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0-08-18 | 《经济日报》

弹性退休 为人口老化筹谋



联合国研究指出,未来10至15年的亚太区劳动人口,将因为人口老龄化而萎缩约10%。在香港,统计署公布最新的人口推算,长者比例将由13%增至30年后的28%,掀起社会对本地人口老化加速的关注。

去年底智经发表「弹性退休」研究报告,提出让具有丰富经验及技能的年长员工继续贡献社会,以配合知识型经济发展及补充本地生产力,减轻下一代的个人及社会负担,令香港在人口结构转变下维持长远竞争力。

善用长者 2036年4成属高学历

现时大部分企业及政府机构,将员工退休年龄设在60岁。在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下,这意味本地劳动力将不断萎缩,导致生产力下降及税收减少。另方面,现时的长者抚养比例是每6人供养1长者,30年后将是每2人供养1长者,公共开支亦将因应安老需求而上升。社会资源此消彼长所衍生的问题,关系到这一代在职人士于日后的退休保障,更关系到他们留给下一代的经济及社会负担,不容忽视。

随着时代进步,长者的教育及健康状况,一代比一代优胜。以55至64岁的组群为例,2006年有11%人士曾接受专上教育,预计到2036年将增至平均约41%。人力资源是知识型经济的宝贵资产,尤其对受人口老龄化及劳动力萎缩困扰的经济体系,拥有丰富经验和技能的退休员工,更是社会劳动力的缓冲,可因应市场需要维持稳定的劳动资源。

在发达国家,超过60岁的长者有20至50%仍在工作,其中美国有20%是70岁以上在职长者。社会各界亦普遍认同,持续就业应根据能力而定,年龄并非唯一考虑。

香港必须未雨绸缪,主动研究年长劳动人口及其工作模式的政策,包括提倡弹性退休。增加年长人口参与小区及经济活动,长远可纾缓劳工短缺问题,打破人口老龄化必然导致劳动力下降的宿命,经济增长亦可带动更多就业机会。企业则可通过让资深员工延迟退休,方便他们将多年累积的工作经验及知识传授年轻同事,提升人力资源质素及营运效率。

对年长员工而言,弹性退休可增加收入及持续领受员工医疗保障,相对减轻退休后的经济及医疗负担,避免退休金及个人储蓄被过早耗尽。更重要的是,部份长者在退休后会感到与社会脱节,但通过工作维持他们的社交活跃度,可减低其产生负面情绪的机会,发挥积极乐颐年的精神。

为社会储备人力 英美已引入

不过,要在港推动弹性退休亦不容易,主要因为社会上普遍认为年长员工的生产力低、聘用薪酬因年资关系而较高,甚至认为他们会阻碍年轻一辈晋升。其实弹性退休的意义,在于为社会提供人力资源储备,应付未来劳动力萎缩的需要;即使在劳动力充裕时,年长员工亦可以义工、培训或顾问的形式继续贡献社会,与年轻员工晋升不一定存在矛盾。英、美、日及新加坡等先进国家,已认识到成熟劳动人口的好处,先后引入弹性退休。

弹性退休在香港并非崭新事物,问题是如何营造有利环境,令雇佣双方得益,因这涉及对退休观念的转变,亦关系到多个社会及福利政策的长远规划,包括对社会福利、强积金、雇佣合约、员工晋升前景及劳工保险的影响。为提高弹性退休在香港的接受程度,推行弹性退休必须循序渐进,令年长员工可逐步退出工作。

推行弹性退休将是一个长远过程,如果我们相信这是应付人口老化挑战的新猷,政府、企业以至个人都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尽早展开社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