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2-19

消失的中产



被誉为「秘书摇篮」的香港嘉诺撒圣心商学书院宣布停办,不但令人关注院校竞争激烈,也使人疑问秘书这专业,会否因为科技进步而面临消失?这种想法看来有点匪夷所思,因为现在较具规模的机构,很多仍然设有秘书一职。然而环顾其他已发展地区,不少中等收入,或是过往被视为专业的工种,其实也濒临绝迹。消失的中产,不只是个传说。

两极化成型

早在2006年,经常预测日本未来趋势的大前研一在其著作《M型社会》中,已警告经济衰退、高国债、终生聘用制瓦解等问题,会导致日本出现收入两极化,中产消失的危机。书中他曾比较日本与美国的状况,并认为美国当时已逐步脱离收入两极化的威胁,万料不到剧情发展下去,M型化的社会结构似乎已巩固起来,成为了欧美国家的社会形态。

美国在金融海啸后陷入衰退,有研究显示,衰退初期流失的职位,60%涉及中等收入的工种,但到经济复苏,职位逐渐恢复,只有22%属中等收入[1]。美联社的数字也指出,衰退期间美国流失的7,500万个职位中,有一半属于中等收入,到衰退在2009年6月完结,重现市场的3,500万个职位中,只有2%乃中等收入职位[2]

在欧元区国家,中产消失的现象更为明显。自2009年中开始,欧元区国家恢复了430万个职位,大致同一时期,中等收入的职位数目却持续下滑,2008年1月至2012年6月期间,就减少了760万个[3]。加拿大、日本等发达国家,也有类似遭遇。

非特殊情况

如果将时间线拉阔,我们会发现以上的情况并非衰退期间的特有现象。中产消失,可能是不少已发展地区的长期走向。以美国为例,该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历数次衰退,以往中等收入人士的就业人数,均会在衰退后更胜从前。但踏入2000年,情况改变。在2002至07年的经济周期,美国住户入息中位数减少了2,000美元,首次出现周期完结后收入减少的状况[4]。另外,在2010年,中等收入职位占该国职位总数的42%,相较1980年的52%,减少10个百分点[5]

这个趋势,更可能延续下去。有研究预测,直至2050年,美国中产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会一直缩减[6]。说到欧洲,一众欧盟国家的中产消费金额,也预期由2009年占全球中产消费的38%,减至2030年的20%[7]

消失的中产,部分会向上流动,更多的,是跌落低收入、低技术的阶层。自1973年至2000年,90%美国家庭的实质收入,上升了10%,最高收入的1%家庭,却增加了3倍。在1973年,行政总裁的平均收入乃入息中位数的26倍,到2000年,差距已去到300倍[8]

由国家对全球的问题

上流或下流,不是因为同一工种的加薪或减薪,而是因为一些工种一去不返,成为历史。科技进步,多年来令低技术劳工大幅减少,已间接减低了市场对管理及行政人员的需求。现在,科技取代人力的进程来到专业人士层面,影响更为直接。或者说,科技已令一些本来不是低技术的工作变成低技术。在美国,秘书、旅游中介等「专业」人士的贡献,逐渐由科技产品顶替[9]。纵然科技发展会令部分专业受惠,例如电脑程式员,只是对于整个专业人口来说,似乎得不偿失。

大学教育普及化,令中产消失的问题,显得更为严峻。根据官方数据,2010年美国劳动人口共有4,170万人拥有大学学位,但需要具备大学学历的职位,只有2,860万个。现时,美国有15%的的士司机拥有大学学位,远高于1970年时的1%[10]。或许反过来说,社会缺乏的劳动力,例如园景师、美容师、家务助理,许多都不需大学学历。现时1,700万个拥有大学学位的美国人,正从事一些根本不需要大学学历的工作[11]。当然,增长知识不必全为满足专业需要,但在普遍人收入减少的同时,美国大学的学费却不断增加,现时大学毕业十年后偿还学生贷款超过2万元的人,是1990年的2倍[12]。付了高昂学费,看不到经济回报,当中的心理落差,或会成为这代人普遍面对的问题。

中产阶层萎缩,不只是收入下降或上升的问题,还牵涉社会流动。中等收入职位减少,意味低收入人士的晋升空间收窄。社会缺乏向上流动的机会,长远会导致人才外流,影响一个地区的竞争力。

  

不过,在发达地区消失的中产,并非消失于地球。以全球的层面来说,中产人口其实正在不断壮大,而且是历史上首次的高速增长,预计到2030年,全球的中产人口会增至49亿,比低收入的28亿人多75%,原因是中国、印度、印尼、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预期会出现大量中产人士[13]

放眼世界,中产壮大,看来不成问题,但个别国家或地区内无法好好处理中产阶层萎缩的问题,在全球化的时代,同样会为其他地方带来不安。正如欧美政府因应经济动荡所作的政策,也影响着其他地区人口的生活。据预测,美国和欧洲地区的中产人口,会由2012年占总中产人口的50%,跌至2030年的22%[14]。这些国家中产消失的问题,恐怕也会波及别国。而香港,一方面属已发展经济,一方面位处中产人口正在高速膨胀的亚太地区,究竟是走上收入两极化、专业消失的路,或是受区内转变带动,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1 "The Low-Wage Recovery and Growing Inequality". 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 August 2012.

2 "AP IMPACT: Recession, tech kill middle-class jobs", Associated Press, 23 Jan 2013

3 同上

4 "The Crisis of Middle-Class America", Financial Times, 30 June 2010.

5 Peter Gorenstein, "America's Middle Class Crisis: The Sobering Facts", Daily Ticker, 4 May 2011.

6 Homi Kharas (2010). "The Emerging Middle Clas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OECD Development Centre Working Paper.

7 "The New Power of the Global Middle Class", The Atlantic, 21 Feb 2012.

8 同4

9 同2

10 Nearly Half Are Overqulified for Their Jobs. USA Today. 28 Jan 2013

11 同5

12 同4

13 "The Swelling Middle", Reuters, 2012.

14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