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4-06-05 | 《经济日报》

人才供应存隐忧 资历认受有待提高



劳工及福利局早前发表报告,推算本港2022年将会欠缺11.8万名劳工[1],较两年前预计2018年出现1.4万人手短缺[2],人力供不应求的差距大增七倍,令人担忧。

政府自1989年不时进行人力资源供求推算,并评估不同教育程度的人力资源供求会否失衡。[3] 2000年代先后面世的两份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预计2005年和2007年的人力供应分别为337.6万[4]和335.3万[5],并会出现4.2万[6]和13.0万[7]的人手过剩。事后回看,该两年的本地劳动人口[8],实为333.8万和341.2万,与原先估算相差不到两个百分点。

推算往绩不错,但2018年与2022年的推算数字实在差距太大,难免惹人疑惑,究竟是推算出错,还是社会有病?

推算方法

要 检视2018年和2022年的推算结果,首先了解其推算方法。两份报告的人力供求数字,均假设未来本地生产总值的实质增长为每年4%,并建基于两类资料推 算,一是统计数据,例如政府统计处的未来人口推算和各院校的教育统计数字;二是雇主、业界、商会及学者对人力需求的展望。[9]

以推算2018年的人力资源供求为例,当中的人力供应部分,主要是根据统计处2009年年中的人口推算,并参考统计处按年龄及性别划分的劳动人口参与率,再计算出来。持单程证来港的内地人士,亦被纳入统计。

至于人力需求部分,除了参照个别行业过往的人力需求趋势和专家意见,也根据统计处的综合住户统计调查及各职业培训机构的调查数据,推算不同经济行业、职业组别和教育程度的人力需求。[10]

供应增速不及需求

而人力供求的差距在这四年间大为扩阔,究其原因,是两份报告均预期,未来香港的人力供应增长速度,将持续落后于需求升幅。

其中2022年的推算数字,是以2012年为基准;2018年的人力资源推算,则以2010年为基准。虽然香港在两个基准年份皆处于人手过剩,但供求差距明显收窄,由13.6万跌至4.4万,跌幅超过三分之二,可见在2010至2012年,人力供应增长已追不上需求升幅。

而两份报告均假设,这种状况将会维持。其中以2010年为基准年的推算,是假设在2010至2018年间,供应和需求将分别平均每年上升0.6%和1.1%。[11]而以2012年为基准年的推算,则假设在2022年前,供应和需求将平均每年增加0.4%和0.9%。[12] 根据两份报告的假设,香港势将出现人手短缺,而且日益恶化。

当然,算式与现实,往往是两回事。市场供求亦非铁板一块,市场参与者会因应环境变化作出调节。以香港的劳动人口参与率为例,在1986年为65.1%,较2012年的58.8%高超过六个百分点。[13]当 局更预期,有关数字在2022年会跌至58.0%。但如果未来数年人力市场出现变化,令劳动参与率重回1986年的水平,今天预见的人手短缺,便会变成人 手过剩。另外,香港未来是否真的能保持4%的年均经济增长,科技进步会否取代某些工种,均会影响实际的人力需求。在政府的推算中,当本地生产总值每年平均 实质增长3%,人力资源供不应求将由11.8万减至6.0万。

错在知识型经济?

算式所呈现的将来,未必成真。假若属实,我们也要小心解读,避免捉错用神。例如报告推算2022年香港将欠缺5.1万名达学士学位程度的劳工,研究生供应则超出市场需求5.3万。单看这两组数字,或会觉得香港人好学得很,超乎职场要求。

然 而追本溯源,为令香港转型为知识型经济体,政府在2000年《施政报告》中承诺在十年内让专上教育普及率提高一倍,由三成增加至六成,各大院校亦相继开办 自资专上学位课程,令政府提早五年达标。但大学教育普及,也意味学历贬值。同样手执「沙纸」,今天的大学毕业生,不再是天之骄子。一个学士学位在职场的竞 争力,大不如前。

于是有人选择报读研究院课程,补充竞争本钱,成为研究院产能过剩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还包括在职人士自我增值,为晋升或 转行铺路。对他们来说,修读为期一或两年的硕士课程,可能只是一种快速学习另一门知识的方法。他们的目标职位,未必需要研究院学历。事实上,在 2010/11至2012/13学年,每年均有约三万名本地学生,就读本地院校的研究院修课课程。[14]这类课程一般较为实用,并非旨在培训研究人员。研究院产能过剩,可能只是始于大学教育普及的假象。

提升资历架构认受性 行业标准应更实用

这 种假象带来的另一问题,是学历达到一定程度的人,未必愿意从事没有特别学历要求的工作,令这些工种长期缺人。虽说香港要发展知识型经济,但在2012年, 要求初中及以下学历的职位,仍占全港人力需求的27.5%,于推算中的2022年,亦占20.4%。在12年免费教育下,香港未来的新增劳动力,几乎全部 都会达到高中程度,如何满足这20.4%的人力需求,已经不易,何况在推算中的2022年,高中程度的人力需求已超出供应9.4万,自身难保。

要处理人力供求错配,提供职业训练的学徒制,是其中一条出路。学徒制流行于德国、英国等地多年,香港也一直有提供职业导向的课程训练。但学徒制多被认为是读书不成的人士才会申请,认受性不如传统高等教育。

为提升职业教育的认受性,2008年港府推出资历架构,直接与部分职业导向的课程挂钩,为从业员和雇主提供更清晰的进阶路径。目前安老服务、中式餐饮等19个行业,已在资历架构下成立行业培训咨询委员会,负责制定该行业的《能力标准说明》。

《能力标准说明》(《说明》)列明各级别所需能力、有关的综合成效标准,以及资历级别和学分等数据,例如要晋升为珠宝业的业务经理,须能够负责整体市场推广,并掌握珠宝首饰潮流动向及文化发展。[15]不过,部分行业的要求似乎没那么实际。以中式餐饮业为例,点心师傅除了修读厨艺烹饪,还须掌握市场营销,甚至运用基本计算机应用软件,也被列为选修课程。[16]学习多门知识固然无坏,却也可能将部分经验丰富,但实际工作时用不上这些知识的人拒诸门外。

扩大学徒制 增强雇主参与

资历架构下的进修课程由香港学术及职业资历评审局负责质素保证。学员接受培训的目的,是希望在职场更好发挥,因此在课程设计和资历认可方面,雇主的参与极为重要。

英 国政府曾委托企业家Doug Richard研究当地的学徒制,并就未来路向提出建议。这份名为The Richard Review of Apprenticeships的研究报告,于2012年底发表。作者在肯定英国职业教育的同时,指出学徒制已演变成政府主导的培训项目,但雇主与学员的 紧密关系,才是学徒制的核心。因此,雇主应参与制定学徒计划认证的评估标准及考核,政府则可以税务优惠鼓励雇主参与。[17]

回说香港,今年政府加大了对职业教育的资助,包括向职业训练局学员发放津贴、向雇员再培训局注资150亿元,并设立十亿元基金支持资历架构发展。[18]在鼓励雇主参与方面应否有更大动作,值得当局考虑。

 

 


1 《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劳工及福利局,2014年5月20日。
2 《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二零一八年人力资源推算》,劳工及福利局,2012年2月16日。
3 「立法会四题:人力资源推算」,政府新闻网,2013年6月19日。
4 《二零零五年的人力资源推算报告》,财经事务局经济分析组,2000年11月。
5 《二零零七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03年6月。
同4
同5
8 「表A6:按经济活动身分及性别划分的十五岁及以上人口(1)(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二零零八年版》,政府统计处,2008年7月。
9 《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劳工及福利局,2014年5月20日。和《二零一八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劳工及福利局,2012年4月。
10 《二零一八年人力资源推算报告》,劳工及福利局,2012年4月。
11  同2
12  同1
13  「表4.4: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劳动人口参与率」,政府统计处,2013年8月22日修订。
14 《财务委员会审核2014-15财政年度开支预算》,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会议,2014年4月4日。
15 《珠宝业“市场推广"范畴 进阶路径》,教育局资历架构,http://www.hkqf.gov.hk/ind/tc/pdf/jewellery/Jewellery_Marketing_Detail_Post1.pdf
16 《中式饮食业能力标准说明第一版》,教育局资历架构,2008年12月。
17 Richard, D. 2012. The Richard Review of Apprenticeships. London: School for Startups.
18 《二零一四至一五财政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案》,2014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