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4-07-14 | 《星岛日报》

借书还钱,天公地道?



「香港书展」踏入25周年,香港人已习惯每个看似书卷气浓厚的7月。书商散货,读者入货,「书中自有黄金屋」,各有各演绎。至于作者是否拥有「黄金屋」,就见仁见智了。

对某些人来说,鬻文是能养活一家大小的事业,达者更能名利双收。小说家查良镛及倪匡便是其中佼佼者。但另一方面,早前有关「公共借阅权」(Public Lending Right,下称「借阅权」)的讨论,却侧写着不少文字工作者的辛酸。

今年3月,400多位本地作家及逾八成出版社组成的「香港授予公共图书馆图书借阅权联盟」(下称「联盟」),提议由政府于公共图书馆预算外另作拨款,按书籍借出次数,向作者或版权持有人付费,以获得向公众免费借出书籍的授权。[1]

联盟认为公共图书馆提供的借阅服务,会打消读者的买书意欲,令作者及出版社的收入减少。该组织公布的调查显示,约八成受访市民会因为图书馆服务方便而失去购书意欲。[2]联盟提出,图书馆借出图书,涉及版权持有人权益,故此希望确立借阅权机制,保障知识产权,并鼓励更多本地作家投身创意产业,而不损害公众免费借阅的权利。

与公共图书馆共生

借阅权的讨论,早在公共图书馆盛行之时开始。在以往,免费借阅书籍并非必然,读者一般须向订阅图书馆(Subscription Libraries)付费入会,才能借阅当中藏品。[3]二战后,多国政府为了照顾缺乏经济能力的读者,并促进知识普及,始相继提供免费借阅服务,令订阅图书馆步入黄昏。

免费午餐有人争,公共图书馆借阅量日多,令部分作者发觉有庞大无法获取的潜在利益,有人认为公共图书馆影响他们的作品销路。将版权保护意识扩充至书籍借阅的想法,应运而生。

最早落实借阅权机制的,是1946年的丹麦。其他北欧国家诸如挪威、瑞典、芬兰,亦先后实施类似机制,以保障本土作家的收入。[4]到1992年,欧盟制订借阅权指令,予各成员国参考。[5]根据Public Lending Right International的资料,现时全球有35个国家设立借阅权机制[6],金额一般分为按借阅次数和按采购量计算。[7]

两个概念

根据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的界定[8],借阅权可循两个方向理解:一为版权(Copyright)概念框架,认为公共图书馆的藏书与其他版权作品一样,须由其持有人授权并向其支付版税,才能向公众借出。二为获酬权(Remuneration Right)概念框架,认为公共借阅须向作品创作者(而不一定版权持有人)提供报酬。[9]

与版权概念不同,在获酬权概念下,创作者或版权持有人虽然同样获得金钱,但这些金钱并非授权费用或版税,而是报答创作者对社会文化及知识发展的贡献,或是鼓励作者以本土语言写作,保留传统。

两种概念延伸出借阅权法例,大致也可分为版权模式和获酬权模式。[10]

版权模式

在版权模式下,书籍被视为版权物品的一种,创作人或版权持有人对其发布、租赁、复制、播放及表演等均拥有权利。[11]版权持有人可就书籍的借出作出授权或收取版税。

香港的《版权条例》对版权物品的租赁有严格规定,任何涉及租赁的行为,需向版权持有人取得授权。用作公开表演、播放、陈列,或作即场参考之用,则不包括在条例的租赁定义内。[12]此外,图书馆毋须为可能导致的损失,向版权持有人作出赔偿。

更进一步,公共图书馆的运作不属租赁,而是借出。若要将借阅权纳入版权框架,便要为就公共图书馆的借出服务下定义。欧盟1992年有关租赁及借出权利的指令[13],将借出界定为透过公共设施借出、非为经济或商业利益的限时借出的行为,并订明作者或版权持有人拥有作品的租赁及借出的独有权利。上述指令为欧盟地区的借阅权设置提供法理基础,各成员国如无替代方案,便有义务依据指令制订各自的借阅权机制。

早于欧盟指令出台前,个别欧洲国家如荷兰和德国,已将借阅权置于版权法。而在指令出台后,芬兰、奥地利、比利时等国,均先后采用版权模式订定借阅权机制。

获酬权模式

但在丹麦、挪威及瑞典等为最早实施借阅权的北欧国家,授供权并非版权法的一部分,版权持有人不能据此向公共图书馆征费。在这些国家,借阅权更似是文化保育政策。丹麦及瑞典的借阅权,只限于用本国语言写成的书籍,挪威的相关法例,亦只保障本地出版物。[14]权利限于本土,理据在于以本国语文写成的作品市场有限,而且要与外来的翻译作品竞争,故此借阅权的设立,只是鼓励作者以本国语文书写,以延续当地文化,而非保障版权。[15]

澳洲的借阅权机制,同样沿用北欧的获酬权模式,将报酬对象限于澳洲国民及常住澳洲的人士,并列明机制是为支持澳洲文化发展。[16]相对而言,将补偿对象定为欧洲经济区创作者的英国[17],算是颇为慷慨(虽然政府的相关预算近年持续减少)。

借阅权与知识传播的矛盾

两种借阅权的出发点不一,牵引的争议亦不尽相同。版权法模式将借出权归予版权持有人,意味版权持有人能控制版权物品能否被借出,可能局限知识透过公共图书馆传播。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于2005年发表声明反对设置借阅权,理由就是认为其建基的「借出权」,危害大众免费获得公共图书馆服务的权益。[18]该组织又认为,欧盟以版权模式厘定借阅权的趋势,对其他国家借阅权的设立有不良影响。[19]

现时本港版权法例并不涵盖将作品借出的独有权利,若以版权法模式处理借阅权,需要同时检讨《版权条例》的内涵,以及是否保障外国作者,操作殊不简单,需要谨慎处理。

谁得益?

除了法例条文,借阅费用对作者的生计有多少帮助,是另一个现实问题。按照联盟建议,每本书的借阅费为一次五元,上限四万元,由出版商及作者五五分帐。[20]换句话说,作者每部著作所得的借阅费,上限为二万元。

对于畅销作者,这个金额或许是锦上添花,但对年青及知名度较低的作者而言,所得款项是否足够保障生活,令人怀疑。而大众化作品与小众创作应否划一收费,亦具争议性。更根本的问题是,公共图书馆究竟是减少作者收入的体系,还是带动销情的免费宣传,难以一概而论。但不容否认的是,之于旗下有多名作者的出版商,借阅权费用可以甚为可观。

联盟的建议,操作已相对简单,因为现实中,分帐往往不是作者与出版商二一添作五,而是有更多变化。德国的借阅费用,便有77.5%拨入作者的退休基金(author’s pensions)。[21]而某些作品的制作,由于参与者众,分帐更是仔细。今年7月,英国为发声书(Audio-books)的借阅权实施新安排,便将作者、叙述者、监制的分帐,分别订为60%、20%和20%。如果发声书有翻译和剪辑,作者的分帐更会再细分三份,由作者取得当中一半,翻译和剪辑则分别获得30%和20%。[22]

借阅权的讨论看似细碎,却不微小,若要落实,概念和操作上的考虑不少,科技与发表形式变化,亦会为相关讨论增添难度。我们都知「文字有价」,但说到文字何价,书背上的银码,其实提供不了多少线索。

 


1 「本地作家及出版社的一项共同诉求—要求政府建立『借阅权』机制」,立法会,CB(2)1015/13-14(01)号文件。
2 「调查发现公共图书馆服务减低市民买书意欲 尽快引入『借阅权』助本地创作」,香港授予公共图书馆图书借阅权联盟新闻稿,2014年6月17日,http://www.hkplra.org/wp-content/uploads/2014/06/Press-release.pdf
3  Report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Council,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ttee on the public lending right in the European Union, September 12, 2002.
4  Thomas Stave, “Public Lending Right: A History of the Idea,” Library Trends Volume 29, Number 4, Spring 1981.
5  Directive 2006/115/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2 December 2006 on rental right and lending right and on certain rights related to copyright in the fiel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dified version).
6  Public Lending Right International website, http://www.plrinternational.com/index.htm.
7 「『借阅权』制度欧洲多成功」,《信报财经新闻》,2014年3月18日。
8 “Background Paper on Public Lending Right,” Committee on Copyright and other Legal Matters,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 website, April 2005, http://archive.ifla.org/III/clm/p1/PublicLendingRight-Backgr.htm.
9  同8。
10 “Canada’s Public Lending Right Program: Program Desig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and the Impact of Technology,” Canada Council for the Arts, March 2012, http://www.plr.ca/PLR/news/documents/02ECCFAPLRProgramDesignreportFinal.pdf.
11 香港特别行政区版权条例第II部。
12 香港特别行政区版权条例第25条。
13 Council Directive 92/100/EEC of 19 November 1992 on rental right and lending right and on certain rights related to copyright in the fiel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14 PLR international data.
15 同10。
16 “Australia PLR scheme overview,” PLR International website, http://www.plrinternational.com/established/plradministrators/australia.htm.
17 “United Kingdom PLR scheme overview,” PLR International website, http://www.plrinternational.com/established/plradministrators/uk.htm.
18 “The IFLA Position on Public Lending Right”,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 website, April 2005, http://archive.ifla.org/III/clm/p1/PublicLendingRigh.htm#Position.
19 同18。
20「亚洲先河 出版商向图书馆收『税』」,《东方日报》,2014年6月12日。
21 “Germany PLR scheme overview,” PLR International website, http://www.plrinternational.com/established/plradministrators/germany.htm.
22 “UK PLR extended to Ebooks and Audio-books,” PLR News, UK PLR office website, July 1 2014, http://www.plr.uk.com/allaboutplr/news/UpdateAudioEbooks.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