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1-07-23 | 《经济日报》

80後出路 转战内地「大富翁」



香港回归14周年的庆典结束,七一游行亦曲终人散,但当日部份人士的激进表现,仍然受到社会关注。这一代年轻人面对置业难、「上位」难、学位贬值及全球化竞争等挑战,如何能够突破种种难关,另辟一片新天地?作为80后的其中一员,笔者希望能分享一些个人看法,为青年人带来正面影响。

向上流困难 大学含金量跌

楼价在过去两年半上升近八成,早已突破97年历史高位,新一代慨叹「上车」遥遥无期。笔者认为,经济发展有周期性,楼市亦不例外,君不见楼价先后在97年、03年和08年出现大幅调整?随着美国经济放缓、欧债危机未退、内地收紧银根和利率重拾升轨,楼价不排除在未来一两年显著下调。

年青人等待时机来临这段期间,应积极储蓄充实个人财政能力,加上预期政府复建居屋在即,大有可能在不久将来实现置业梦。

社会流动问题近年备受关注,80后担心无法向上流动的情绪尤其强烈。根据中大亚太研究所调查,在816名受访的18至30岁青年中,55.6%中下阶层及48.6%中层受访者,均认为香港社会向上流动的机会不足;分别有66.8%及63.5 %认为比97年前的机会更少。即使上层及中上层受访市民,亦有39.1%认为社会向上流动的机会不足。

除了向上流动性下降,他们更面对大学学位「含金量」下降的现实。自最低工资法例于5月生效后,即使全职保安员亦动辄月薪过万元,与大学毕业生的起薪点相差无几。早前更有报导指出,09年新入职的大学毕业生,薪酬水平比97年还要低,由97年平均年薪17.1万元跌至09年的16.4万元,跌幅超过4%。

对大学毕业的本地青年而言,刚投身社会要接受与保安员分别不大的薪酬,即使工作数年的晋升前景亦未见明朗,挫折感难免比人强。更甚的是,受惠于内地经济强劲增长,吸引海外港人回流工作及内地专才留港发展,不少中上阶层管理职位落入他们手中。本地青年面对海归派和内地人才的直接竞争,间接令「上位」机会减少,日益担忧被「边缘化」。

传媒炒作激进 有欠公允

面对种种挑战,很多年青人对发展前景感到忧虑,部份人甚至采取较激进行为表达对社会和政府的不满,笔者对此深感理解。然而,有媒体大肆炒作「80后问题」,更将80后标签为激进、懒惰和急于上位的香港第四代,实在有欠公允。

事实上,「80后问题」并不是​​问题,而是香港社会转型的历程。随着香港步向知识型经济和全力打造国际性都会,大量外来资金和人才将涌入香港,造成商品价格颷升和竞争剧烈的现象。在12年免费教育制度和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情况下,大学生待遇平民化乃必然趋势,只有持续进修和开拓新的发展机会,才能令我们年青一代保持竞争力。

争取北上公干 吸经验拓人脉

个人认为,年青一代若要赶上中国的发展势头,较可行的做法是先到有中国业务的香港公司工作,积极争取北上公干的机会,建立个人在内地的工作经验和人物网络。此外,自我增值亦是不可缺少的元素,青年人需要持续进修与工作范畴有关的知识,深入了解内地的营商文化,假以时日可望在内地大展拳脚。

现在的香港有如一盘玩了数十年的「大富翁」游戏,大部份土地和产业早已落入他人手中,新加入游戏的年轻人,只有不断交租和路费。既然这里的大局已定,我们何不抽身而出,转战中国版的「大富翁」?在这片土壤中,不少土地和产业仍有待开发,年青人只要刻苦经营,将有更多空间建立自己的事业王国。

笔者最近十分喜欢内地节目「中国达人秀」,原因是节目中经常鼓励人们「相信梦想,相信奇迹」,打动万千国民。在香港这片福地的年青人,我们岂不是更应该为自己的「梦想」奋斗?