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03-26 | 《经济日报》

全城谋对策 降最低工资冲击



本港最新失业率下跌至3.6%,失业人数持续下降至约12.3万人,回复到环球金融海啸前的水平;2010年的本地经济增长6.8%,亦比政府原先估计为高,情况令人欣喜。

失业率恐已见底 有机回升

值得关注是展望来年经济,预算案预期经济将稳健增长4%至5%,却同时指出失业率已跌至较低水平,再显著下降空间有限,并要留意落实最低工资对失业率的影响。

设立最低工资制度的原意,是确保在任何经济环境下,雇员仍得到工资保障,让低薪人士也可分享经济成果。全球已有超过80个国家,确认国际劳工公约有关最低工资的建议,其中英、美、澳、法等西方国家,均具有数以十年的运作经验,亚洲地区如南韩及中国,也先后于80及90年代引入此制度。即使没有最低工资的新加坡,亦设有全国性工资指引,可见制定工资政策是全球趋势。

香港去年完成最低工资立法,将首个法定时薪定于28元。根据临时最低工资委员会(下称临资会)的报告,预料将有近31.5万名员工可获加薪,占本地劳动人口11.3%,加薪幅度估计达到16.9%。社会普遍期望最低工资可为低薪人士提供工资保障及提高购买力,改善贫富悬殊;并可望借此增加员工对工作和企业的归属感,以及促使雇主提高效率和生产力,发挥改善营商及社会环境的作用。

1700企业盈转亏 裁员潮或至

另方面,市场却料到部份企业会透过精简人手及提高价格,以抵销最低工资带来的额外开支。由此引起的社会问题,可能包括员工失业、通胀加剧及企业倒闭等,影响香港长远竞争力。这说明预算案的忧虑并非无的放矢,也不是杞人忧天。为将最低工资可能带来的影响减至最低,政府有必要在政策既定的现实情况下,及早筹划对策及展开社会讨论。

事实上,最低工资对失业率的影响,一直是社会上就此课题的最大争议,部份人士担心会导致职位流失及失业率上升,有的则认为低薪行业前线员工的供应紧绌,大规模裁员的可能性不大。据临资会推算,28元的法定时薪水平,将导致近1,700间企业转盈为亏,约4.5万名员工被裁退及近20万员工被削工时,失业率被推高1.2个百分点,即回升到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的水平。

低学历年长打工仔 首当其冲

全港现时有超过33.5万人属于55岁或以上的年长员工,约占全港雇员人数12%;在清洁、保安、饮食及零售等低薪行业中,更有近60%的年长员工仅具小学教育程度。他们大有机会是首当其冲受最低工资影响的失业人士;在工资水平全面提升的环境下,他们日后想重返职场亦不容易。这是香港就业市场将要面对的重大挑战,政府并需要因应求助个案急增的可能性,从资源及政策上早作准备。

此外,若有企业因无力应付额外成本而结业离场,亦将导致大量员工失去工作,令失业率在短期内有即时上升的压力。政府没有这方面的评估数字,但需要具有危机处理意识,及早研究如何协助中小企应付这过渡时期,以发挥稳就业的作用。这亦有助缓和企业提价的压力,避免已持续上升的通账被进一步推高。

从越来越多国家实施最低工资制度,可见最低工资确实能为劳工带来一定保障。加上,香港就业市场正处于持续改善状况,为最低工资的到来造就了良好形势。不过,最低工资始终是牵涉面广且影响深远的政策,虽然立法及订立法定时薪等具争议的程序已完成,但要尽量减低政策推行遇到的阻力,对于社会各界忧虑的潜在问题,仍不可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