重开以往接驳维港两岸的小轮服务,并将航线拓展至现时人口密集的将军澳、屯门、荃湾等地区,分散陆上运输流量。[4]

点出问题,不难,如何做好却考工夫。参考UMI报告对各城市的交通系统描述,或可找到到一些启示。

要善用科技 法例与政策也要与时并进

以科技提升运输效率,是其中一个重要方向。以奥地利的维也纳为例,政府将当地不同交通工具的服务资讯、电子订票及付款服务,综合于一个称为SMILE的手机应用程式,方便市民编排行程。香港运输署亦有推出手机应用程式「香港乘车易」及「香港行车易」,以便市民掌握即时路面状况。若能善用这类程式,发放交通挤塞、铁路列车故障等资讯,对改善公共交通服务,相信有莫大裨益。

但要注意,科技为部分人带来的便利,可能是其他人的不便。在上海,手机电召的士程式的出现,便衍生街上难以截车的问题,弄得当地政府要禁止市民于繁忙时段使用有关程式。[5]在香港,也有轻型货车司机利用手机应用程式接客,被指以非法手段与的士争生意。[6]要获得科技创新带来的便利,法例、政策也需与时并进。

新的进步 单车不老土

科技进步以外,怎样才是先进的交通系统,同样需要讨论。例如踩单车,以往都被一些人视为落后的运输方式,但在健康生活和珍惜地球资源获得重视的今天,完善的单车网络,已是衡量都市交通系统进步与否的重要指标。

UMI得分紧随香港的瑞典斯德哥尔摩,便以发达的单车网络闻名于世。在当地,每千平方公里有4,041公里单车径,间接解释了斯德哥尔摩交通系统的低二氧化氮及悬浮粒子排放量。在UMI中排行第三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单车网络同样发达,每千平方公里有3,502公里单车径。[7]根据当地政府的资料,阿姆斯特丹过去20年的单车车程次数增加超过40%,由1990年的每日34万程增至2008年49万程。[8]

香港单车网络于UMI中头11个城市中最小,每千平方公里仅有187公里单车径。[9]狭小的都市空间及早期的规划方式,也令市区难以出现完整的单车网络。但踩单车在香港是否真的只能充当消闲活动,值得我们重新讨论。例如,当我们以为由单车转为汽车是唯一的历史进程,荷兰的经验却告诉我们,进步可以有很多方式。

在荷兰,汽车在1950年代的确曾取代单车,成为主要的交通工具。但1970年代全球石油危机及国内车祸数字飙升,促使政府再次发展单车交通,放弃以车辆为中心(car centric)的规划模式。[10]具体而言,单车网络一般会与车辆道路区隔,即使两者交汇,单车亦有优先使用权。

都市规划亦将市民生活与单车交通融合。以格罗宁根(Groningen)为例,都市规划令78%人口居于市中心方圆三公里,而集合九成工作地点的市中心,主要建筑物之间亦在五公里之内[11],方便市民以单车穿梭来往。在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更制定长远单车计划,为单车网络、泊车空间、单车基建等订下量化指标。[12]

定配额 减少汽车数量

单车以外,控制汽车数量是改善交通的另一方案。这方面,香港于报告中表现已经不俗,人均登记车辆数目只有0.07辆。不过政府早前公布数据,显示私家车数目突破50万架[13],增长快速,令人忧虑。如何应对,或可参考新加坡的做法。

新加坡实行车牌配额制[14],透过计算汽车总量、用车人口等,订出每季可以增加的车辆数目。为杜绝黑市交易,政府会让市民竞投配额。[15]新车登记牌照为期五或十年,期满后需重新竞投,或缴交现行配额竞投价续期。

私家汽车可分享

另一个控制汽车数量的方法,关乎共享交通的概念,即是私人拥有的交通工具,分享予其他人使用。

分享单车、分享汽车、顺风车等,都是共享交通的例子。共享交通的发展潜力,源自科技创新,智能电话、智能卡、卫星导航系统的发达令共享交通变得容易。美国ridesharing公司Lyft就是透过手机应用程式,让市民以社交网络户口登记成为司机或乘客,互相配对。

与另一手机应用程式如Uber等不同, Lyft强调「同侪间」(peer-to-peer)的运作模式,共享及社群概念更为突出。[16]现时Lyft已进驻美国19个城市,并计划进军海外。

人车同路

共享的概念亦不止适用于交通工具。早前有评论指,旺角行人专用区开放时间缩短后,竟形成人车共用的空间。[17]这种现象,也为本地交通系统示范了另一可能。

「共享空间」(shared space)概念最初由荷兰交通工程师Hans Monderman提出,意指透过除去街道管制措施及标示,令行人与驾驶者将注意力从路标及灯号等转回对方,互相观察决定孰停孰行[18],从而消除一直以来马路和行人路的分界,善用道路空间之余,也更能保障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其实以上提出的所谓交通新概念或措施,均能回溯至传统的交通运输模式,说是重拾传统,可能更为准确。所谓的进步与落后,往往只反映我们对生活的期许。

 

 

 

1  “The Future of Urban Mobility 2.0, Imperatives to shape extended mobility ecosystems of tomorrow,” Arthur D. Little, January 2014.
2  「旅客增加港铁候车数目将大增」,有线新闻,2014年3月3日,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newslancet/videoPlay.php?video_id=12178031
3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在立法会交通事务委员会会议开场发言」,政府新闻公报,2014年2月28日。
4  「重开港内小轮可行性」,《苹果日报》,2014年4月7日。
5  「上海限制使用打车应用」,金融时报中文网,2014年2月28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5021
6  「白牌货Van违抢的士客」,《东方日报》,2014年3月27日。
7  “Fact sheet, Long-term Bicycle Plan 2012-2016,” The Government of Amsterdam, 2012, http://www.amsterdam.nl/parkeren-verkeer/fiets/meerjarenplan-fiets.
8  同上。
9  同1。
10“Why is cycling so popular in the Netherlands?,” BBC News, August 7, 2013, http://www.bbc.com/news/magazine-23587916.
11“Cycling in the Netherlands,” Ministry of Transport, Public Works and Water Management, 2009.
12“Summary, Long-term Bicycle Plan 2012-2016,” The Government of Amsterdam, 2012, http://www.amsterdam.nl/parkeren-verkeer/fiets/meerjarenplan-fiets
13「港私家车数目突破50万」,《苹果日报》,2014年2月6日。
14“Overview of Vehicle Quota System,”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roads-and-motoring/owning-a-vehicle/vehicle-quota-system/overview-of-vehicle-quota-system.html.
15“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 (COE),”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roads-and-motoring/owning-a-vehicle/vehicle-quota-system/certificate-of-entitlement-coe.html.
16“Lyft’s Focus On Community And The Story Behind The Pink Mustache,” TechCrunch, September 17, 2012, http://techcrunch.com/2012/09/17/lyfts-focus-on-community-and-the-story-behind-the-pink-mustache.
17「旺角效荷兰 推人车共用街」,《香港经济日报》,2014年3月25日。
18 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 website: http://www.pps.org/reference/shared-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