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4-07-07 | 《星岛日报》

生物仿制药监管新挑战



人生各异,但正如生老病死一样,总有事物是我们一生中一定会遇上的,而药物绝对是其中一种。香港华洋杂处,市民既用西药,亦服中药。中医以自然各物入药;西医自19世纪起则以化学物质制药为大宗。

上世纪70年代,生物科技的进步为西药带来生物制剂(biologic medicines或biologics,即生物药物)。有别于传统以化学成份合成的药物,生物制剂以活细胞提炼,以基因技术将需要的基因植入或移除于细胞,制成有专门疗效的药物。生物药物制作过程极为复杂,而且变数极大,因此不如传统化学合成药物般能被轻易复制。近年各种生物药物专利权行将完结,生物仿制药(biosimilars)即将面世,为全球制药产业带来变化,亦为各地药物监管制度带来挑战。要进一步了解生物仿制药的影响,需要对现今制药产业有基本了解。

制药产业速览

以产业角度出发,市民现时服用的药物大致可分为两种,分别为专利药物(patent drugs)与仿制药物(generic drugs,或称同名药物)。药厂研发出新药后,为保护其知识产权,会申请药物专利权,为药物自行制订商业名称并独家销售[1],是为专利药物。

专利并非永久,年限一过,其他药厂便能自行配制同一药物,但不能使用同一商业名称,是为仿制药物。如学名为「昔多芬」[2]的「威而钢」,便是辉瑞公司研发后因应销售策略而订的药名。[3]其专利过期后,其他药厂亦不能以「威而钢」之名销售。同理,生物科技研发的药物亦有其学名及商业名称,待专利期完结,其他药厂配制的同样药物,便称为生物仿制药。

专利药物保障了研发者成果不被剽窃,但亦造成垄断行为,政府及病人因而需要负担昂贵药费。专利过后推出的仿制药,令药价因市场竞争而大幅下降,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有利。仿制药物虽名仿制,但非假药,其效用经政府严格检验才能销售,能与原厂药替换使用。香港13,000种进口注册药剂制品中,便有约11,000种为专利已过的仿制药[4]。仿制药令更多人能使用以往昂贵的药物,亦为研发较弱的药厂提供生存及发展机会。

生物药物以及生物仿制药为制药产业的新趋势,其于治疗癌症、血液疾病及免疫系统失调等方面被广泛应用。2012年全球生物药物市场价值约达1,960亿美元,较2002年上升约2.7倍,占全球药物销售市场18%;预计2017年更会上升至2,210亿美元,占全球市场19%至20%。[5]生物仿制药市场成长速度较慢,由2002年占生物药物市场0.3%升至2012年的0.4%,但预期2017年的市场份额会升至2至5%。[6]

生物药物成为制药产业新力军,然而当更多的生物药物专利权到期,药厂能自行生产生物仿制药出售,其效用及安全亦渐受质疑,成为众多依赖生产仿制药维生的药厂的挑战。

可替换性及相似性

与传统化学合成药物为小分子(small molecule)结构不同,生物药物为大分子(big molecule)结构,比起传统药物大200至1,000倍,而且更为复杂。[7]另由于其以生物及基因科技研制,生物药物对于温度、湿度等外在因素更加敏感,因此制作程序每一步骤均需要严格控制,否则可能会令药物效用完全改变。

《彭博商业周刊》就以酿酒来比喻生物仿制药的生产[8],说明同样的原料及配方可制成截然不同的产品。传统仿制药物能完全复制原厂药主要成份,因此能与原厂药替换使用而不须顾虑药效有异。然而biosimilar只能是similar(相似),并非同样(identical),正如世上无形状完全一样的雪花。而是否可以完全替换使用则仍待研究。

仿制药能够进入市场的首要条件,是其能复制原厂药的疗效,取代较昂贵的原厂版本,降低药物成本。但如果业界或监管机构仍未能解决可替换性及相似性的问题,生物仿制药便无法取得医疗机构及市民的信心。月前有病人组织作出调查,显示接近四份之一的欧洲医生没有听说过或不清楚何为生物仿制药。[9]除显示生物仿制药仍处于起步阶段,或亦说明医学界仍未全面接受生物仿制药。

药物安全问题

由于生物药物的敏感和独特,生物仿制药须经过更严格的检测,否则病人或会因免疫系统排斥药物而出现不良反应及副作用。一种俗称「补血针」的生物药物,便因微调一个制作步骤,于欧美引发多宗严重副作用的案例,最后需要回收。[10]以上提及的为原厂药,原厂药尚且难以控制,生物仿制药于制作条件不尽相同下会否引发医疗事故,值得关注。

成本问题

仿制药另一能打入市场的重要原因,是其较为便宜。然而,生产生物仿制药成本较传统仿制药为高。有顾问估计,传统仿制药研发成本约为数百万美元,但生物仿制药成本却达约一亿至一亿五千万美元[11]。相比传统仿制药高达九成的折价,生物仿制药最多只能降低医疗成本三成。纵然仍是较廉宜,但昂贵的研发成本令中小药厂却步,而政府监管复杂制造过程、额外为不同生物仿制药订下独有标准,以及检验药性等行政成本,亦会随之上升。

药物监管与时并进

生物仿制药物的安全隐忧不能忽视,然而如果监管制度能够因应科技进步作出调整,确保生物仿制药的质素,则能为广大市民提供廉宜的选择,令更多人健康受到保障。

欧盟为最早制定生物仿制药监管指引,亦是最早准许生物仿制药销售的地区。2005年欧洲药物管理局订出指引,要求生物仿制药从品质、制作过程、安全性等与参考药(原厂药)进行对比。药厂更需要提交临床及非临床数据(活体及实验室测试),以证明仿制药效用与原厂药相似;亦需提交药物安全性及风险管理报告,列明因药物性质不同而可能导致的风险。[12]针对生物药物的独特性,欧盟更为各种药物制订专用指引,并厘清药物命名的规范,以确保有效监管及追查。欧盟的标准亦为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地制订指引的基础。

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亦于2010年起拟定三项指引,要求药厂就科学、品质及生物相似性三方面作出分析[13],透过分析药物结构、功用、临床数据等以证明生物仿制药与原厂药于安全性、效用及纯度上并无临床性差别(no clinically meaningful difference)[14]

回到香港,2009年因接连发生与药剂制品有关的事故,立法会对药剂制品的规管及监控制度作出检讨[15],及后以香港药物监管制度检讨委员会报告为基础,拟定《2014年药剂业及毒药(修订)条例草案》。草案于今年3月通过二读审议,焦点集中于药厂制药过程的监察问题。[16]但综观检讨委员会报告,并未就生物仿制药的规管作出相应检讨。在其未成行成市时,有关当局宜及早筹谋,迎接生物仿制药带来的挑战。

 


1  "Overview of Generic Drugs and Drug ," Merck Manuals, http://www.merckmanuals.com/home/drugs/trade-name_and_generic_drugs/overview_of_generic_drugs_and_drug_naming.html
2  sildenafil citrate,由监管机构所订,以显示其主要成份。
3  辉瑞公司网站资料,http://www.pfizer.com/products/product-detail/viagra
4 「香港对药剂产品的规管及监控」,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资料文件,2009年3月31日。
5  "The biologics market," extract from The Global Use of Medicines: Outlook through 2017, IMS Institute for Healthcare Informatics, November 2013.
6  同上。
7  "Biologics and biosimilars: An overview," Amgen, 2012.
8  "A Quarter of doctors in Europe can’t define biosimilars," Bloomberg, March 18, 2014.
9  同上。
10「仿制生物制剂 品质令人忧虑」,《苹果日报》,2012年4月12日。
11 "Attack of the biosimilars," The Economist, October 21, 2010.
12 "Guideline on Similar Biological Medicinal Product,"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valuation of Medicines for Human Use, October 30, 2005.
13 "FDA issues draft guidance on biosimilar product development,"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News Release, February 9, 2012.
14 "Scientific Considerations in Demonstrating Biosimilarity to a Reference Product," Draft Guidanc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ebruary 2012.
15「香港药物监管制度检讨委员会报告」,食物及卫生局,2009年12月。
16「药剂师工会批新修订条例违背原意」,《东方日报》,2014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