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1-05-28 | 《经济日报》

关爱定位不清 好心难成事



「关爱基金」早前在争议声中获立法会通过拨款50亿元,但这基金自去年政府宣布成立以来,备受社会质疑,来自商界的捐款亦远低於预期。这个原意推动商界捐献的扶贫项目,为何会遭到各方非议?有关问题值得决策者深思。笔者尝试剖析个中因由并提出建议,希望能作为政府日後制定相关政策的参考。

关爱基金出师不利,有支持者归咎於部份政客将事情政治化,令扶贫项目被抹黑成下届特首「助选基金」;商家捐款被标签为官商勾结,诬蔑此为换取日後政策优惠的利益输送行径。对於这些阴谋论之说,个人并不认同。政府推行任何政策,得到公众支持是公认的基本要求;况且是次涉及50亿元巨额公帑,受到市民和政客关注亦属意料之事。

港府错判民情 官商勾结疑虑

行政长官在去年的施政报告建议设立关爱基金,由政府和商界各出资50亿元,目的是鼓励商界参与扶贫工作。关爱基金的反应强差人意,问题症结在於政府设立基金时错判民情,对基金的目标不明丶定位不清。

近年社会上弥漫「仇商」情绪,地产霸权丶官商勾结之说不绝於耳,其中很大程度牵涉到地产商的经营手法,以及政府政策向个别产业倾斜所致。在此形势下,政府没有好好发挥维持市场和社会公平公正的角色,却主动出资推动商界扶贫。这岂不是为政客「官商勾结」的指控提供佐证?加深社会对政府慷纳税人之慨丶为大财团「洗底」的猜疑?

积极检讨社保 更胜设立基金

据政府所指,关爱基金的最大价值,在於其灵活性和先导性,为综援网以外的漏网之鱼提供多方面支援。不过,香港的综援制度已提供社会支援保障。政府作为政策制定者,如果认为现时提供的社会福利服务,未能全面照顾有需要社群,最合适做法是更积极检讨相关政策和资源分配,完善现行机制,而非另行设立具慈善性质的基金,架床叠屋。

进一步而言,关爱基金目标协助的漏网之鱼,主要是哪个群组的基层人士?他们的现况如何?遇到的困难何在?需要何种支援?政府似乎仍未清楚掌握此等资料,亦没有说明各项目缓急优次的准则,更遑论是具体的执行策略和目标。在基金目标不明的情况下,首个项目提出资助贫困学童游学的建议,难免被批评是不必要及脱离现实。

关爱基金来自商界募捐的部份,至今仅获承诺捐款18亿元,实收只有6.8亿元,与目标50亿元相差甚远。商界的冷淡对待,有部份是因为政治上怕被冠上官商勾结,更主要是担心企业的形象和理念,未必可与基金的支援项目挂鈎,未能达到向公众展示企业社会良心的效果,因而对关爱基金却步,宁愿自行举办或支持其他慈善活动。从商界的忧虑,显见问题源於基金的定位不清。

一次性拨款 不如完善政策

平情而论,政府主动增加资源扶贫,本属好事,关键是执行时必须谨慎周详,以免引起反效果。政府可考虑沿用现有的政府丶公民社会和企业「三方合作」,以配对基金形式,鼓励商界捐款支持社福机构的扶贫和教育工作。其中「大学配对基金」便成功为大专院校带来近108 亿元的额外资源;「携手扶弱基金」亦为社福机构带来逾2亿元的商界配对捐款,更重要是可避免社福机构忧虑关爱基金分薄商界的正常捐款。

扶贫工作任重道远,需要有远景和有承担,一次性拨款的基金形式,却欠缺长远政策规划,令基层市民失去保障。政府有责任积极检讨相关的政策配套,完善现行社会保障制度,让最多的有需要人士得到援助;长远则要通过一系列政策,可持续地改善基层市民的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