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04-16 | 《经济日报》

研社会共识 看守政府可「有为」



财政预算案引起的讨论和争议,至今仍余波未了。到底问题出在何处?值得社会各界深思。

社会上总有大大小小的矛盾(cleavages),任何政府皆要在矛盾中选取立场,例如在放任经济与介入分配之间、在门户开放与保护主义之间抉择,以此作为各政策方向的整体道德依据;更需要因应社会转变,适时就其政治定位作出调节。

社会矛盾 西方政党轮替调节

在这方面,西方国家主要透过政党轮替进行调节,以及通过公众就社会矛盾及政府定位的讨论,酝酿宏观共识。

在香港,政府可以透过传媒和民间团体,掌握政治定位的调节力度。例如「大市场、小政府」备受社会争议越来越大,主要因为本地贫穷人口达125万,经济阶级矛盾日趋深化。

有管治理念 惜争拗多于实战

在此情况下,政府有需要作出回应或调节,包括特首提出的「进步发展观」及港式「第三条路」等。不过,在众多政策争端下,新的管治理念未有受到公众关注,政府也没有积极推动社会讨论,实是可惜。

更值得留意的是,政府的政策咨询及倡议工作中,政策方向和政策内容这两个环节,经常被混淆不清,即拟议政策下达公众层面时,已去到讨论政策细节的阶段。以近期的交通津贴为例,其政策方向是鼓励基层就业还是作为福利项目,社会固然认知不足,政府倡议的政策方向与具体政策内容也不一致,导致市民期望与现实的重大落差。

同样道理,社会对各项政策的政策方向缺乏讨论及共识,政府与民间亦将难以建立各项政策的议程及主次。近年社会就《施政报告》、《财政预算案》的讨论,总是将焦点放在细节上的不足,着力发掘「被忽略」人士,例如月入八万元仍高呼入不敷支的中产等。因忽略政策方向所衍生的社会现象,由此可见一斑。

把握余下任期 为下届觅方向

现届政府剩下一年多任期,部份人士形容此为看守政府。其实从积极态度面对,看守政府也可以很有为。当然不是要求政府在余下任期仓卒推出重要政策,这个「有为」可以是把握时间,就多个重大项目进行研究、咨询及鼓励民间介入。如如何应对人口老化?如何建立文化艺术软件?如何协助年青人向上流动?如何保育新界乡郊地区?及如何强化民间团体等。

有不少涉及政策方向的问题,社会上仍是众说纷纭,需要多作研究及讨论。如能把握未来一年多时间,促成社会就重要政策的政策方向展开讨论,为下届政府,留下有关的协商成果及社会共识,肯定是现任政府的一大政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