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4-06-11 | 《经济日报》

背起电子书包上学堂



教育局早前公布首份「电子教科书适用书目表」[1],向酝酿多年的电子教学打响头炮。100间公立学校经当局筛选后将参与为期三年的电子学习发展计划[2],并有望在今年九月率先使用新推出的电子教科书。

电子未必平过纸本

学界和传媒却唱淡,认为出版商未有积极开发,令部分科目未有电子教科书。[3] 本港引入电子课本的原因之一,是为了平衡连年增加的纸本书价格。参考电子教科书价目表,虽然整体售价低于印刷本约三成[4],但部分科目却较实体书贵约百分之五[5], 反而加重了家长负担。而电子书的载体,如iPad、Kindle等电子阅读器,亦价格不菲,维修保养费用会否拉高整体课本开支,仍是未知之数。另外,恒生 管理学院商学院院长苏伟文撰文指,阅读器内存有限,未必足够容纳学生日积月累的电子课本。到时家长或须购买更新版本的电子阅读器。[6]上述开支,不论由家长或是政府买单,也违背降低书价的原意。

站在电子书开发商的角度,除增加聘请人员及技术开发的成本,著作权亦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设计电子教材最简单的方法,是参照纸本教科书的内容,加强互动概念。但当初未有取得原作者电子版授权的书商,便要为此额外投资。

学校网络基建尚待完善

学校无线网络等基础设施不足,是本港推行电子教学的另一挑战。教育局称,约1,000间公营学校中,只有不到一成学校的课室配备有足够无线网络连接以有效使用电子教科书。[7]政府去年九月发表的《数码21》咨询文件承认,虽然大多数中小学已有不错的宽带覆盖,但课室的Wi-Fi无线上网能力,仍不足以支持有效的电子学习。文件建议为每间官立及资助学校提供Wi-Fi无线上网服务。[8]

今年年初,立法会财务委员会通过拨款,当局向计划下的100间学校投资3,500万元,设置所需的Wi-Fi环境。教育局的目标是在三年内为1,000所中小学设置无线网络,连同软件,可在五年内完成建立整个电子学习平台。[9]换句话说,使用电子教科书的基础建设,不会在短期内成形。

数码教育革命始于1990年代

相 较其他地区,本港电子教科书市场起步不晚。1998年政府锐意推行信息科技教育,先后三次发表信息科技教育策略,期望将信息科技融入教学。教育局的目标由 以课本为主导、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转向互动和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模式。2008年成立的「课本及电子学习资源发展专责小组」,翌年首次对电子学习发展 提出政策建议,指教育局应通过试验计划探索各种发展模式,推动学界和业界参与电子学习资源的发展。其后,政府分别在2012和2013年推行两个阶段的电 子教科书市场开拓计划,今年5月初公开的电子书单,正是第一期计划下开发的首批电子教科书。

全球教育界掀起的数码革命,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得克萨斯州在1995年将「课本」的法定概念扩展至「电子课本」,即透过电子方式传送信息的教材系统。[10]进入21世纪,尤其自2010年至今,各国政府和学校纷纷订立政策,制定教科书电子化时间表。2010年加拿大Blyth学院启用电子阅读器,希望在五年内逐步以电子教科书取代中学的纸本教科书。[11]日 本于同年开展的「未来学校计划」(Future School Promotion Project),在十间小学试用电子教科书,并为全部学生提供平板计算机,在课室装置互动电子白板。当地政府更设定目标,在2020年前实现全国学生每 人一台计算机,扩大信息科技在教学中的运用。[12]

取代纸本 知易行难

新加坡政府在2006年提出的十年教育计划,同样以电子媒介打造「未来学校」。由当地政府资助的新加坡海星中学,于2010年订立新规,要求每位学生入学时必须购置苹果计算机,用于课室学习。贫困学生则可向学校申请经济援助。[13]

美国佛罗里达州政府的决心更大,于2011年宣布将在2015年前汰换传统教科书,届时公立教育机构(幼儿园至高三),将全面使用电子教材。[14]

以 上地区均期望以电子教材取代纸本教育,但成效难料。作为教育资源的补充品,南韩政府也曾花费数百亿韩元,可惜效果不尽人意。南韩曾计划在2015年前实现 中小学无纸教学工程。不过当地教育部门配发给中小学的光盘版电子教科书,八成学生并未使用。理由是光盘版电子书只是纸本教材的电子文文件,学生情愿携带纸 本上学。[15]

审批严谨增加开发风险

由此可见,电子教材内容编制,并非单纯的搬字过屏幕,还需 要额外的设计工夫,例如加强多媒体及互动元素。回到教育局最新公布的电子书目,当局原本批出13间出版社共30套书申请,但最终只有9间的16套课本推出 市场,小学主科中,只有中、英、常识有电子书,数学科则无人开发。已有学校表明,在课本科目齐全之前,不会采用电子教材。教育局称,未列入书目表的电子课 本内容及设计均有待完善,若今年八月底前完成送审,并于其后通过,可供学校于2015/16学年使用。

电子教材的开发机构参与度不高,部分更中途退出[16],或与颇为严格的申请门坎有关。为保证教材质素,机构须与政府签订为期六年(非牟利机构)或四年(其他机构/公司)的协议,作出订价承诺和质素控制,并按规定提交预算、进度报告或审计账目。[17]此外,当局对电子教材的格式有严格规定,有开发机构因产品未能兼容不同计算机平台的操作系统,无法赶及今年送审。

教育局严格的审批制度,早被指为传统教科书高成本的原因之一。现行三三四学制下,教育局要求出版社一次过将各科的核心课本及选修单元一并送审,才会获得评审,而且只要其中一本不能通过评审,全套书皆会被评为不推荐予学校使用的课本。加上编制一套教科书需要两至三年[18],投资期长,风险高,成本高企不足为奇。在电子教科书时代,审批制度能否增加弹性,值得讨论。

事 实上2007年以来本港出版业持续不振,出版界别增加价值由174亿降至2012年的140亿港元,跌幅高达两成,与整体文化及创意产业的五成升幅形成鲜 明对比。虽然出版为文化创意产业的第二界别,但占比却在五年间(2007-2012)由26.8%大跌至14.4%,出版从业人员数目也在呈跌势。[19]出版业渐趋衰微,本港生育率低企,未来学生减少,开发电子课本所需的勇气,不足为外人道。

开放教育资源 有助开拓市场

为 鼓励市场开发更多电子资源,美国华盛顿州的做法值得参考。该州政府与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共同资助,将课程教材在网络公开,并成立开放课程图书馆(Open Course Library),一是为了减轻学习成本,也希望吸引公众共同编制互动教学的教材。截至2012年,该项目已编制了81类电子教科书,可供40万学生免费 于网上使用。有学者指,开放的数码化教育资源,比实体产品更容易整合,有望刺激电子教科书的增长。[20]

除了政府补贴,美国出版商 Flat World Knowledge也曾主动提供免费电子教科书。但出于财务考虑,项目于五年后停止。不过用户支付不到40美元便可获得电子教材,较动辄贵三四倍的印刷本已相当便宜。[21]

但须注意,美国的教科书电子化进程,是由大学逐渐推行至中小学,上述免费电子教材,多限于大学校园,且未经学术评审,质素参差,延伸至基础教育,相信会遇到不少难题。

从 国际经验来看,电子教科书市场的发展,均汇集政府、学校、出版界、科技界、甚至公众的共同参与。虽然成功的例子不多,但电子阅读的风气渐次形成,却是不争 的事实。过去五年(2009-2013),本港公共图书馆总体借阅量减少了620万人次,但电子书的借阅次数,却在去年增长超过三分之一。[22]开发电子教科书,大概不用担心新一代是否愿意阅读,网络基建、审批制度等,更是关键。

 

 

 

1 「教育局公布首批『电子教科书适用书目表』」,政府新闻网,2014年5月2日。
2 《电子学习学校支持计划》,教育局,2014年5月16日。
3 「电子课本配套支持刻不容缓」,《星岛日报》,2014年5月6日。
4 「教育局公布首批『电子教科书适用书目表』」,政府新闻网,2014年5月2日。
5 「电子课本登场 平实体书8至60%」,《香港经济日报》,2014年5月3日。
6 「龙七公:教科书电子化不代表家长负担减少」,《东方日报》,2014年5月6日。
7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支持学校使用电子教科书以利便教与学及提升网上学校行政及管理系统》,教育局,2013年12月。
8 《2014数码21信息科技策略》,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3年9月。
9 『推电子书 变鼓励「无限」上网』,《大公报》,2014年2月5日。
10 「选定地方使用和研发用于学校教育的电子学习资源」,立法会秘书处,2009年5月6日。
11 《中小学电子教科书政策推展之评估整合研究研究报告》,台湾教育部委托台北市立教育大学、国家教育研究院,2012年12月31日。
12 Sachiko Imaizumi Kodaira and Seiji Watanabe, “The Diversifying Media Environment of Japanese Classrooms and Educational Content,” NHK Broadcasting Culture Research Institute, October 10, 2013, http://www.nhk.or.jp/bunken/english/reports/pdf/report_13101001.pdf.
13 Miss Vanda, “New rule: All students to purchase Apple MacBooks,“ The Asian Parent (Singapore edition), http://sg.theasianparent.com/singapore-digital-education-hub/.
14 Marlene Sokol and Jeffrey Solochek, “Florida looks at taking school textbooks completely digital by 2015,” Tampa Bay Times, February 16, 2011, http://www.tampabay.com/news/education/k12/florida-looks-at-taking-school-textbooks-completely-digital-by-2015/1152138。.
15 《中小学电子教科书政策推展之评估整合研究研究报告》,台湾教育部委托台北市立教育大学、国家教育研究院,2012年12月31日。
16 『电子教材恐「烂尾」 三分一「失踪」』,《文汇报》,2013年9月16日。
17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电子教科书市场开拓计划》,教育局,2012年5月14日。
18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会议香港教科书出版的现况介绍》,2009 年5月11日。
19 《香港统计月刊:香港的文化及创意产业》,政府统计处,2014年3月。
20 徐新逸,赖婷铃(2013年8月),国际经验对台湾电子教科书发展之启示,教科书研究第六卷第二期,1-31。
21 Flat World Knowledge official website. http://catalog.flatworldknowledge.com/
22 Johnny Tam, “Smartphones blamed as Hongkongers lose interest in the city’s librari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12, 2014,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1509970/libraries-lose-their-readersh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