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4-06-23 | 《星岛日报》

「港」中医 大不易



政府正筹备在将军澳兴建本港首间中医医院,并拟交由非牟利团体营运。将中医服务由门诊扩展至住院,对市民和业界皆属喜讯。然而计划细节亦非毫无争议,建议中提到以中西医协作及自负盈亏的方式运作中医医院,便招致不少中医界人士质疑。早前更有六十名中医师联名撰文,指如果照搬内地「中西医结合」模式,可能令正统中医边缘化,认为要真正做到病有所医,必须以公营方式,中医主导。[1]

业界对成立中医医院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无论是医院营运模式,还是人手配置的复杂性,均可从中港两地的中医体制窥探一二。

从基层护理到住院服务

本港医疗体系沿袭英国,一直以西医为基础。医院管理局(简称「医管局」)下42间公立医院、医疗机构和121间门诊按所属地域划分为七个医院联网,构成公营医疗体系。探寻中医发展的行走轨迹,1999年,《中医药条例》的制定,为本港中医药规管及发展奠定了法定框架。2001年当局表明会将中医药引入公营医疗机构,长远期望中西医药在公营医护体系内能够互相配合使用。[2]

中医发展却较预计缓慢,现时中医工作仍集中于基层护理及普通科门诊服务的层面,并以私营市场更为活跃。2000年政府曾表明,最终目标是提供中医药医院服务,因此计划先试办中医门诊。[3]2003年医管局首间中医门诊投入运作,政府设想在2005年年底前,共开设18间中医门诊,结果当年只达目标一半[4],第18间要到今年才启用。[5]

去年当局成立中医中药发展委员会,在既有的中医药规管制度基础上,研究设立中医住院服务、促进中医药研发及鼓励中西医结合治疗等措施的可行性。[6]时隔一年,今年年初发表的施政报告公布,当局已预留原本作私家医院用途的将军澳地皮,作中医院之用。[7]

中西并行 谁主谁次

传统中医是以阴阳五行学说为基础,望、闻、问、切四种诊法解读身体病患,可以看成是一门哲学。西医则依靠仪器设备诊断病情,理论基础是科学。本地医疗体系如何兼容两者,是一项挑战。

政府称,考虑到本港医疗体系以西医为主,中西医协作的模式在目前相关法例及行政框架下最为可行。但该种模式之下,中医主导还是西医主导尚存争议。目前有20多间公营医院提供中西医结合服务,但住院病人只能在西医批准的情况下才可接受中医治疗。由于中西医长期缺乏沟通,中西医病历数据尚未互通[8],不少西医对中医认识不深,病人由申请至转介一般需时一个星期,可能错过中医治疗的最佳时机。[9]因此业界希望中医医院能够推行中医先行,西医辅助的方式。

医管局现正筹备推行「中西医协作项目」先导计划,由中、西医专家组成的小组,就中风康复、下腰背痛症及癌症纾缓治疗三个病种拟订临床方案,希望有关经验日后可应用在中医医院内。[10]该计划预计在今年年中启动,并于以西医为主的公立医院进行,最终能否探索新径,解决上述中西医缺乏沟通所造成的问题,值得关注。

「中」学「西」用

或许有人会问,交由中医主导,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不管这是否灵丹妙药,但本地中医师对医院运作并不熟悉,由他们主导的中西医协作,必须考虑这些管理问题。聘请富有经验的内地医师,可能有助管理。事实上,目前医管局中医诊所的高级医师,大部分也是从内地聘请的老中医。[11]

问题是,现时内地中医院其实也称不上由中医主导,而是大多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模式,以中、西医混合治疗,因此出现不少西医临床为主的「中医主任」,用仪器断症的中医师亦大有人在。用业界的话说,「牧师管寺庙」的现象已是常态。多年前亦有内地医生抱怨,学的是中医,但西医知识和英语占据医师考核内容的一半,实习阶段也多数轮转于西医病房。[12]

有中医师甚至指称,为了升职,中医师要争先发表学术论文,分薄训练中医基本功的时间[13],「中医博士不会用中医治病」的现象普遍存在。[14]若以上各种说法属实,由这些「中医」主导香港的中西医协作,只会令人忧心。

说到底,内地中西医结合之路也在摸索阶段,香港如何取之精华,将会是「中西医协作项目」先导计划的重大挑战。

自负盈亏 亏了谁

至于中医医院的运作方式,目前尚在探讨,政府初步意向是交由非政府机构以自负盈亏形式营运,并承诺采用非牟利模式,充分照顾病人的负担能力。[15]医院也会同时担当临床、教学和科研职责,与目前医管局辖下中医诊所的功能相似。

医管局辖下的中医诊所,由医管局统筹中药配剂及管理电子临床管理系统,非政府机构负责日常运作,诊所的培训和研究计划,则由大学负责。[16]名义上为公营,政府对中医门诊服务的补贴率却只有50%,不计科研元素,更仅为37%。[17]换句话说,其余部分诊所须自负盈亏。

当局曾经表明,无意大幅补贴中医诊所,冲击私人市场。因为私人执业的中医药服务已颇为全面,收费亦为市民所能负担。相对公营西医,医管局中医门诊的诊治费用较高,每次缴费120元(包括诊金80元和药费40元),公营西医普通科门诊一次则只需45元。[18] 要维持经营,部分中医诊所管理者被指要一边压低经营及药物成本,一边要求医师跑数,忽略了医教研的使命。[19]

参考中医诊所面对的问题,中医医院要在自负盈亏的压力下兼顾教学、临床实习及科研,实属不易。

由非政府机构营运中医医院,也会面对另一问题,就是一旦病人出现紧急情况,医院该如何处理?遇到这些状况,急诊、化验检查等传统西医诊治方式,仍有存在的必要性。即使同区的将军澳医院能够分担急症需求,但程序不见得简单。届时两间不同制度和管理方式的医院如何合作,例如医疗事故的责任怎样分配,需及早厘清。

本地人才恐难消化

开设中医医院亦需问,医师从何来?这个问题,表面看是不用太担心的,因为本地已有不少相关的高等学历课程,予香港学生报读。本港首个中医学学士学位课程于1998年开办,2003年见证了第一批中医专业毕业生。现时大学资助委员会下有三间大学,包括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便有提供六年全日制中医学士课程,每年招收约90名学生。[20]

此外,内地亦有不少中医药大学招收港生。以2014/15学年为例,参与「内地部分高校免试招收香港学生计划」的75所高校中,有十所为中医药类大学,共计划招收659名香港学生。[21]

中医师供应无忧,教人担心的反而是,近十年本地人向中医求诊的比例有下降迹象,日后市场或会无法消化接踵而至的毕业生。综合政府统计处在2003年至2013年间的多份《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显示,向私家西医求诊的次数占整体就医次数的比例相对稳定,维持在55%以上。但同期向中医求诊比例,却由2003年的19.6%,减至去年的12.8%。

公营诊所医师流失

但另一方面,人才可能过剩并不代表将来中医医院的人手必然充足。有中医师指出,医管局中医诊所每年都未必能招聘足够的本地毕业生。[22]医管局中医部数字亦显示,具三年临床经验以上的中医师流失率,高达15%至20%[23],远超公立医院的整体流失率(3.9%)[24]

新人不愿加入,旧人严重流失,有指是因为这些诊所的薪酬普遍偏低,又不属于医管局的职系架构,难以吸引人才。事实上,现时本地注册中医、有限制注册中医、及表列中医共有9,000多人,当中绝大部分都在私营诊所执业,于医管局中医诊所执业的,只有200余人,占总数不足3%。[25]

这固然跟私营市场所占份额较大有关[26],但如前所述,中医师有供过于求之势,若医管局的中医诊所仍然出现人才荒,状况便会十分尴尬。中医医院落成后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出现,而又不冲击私人市场,也会是一道难题。

 

 

1 「六十名中医师联署:不要伪中医院」,《主场新闻》,2014年1月20日,http://thehousenews.com/society/偽中醫院滅醫謀人/
2 「卫生事务委员会2005年6月13日会议 立法会秘书处拟备的背景资料文件 在公营医护体系设立中医门诊诊所」,立法会秘书处,2005年6月7日。
3  同2。
4 「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秘书处就2007年5月14日会议拟备的背景资料简介 在公营医疗机构发展中医诊所目的」,立法会秘书处,2007年5月10日。
5 「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 中医中药发展及中西医协作计划」,食物及卫生局,2014年3月17日。
6  同5。
7 《2014年施政报告》,2014年1月15日。
8 「立法会CB(2)1501/13-14(18)号文件」,《杏林之声探讨香港的中医院–营运概念》,2014年5月8日。
9 「走出公营,进入公营,迈向中医新里程」,《大公报》,2014年3月28日。
10 同5。
11「立法会CB(2)1501/13-14(12)号文件」,香港大学中医全科学士(全日制)校友会,2014年5月19日。
12「请到海外学中医」,《南方周末》,2009年11月19日。
13「香港建中医院,到底有几中」,《主场新闻》,2013年3月18日。 
14 同1。
15「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谈中医医院」,政府新闻处,2014年3月27日。
16「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秘书处就2007年5月14日会议拟备的背景资料简介 在公营医疗机构发展中医诊所目的」,立法会秘书处,2007年5月10日。
17 同16。
18「立法会CB(2)1501/13-14(07)号文件」,广华医院-香港中文大学中医药临床研究服务中心林昶文,2014年5月9日。
19 同1。
20 同5。
21《内地部分高等院校免试招收香港学生计划2014/15》,教育局,2014年1月21日。
22 同11。
23 同9。
24「医管局2031年内需增8800病床 料额外招3700医生研全职合约重聘退休者」,《明报》,2014年5月29日。
25「黄贤樟﹕未来中医大学毕业生——学历错配的重灾区?」,《明报》,2014年4月26日。
26 统计处2013年的调查显示,于私家中医和医管局中医诊所就医的比例,分别为11.7%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