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4-05-19 | 《星岛日报》

由巴塞尔艺术展说起:香港艺术品的交易市场



5月份,多个大型艺术展亮相本港。刚结束的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去年首度落户香港,随即引起社会对本地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关注。来到今年第二届,参展画廊达245间,分别来自39个地区。[1]

除了艺术展,作为艺术品主要平台的拍卖会,今年初也取得不俗成绩。2014年陆续落锤的春季拍卖,香港苏富比(Sotheby's)、保利香港(Poly Auction Hong Kong)、嘉德香港(China Guardian Hong Kong)分别录得24.2亿元、11.36亿元和3.47亿元的成交额。[2]

过去几年内地买家消费增长,带动香港成为全球第三大艺术品交易中心。[3]但与此同时,内地艺术品交易不甚规范,竞投后拖延付款时有出现,而上海、新加坡等亚洲城市的奋起直追,「内忧外患」,都为香港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增添不确定性。

市场日益蓬勃

回顾本地艺术市场,苏富比与另一间拍卖行佳士得(Christie’s)分别于1974年及1986年落户本港。[4]两间国际拍卖大行的进驻,为本地开启了艺术品交易的市场大门。拍卖品由初时以传统瓷器为主,到2000年后当代艺术作品热卖,多位艺术家的世界拍卖纪录被刷新。[5]2008年金融海啸后,英美艺术品交易萎缩。[6]至2010年全球市场回暖,多个国际艺术展移师香港,去年首度在港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吸引了六万人次入场。[7]

发展至今,香港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尚算风光。而放眼世界,全球艺术品市场于2006年急剧扩张,拍卖成交额较上一年大增56%。[8]之后经历了2008至2010年的波动,市场目前也差不到回复到衰退前的繁荣。据欧洲艺术基金会TEFAF(The 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上月公布的年度艺术品市场报告,2013年全球艺术品和古董市场的总销售额达474亿欧元,按年增长八个百分点。销售额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战后和当代艺术家作品价格的上涨。[9]

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中国买家在2006年崭露头角,占当年全球交易金额8%。[10]到2011年,中国更一度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艺术品市场,但其收益于2012年下滑7.6%,半数在拍卖会展示的拍卖品未能成交。2013年中国占全球艺术品交易市场的24%,销售额达115亿欧元,其中75亿来自拍卖。

难分真与假 赝品多险诈

不过赝品涌现和低结算率,为中国艺术品市场蒙上阴影。今年二月在港交所上市的保利文化[11]称,去年10月有超过一半的买家拖欠拍卖付款。部分原因,是买家怀疑买了赝品,拒绝付款。曾轰动一时的中国嘉德2011春拍,以4.3亿人民币卖出齐白石于1946年完成的水墨画《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成功竞投者也是由于质疑画作真伪,拒绝交收。[12]香港也经历过「赝品疑云」。去年二月香港某间商场展出国画大师傅抱石画作,后遭傅抱石孙女质疑,15幅画作全为赝品。[13]

据TEFAF的报告,中国市场中付款违约的拍卖品,54%来自内地,另有44%经由香港交易卖出。[14]由于未有付款的拍卖品,未必会在销售额统计剔除,中国艺术市场的华丽外表,掺杂着不少水分。

洗钱工具

除了怀疑赝品,也有成功竞拍者以价格太高为由迟迟未能付款。事实上,中国艺术品价格过高,「庄家」故意炒高价格的传闻时有出现。更有业界人士指出,艺术品已成为洗黑钱和贪污的工具。[15]

举例来说,A君有一亿美元有待「漂白」的赃款。为了名正言顺地拥有这笔财富,他先以低价购入一批画作,再陆续拿出来拍卖。在拍卖场,A君已安排不同人以天价投得个别作品──那些竞投者所款的钞票,当然是A君的一亿美元赃款。左手交右手,交易过后,原本不明来历的赃款,成为A君投资有道的回报,而世上亦多了一批天价(价格未必反映价值)画作。

据报,内地《拍卖法》对交易双方身份保密的条例,成了洗黑钱的缺口。而2006年出台的《反洗钱法》,也未有包括对可疑天价艺术品交易进行调查。[16]

另一拍卖附属服务,私人洽购业务(Private Sales)的兴起,也令艺术品成为更加「便捷」的洗黑钱工具。有别于拍卖服务,私人洽购完全针对客户个人需要,买卖双方可在固定拍卖时间表外交易特定藏品,包括在拍卖会开始之前购入艺术品,以至拍卖场未见的罕有藏品。这些都是「一对一」私人洽购的业务范围。

最重要的是,交易过程中,买家身份完全保密,价钱也可能比传统公开拍卖优惠。去年香港巴塞尔艺术节结束后,佳士得一位高层指,私人洽购的客户增长强劲,尤其以香港的增长潜力最大。佳士得的私人洽购部门甚至特别训练工作人员的中文能力,以应付日增的中国买家。[17]

内地征税 艺术品交易不能承受之重

赝品、洗黑钱等属不法行为,高税率则是内地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政策桎梏。内地对艺术品征收6%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令不少经营者绞尽脑汁避税,例如将货品以低于原价报关。[18]

2012年掀起的海关查税风波,对内地艺术品市场是个不小的震荡,尤其是打击长期存在的艺术品瞒税和黑幕交易。2010年联合国公布,从香港进口到内地的艺术品总额达1,270万欧元,但内地的统计仅为170万欧元。[19]查税风波下,2012年春拍成交额仅是上一年的四分之一。

内地政策放寛 市场有待开发

内地艺术品市场监管不善,香港则凭借开放的贸易环境,成为亚洲市场的重要枢纽。艺术品买卖毋须缴税,也是众多画廊和拍卖行进军香港市场的重要原因。近年内地主要画廊如百雅轩,拍卖行(嘉德香港、保利香港),纷纷进驻香港。两间国际大行苏富比和佳士得,也长期以香港为据点。

不过,自从两年前内地放宽保护政策,情况开始改变。首先,苏富比该年与北京歌华文化发展集团组建合资拍卖公司,落户北京。而佳士得去年9月在上海举行的首场拍卖会,更是内地首次有国际艺术品拍卖行独资拓展业务。但由于内地严格控制玉器、陶瓷及水墨画等文物和古董的交易,两间公司仍未涉足文物拍卖──这些艺术品,往往是目前市场上价格最高的种类。[20]

尽管有诸多限制,两大拍卖行仍相继在进驻内地,考虑到的正是内地市场的长远发展。早前有消息传出,上海艺术岛将于2016年在上海自贸区落成,总规划面积达九万平方米,有望成为国内交易量最大的艺术品交易平台。[21]

另外,目前进口艺术品暂存于自贸区的保税仓库内,可以毋须缴税。[22]这项政策,也为上海艺术品交易市场带来契机。早前上海龙美术馆创办人刘益谦,在纽约苏富比以822.9万美元投得苏东坡的《功甫帖》,若带回中国内地,需支付6%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单税款就高达1,000多万元人民币。刘与当地政府多次协商后,《功甫帖》经上海自贸区免税入境,并在龙美术馆保管和参展。只要在六个月内再次出境,便不必缴税。[23]内地艺术品交易政策上的突破相信只是时间问题,香港要保持现有地位,并不容易。

香港的邻近竞争对手,并不只内地城市。在新加坡,艺术品买卖虽然要征收7%的消费税,但当地的樟宜机场同样设有免税仓库,可用于存放艺术藏品,有利该城市吸引收藏家。

展览有几多 市场有几大?

回归本土,2007年首届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K),是香港打造国际级艺术品市场的关键一步。她的成功还吸引了巴塞尔艺术展主办方于2011年的收购。不过,各大艺术展的举办频率上升,也令人担心市场「消化不良」。据传媒报道,2012年1至10月举办了六场大型展览,但参展商也许只是争夺同一班客户。[24]

艺术品市场发展是否有利艺术创作,亦存争议。有本地艺术家称,由于画作等平面作品较受到访艺术展的买家欢迎,艺术展蓬勃,某程度是鼓励了艺术家绘画,减少了其他创作方式。[25]另外,今年巴塞尔艺术展的245间参展画廊中,本土画廊只占14间,较去年减少三间。展览场馆人头涌涌,与本地艺术发展似乎没有必然关系。

当然,交易畅旺向来不是本土出产的必然保证。但国际性展览的进驻,确为各地艺术家、收藏家和策展人提供了绝佳的交流平台。藉此平台推动本地艺术发展,仍是值得我们探讨的方向。

 

 

 

1 Art Basel Hong Kong announces first Film sector, Art Radar Asia, January 24, 2014.
2 「2014年香港佳士得艺术品春季大型拍卖会征集截止日期」,香港佳士得,2014年4月10日。
3「一般资料 - 亚洲国际艺术古董展」,第九届亚洲国际艺术古董展。
4 “The Artprice Annual Report 2013.Contemporary art market,” Artprice, October 15, 2013.
5 「2013年香港艺术品市场『风向标』之争」,永宝斋,2013年3月21日。
6 “Art Market Trends 2009,” Artprice, November 22, 2009.
7 「Art Basel为港带来顶级艺术品」,《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5月27日。
8 同6.
9 “The TEFAF Art Market Report 2014 – The Global Art Market with a focus on the US and China,” 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 December 3, 2014, http://www.tefaf.com/DesktopDefault.aspx?tabid=15&tabindex=14&pressrelease=16079&presslanguage=.
10 Elaine Kwok, “Tefaf special report: a test of the potential for growth of China,” The Art Newspaper online, March 13, 2014, http://www.theartnewspaper.com/articles/Tefaf-special-report-a-test-of-the-potential-for-growth-of-China/31941.
11 保利文化为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保利香港」)的母公司。
12「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拍出3.7亿 买家至今未付款」,《深圳商报》,2012年09月11日。
13 「香港展出15张傅抱石画作被指全是赝品」,新浪收藏,2013年2月7日。
14 Katya Kazakina, “Art Market Nears Record with 66 Billion in Global Sales,” Bloomberg, March 13, 2014, http://www.bloomberg.com/news/2014-03-12/global-art-market-surged-to-66-billion-in-2013-report.html.
15 Anna Healy Fenton, “China art auctions – a great money laundry,”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anuary 21, 2014, http://www.scmp.com/business/money/wealth/article/1409498/china-art-auctions-great-money-laundry.
16 「艺术战争:艺术品沦为洗钱工具」,中国评论月刊网络,2012年7月12日。
17 「综观Art Basel HK 拍卖行私人洽购服务抢滩」,《信报财经新闻》,2013年5月24日。
18 「艺术品查税风暴来袭」,新浪网,http://collection.sina.com.cn/zt/yspcs/
19 「查税风暴掀开艺术品交易潜规则」,《新华日报》,2012年07月13日。
20 「拍卖业争夺中国市场」,FT中文网,2013年5月2日。
21 「浦东将打造亚太艺术品交易中心」,中国文化市场网,2014年3月31日。
22 「艺术岛2016年诞在上海自贸区」,《新闻晨报》,2014年04月10日。
23  同22。
24 Vivienne Chow, “Are We Facing Art Fair Overload?”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October 7, 2012,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1055492/are-we-facing-art-fair-overload.
25 「首届举行 香港艺术新定位」,《头条日报》,2013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