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09-05-19 | 《星岛日报》

港需活力创意生态环境



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城市之间的竞争不再局限于经济发展和高效率,而是以创新、创意及汇聚人才为本。智经研究中心向来关注香港长远竞争力,早前进行的香港竞争力研究已发现,香港的法治、基建及宏观经济均达到高水平,但在创新环境、生活质素及教育方面仍有不足。中国社科院发表的全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与智经所持见解相同,认为香港在文化、环境及科学技术的竞争力,面临严峻考验。

不少人认为创意只是经济发达城市追求的玩意,创意本身并没有经济价值,这说法值得商榷,现实是从企业以至整个社会,均需要创意推动持续发展。就香港而言,创意是经济体系的重要元素,全靠多年来不断求变,从产品、服务、管理、营运、形象等各方面的创新,奠定香港在国际市场的地位。苹果公司获《财富》杂志选为全球最受景仰公司,旗下的iPod、iMac、iPhone风靡全球,亦是凭创意为用户带来惊喜。

以人才及生活空间切入

推动创意发展的方法很多,公共政策是其中一环,重点是以人才及生活空间为切入点,营造创意生态环境,释放创意能量。智经的「创意都在香港」研究指出,培育创意人才可从家庭/个人创意培育出发,透过家庭优惠套票、全年通行证等票务上的诱因,鼓励家庭更多参与文化活动,长远建立有文化欣赏能力的观众群。我们同时建议扩大持续进修基金的涵盖范围至创意相关课程;鼓励文化创意产业团体透过实习、师生培训等计划,为年青创意人才提供就业及培训机会。

创意与文化艺术息息相关,台湾的创业产业有突出表现,是因为政府重视创意文化修养,借着在小学各阶段以至在小区设有不同的艺术导赏,贯彻施行从小培养市民文化水平的普及推广方针。汲取台湾经验,香港可在公共场地推行长驻「创意工作者」计划,落实艺术教育;亦可引进海外教育机构,提供更多元化的创意课程,以及促进地区文化交流活动,缔造更多创意表达和交流空间,将创意文化融入生活的一部分。

公共空间方面,现行保育政策已作了很大改进,例如湾仔旧区重建,采用古迹建筑群与小区共同规划的概念,这正是智经提倡的「文化为本」城市发展模式。建议重点是将历史建筑与周边建筑群、街道一并保育发展,采用市/区本位的保育政策,以小区为单位发展「文化区」,用聚集形式(clusters)保育历史建筑及文化场地,藉此缔造城市的文化氛围,迈出释放创意的第一步。以中区警署为例,可结合邻近的艺穗会及兰桂芳作整体规划,发展成文化、旅游集群,保留富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创意空间,创造经济价值。

旧工厦发展创意集群

美国硅谷作为引领全球信息产业基地,致胜关键是能够汇聚创意人才,形成集群效应,从互动交流激发创新思维。同样地,香港亦需要有创意集群,为创意人才提供作业空间,这可以是自然形成,例如火炭艺术村;亦可由政策引导产生,例子有石硖尾工厂大厦改建的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

事实上,香港现有不少旧工厦长期空置,原因是受法例所限未能改变用途。智经建议利用旧工厦发展创意集群,通过政策法规上调整配合,将荒废工厦改建为创意工业的生产及培训场地,促成创意集群的形成;而五、六十年代的政府工厦,则改建为文化、创意中心,以可负担的租金水平为小规模的创意企业提供工作地方,为香港建立更多孕育创意人才的基地。

在国际经济建立新秩序之际,香港更需要藉创意提升长远竞争力,以争取在环球市场占有更重要位置。香港未来的经济发展,将离不开释放创意能量、把创意转化为经济价值、以创意推动城市发展等政策议题,社会各界越早展开讨论,对本地的创意生态环境将越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