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09-06-15 | 《信报》

释放公空共间让创意萌芽



创意的覆盖面无远弗届,不单限于最常见的产品创新,而是扩展到服务、管理、营运以至用家为本的创新意念,亦包括表演、艺术、历史保育等文化创意领域。智经研究中心的「创意都在香港」研究指出,创意对提升整体经济竞争力的贡献,不仅在于某些特定行业或某个经济领域,并与社会、文化及城市持续发展息息相关。

香港跻身国际城市之列,全凭多年来不断努力求变。然而,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未有对社会、文化环境及城市空间加以重视,引致在创新环境、生活质素及教育的竞争优势仍有不足,长远将影响香港竞争力。智经认为,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但香港需要更重视创意思维、人力资源、优质生活等议题,为本地创意生态环境注入活力。

有优质的创意种子,还需要在良好的生态环境下孕育,创意才会茁壮成长及拥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公共空间就是创意人才一显身手的舞台,让他们将创意发挥,藉互动交流激发更多新灵感、新点子,从而达到释放创意的目标。香港的问题是忽略公共空间的规划,公共空间在城市发展中不断萎缩,令人有创新意念亦无处发挥,久而久之,创意思维便被埋没。所以说,释放港人创意潜质便先要释放公共空间。

智经提出,要藉活化公共空间滋润创意生态土壤,应引入「文化为本」的城市发展模式,并采用市/区本位的保育政策发展「文化区」,以配合城市多元文化的发展需要。重点是将历史建筑与周边的建筑群、街道一并保育发展,保留富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创意空间,堵塞现时保存建筑与小区环境不协调的流弊。

保育「文化区」以缔造城市的文化氛围,只是释放创意的第一步,仍不足以形成有创意的生态环境,但可以此为基础发展创意群体,为创意生态注入「人」的活力,这才是发展「文化区」的深层意义。以中区警署为例,可结合邻近的艺穗会及兰桂芳作整体规划,发展成文化、旅游集群。

为了提供有利创意发展的合适环境,政府近年的确花了不少努力,例如将前中央警署发展成文化艺术中心、石硖尾工厂大厦改建为创意艺术中心、以及将前马头角牲畜检疫站变身牛棚艺术村等。不过,香港现时仍有不少旧工厦长期空置,因受法例所限未能改变用途,只要加以转化便可为创意人才提供更多发挥空间,营造小区的创意氛围。

智经建议利用旧工厦发展创意集群,通过政策法规上调整配合,将荒废工厦改建为创意工业的生产及培训场地,促成创意集群的形成。至于五、六十年代的政府工厦,可改建为文化、创意中心,以可负担的租金水平为小规模的创意企业提供工作地方,为香港建立更多孕育创意人才的基地。

日本的六本木现时有将部分空间拨作文化活动场地,令商业环境更具文化气息;香港的汇丰银行总行及铜锣湾时代广场,亦有提供空间让公众作艺术或表演用途。由此说明城市潜藏的文化创意感染力,是借助空间得以释放,这些活化公共空间的成功例子,值得延伸到其他地区,让公众更易进入商业建筑物的公共空间,鼓励创意发挥。

商业建筑物需要活化空间,现有的公共空间更加需要作出改变,强化其启发创意的功能。根据智经研究,可考虑在修顿公园、港湾道花园及文化中心广场进行「开放公园计划」,邀请私营机构、艺术团体及非政府组织在公园引入新管理模式,让不同人士进行创意活动。另建议在尖沙咀、中区及湾仔等海旁引入多元化的文化活动,作为活化海滨长廊的试点,藉释放公共空间让创意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