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09-02-03 | 《星岛日报》

建立社会民生领域的粤港合作



国家发改委刚公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允许港澳大学在珠三角开办高等教育机构。以往进入内地的香港院校被视为境外机构,在办学及招生等多方面均受到限制,新政策将带领两地教育合作迈向新里程。

智经研究中心早前发表的「加速粤港经济整合--打造世界级珠三角都会区」研究报告,亦有提出应争取容许香港的大学在深圳设立分校,并要为日后扩展至珠三角其他地区,制定更灵活的审批制度。《纲要》公布的教育开放政策,将有助引入香港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为珠三角都会区的长远发展培养人才。

事实上,随着两地经贸连繋越趋紧密,北上生活的港人不断增加。根据政府统计处二零零五年的数字,超过二十三万港人需要跨境到内地工作,人数较十年前增加三倍,接近三十万港人长期在内地居留。但两地在文化、社会制度及生活习惯的差异,令港人在内地工作及生活遇到不少困难,跨境教育只是其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另有调查指出,港人家庭要在内地长期生活,最大问题来自医疗。主要是他们对内地收费及服务缺乏信心,但返港就医的交通成本高,遇意外或急症更可能导致延误救治,进退两难。

此外,政府鼓励港人北上养老,但参与「综缓长者广东及福建省养老计划」的个案,去年只有三千多宗,仅占总数的百分之二。长者不愿回内地养老,除了受到长者津贴制度的限制,跨境就医正是他们的主要顾虑。

据了解,现时长期居住在内地的港人之中,逾八成是在广东省长住,显见港人对在广东生活的需求,最为殷切。不过,种种因跨境居住及工作而衍生的民生需求,并非香港或广东省单方面可以应付,只有粤港双方从社会民生作多层次整合,才可解决。

为切实响应居粤港人的诉求,智经认为,应建立粤港澳社会民生领域的公共治理政策架构。以往粤港在CEPA的合作,只侧重于经贸层面,甚少涉及教育、卫生、福利事业等民生范畴。但在新一轮CEPA协议,广东获得先行先试权,允许开放医疗、社会服务等领域,正是促进粤港澳建立社会民生公共治理架构的契机。

根据智经的研究,粤港之间寻求社会及民生领域的合作,现阶段应集中对在广东生活及工作的港人提供协助,以及方便在广东的内地人进出香港。建议利用与深圳一河之隔的地理优势,以深圳作试点,推动粤港两地先从医疗及教育等领域合作。

针对跨境医疗问题,可争取在深圳开办港式医院,实行香港的医疗制度,让在深圳及附近城市的港人,也可得到应有及适切的医疗服务,以体现香港对内地港人的承担。藉此引入香港的医疗管理及服务模式,亦有助提高内地医院的医疗质素,令珠三角区内的医疗服务水平更为一致。

跨境教育方面,虽然高等教育在《纲要》中获开「绿灯」进入内地,但基础教育未有包括在内。深圳教育局数据显示,现时有五千名港人子女在深圳接受小学或以上的教育,但当地只有两间港人子弟学校。而且,他们日后要返港继续学业,将因为两地教育制度不同而面对升学难题。

据悉,其中一间港人子弟学校,可获安排于二零一零年纳入香港升中派位机制,但届时亦只有近百名学童可受惠。这意味着大部分在深圳的港人子弟,仍要面对与香港中学衔接的问题。

智经建议,可考虑在深圳建立港式学校,让港人子弟在深圳亦可接受港式教育,令他们享受到生活在两地制度的好处,同时可培养他们对国家的认同感。此外,深圳的学校可藉此机会观摩香港教育的独特之处,从而提高当地的教育水平,体现粤港两地在珠三角都会区的全方位教育资源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