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08-04-29 | 《经济日报》

披露为本不等于降低门坎



智经研究中心日前发表一份关于香港跨境上市集资活动的研究报告,建议当局采取有利市场发展的审批态度、积极开拓上市客源和加强执法规管工作。舆论普遍认同香港必须争取更多海外企业来港上市的政策方向;惟当中有一些细节需要加以阐释,以便业界及社会大众能就此课题作更深入讨论。

首先,这是关乎香港长远竞争力的重大课题。金融服务业是本港的支柱产业,而香港证券市场近年不论以市值或成交量而言均取得骄人佳绩。然而,随着全球一体化和海外市场的竞争,我们必须认识到,有利本港证券市场发展的利好因素不可能持久不变。我们理应把握时机,对现行上市机制作出检讨,以巩固香港的国际上市集资中心地位。

报告发表后,有市场人士担心放寛上市规则会削弱对投资者的保障。事实上,智经并没有建议当局放寛上市审批,又或降低门坎以吸引更多海外公司来港上市。智经所提出的,是一套以「披露为本」的上市审批模式,取代现行的「质量保证」审批模式,大前提是确保上市企业充份披露有关资料,让市场自行衡量风险。

有读者可能误以为这是一种放任的审批政策取向,削弱对小投资者的保障。本人必须指出,上市审批机制不可能十全十美,而审批当局试图为投资者提供百分百的保障,只会衍生道德风险的问题,令投资者过份依赖审批当局,误以为在市场上交易的投资产品并不存在风险。事实上,香港近年即使尽了最大努力保证上市公司的质量,也不能避免上市企业的丑闻发生(注一)。

智经报告强调当局要营造有利市场发展环境,不用过宽,也不应过严,以免令有意来港上市的海外企业却步;当局必须同时加强执法力度,提高执法效率,以防范上市企业违规。

此外,从全球的竞争角度来看,世界各地的主要交易所正积极争取跨境上市集资业务,但香港的上市企业主要来自内地,客源极为狭窄。在过去五年,单单是内地注册企业,便占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跨境上市集资额。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由于现时香港的上市规则,只承认极少数认可司法管辖地的在港上市资格(注二)。不在「合资格司法管辖地」之列的海外企业往往须面对冗长和严苛的上市审批程序,令不少有意来港上市的公司却步。而世界其他市场亦没有类似「合资格司法管辖地」的规定。因此,智经报告提出,即使有关当局不完全废除现行上市规则中有关「合资格司法管辖地」的条例,亦要接受更多司法管辖地注册的公司来港上市。此外,上市规则亦应清楚列明甄选可接受注册地区的准则,而当中可能带来的投资风险,则应透过清晰和充份数据披露,让市场和投资者自行冲量。

笔者明白香港的证券市场散户比例偏高,但环顾各地市场的经验,它们均倾向采用披露为本的上市审批模式,配合有效和适时的执法,让市场自行衡量投资风险。当中,投资者教育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香港作为一个成熟的国际金融市场,是否应重新检视现行制度,与其他市场做法一致?这是值得市场人士和有关当局深入探讨的课题。

(注一):例如在 2001 年 7 月于主板上市的欧亚农业,在上市两年后,于 2002 年 9 月便被证监会勒令停牌,及至 2004 年 5 月被宣布正式清盘;而其他上市企业诸如英发国际及海域集团,上市后亦相继出现问题,令投资者蒙受损失。

(注二):现时合资格在港上市的司法管辖地包括香港、百慕达、开曼群岛和内地。香港交易所于 2006 年发出上市规则指引,把澳洲和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两个司法管辖地,纳入可接受的上市企业注册地之内。港交所及证监会于 2007 年 3 月曾发表联合政策声明,列举海外公司在港上市所需要为股东提供的主要保障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