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08-04-28 | 《信报》

香港可以借鉴英国的另类投资市场



智经研究中心日前发表一份关于香港跨境上市集资活动的研究报告,当中就创业板市场的发展提出若干建议,供社会、业界及有关当局参考和讨论。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成立创业板的原意,是协助规模较细但具增长潜力的企业在市场集资,扩展和发展业务,完善香港的企业生态环境。创业板于 1999 年正式启动,但近年却逐渐失去孕育新企业发展的功能。在 2007 年,只有两家公司在创业板上市;而直至 2007 年年底,创业板市场只有 193 家上市公司,而主板市场的上市公司数目则为 1,048 家。

据智经报告分析,规模较细的公司申请在创业板上市,须要面对重重困难,上市审批程序又冗长繁复,导致近年创业板上市集资宗数下跌。举一个简单例子,按现时创业板的最低上市要求而言,有意申请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须至少有一年的往绩和市值不少于 4,600 万港元;但新加坡自动报价板、英国的另类投资市场和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均没有这些限制和规则。

此外,创业板对保荐人的要求,在某程度上甚至比主板市场更为严苛。例如保荐人须维持最低的实收资本金,反观香港的主板及英国的另类投资市场却没有这样的要求。有关监管机构于2007 年 7 月更提出建议,提高创业板的最低市值与现金流要求。这些转变若真的落实,创业板恐怕会进一步偏离协助小型企业集资的原意。另一方面,我们不难发现,近年创业板上市集资宗数急速下滑,但是平均集资规模却有上升趋势,反映能够在创业板成功上市的公司已是一些较大规模的企业。

究其因,这可能与监管当局过去一直沿用「质量保证」的审批模式,以「质量保证人」心态审批公司上市有关。回顾创业板在科网股的动荡年代,我们理解一些较严的上市规则是因应当时市场经验制订出来,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理据。不过,随着本港市场环境的转变,加上投资者日渐成熟,我们在审批上市申请时,理应持开放的态度和采取有利市场发展的取态。

另一方面,随着内地大部份大型国企及龙头企业均已成功在本港上市,我们预料下一浪的集资活动将主要由规模较细的民企主导。因此,智经在报告内提出,当局刻下须重新考虑创业板的上市制度,为小型企业创造更理想的上市空间,并提出几个可行方案以供讨论。

英国的另类投资市场(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始于 1995 年,是一个专为全球新兴及高增长的企业而设的融资市场。该市场以「披露为本」作为上市审批模式,有意申请在该市场上市的企业,只需发出简短的上市文件,毋须刊印详细的招股书;而监管机构对企业过去的业绩没有最低要求,对公众持股量亦没有设定最低限制。

事实上,另类投资市场除了为新发展企业提供上市集资的机会外,亦提供一个平台予企业进行并购活动;而健康的企业并购活动,将有助进一步巩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至于另类投资市场可能出现的企业失败或舞弊情况,笔者认为可以通过加强执法来维持市场秩序。从本港证券市场所投放的资源和执法效率来看(注),监管当局实有必要重新调配资源,加强执法规管工作,以配合市场的发展需要。

香港的主板证券市场,近年不论以市值或成交量而言均取得骄人佳绩;能否在创业板市场上再下一城,关键在于市场有没有决心对之进行适当检讨。智经希望今次这份研究报告所提出一系列政策建议,能引起市场、有关当局及社会人士对此作出深入讨论。

(注)智经报告引述相关研究数据,发现香港证券市场的规管成本,若以每 10 亿元市值为单位,在普通法的司法管辖地(包括澳洲、加拿大、英国、新加坡和美国)当中,香港的排名最低;若以每 100 家上市公司为单位,香港在执法规管方面聘用的人手,亦远远落后于美国及英国。此外,根据证监会 2006-07 年度的年报内所列举的四个经内幕交易审裁处判决的个案,时间拖得最长的个案追溯至 1996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