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4-07-10 | 《经济日报》

死何葬身? 香港的骨灰龛政策



厚葬向为中华社会所重。除为体现孝道,入土为安、风光大葬亦被视为对往生者的最后肯定。香港的社会保障未必如北欧福利政府自诩的“from cradle to grave”,但对往生者安息之地亦不敢怠慢。

香港政府自1970年代起鼓励以火化代替土葬,并提供龛位予市民安置亲人骨灰,时至今日,约有九成人采用火化方式送别亲人。[1]然而人口上升及老龄化,骨灰龛位开始供不应求,轮候日久亦无法安置往生者,更有所谓「在生轮公屋,死后轮龛位」的黑色幽默。香港需要更多骨灰龛位以解燃眉之急,社会上生死观念的教育,乃至各种可持续殡葬方式的倡导,也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2010年政府就骨灰龛政策的检讨咨询公众,检讨范畴包括:以地区为本的骨灰龛位发展计划、透过市场供应龛位和与之应对的监管挑战,以及鼓励市民选择更环保及可持续的骨灰处理方式。[2]翌年,政府推出私营骨灰龛场发牌制度文件,就制度框架及监管细则咨询公众。[3]而早前公布的《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下称《草案》),已交予立法会审议。[4]

不法私营龛位充斥

政府辖下八个灵灰安置所早已不敷应用,即使加上由华人永远坟场营运的骨灰龛位,亦仅能应付四成需求,其余大部分为私营坟场及私营龛场吸纳。[5]

私营骨灰龛场有助纾缓公营龛位紧拙,却存在不少违规问题。2010年便有传媒揭发部分私营骨灰龛场滥收费用,却无法提供地契及图则,予市民查证其是否合法经营。[6]龛位价格参差(售价为一万至逾60万元不等)、收费标准模糊不清,亦困扰不少消费者。部分人为保先人清静,付钱息事,却造成恶性循环,令安置先人变成一场全世界都知道是毫不低调的金钱游戏。

为协助市民辨认合法骨灰龛场,并为发牌制度准备,发展局2010年开始公布私营骨灰龛场列表,将私营龛场分为两部份:第一部份为符合地契用途限制及城市规划,并且无占用政府土地的龛场;第二部份则为其余不属于第一部份的私营龛场,但并不涵盖全部私营龛场。[7]

但即使设有列表,相关部门始终难以取缔违规场地。大量不受规管的私营龛场继续涌现,自成立列表以来,属第二部份的龛场由52处升近一倍至100处。不符合法例规定的龛场充斥,不但威胁建筑物安全,亦对所在社区构成交通负荷。

发牌监管 进退维谷

政府公布的《草案》,针对不合规定的私营龛场作出相应措施,包括让1990年前已营运,并符合《草案》规定的骨灰安置所,可免于申请牌照;而未能符合规定的安置所,则可申领暂免法律责任书,以争取时间达到《草案》要求,并在其间继续提供服务。[8]

法律责任可以暂免,但问题迟早需要面对。不合规定的私营龛场,能否轻易达到政府要求呢?有报道指,葵青区创出先河,将工厂大厦改变用途,转为灵灰安置所。申请人自2012年2月1日提出申请,历经13次补交材料及九次公众咨询,至年底始获城规会批准。[9]兴建占用21层的五万个龛位的申请,亦被指规模过大,会影响当区交通,故不予批准。[10]

座落于工厦群间的私营龛场,远离民居,尚且惹来当区区议员反对,批准及咨询地区的过程亦一波三折。《草案》通过后,未能符合规定的安置所能否顺利达到要求,原先会影响社区交通的龛位数量,又如何变得没有影响,令人怀疑。若政府鉴于骨灰龛短缺而削足就履,限期过后仍从寛处理,只会将问题拖延。

增加公营龛场有难度

说到底,问题始终是供应不足。虽然这个问题,暂时不会出现。根据政府推算,2014至2018年的五年内,火化宗数为215,875。政府计划五年内于各区公众骨灰龛场增加约116,000个龛位,加上华人永远坟场及其他合法登记的宗教团体营运坟场合共增加的约85,000个新龛位,可望提供约201,000个新龛位。再加上私营骨灰龛场的供应,相信足以满足未来五年的需求。[11]

此外,政府早已谋求开发更多骨灰龛场用地。2010年,时任特首曾荫权提出「区区有龛位」计划,希望全港18区都能承担安置先人灵灰的责任。其后卫生及福利局选定18区共24个地点发展骨灰龛设施,如全部落成,预计能提供数以十万的新龛位。[12]

但扩建堆填区的经验告诉我们,以单一方法应对持续增加的需求,难以持久。现正轮候龛位的往生者,以及不断增添的需求,迟早会令骨灰龛位爆满。何况现时开发骨灰龛场用地的工作,已遇上不少阻滞。

截至2013年年底,上述24个地点中只有两个地点完成工程和两个地点落实发展,而且全部为公营坟场或灵灰安置所的用地扩建而成,暂时称不上18区齐齐承担。至于其余地点,现在仍在咨询区议会,何时能建成应付需求,无人能知。[13]

殡葬也谈永续发展

故此,除却增加龛位供应,我们也该反问,土葬与火化真的是我们需要的殡葬方式吗?近年各地提倡的自然葬(Natural Burial,或称Green Burial Movement,绿色殡葬运动),便将殡葬连结对环境生态的尊重,主张遗体回归大自然,以达致永续发展。

现时香港已有各种自然葬选择,如海葬及花园葬,由食环署坟场及火葬场办事处统筹,于指定地点进行。[14]不过,自然葬暂时仍只是土葬及火化以外的另类选择,日后的政策重点,除了放在龛位供应,也可致力提供更多自然葬的选择,并促使其成为殡葬主流。

本地的海葬及花园葬便经过不少改革,外国其他自然葬方式更是蔚为大观,有人以骨灰制成钻石等信物;也有英国设计师以气球将骨灰带到半空,待装置探测到雨云,便将骨灰洒出,随雨水回归大自然。[15]

生死教育

不过,自然葬并非人人接受,认为有失庄重。另一方面,不少人忌讳直面死亡,不愿自家门前出现骨灰龛场。因此无论讨论的是何种殡葬方式,学习面对死亡,不可或缺。

生死教育透过探讨死亡的本质,反省自身,超越对死亡及虚无的恐惧,寻求生命的意义。[16]课题宏大,但面对死亡的坦诚和反省,能引领我们穿越迷雾,重新认识生死的意义。香港已有倡议团体推动生死教育[17],包括举办讲座。一两个讲座,未必能助我们知生亦知死,但这人生课题,始终要起步面对。在骨灰龛不足之时,这更是实际需要。

 


1 《骨灰龛政策检讨公众咨询》,食物及卫生局,2010年7月6日。
2  同1。
3 《私营骨灰龛发牌制度公众咨询》,食物及卫生局,2011年12月。
4 「政府公布《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政府新闻公报,2014年6月18日。
5  同1。
6 「首季五宗投诉骨灰龛 率先公布合法私营机构名单」,《苹果日报》,2010年4月16日。
7 「私营骨灰龛资料: 第一部分及第二部份」,2014年3月31日更新,发展局网站。
8  同4。
9 「葵涌先开绿灯 打造星级骨灰龛大楼」,《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第27期,2013年12月25日。
10「葵涌工厦地获批建龛楼」,《星岛日报》,2013年12月14日。
11「立法会十二题:规管私营骨灰龛及增加公众骨灰龛供应」,政府新闻公报,2013年11月27日。
12「政府着力处理骨灰龛供应事宜」,政府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9日。
13 同9。
14「坟场及火葬场」,食物及环境卫生局网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cc/index.html
15 陈晓蕾,「死了怎样葬?」,《主场新闻》,2013年11月16日。
16「认识生死教育」,生死教育学会网站,http://www.life-death.org/Pages/LnD.htm
17 生死教育学会网站,http://www.life-death.org/Pages/Hom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