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09-03-11 | 《星岛日报》

以奖励推动基层医疗质素



推行医疗改革,加强以家庭医生为本的基层医疗,目标是提供全民共享的医疗服务,建立优质及可持续发展的医疗服务模式。在智经上月举行的「医疗改革国际研讨会」中,政府及社会各界均支持在香港推动优质基层医疗,认同有效基层医疗可改善小区健康及减少对医院服务的需求,长远有助减轻医疗负担,这是值得高兴的。研讨会上,与会者就改革医疗系统可及性、质素与成本的讨论,启发了社会对这三大改革方向有更深刻的思考。

港府近期推出长者医疗券及流感疫苗资助计划,以政府资助推动基层医疗的普及,理念与新西兰的做法相近。新西兰于二零零二年推行基层医疗服务策略(Primary Health Care Strategy),集中政府资源投放在基层医疗服务。在新安排下,不同年龄组别的高需求量病人,共同支付医疗费用(co-payment)均有所下降,门诊使用率则平均每年增加一至一点五次,大大提高了基层医疗在新西兰的可及性。

根据智经的「香港未来医疗发展与融资」研究,香港要加强基层医疗,还需要推广以生命阶段作基础的健康检查计划,以及增加基层医疗人手培训。配合发展家庭医生及建立「团队式」医疗服务模式的策略,迈向全民共享的医疗改革方向。

研讨会在如何提升医疗系统质素的讨论,分享了新西兰及英国的经验。针对医疗服务不公平、质素参差、资源运用并非实际需要或善用、计划以外的开支增长、急性病负担日重等问题,新西兰于二零零六年推行基层医疗表现管理计划,以奖励推动改善质素。政府资助按表现分配,评估差所分到的资源较少,促使水平低的基层医疗机构更积极提升质素,从而达到改善小区健康及减少患病的目标。

至于英国,当地设有质素成效架构,以实证为本提供奖励,目标是提升全国基层医疗的整体质素,以及减少服务提供商表现参差的情况。在计分制度下,获一千分的达标医生,可获奖金表扬。计划虽然是自愿参与性质,目前已有八成医生参与,而且服务质素持续提升,已加入计划的医生有九成获接近满分,社会不公的情况亦未有增加。

从两地的经验来看,诱导性付款机制虽然各有不同,但都是为确保服务质素而设。由此得出一个启示,在积极推动基层医疗的同时,也不可忽略对改善小区健康的成效。智经的研究报告亦有提到,推行医疗服务质量保证计划,提高市民信心及确保社会资源用得其所,是强化基层医疗服务的重要元素。香港可以新西兰及英国经验作借镜,在医改的聚焦讨论中,就医疗质素问题多作探讨。

有好的医疗改革方案,还须有资源配合,政策才得以推行。各地不同的经济体系有不同的医疗融资机制,大趋势都是由无病者帮助患病者,发展全民保障的医疗服务。但要落实全民保障,融资安排的形式只属其次,资源的风险分担才是关键。广泛的风险共同承担,相对分散多个较小的分担户口,更能确保为医疗服务长远发展,提供高效及公平的资源分配。

内地的医疗储蓄户口计划是由个人承担风险,结果计划推行接近十年,健康人士的户口积蓄越滚越大,长期病者的户口却透支,未能造到风险分担。以上海市为例,由于很多医疗储蓄户出现入不敷支,特别是长者及长期病患者的户口,政府补贴每年高达数百至数千万人民币。

台湾亦有推行全民医疗保障,但与内地的制度不同,台湾由全体市民共同承担一个医疗风险群组。市民向私家医生求诊,只需支付两成费用,余款由医疗保险承担,结果市民都倾向选用私营医疗服务,减少对公立医院的不必要依赖。

由此可见,医疗改革是为人民健康服务,但保障必须与政府、社会及人民的承受能力相适应,不可所有服务均由政府提供,却又不能全部推给人民承担。香港仍未就医疗融资安排达成一个主流方案,未来还需继续讨论。借着今次研讨会,希望令社会各界加深对医改问题的认识,有助日后制定出最适合香港的医疗改革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