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09-03-17 | 《经济日报》

港粤借镜星 设投资基金助基建



随着中央政府公布支持开发横琴岛,社界各界期望港珠澳大桥尽快通车,早日打通香港与横琴岛的陆路交通,以便可享横琴开发的先机。当众人将焦点都放在港珠澳大桥之际,同时值得社会关注的,是珠三角区未来长达二千公里的轨道交通网络。

该网络将以广深及广珠两条铁路作主轴,覆盖区内主要城市,再以「广深港高速铁路」将香港接连到全国的高速铁路网。这个庞大轨道网络的建设,将促成以香港及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都会区形成,并可更巩固香港作为国家南大门的角色。

推动基建,向来是抗衡经济衰退的不二之选。美国在一九三零年代经济大萧条时,也是靠大力兴建铁路和其他设施,促进经济复苏。香港未来的大型工程,有不少是与内地的跨境建设,例如广深港铁路、香港及深圳机场连接铁路,以及河套区开发等,这些工程均不可能香港单方面进行,必须与内地合作。

不过,跨境建设涉及粤港两地从资金、规划到管理上的协作,往往令双方合作添上阻力。智经研究中心早前发表「加速粤港经济整合--打造世界级珠三角都会区」研究报告,建议政府采用投资基金模式,推动大型跨境基建的发展。

智经建议由粤港两地政府成立粤港投资基金,全面统筹轨道交通的融资、建设及营运,以便有效安排资源投放,亦有助理顺两地政府于项目投入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日后可扩大应用到港珠澳大桥及其他跨境基建项目上,亦可研究用作协助珠三角港商升级转型的可行性。此外,由政府牵头并作主力,可为投资基金营造声势及增加信心,以吸引更多社会资源参与,有利投资基金的持续发展。

此建议或会触动自由经济学派的神经,指政府不应介入市场,认为这有违「大市场、小政府」原则。但从历史可见,香港拥有最自由经济体系已是公认的事实,政府的管治哲学也从来不是不干预的。一九七零年代香港主张「积极不干预」,其中的「积极」是指当市场失效时,政府便应「干预」。时至今日,香港奉行「大市场、小政府」原则,亦强调面对市场失效时,政府在关键时刻可以做到强而有力的介入。

此外,以二分法看待「大市场、小政府」下的「政府」与「市场」关系,亦不合时宜。一九六零年代石硖尾大火,政府推出公屋兴建计划﹔一九九七年金融风暴,政府动用千亿元入市「打大鳄」,两者均是政府干预行为,但其目的也不是要干预市场,只是当市场出现失衡,政府就需要介入。当世局风云急变之时,不干预在过去可行不等于现在仍可行。就是一向信奉利伯维尔场原则的欧美国家,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亦要为重建环球金融秩序,相继采取救市行动。

事实上,由政府成立投资基金参与各项建设,并非天马行空,在海外已有成功例子。新加坡政府于一九七四年组建的淡马钖金融控股公司,便拥有二十家大型「与政府有联系企业」的股份,投资组合价值九百亿新加坡元,囊括通信、金融、航空、科技及地产等与国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与产业。借着成立投资公司,新加坡政府得以推动多个重要产业的发展,有关经验值得香港借镜。

美国联储局前任主席格林斯潘亦承认,今次金融海啸的发生,是过份相信市场的调整机能间接造成。可见「大市场,小政府」的理念,不在于政府「有否」介入市场,而是政府「何时」及「如何」介入,关键是要有利整体经济及有现实需要。面对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政府必须要有前瞻性,以创新思维去处理问题,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危」中,寻找有利本地经济长远发展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