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09-08-11 | 《经济日报》

教育产业化 输入学生输出服务



本地大学的国际认受性近年日益提高,其中三所大学名列全球五十强学府,在英国《泰晤士报》的亚洲大学排名及上海交通大学的大中华区大学排名中,本地大学亦跻身五甲及十大之内。此外,香港拥有两文三语和具国际视野的学习环境,达国际水平的课程、师资和学术设施,加上内地对本港高等教育的殷切需求,为香港教育产业化创造有利因素。

长久以来,香港的教育被视为公共服务。随着越来越多内地及海外学生来港升学,香港教育的市场发展潜力开始受到关注。经机会早前提出香港发展教育产业的建议,反映政府对敎育的新思维,认同教育不仅是公共开支项目,亦可成为有利经济发展、创造就业的产业。

智经研究中心的「港深教育合作」研究,对两地教育合作进行分析,并就香港发展教育枢纽的可行性提出论证。结论是区域教育枢纽为香港带来的,不单是来港升学学生,还可吸引国际著名学府来港办学,是互利投资。而通过教育合作实现港深教育资源互补,可帮助香港进入更大的内地教育市场,这将直接影响香港发展教育枢纽的目标和定位。

树仁大学是民办大学成功例子,而在政府公布推动教育产业发展后,恒生商学书院、珠海学院、港大专业进修学院及理大附属的香港专上学院,均表示有兴趣升格为私立大学。英国华威大学早前亦表明,正研究来港设立私立大学的可能性。教育机构以行动说明,香港教育存在很大的市场发展空间。

产业发展讲求供应亦要有市场需求,内地生便是一个潜力庞大的人才库。单是深圳在过去数年,平均每年有逾千名高中学生出国留学,深圳家庭每年汇出境的学费超过亿元。根据智经研究,逾八成深圳家长愿意送子女到港升读大学。深圳对香港教育资源的迫切需要,为香港教育产业带来发展机遇。

发展教育产业可从两方着手,包括为港「输入」内地及海外生源,以及向内地及海外「输出」香港教育服务。宿位不足是香港吸纳非本地生的主要障碍,要突破土地资源的限制,香港可争取本地大学在深圳独资设立分校或校区,将不同年级及院系的学生安排在港深两个校区,并透过本地大学在深圳的产学研基地等相关机构,在深圳建设学生宿舍。

港深双方亦可考虑在河套区设立大学城,共同打造「港深教育圈」,吸引珠三角及附近省份的学生前来就读。但要达到目标,大前提是争取国家将香港与内地教育合作的事宜,从涉外教育法律法规中抽出,避免在教育合作中,将香港视为外方,以减低香港在收生及运作上的难度。近期澳门大学落实在横琴开设新校区的案例,甚具参考价值。

从高校延伸到中、小学校,是教育产业长远发展必然路向。智经认为,香港可引入自负盈亏原则,以分段方式向深圳部分开放基础教育,先从香港的非资助学校开始。政府亦可在政策上作出相应协调,让办学机构有较大空间,以及考虑拨出空置校舍供办学机构申请建立寄宿学校。

另一方面,港深应建立双方认可的职业资格认定机制,积极向深圳输出职业教育课程和标准,使香港的职业培训教育进入深圳市场,两地共建区域性职业培训体系。香港并可与广东省合组中外合作教育考试机构,以深圳为基地延伸香港的专业和国际考试业务;以及在河套区设立香港考试局办事处,提供国际考试的报名及咨询服务,使港深成为参加专业及国际考试的重要渠道。

不过,仍有不少人认为教育是公共服务、社会福利。智经认为,政府有责任为本地生提供更多高等教育机会,藉此提升香港人才质素;另一方面,香港亦可将教育产业化,例如大学以自负盈亏模式吸纳内地及海外学生,或创造有利环境鼓励民间办学。公共教育服务及教育产业是可以并存及共同发展,两者并不存在排他性。

英国向全球吸纳三十万名学生,每年赚取550亿港元教育外汇收入,是公共教育服务与教育产业化并行的成功例子。在获得可观经济收益之余,更重要是为当地缔造多元文化的学习环境,有助学生扩阔国际视野,并有利汇聚人才。香港要发展成为教育枢纽,必须具有更大包容性的思维,从接纳多元文化出发,视港深教育合作为重要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