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09-03-10 | 《星岛日报》

港医疗开支颷升 不改革未来难应付



智经研究中心举行的「医疗改革国际研讨会」于上月中结束,来自本地及海外的嘉宾及与会者多达四百人。从研讨会的盛况,说明医疗改革问题备受社会关注;更可深切感受到的是,医疗改革不但对香港长远医疗发展影响深远,而且是全球各国未来高度重视的课题。

据统计,医疗开支在二零零二年已是全球GDP的百分之十;而政府支付医疗负担的比例,于高收入国家高达六成五,金额大约是低收入国家的一百倍。但推测在未来二十年,单是人口规模及结构转变所引致的医疗支出,在欧洲及中亚地区将增加百分之十四,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增加百分之三十七,南亚地区的增幅更达到百分之四十五。若计入承担新药物及新疗法的费用,增幅将更庞大。

医疗开支颷升已是全球趋势,香港亦难以独善其身。港府现时已承担百分之六十的医疗费用,按预测的开支增长速度,再不着手改革医疗系统,誓必无法应付未来需求。虽然政府不排除因金融海啸而延迟推出医改方案,但延迟不代表可停滞不前,社会讨论及政府准备工作,必须继续。

在今次国际研讨会上,很高兴分享了多个国家的医疗政策及经验,触及基层医疗、家庭医学、公营医疗定位、小区健康及医疗融资等问题,让香港各界更多了解及明白其他国家的状况。各地做法虽不尽相同,却有一共通之处,就是任何医疗改革,应将改善医疗服务质素及小区健康放在首位,在讨论融资安排之余,不应轻视改革医疗服务模式的重要性。

至于香港,虽然市民普遍支持政府继续已提出的改革方向,包括推动公私营医疗合作及保留医疗服务安全网等,但大众对医疗改革的讨论焦点,总是离不开融资方案。参考了国际经验,希望社会各界能得到启发,就如何发展基层医疗,以及如何教育市民建立健康生活等问题,从现在起多作聚焦讨论。

与病人建立持久的信任关系,是家庭医生的主要功能之一。世界家庭医生组织主席Chris van WEEL教授以抑郁症作案例的研究指出,只有兼备高明医术及与病人良好关系的家庭医生,才会有理想的诊症成效,两项元素缺一不可。家庭医生的普及程度越高,越可及早为长期病患者断症;其普及率与人均寿命亦成正比。

从智经早前发表的「香港未来医疗发展与融资」研究来看,香港应发展以家庭医生为本的基层医疗。建议从改变官、民及业界的行为模式做起,建立以公平、高效、高质量及共同承担的基层医疗服务,确保医疗制度的持续性及效用。

作为病人的领航者,家庭医生必须与病人建立信任关系,耐心找出病因才将有需要的个案转介其他医疗专业,减轻不必要的医院服务需求。荷兰的家庭医生,一般会花上三十分钟诊症,期间与病人沟通,让病人陈述及解释病情,引导病人建立健康生活。根据当地经验,家庭医生已可妥善处理当地百分之九十六的医疗需求,只有百分之四的个案需要转介专科。

回心一想,在香港门诊求医,处理每宗病症鲜有超过十分钟,病人不习惯向医生透露太多个人及家庭状况,医生亦需高技巧才能仔细向病人询问。病人的价值观在于取到多少药物而非医生诊断的技巧,基层医疗制度未发展成熟,缺乏家庭医生概念能发挥的领航者功能,导致香港在及早发现病患及疾病预防的工作,表现一直未如理想,医疗负担也日益沉重,荷兰的经验实在值得香港借镜。

智经认为,要改变香港现时「有病才医」的医疗习惯,就必须促进用者、政府及服务提供商的正确行为模式,全面提高小区健康及疾病预防意识。用者方面,要加强对基层医疗及疾病预防的认知、改变价值观,以及建立对个人健康负责和追求健康生活的观念。政府要教育市民对基层医疗的重视,并为中低层市民提供医疗安全网。服务提供商则要参加家庭医学培训、延续性医学进修、提高服务水平及信息透明度,以及积极参与公私营医疗合作。

要改变社会既有的医疗习惯,全面推动以家庭医学为主的基层医疗,牵涉层面广泛而复杂。我们很高兴看到港府成立三个专责小组,就基层医疗的服务覆盖、服务对象,以及服务提供商与服务模式等三大课题,展开探讨。借着社会各界聚焦讨论,希望能为香港找出最适合的医疗改革方案,为我们和下一代建立全民共享及可持续发展的优质医疗服务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